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多次会议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佛罗多打了个寒颤,这才记起神行客捡起的刀刃上有个缺口。“别担心!”甘道夫说:“我们已经清除掉这感染了,碎片也被融化掉了。看来霍比特人对于邪恶的力量有很强的抵抗力,即使是我认识的人类战士,也可能会轻易死在那碎片之下,而你竟然承受它的折磨整整十七天。”

“他们本来要怎么对付我?”佛罗多问:“骑士们本来想怎么做?”

“他们本来想要用魔窟的兵器刺穿你的心脏,而这武器将会留在伤口内。如果他们成功了,你就会变得像他们一样,只是地位低下,必须听从他们的命令。你将会变成听从黑暗魔君指令的死灵;他会因为你保有这枚戒指而让你受尽折磨,但是对所有的生灵来说,魔戒重回他的手上就是最恐怖的折磨。”

“幸好我根本不知道这有多么危险!”佛罗多虚弱地说:“我的确是很害怕,但如果我知道更多的内幕,可能会吓到不能动,我能够逃出他们的魔掌真是走运!”鬼吹灯小说盗墓笔记小说

“没错,命运的确是站在你这边,”甘道夫说:“勇气也是你的武器。你之所以只有肩膀受伤,心脏没有被刺穿的原因,是你到最后一刻都不肯放弃抵抗。但这真的是千钧一发,当你戴上魔戒的时候,其实是最危险的;因为当时你等于半个人进了死灵的世界,他们甚至可以当场掳获你。”

“我知道,”佛罗多说:“他们的外貌好狰狞!可是,为什么我们平常就看得见他们的马?”

“因为那是真的马,就像他们的黑袍是真的黑袍一样,目的则是为了让他们内在的虚无能够藉由这形体来和活人沟通。”

“这些马怎么可能忍受这种骑士?只要他们一靠近,所有的生物都会惊恐莫名,连葛罗芬戴尔的精灵神驹也不例外。狗儿会对他们嚎叫,母鹅则会呱乱跑。”

“因为这些马从生下来,就是为了服侍魔多的黑暗魔君而驯养的。他旗下还有许多有血有肉的仆从!他的阵营中有半兽人、食人妖、座狼和狼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类的战士、贵族。这些都是在太阳底下行走的活物,却甘心听他驱使,而且,他们的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瑞文戴尔和精灵呢?瑞文戴尔安全吗?”

“目前还是安全的,它会支撑到全世界都被征服为止。精灵们或许害怕闇王,他们会躲避他的魔掌,但绝不可能倾听他的话语或是服侍他。瑞文戴尔依旧驻守着他最害怕的敌人:精灵智者,从最远古的海对岸一脉相承下来的精灵贵族。他们并不害怕戒灵;因为曾经居住过海外仙境的人同时行走于人间界和幽界,能够对付肉眼得见或隐形的生物。”

“我当时以为我看见了一个浑身发光的白色人影,而且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黯淡下去。那是不是葛罗芬戴尔呢?”

“没错,你看到的就是他身处于幽界的形体:万物嫡传之子的真身。他是贵族家庭中的精灵贵族。瑞文戴尔的确还拥有足以抵抗魔多的力量,至少暂时是如此。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别的力量守护着,夏尔也拥有这样的力量。但很快地,如果世事继续照着这样的潮流推演,这些地方都将变成黑暗汪洋中偏安的孤岛,黑暗魔君这次是势在必得。”

“但是,”他突然间站了起来,下巴上的胡子变得根根逆乱,不肯轻伏:“我们必须勇敢面对这一切。如果你不要说话说到全身虚脱,应该很快就会好了。你身在瑞文戴尔,至少目前暂时不需要担心太多事情。”

“我没剩多少勇气面对这一切,”佛罗多说:“但目前我还不担心,只要先让我知道朋友们的消息,告诉我渡口事件的结尾,我暂时就会闭口不提这一切。在那之后我想要再睡一觉,如果你不把故事说完,我就无法安心地阖眼。”甘道夫将椅子挪到床边,仔细地打量着佛罗多。他的面孔已经恢复了血色,双眼清澈,非常清醒,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对,但在巫师的眼中,他似乎变得比较单薄,特别是那只放在被单外的左手。

