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渡口大逃亡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到了下午,他们继续更深入森林。一群人可能正追寻着当年甘道夫、比尔博和矮人们所走的路径。又走了几哩之后,大道就已经远离了狂吼河,让它在狭窄的河谷中独自奔流,自己则是紧靠着山丘前进,一路绕过森林和山坡,朝着迷雾山脉和渡口前进。走不了多远,神行客就在草地上发现了一块石头。上面刻着饱经风霜的符文和矮人的秘密符号。

“你们看!”梅里说,“这一定就是标记着藏放食人妖宝藏地点的记号。我说佛罗多啊,不知道比尔博拿到了多少?”

佛罗多看着那石头,真希望比尔博带回来的不是这么引人注目、难以摧毁的宝藏。“他一定都没拿,”他说,“比尔博把它全送人了。他说因为这都是食人妖抢来的,他觉得不应该属于任何人。”

傍晚时分,掩盖在林木阴影中的大道毫无人迹。由于别无他路,他们只得爬下山坡,往左转之后尽快的往前走。很快的,山丘就挡住了西沉落日的光芒。一阵冷风从前面的山脉吹了下来。

他们正准备找个远离大道的地方,晚上可以扎营休息;突然间背后传来了唤醒所有人恐怖记忆的声音:马蹄声。众人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却由于沿路茂密的林木而看不清楚来客是谁。他们顾不得之前的工作,立刻连滚带爬的冲向山坡上可以掩蔽形迹的树丛。当他们隐藏好自己的身形之后,这才从树丛往外观察三十尺外大道上的动静。马蹄声越来越近,而且速度很急促,夹带着叮铃当啷的声音。然后,在微风吹拂下,众人似乎又听见了像是小铃当撞击的声音。

“这听起来可不像黑骑士的座骑!”佛罗多仔细的倾听着。其他的霍比特人都满怀希望的同意他的说法,但还是心存疑惑,不敢轻易现身。他们被追杀的时间已经久到让他们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地步了。但神行客现在则是趴在地面上,一手卷成杯状贴着泥土,脸上露出欢欣的表情。

天色越来越暗,树丛中的树叶开始微微摇晃,发出细微的声响。铃当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伴随着叮铃当啷的撞击声和急促的马蹄声。突然间,有匹白马彷佛流星一样的奔跑过众人眼前。在暮色中可以看见它的马笼头上点缀有许多亮晶晶的饰品,彷佛缀满了如同星辰一样的宝石。骑士的斗篷在他身后翻飞,褪下的兜帽让他的金发在空中舞动。在佛罗多的眼中,这骑士身体内似乎有种白光彷佛透过丝绸一般,隐隐的散放而出。

神行客跳了出来,冲向大道边,边大喊着吸引对方的注意。不过,在他采取任何行动之前,骑士就已经勒马止奔,朝着他们的方向看来。当他看见神行客的时候,他立刻下马,奔向他道:“Ai na vedui D nadan! Mae govannen!”这清亮甜美的声音让众人再无疑惑,他是名精灵。这世界上再没有其它的生物能拥有这么动听的声音。但是,他们似乎从这呼唤中听见了慌张和恐惧,也注意到他正十万火急的和神行客说着话。

很快的,神行客示意他们全都下来;一行人离开藏身之处,走了下来。“这位是住在爱隆之家的葛罗芬戴尔。”神行客介绍道。

“诸位好,终于见面了!”这名精灵贵族对佛罗多说。“我是从瑞文戴尔被派出来寻找你们的。我们担心你们在路上遭遇到了危险。”

“那么甘道夫已经到了瑞文戴尔了吗?”佛罗多高兴的问。

“还没。在我出发的时候他还没到;不过,那已经是九天以前的事情了,”葛罗芬戴尔回答道。“爱隆收到一些让人很担心的消息。我们有些同胞踏进了巴兰督因河(注一)之后的区域,发现了情况不对劲,于是立刻把消息传过来。他们说九骑士已经出动了;而你们又在没有引导的状况下背负着重担远行;因为甘道夫没有回来。连瑞文戴尔之中都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对抗九骑士;但爱隆派出了所有拥有足够能力的人往北、西、南方寻找你们的踪迹。我们担心你们可能为了躲避追捕而刻意绕路,迷失在荒野中。”

“我的任务是沿着大路走,在七天以前的晚上于米塞塞尔桥上留下了一个记号。当时桥上有三名索伦的奴仆镇守着,我一路把他们赶往西边;路上又遇到了另外两名,但他们则是往南躲。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仔细搜寻你们留下的踪迹。两天前我找到了你们的足迹,跟着走上米塞塞尔桥;今天我又发现你们再度从丘陵区域进入了大路。先别提这些!我们没时间交换消息了。既然你们人在这里,我们就必须冒险从大道赶回去。我们身后有五名骑士在追赶;如果他们发现你们的踪迹,会像黑风一样的追来。而且,我们所面对的危险还不只这样,其他的四骑士在何处我们还不确定。我担心渡口可能已经被攻占了。”

