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多次会议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接下来整顿饭的时间,两人都不停地交谈着。不过,佛罗多听得比说的多,因为,在此地感觉起来,夏尔的消息显得微不足道;而魔戒又是他无法透露的机密。相形之下,葛罗音就有很多关于荒地北边的消息可以告诉他。他从葛罗音口中知道:现在比翁的儿子,长老郁比翁现在已经成了许多人类的领袖;他们的领土位在迷雾森林和山脉之间,没有任何的半兽人或是野狼胆敢进入。

“没错,”葛罗音说:“如果不是比翁一族的人,从谷地到瑞文戴尔之间的领土早就被邪恶势力给吞并了。他们为了保持高山隘口和卡洛克渡口的畅通而拼死奋战,但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摇摇头说:“像以前的比翁一族一样,他们依旧不喜欢矮人,但他们还是很可靠的,在这样的乱世中,这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了。谷地的人类是对我们最友善的族群了。巴德一族人真是好人,神射手巴德的孙子依旧是他们的领袖,布兰德是巴德之子巴恩的儿子,他是个善于领导统御的国王,他们的疆界现在远到爱斯加极南和极东的地方。”

“您自己的同胞呢?”佛罗多说。

“有很多可以说的,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葛罗音道:“不过,大多数还是好消息:截至目前为止,我们还算幸运;只是我们依旧无法躲过时代的阴影。如果您真的想要知道我们的状况,我很愿意和您分享。不过,您一觉得无聊,就立刻告诉我!俗谚有云:矮人一谈到工艺,嘴巴就停不了。”我欲封天小说

于是,葛罗音开始详述整个矮人王国的风土人情。他很高兴可以遇到一名这么有礼貌的倾听者;因为即使佛罗多很快就迷失在众多的异邦地名和人名之间,他也没有露出疲态,或是转移话题。事实上,对于丹恩还是山下矮人国度的国王这个消息,他非常感兴趣。丹恩现在已经老态龙钟(他刚过完两百五十岁生日),富有得让人难以想像。在侥幸从惨烈的五军之战中生存下来的十人队伍中,还有七名队员依旧建在:德瓦林、葛罗音、朵力、诺力、毕佛、波佛、庞伯,庞伯现在胖到已经没办法从客厅走到饭厅了,光要把他抬起来就得请六名年轻的矮人使尽全力才行。

“那巴林和欧瑞以及欧林呢?”佛罗多问道。

葛罗音的面上掠过一阵阴影。“我们不确定,”他回答道:“我会来此地寻求瑞文戴尔居民的协助,就是因为巴林的遭遇,今晚我们还是先别谈这件事情吧!”

葛罗音继续描述着同胞们的丰功伟业,让佛罗多知道他们在谷地和在山脉中进行了多么艰苦的工程。“我们的表现非常不错,”他口沫横飞地说。“但是在冶金学上面我们比不上祖先的成就,许多的秘密都已经失传了。我们可以打造坚固的盔甲和锋利的刀剑;但我们再也打造不出恶龙来袭前那种品质的武器和盔甲了。我们只有在开矿和建筑方面超越前人的成就。你该看看谷底和山脉中的渠道,还有那些蓄水池!你该看看那些用五色鹅卵石铺设的大道!还有地表下众多雕梁画栋的幽深城市,还有山侧那些高耸入云的螺旋宝塔!看过这些华丽的建筑之后,你才会知道我们可不是坐吃山空。”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去看看,”佛罗多咋舌道:“比尔博如果能看见恶龙史矛革破坏一切之后欣欣向荣的景象,一定会很吃惊的!”

葛罗音看着佛罗多,微笑道:“你真的很喜欢比尔博,对吧?”

“没错,”佛罗多回答:“我宁愿放弃亲睹世界上所有华丽宫殿的机会,只要能再见比尔博一面。”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宴会终于告一段落。爱隆和亚玟起身离开大厅,其他人都秩序井然地跟在后面。大门打了开来,众人跟着越过宽广的走廊,来到另一个更大的大厅中,此地没有任何的桌子,只有两侧柱子之间各有一座燃着熊熊烈火的壁炉。佛罗多发现甘道夫就在身边,“这是烈火之厅,”巫师说:“如果你打起精神,应该可以听见许多的歌谣和故事。除非是特殊节日,否则此地一向是空旷安静的,平日是想要找地方沉思和冥想的人们的去处。此地的炉火终年不息,但却没有其他的照明。”

当爱隆走向大厅内为他准备好的座位时,精灵的乐手开始演奏甜美的音乐。人群慢慢地进入大厅,佛罗多欣喜不已地看着许多张美丽的面孔;金黄色的火光在他们的脸上和发稍闪烁着。突然间,他注意到在对面壁炉边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黑色身影靠着柱子坐在矮凳上。他脚边摆着一个水杯和一些面包。佛罗多一开始以为他生病了(瑞文戴尔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生病),所以才没有参加宴会。他的头似乎紧靠着胸口,正陷入沉睡的状态中,他的面孔则是被斗篷的阴影所遮挡住。

爱隆走向前,站在那沉默的身影旁。“醒来啦,小贵宾!”他露出笑容说。接着,他转过身对着佛罗多比了个手势。“佛罗多,现在是你美梦成真的时候了,”他说:“这就是你想念不已的那名朋友。”

那身影抬起头,拨开兜帽。

“比尔博!”佛罗多一认出对方,立刻冲向前。

“好久不见,佛罗多小朋友!”比尔博说:“你终于还是赶到这里来了。我之前希望你能够安然无恙地到这里来。好啦,好啦!原来这场盛大的宴会都是为了庆祝你的康复啊,你玩得还愉快吧?”

