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五章 魔戒南行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天稍晚时霍比特人们自己在比尔博的房间中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聚会。梅里和皮聘一听到山姆悄悄溜进会议中,竟然还被选为佛罗多的伙伴时,两人都觉得忿忿不平。

“这真是太不公平了,”皮聘说:“爱隆竟然没把他扔出来,用练子绑起来,反而用这种超棒的待遇奖励他!”

“奖励!”佛罗多大惑不解地回答:“我实在没办法想像比这个还要严厉的惩罚了。你一定又没有动脑想了;注定绝望的旅程,这算是奖励?我昨天还梦到我的工作终于结束,可以永远在这边休息了哩。”

“这也难怪,”梅里说:“我也希望你可以,但我们羡慕的是山姆,而不是你。如果你决定要去,对我们来说,即使是留在瑞文戴尔,也都是最严厉的惩罚,我们和你同生共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我们想要继续下去。”

“这就是我的意思,”皮聘说:“我们霍比特人得要团结起来才行,除非他们把我绑起来,否则我死也要去,队伍中得要有些足智多谋的家伙才行。”朝霞阅读

“这位皮瑞格林·图克老兄,那你一定没有份!”甘道夫从窗户探头进来说道:“你们别杞人忧天啦,一切都还没有决定啦!”金庸小说全集

“还没决定!”皮聘大喊:“那你们刚刚在干嘛?一伙人关起门来密商了好几个小时。”

“就是讲话而已,”比尔博说:“我们讲了很多话,每个人都有自己让人惊讶的故事,连老甘道夫都不例外。我猜勒苟拉斯有关咕鲁逃跑的消息让他吓了一跳,虽然他伪装得很好。”

“你猜错了,”甘道夫说:“你那个时候不专心。我已经从关赫口中听到了这个消息。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真正让人大吃一惊的是你和佛罗多,我可是唯一幸免于难的老家伙哪。”

“好吧,总之,”比尔博说:“除了会有可怜的佛罗多和山姆之外,其他一切都还没有决定。如果不是我坚持的话,恐怕连这个结果都无法达成。不过,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会猜爱隆等到情报回来之后,会派出不少人。甘道夫,他们出发了吗?”

“是的,”巫师说:“有些侦察员已经出发了。明天会有更多的精灵出发,他们会和游侠们联络上,甚至是和幽暗密林中瑟兰督尔的属下会合。在作出任何决定之前,我们必须收集所有的情报。佛罗多,高兴起来吧!你可能会在这边待上很长一段时间。”

“啊!”山姆闷闷不乐地说:“我们可能会等到冬天呢。”

“这也没办法,”比尔博说:“佛罗多小朋友,这有部分是你的错,你坚持要等到我生日才出发。我实在忍不住要说,这真的是种怪异的纪念方式,那可不是我会让塞巴人住进袋底洞的日子。反正,状况就是这样啦,我们没办法等到明年春天,在情报回来之前,也不能够先出发。”

等待霜雪漫天飞舞,

当落叶掉尽,池水黑乌

静候岩石因低温决裂,

亲临荒野,目睹冬天肆虐。

“不过,恐怕这只有你有福享受啦。”

“我担心的确是这样的,”甘道夫说:“在我们确认黑骑士的行踪之前,不能贸然出发。”

“我还以为他们都在洪水中被消灭了。”梅里说。

“光是那样不足以摧毁戒灵,”甘道夫说,“他们体内拥有主子的力量,因此,他们和他是命运共同体。我们只能希望他们都失去了座骑,被揭穿了伪装,暂时减低他们的危险性,但我们一定得绝对确认才行。在此同时,你应该试着放松,忘记这些负担,佛罗多。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帮上忙,但我愿意和你分享这句话。有人说队伍中需要足智多谋的人才,他说的对,我想我应该会跟你一起走。”

佛罗多一听到这句话,脸上狂喜的表情,让甘道夫跳下窗台,脱下帽子跟大家鞠躬。“我只是说‘我想’应该会跟你一起走,一切都还没决定呢。爱隆对这件事会有很多意见,还有你的朋友神行客,这让我想到一件事,我得赶快去见爱隆。”

“你觉得我还可以在这边待多久?”等到甘道夫走后,佛罗多对比尔博说。

“喔,我不知道。我在瑞文戴尔不会算日子,”比尔博说:“但我敢打赌应该会很久,我们总算有时间可以好好聊聊了。帮我写完这本书,顺便开始一本新书怎么样?你想到结局了吗?”