当葛罗芬戴尔在说话的时候,夜色已经完全降临;佛罗多觉得非常疲倦。从太阳一落下开始,他眼前的白雾就逐渐变浓,并且觉得有道阴影出现在他和朋友之间。此刻,他又被淹没在痛苦的浪潮中,浑身发冷。他身形一个不稳,只得赶快抓住山姆的手臂。

“我的主人受了重伤,”山姆生气的说,“入夜之后他不能赶路。他需要休息才行。”

葛罗芬戴尔一把扶住佛罗多,小心翼翼的抱住他,脸色忧虑的打量着他的情况。

神行客简短叙述了在风云顶遭到攻击的情形,以及那柄要命的小刀。他掏出刻意保管的刀柄,交给精灵。葛伦芬戴尔一收下刀柄,就打了个寒颤,但还是强忍着不适,仔细的看着它。

“刀柄上写着邪恶的咒文,”他说,“不过你可能看不见。亚拉冈,你先继续保管它,务必将它带到爱隆的住所去!千万小心,尽量不要碰触这东西!真糟糕!这刀所造成的伤害不是我能治的好的。我会尽量帮忙,但正因为这样,我必须请求你们不眠不休的赶路。”

他用手指摸索着佛罗多肩膀上的伤口,表情越来越凝重,他所发现的状况彷佛让他变得更加不安。不过,佛罗多却觉得刺骨的寒意开始慢慢消退,一点暖意从他的肩膀流入到他的手臂,疼痛也减轻了些。四周的环境似乎也变得清晰了一点,云雾似乎被某种力量抽走了。在他眼中,朋友的面孔变得更清楚了些,他开始觉得体内充满了新希望和新力量。

“你最好骑我的马,”葛罗芬戴尔说。“我会把马镫收到马鞍边,你必须尽可能的夹紧双腿。不过,你也不用害怕,我的座骑绝不会让任何我令它搭载的骑士落马。它的步伐很轻、很快,如果危机靠近,它会以连黑骑士的座骑都追不上的神速带你逃离。”

“不,我不愿意这样做!”佛罗多说。“如果你们要让我就这样被送进瑞文戴尔,让我的朋友们独自面对危险,我绝不愿这样做。”

葛罗芬戴尔笑了。“我可不这么认为,”他说,“如果你不在他们身边,他们可能就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我想,对方应该会放过我们,直接把你当做目标。佛罗多,是你,和你身上所携带的宝物,让我们身陷危机。”

佛罗多并没有回答,他最后终于被说服坐上葛罗芬戴尔的白马。于是他们将大部分的行李放到小马身上,众人走起来都轻松多了,一开始的速度快多了;不过,过了不久之后,他们就发现自己很难跟上精灵那永不疲倦的步伐。他领着众人走进扑天盖地的黑暗中。天上没有星辰也没有月亮,一直到了天亮之后,他才让一行人停下脚步。皮聘、梅里和山姆到了那个时候都已经快要站着睡着了;连神行客看起来都有些弯腰驼背、面露疲色。佛罗多坐在马背上,彷佛陷入黑暗的睡梦中。

他们一伙人精疲力尽,倒在路旁几码外的树丛中,几乎立刻就睡着了。葛罗芬戴尔则是自顾自的坐在旁边不睡,替大家站哨。当他叫醒大家的时候,众人觉得才刚阖眼一般,浑身依旧非常酸痛。太阳现在已经高高挂在天空,昨夜的雾气和云朵也全都散去了。

“喝下这个!”葛伦芬戴尔从他腰间的镶银皮水壶中倒给每人一小杯饮料。这东西清澈的像是山泉水,无色无味,在嘴中完全没有冰凉或是温暖的感觉;但一种新生的活力立刻开始涌入他们的全身。在喝了这神奇的饮料之后,他们仅剩的走味面包和干果似乎成为难得的珍馐美味,比夏尔的宴席还要让人满意。

他们休息不到五个小时之后就继续上路了。葛罗芬戴尔丝毫不敢松懈,一路催促大家赶路,只有两次在路旁稍做休息。靠着如此日夜兼程的急行军方式,他们在天黑前就赶了二十哩路,大道现在右转进入了一个谷地,直直朝向布鲁南渡口而去。到目前为止,霍比特人都没有发现任何追兵的踪迹或身影;但葛罗芬戴尔却常常停下脚步,仔细倾听着后方的动静。如果他们脚步稍稍减缓,他的脸上就会出现愁容。中间有一两次他还用精灵语和神行客交谈了几句。

不过,不管他们的向导有多么着急,当晚这些霍比特人都再也走不动路了。到最后他们都变得步履踉跄,满脑子只能想着赶快休息。佛罗多的疼痛又加倍了,白天在他的视线中变得一片灰白。他几乎开始喜欢上降临的夜色,因为在夜色中看来一切反而没有那么孤寂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