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五章 魔戒南行 · 六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晚没有再发生任何的事情,第二天一早的曙光甚至比前一天还要明亮。但空气又恢复了原先的冰冷,又开始吹起了东风。他们继续跋涉了两晚,沿着蜿蜒的小路继续往山里面走。山势越来越高、越来越靠近。到了第三天的早晨,卡拉霍拉斯就矗立在他们面前,巨大的山峰顶尖覆盖着积雪,两旁却是裸露 陡峭悬崖,在阳光下彷佛沾血似的泛着红光。

天色有些阴暗,太阳显得无精打采。风现在是从东北方吹来。甘道夫嗅了嗅,回头看着大家。

“我们身后正在迈入深冬,”他悄悄的对亚拉冈说:“北方的山脉积雪比以往都还要多,连隘口的部分也被阻挡了。今晚我们应该就可以朝向红角隘口进发。我们可能在路上被发现,或是在狭窄的隘口受到阻碍;但我个人认为,天气可能是最大的敌人。亚拉冈,你还是坚持这条路可以走吗?”

佛罗多偷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很明显这是从旅程刚开始两人就争论不停的话题。他紧张地听着。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坚持任何东西,甘道夫,你应该也清楚才对,”亚拉冈回答道:“随着我们的推进,未知或已知的危险都会越来越多。但我们还是得继续下去,把时间耽搁在山脉中没有多大的用处。再往南的道路上连隘口都没有,我们只能走山路;要过很长一段距离之后才有洛汗隘口。由于你带给我们有关萨鲁曼的坏消息,所以我对那里也抱持着存疑的态度。谁知道牧马王的将军们现在听从谁的号令?”

“是啊,谁能知道呢!”甘道夫无奈的回答:“但我们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不用通过卡拉霍拉斯,我们之前也曾经讨论过这条黑暗的密道……”

“现在不要再提这件事情!时候还没到。我求你在确定走投无路之前,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

“我们迟早都要决定的,”甘道夫回答。

“就让我们在心里思考,让其他人好好的睡觉吧,”亚拉冈说。诛仙小说小兵传奇

时间是下午,众人正在用早餐。甘道夫和亚拉冈一起走到旁边去,看着雄伟的卡拉霍拉斯山。它现在透露出一股阴郁之气,山头也被灰云所笼罩。佛罗多看着两人,怀疑他们之间的争论到底什么时候会水落石出。

两人不久后回到众人身边,甘道夫开口对大家解释。佛罗多这才确定他们已经决定面对卡拉霍拉斯严酷天气的挑战。他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猜不出来两人口中的黑暗密道是什么,但光看亚拉冈的表情就让人感到不安;他很庆幸最后放弃了这个计划。

“从我们最近看到的迹象显示,”甘道夫说:“我担心红角隘口可能已经受到监视,同时,我也担心后面直扑而来的严寒。或许会有场风雪。我们必须尽全力赶路。即使是这样,我们至少还得花上两天才能够到达山路的顶端。今天晚上天会黑得很快,只要你们一准备好,我们就立刻出发。”

“请容我补充一句话,”波罗莫说:“我过去居住在白色山脉的阴影之下,对于如何在高地山脉中旅行略知一二。在我们越过隘口之前,我们将会遭遇到相当严酷的低温。如果我们被冻死,不管再如何保密也没有意义。当我们离开这个还有一些树木的地方时,每个人应该都尽量多带柴火走。”

“比尔可以再多背一点,对吧,小马?”山姆说。小马哀伤的看着他。

“好的,”甘道夫说:“但是,除非我们遇到的是生死交关的情况,我们绝对不能够使用这些柴火。”

众人继续上路,一开始的速度还很快,但很快的,他们的前程就变得陡峭难行。曲折的小道在许多地方都几乎消失,被众多落石给遮挡住了。夜色在大量的乌云底下显得越来越黑。岩石间吹送着刺骨的寒风。到了半夜,他们刚好爬到半山腰。这时,他们所走的小径已经变得险恶无比,右边是一落千丈的悬崖,众人必须面对卡拉霍拉斯陡峭的岩壁,左边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一行人历经千辛万苦才好不容易爬上一个斜坡顶上,为了恢复元气,决定暂时停下来休息。佛罗多觉得有东西飘到手臂上,他伸手一摸,看见袖子上沾着许多白色的雪花。

他们被迫继续赶路。在不久之后,大雪来袭,天空中满是飞舞的雪花,让佛罗多几乎看不见道路。甘道夫和亚拉冈弯腰驼背的身影,几乎消失在白茫茫的夜色中。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样子,”山姆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说:“在晴朗的早晨看到雪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但我喜欢躺在床上等雪下完。真希望这场雪会下到霍比屯,我们老家的人们一定会很喜欢这情形的。”除了在夏尔北区的高地之外,一般来说霍比特人很少看见大雪的情景;因此,下雪也被视为难得的美景和适合作乐的机会。除了比尔博之外,没有任何人记得一三一一年的严冬事件,那年白狼越过冻结的烈酒河,大肆入侵夏尔,造成极重大的损失。

甘道夫停了下来。他的兜帽和肩膀上盖满了雪花,地上的积雪也几乎已经盖过了脚踝。

“我就担心这个,”他说:“亚拉冈,现在你觉得该怎么办?”