“我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甘道夫自言自语道:“他的旅程还没有结束,最后到底会如何,连爱隆也无法预料。我想,至少他不会向邪恶低头,他可能会变成一个装满光明的容器,让周遭的人都会被照亮。”

“你看起来好极了,”他大声说:“那我就不经爱隆同意,擅自告诉你一个故事好了。不过,这故事很短,说完之后你就得睡觉。这是就所我知当时确切发生的事情,你一逃跑,骑士就紧追在你后面。他们不再需要马匹的指引,因为你就在他们面前,而且半只脚也踏入了幽界。除此之外,魔戒也在不停地呼唤着他们。你的朋友们躲到路旁,避开急驰的黑骑士,他们知道,如果精灵神驹救不了你,就别无他法可以救你了。黑骑士的速度太快,他们追不上;黑骑士的人数太多,他们无法抵抗。没有座骑,即使是亚拉冈和葛罗芬戴尔联手,也打不过九名戒灵。”

“当戒灵掠过他们身边时,你的朋友们紧跟在后。在渡口附近有块靠近路边,被几株树挡住的小空地。他们在那很快地生起火来。因为葛罗芬戴尔知道,如果黑骑士意图过河,河水将会大涨;而他们必须要对付那些还没有踏入河中的骑士。洪水一出现,他就冲出去,亚拉冈和其他人则拿着火把跟在后头。在水火夹击的状况下,又有精灵贵族现出真身,他们的气势受挫了;而他们的座骑则是吓疯了。三名骑士被第一波的洪水冲走,其他的则被失控的马儿抛进河

内,淹没在洪水中。”

“这就是黑骑士的结局?”佛罗多问道。

“不,”甘道夫说:“他们的座骑肯定是完蛋了,少了它们,骑士们的行动会大为受限,但戒灵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摧毁。不过,目前我们不需要担心他们,你的朋友们在洪水消退之后渡过河来,发现你倒卧在河岸上,身体底下压着断折的宝剑,神驹站在你身边保护你。你脸色苍白,浑身冰冷,大家都担心你已经死了,甚至会变成死灵。爱隆的同胞和他们会合,急忙将你送往瑞文戴尔。”

“是谁造成洪水的?”佛罗多问道。

“这是爱隆的命令,”甘道夫回答:“这座山谷的河水是在他的意志控制之下,当他有需要守住渡口时,洪水将会因此而起。当戒灵之首一踏入河中时,他就释放了洪水。我必须承认,这中间也夹杂了我的一些创意:你可能也注意到了,有些波浪化成了载着闪亮白甲骑士的威武白马,而水中更有许多不停滚动的巨石。那时,我还担心我们释放出的洪水威力是否太大,可能会将你们全都冲走。这是从迷雾山脉中融化流下的雪水,气势非比寻常。”

“没错,我现在都想起来了,”佛罗多说:“那震耳欲聋的声响。我以为自己会和朋友以及敌人一起淹没在水中,但我们最后还是毫发无伤!”

甘道夫瞟了佛罗多一眼,但他已经闭上了眼。“目前你们是都已经没事了。很快地,我们将会举办宴会和歌舞,庆祝布鲁南渡口的胜利,你将会成为有幸获邀的主角之一。”

“太好了!”佛罗多说:“爱隆和葛罗芬戴尔这些伟大的人物,更别提还有神行客,竟然都愿意为我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家伙大费周章,这真是太荣幸了。”

“这是有充足理由的,”甘道夫笑着说:“我是其中一个,魔戒是另外一个:你是魔戒持有者。而且你还是魔戒发现者比尔博的继承人。”

“哇!比尔博!”佛罗多迷迷糊糊地说:“不知道他在哪里。我真希望他可以在这边听到全部的故事。我一定会让他开心地哈哈大笑。母牛飞到月亮上!还有那可怜的食人妖!”话一说完他就睡着了。

佛罗多现在已经安全地住在海东方最后的庇护所中。这里正如同比尔博多年以前所说的一样,“不管你喜欢美食、睡觉、唱歌、说故事、坐着发呆或是以上全部,这里都是最完美的居所。”因为,待在这里能够医好人们的疲倦、恐惧和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