“你为什么没出席呢?”佛罗多大喊道:“为什么我之前都没办法见到你?”

“都是因为你睡着了,我可是探望过你好多次了哪!我每天都会和山姆一起坐在你身边看着你。至于这个宴会,我现在已经不那么热衷这类的事情了,而且,我也有别的事情要忙。”

“你在忙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坐在这里思考呀!这些天我常常这样做,而这里又是最适合这样做的地方。怎么会有人会叫我醒过来哩!”他斜眼瞄着爱隆。佛罗多看见他的双眼精光闪烁,没有一丝睡意。“醒过来?爱隆大人,我可没有睡着。事实上,诸位的宴会结束得太快,正好打断了我做诗歌的灵感。我刚好有一两句歌词想不出来,正在反覆琢磨,被你们一搅和,我看是永远也做不出来了。接下来应该会有一大堆歌唱节目,会把我的灵感彻底打乱;我该去找我朋友登纳丹帮忙才是。他到哪去了?”

爱隆哈哈大笑。“我马上把他找来,”他说:“等下你们两个就去找个安静的角落继续工作,在我们饮酒作乐结束之前,我们希望能够评断你两人的心血结晶。”很快地,爱隆就支使信差去找寻比尔博的朋友。不过,现场没人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为何他没有出席宴会。

在同一时刻,比尔博坐在佛罗多身边,山姆很快地也到他们附近坐了下来。他们在大厅中美妙的乐音环绕之下低声交谈。比尔博没有提到多少自己的事情,他当年离开霍比屯的时候,起初是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沿着大道到处乱看,但是冥冥中却一直朝着瑞文戴尔的方向前进。

“我来这边可没有像你们那么惊险,”他笑着说:“我休息了一阵子之后,就和矮人们一起前往谷地,这是我最后一次远行。我不会再出远门了。巴林这老家伙离开了谷地。然后我又回到这边来,就这样落脚下来。我做了一些杂事,把我的书内容又增加了许多。当然,我也写了几首新歌。精灵们偶尔会吟唱这些歌曲;我想多半都是为了讨我欢心。因为,我的这些差劲作品在这边还上不了台面哪。我在这边静思、倾听,时间似乎静止在这里,这真是个美妙的地方。”

“我听说了许多的消息,有些是,有些是从孤山山脉,但几乎没有任何消息是从夏尔来的,当然,我听说了魔戒的消息。甘道夫经常来这边,他并没有告诉我很多内幕,他这几年口风越来越紧了,几乎可说滴水不漏。登纳丹告诉我的还比较多。没想到我的那枚小戒指竟然可以撼动世界!早知道我就自己轻轻松松的把魔戒带到这里来了,才不会像你们一样那么大费周章呢!我曾经想过是否该回到霍比屯去收回那枚戒指,但是我已经年纪大了,他们又不让我离开这里。喔,我说的他们,是指甘道夫和爱隆啦。他们似乎觉得魔王正上山下海寻找我的踪迹,如果抓到我在野外乱晃,可能会把我打成肉酱。”

“而且甘道夫还说:‘比尔博,魔戒已经选择了新主人。如果你试着重新干涉它,这对你和其他人都会有不好的结果。’怪里怪气的,就像我们家甘道夫会说的话,但他说他会照顾你,所以我也就不坚持了,看到你安然无恙我真高兴。”他停下来,用着怀疑的眼光看着佛罗多。

“你有把它带在身上吗?”他压低声音说:“你知道吗,在我听说了那么多传闻之后,我实在很好奇,我想要再看看它。”

“没错,我带在身上,”佛罗多觉得有种不寻常地不情愿感觉笼罩着自己。“看起来跟以前一样。”

“还是让我看看吧。”比尔博说。

佛罗多之前在梳妆盥洗的时候,注意到魔戒依旧挂在他胸前,只是换了个更轻、更坚硬的新练子。他慢慢地拉出魔戒,比尔博伸出手,但佛罗多飞快地抽回魔戒。他惊讶地发现,他似乎不再敢正视比尔博,两人之间似乎落下了道阴影;透过那道阴影,他看见眼前是一个矮小的苍老生物,伸出骨瘦如柴的手,饥渴地向他乞讨宝贵的魔戒,他想要痛殴眼前这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