“是的,好几个结局,但每个都是又黑暗又恐怖。”佛罗多说。

“喔,这样可不行!”比尔博回答道:“书一定要有好结局才行。这样你觉得如何:他们定居下来,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这会很不错的。”佛罗多说。

“啊!”山姆插嘴道:“但他们要住在哪里呢?这点我经常忍不住想到。”

经过一段时间,霍比特人还是谈论着过去的旅程和眼前的危险;不过,瑞文戴尔的威力慢慢发挥效用,恐惧和紧张都慢慢地融化消退。不管是好的未来还是坏的未来,都没有被遗忘,只是暂时无法影响人们现在的心情。他们开始觉得精力充沛、希望满怀,每天都尽情享受人生,品味美食,聆听每一句对话和歌谣。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每天都是清朗的早晨,每晚都有着清澈的天色和凉爽的天气。但秋天快要结束了,金黄色的光芒慢慢被银白色的光芒所取代,落叶从光秃秃的树上掉下,冰寒刺骨的东风开始从迷雾山脉上吹下。猎户之月星座在天空中绽放光明,遮掩了其他的小星星,但在南方,有一颗红色的星斗越来越亮,即使是月光都无法遮掩其锋芒。佛罗多每天都可以看见,它像是只永不疲倦的巨眼,俯瞰着世间的一切。

霍比特人几乎在爱隆的居所住了两个月之久,秋天也跟随着十一月的脚步消逝,慢慢地进入十二月。侦察员们这才开始回到出发点。有些人越过狂吼河,前往伊顿荒原,其他人则是往西走,在亚拉冈和游侠的协助下,搜索了灰泛河流域,一直到塔巴德附近,该处是北方大道越过灰泛河的一座废弃小镇。其他的探子则是往东和往南走,有些人越过了迷雾山脉,进入幽暗密林,其他的人沿着溪流来到格拉顿河的源头,跟着踏上大荒原,越过格拉顿平原,最后来到了瑞达加斯特的故乡。瑞达加斯特不在该处。于是他们又越过被称做丁瑞尔天梯的陡坡,回到原地来。爱隆的两个儿子伊莱丹和伊罗何是最后回来的两个人,他们沿着银光河前往一个陌生的国度;但他们不肯对爱隆以外的任何人透露任务的真正目的。

这些信差们完全没有发现黑骑士或是魔王其他爪牙的踪影,即使是迷雾山脉的巨鹰也没有更新的情报,也没有人听到有关咕鲁的消息,但野狼们依旧在聚集,又重新开始在大河沿岸狩猎。距离渡口不远的地方,很快就发现三匹淹死的马尸;在底下急流的岩石上搜寻者又发现了五具尸体,还有一件破烂的黑斗篷。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黑骑士的踪迹了,人们也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看来,他们似乎已经离开了北方。

“我们已经追踪到了九名中的八名,”甘道夫说:“现在没有办法太早下定论,但是我认为这些戒灵可能四散各地,被迫放弃形体,尽快回到魔多的主子身边。”

“如果是这样,可能还要再隔一段时间他们才会四出狩猎。当然,魔王还有其他的爪牙。不过他们也都必须大老远地跑到瑞文戴尔来,才能追踪到我们的形迹。如果我们够小心,他们连这些都很难找到,我觉得不应该再拖延了。”

爱隆召集了所有的霍比特人,他面露忧郁之色地看着佛罗多。“时候到了,”他说:“如果魔戒必须离开这里,它必须要立刻出发。但任何和它一起离开的人,不能期待会有大军或任何的武力支援。他们必须要孤军深入魔王的领土。佛罗多,你依旧愿意担任魔戒的持有者吗?”

