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五章 魔戒南行 · 五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那天早晨,他们在浓密冬青树的环绕下,于山谷中燃起了营火,那一顿晚餐和早餐的综合餐是他们出发以来最快乐的一餐。他们吃完之后并不急着上床,因为他们有整夜的时间可以休息,要等到第二天傍晚才会再度出发。只有亚拉冈一言不发,来回走动。不久之后,他离开了众人,站到一块高地上。他站在树木的阴影下,看着西方和南方,彷佛侧耳倾听着什么。然后,他回到山谷边缘,俯瞰着其他人笑闹交谈的样子。

“神行客,怎么搞的?”梅里抬头大喊:“你在找什么?难道你很怀念冰冷的东风吗?”

“不是这样的,”他回答:“但我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我曾经在许多不同的季节来过和林。此地现在没有人烟,但有许多其他的生物无时无刻都在此地喧闹;特别是鸟类。但是,现在,除了你们之外万籁俱寂,我可以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方圆数哩之内都没有任何声音,你们的话声似乎可以在这一片空旷中造成回声,我不明白。”

甘道夫饶富兴味的抬起头:“你猜是什么原因呢?”他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因为看到四名霍比特人,还有我们这几种极少出现的生物才让他们噤若寒蝉?”金瓶梅词话

“我希望有这么简单,”亚拉冈说:“但我有种不安,有种恐惧的感觉,以前我在此地从来没感受到这状况。”

“那么我们得更加小心一点,”甘道夫说:“如果你和游侠同行,就务必要听他的话。如果这名游侠又刚好是亚拉冈,那就更确定了。我们必须设立哨兵,减低音量,开始休息。”

※       ※       ※

那天轮到山姆站第一班哨,但亚拉冈还是陪着他一起不睡觉。众人尽沉沉睡去。四野的沉寂现在连山姆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们可以清楚听见众人的呼吸声,山姆甚至可以听见自己关节动作的声音。他们被一片死寂所包围,头上是一片清朗的天空,太阳也悄无声息的渐渐往西方走。在南方出现了一个黑点,渐渐变大,如同烟雾一般的被吹向北方。

“神行客,那是什么?看起来不像是乌云,”山姆压低声音,对亚拉冈耳语道。对方没有回答,只是专注的瞪着天空。不久以后,连山姆也可以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正在靠近。一大群黑压压的鸟以高速飞行,不停的翻滚、打转,彷佛在搜寻着什么东西,而且这群鸟还越来越靠近。

“趴下不要动!”亚拉冈拉着山姆躲进冬青树的阴影中。有一整群的飞鸟脱离了主队,朝着这块高地飞来。山姆认为它们是某种巨大的乌鸦,当它们飞过众人头上时,密集的数量连天地也被黑影给遮蔽了,空中不停的传来刺耳的呱呱声。

它们渐渐飞远,朝着北方和西方散去,天空也恢复原来的清澈。亚拉冈这才站起来,立刻飞奔向前,并且叫醒甘道夫。

“有一大群的乌鸦,在迷雾山脉和灰泛河之间飞翔,”他说:“它们刚飞过和林上空,它们不是出没在此地的生物,而是来自于登兰德一带。我不知道它们的目的是什么,或许是逃离南边的危险;但我认为它们是在监视这块土地。我也看见了天空有许多飞鹰翱翔。我认为今天晚上应该继续出发,和林已经不再是我们的避风港:它已经受到监视了。”

“所以,红角隘口多半也是一样的状况,”甘道夫说:“我们怎么可能无声无息的通过那里?唉,只能等到事情临头时再来担心了。至于说到天一黑就行动这件事,我也同意你的看法。”

“幸好我们的营火没有多少烟,而且在那些乌鸦出现之前也已经快熄灭了,”亚拉冈说:“我们最好赶快把营火熄灭,不要再点燃它们。”

“哼,这可真是要人命!”皮聘嘀咕着。不能生火和晚上必须马上进发的坏消息,让下午刚醒来的皮聘一听到立刻陷入情绪低潮:“一切都只是为了一群乌鸦而已!搞什么鬼嘛!我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可以好好吃顿热的。”

“这样说吧,你可以继续期待下去,”甘道夫说:“未来可能有很多意外的大餐呢。我自己则是只想要有根烟斗抽抽,有火堆暖暖脚。幸好我们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越往南走天气就会越暖。

“恐怕到时会太暖了,”山姆对佛罗多抱怨道:“但我开始认为这也该是看见火山,或是走到大道尽头的时候了。我一开始还以为这个什么红角山就是人家说的火山,但是在金雳霹哩啪啦讲了一堆之后,我才知道不是。他可还真爱讲说起来喀拉喀拉的矮人语!”地图和山姆的小脑袋就是犯冲,这些遥远的事物更是严重干扰了他对距离的概念。

这一整天远征队的成员都低调行事。那些黑色的飞禽一次又一次的在他们头上盘旋。不过,等到太阳渐渐西沉时,它们才全都消失在南方。天色一黑,众人就立刻出发。现在他们把方向改变为面向东,朝向卡拉霍拉斯山的方向前进。太阳的余晖依旧照在卡拉霍拉斯的山坡上,映射出炙红的光芒来,白色的星斗一颗接一颗的跳进渐暗的天空中。

在亚拉冈的引导之下,他们来到了一条易走的小径上。佛罗多觉得这似乎是条远古道路的遗迹;应该是曾经从和林通往隘口,经过完整规划的道路。满月从山后升起,苍白的光芒让岩石投射出深邃的黑影。很多岩石看起来似乎经过人力的雕凿,但现在却都幽怨的横躺在毫无人烟的荒郊野外。

夜色渐深,当佛罗多抬头看着天空时,正好是黎明前最寒冷的时刻。突然间,他感觉到空中的星辰似乎被某种黑影遮蔽了,彷佛它们消失了瞬间,又再度回复到这个世间。他打了个寒颤。

“你有看到什么东西经过吗?”他低声询问就在前面的甘道夫。

“没看到,但我也感觉到了那股不知名的力量,”他回答道:“或许那不是什么,只是云朵而已。”

“那么它的速度还真快,”亚拉冈喃喃自语着:“而且还不需要跟着风的方向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