“我愿意,”佛罗多说:“我会和山姆一起走。”

“那么,我也帮不上你太多忙,”爱隆说:“我看不见你的未来,我也不知道你的任务该如何完成。魔影已经抵达了山脚下,甚至越过了灰泛河流域,魔影之下的一切都不是我能看清的。你会遇见许多的敌人,有些是光明正大的,有些是偷偷摸摸的,经过伪装的。你会在最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找到盟友。我会尽可能地送出讯息,通知这广大世界中的朋友。不过,这块大地已经陷入了空前的危机,有的消息可能会落入错误的耳中,有些则不会比你的脚程快多少。”

“因此,我将替你挑选同伴,视他们的意愿和命运而决定和你共度的旅程。人数不能太多,因为这趟任务的成败关键在于速度和秘密。即使我拥有远古时代的精灵重甲部队,也只会引起魔多大军的报复,不会有太多的作用。”

“魔戒远征队的人数必须是九名,九名生灵对抗九名邪恶的死灵。除了你和你忠实的仆人之外,甘道夫会参加,因为这是他自始至终参与的使命,也可能是他努力的终点。”

“至于其他的,将必须代表这世界上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人们:精灵、矮人和人类。勒苟拉斯代表精灵,葛罗音之子金雳代表矮人,他们至少愿意越过迷雾山脉,甚至是到更远的地方。至于人类,你应该挑选亚拉松之子亚拉冈,因为埃西铎的戒指和他息息相关。”

“神行客!”佛罗多高兴地大喊。

“没错,”他笑着说:“我请求您再度同意在下与你作伴,佛罗多。”

“我本来想要哀求你跟我一起来,”佛罗多说:“只是我原先以为你会和波罗莫一起前往米那斯提力斯。”

“我的确要,”亚拉冈说:“在我赴战场之前,也必须要重铸断折圣剑。但你的道路和我的道路中间有好几百哩是相互重叠的,因此,波罗莫也会加入我们的队伍,他是个勇敢善战的人。”

“那么还剩下两个空缺,”爱隆说:“我要再考虑考虑,我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两位能征善战的人们和你一起去。”

“可是这样一来就没我们的位子了!”皮聘不满地大喊:“我们不想要被丢下来,我们想要和佛罗多一起去。”

“这是因为你们还不了解、不清楚眼前的路上到底有些什么。”爱隆毫不留情地反驳。

“佛罗多也不了解啊,”甘道夫出奇不意地支持皮聘的说法:“我们也都不知道。的确,如果这些霍比特人知道有多危险,他们就不会敢去了。但他们依然想要去,或者是希望自己敢和朋友一起去,否则就会感到羞愧和不快乐。爱隆,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应该让他们的友谊胜过你的睿智。即使你选择像是葛罗芬戴尔这样的精灵贵族,他也不可能直杀到邪黑塔中,或者是靠着他的力量打开通往末日裂隙的道路。”

“你的口气实在很沉重,”爱隆说:“但我很怀疑,夏尔并没有免于危险,我本来想要让这两人回去当信差,尽可能地拯救一切,照着他们的传统和习俗警告同胞,看看能做些什么。无论如何,我认为,这两位之中较年轻的皮瑞格林·图克应该留下来,我总觉得他不应该跟着一起去。”

“那么,爱隆大人,你得要把我关起来,或者是把我绑在袋子里面,”皮聘说:“不然我死也会跟着去。”

“那么,就这样吧。你就是其中的一员,”爱隆叹气道:“现在,九人小组已经齐聚了,七天之内你们就必须出发。”

伊兰迪尔圣剑在精灵巧匠的手下重铸了。在剑身上介于日月的花纹之间有着七枚星辰。剑身上还有许多带着神秘力量的符文,因为亚拉冈这次准备要和魔多开战,必须要有强力的守护才行。当宝剑重铸时,它发出刺眼的光芒,太阳的符号隐隐闪出红光,月亮则是发出柔顺的银光,剑锋显得无比锐利。亚拉冈重新替这柄宝剑命名为安都瑞尔,西方之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