“我担心的也是这个,”亚拉冈说:“但这比不上另外一个选择危险。虽然南方除了高山之外极少有这种大雪,但我知道雪的危险在哪里。事实上,我们还没有爬到多高的地方,以目前的高度来看,即使在冬天,道路应该也是不会被封冻的。”

“不知道这是不是魔王的安排,”波罗莫说道:“在我的故乡,他们说他可以指挥魔多边境黯影山脉上的暴风雪,他拥有许多诡异的力量和神秘的盟友。”

“那么,如果他能够从近千哩之外操控这里的风雪,”金雳说:“他的力量确实增进不少了。”

“他的能力确实增进不少了……”甘道夫喃喃自语道。

当一行人停下来的时候,强风也跟着停息,大雪几乎完全消失不见。于是,他们又继续前进。他们走不了多远,暴风雪又再度来袭。这次呼啸的强风挟带着大朵大朵的雪花,触面生疼。很快的,连波罗莫都觉得举步维艰,霍比特人以快要趴到地面的姿势跟在高大的队员身后前进。不过,众人也都看得出来,如果风雪持续下去,他们可能撑不了多久了。佛罗多觉得脚像铅一样重,皮聘有气无力的走在后面。即使拥有矮人超强耐力的金雳,也禁不住一边嘀咕一边前进。

众人突然不约而同停了下来,彷佛在无声的沟通中达成了协议。他们听见 旁的黑暗中传来诡异的声响。这可能只是风吹过岩壁的结果,但这听起来更像是凄厉的喊叫声和尖锐的吼声,还挟杂着狂野的大笑声。众多的岩石开始从山侧落下,呼啸着掠过他们耳边,或是发出轰然巨响砸在他们身边。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听见岩石从山边被推下来的低沉隆隆声。

“我们今晚不能再前进了,”波罗莫说:“就让那些怪物在狂风中喊叫吧。我觉得那些声音中带着敌意,而石头也都是瞄准我们丢过来的。”

“我认为那只是风声,”亚拉冈说:“但这也不代表你说的不对。这世界上有很多势力痛恨两只脚走路的生物,却又不是和索伦结盟,而有着自己的目的。有些势力比他还要早出现在这世间。”

“这里被称作残酷的卡拉霍拉斯山,不是没有道理的,”金雳说:“从很久以前,还没有任何关于索伦的消息时,这里就是个不祥之地。”

“如果我们无法抵抗这种攻击,谁是敌人都不重要了:”甘道夫无可奈何地回答。

“但我们能怎么办?”皮聘可怜兮兮地大喊。他正浑身发抖靠在梅里和佛罗多身上。

“我们可以选择停下来,或是回头,”甘道夫说:“继续下去没有意义了。如果我没有记错,再走不远就可以越过隘口,来到一座陡峭往下的斜坡。我们在那里将找不到任何的掩蔽,不管是风雪和落石都会对我们造成极大的危险,更别提这些出现在风雪中的生物了。”

“我们也不能够在大风雪中往回走,”亚拉冈说:“我们沿路上并没有经过任何比这个峭壁更能够保护我们的地方。”

“这算什么掩蔽嘛!”山姆咕哝着:“如果这算是掩蔽,那没有屋顶的墙就能叫作房子了。”

众人尽可能靠近峭壁。峭壁面对南方,底端微微的伸出。因此,一行人希望能够靠着这天然的地势遮挡严酷的北风和落石。不过,寒风依旧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雪花更是毫不留情地从乌云中持续落下。

他们瑟缩着靠在峭壁上。比尔坚忍地站在霍比特人前面保护他们,替他们挡下不少的寒风。但很快的,大雪开始在它背上累积起来,如果没有队伍中其它人的帮助,这些霍比特人可能早就被活埋了。

佛罗多突然觉得十分疲倦。他觉得自己慢慢沉入温暖、熟悉的梦乡。他感觉到有堆温暖的火正烘烤着他的脚趾,他似乎看见附近的阴影中出现了比尔博的声音;他对佛罗多说道:我对你的日记很不满意,他说,一月十二号大风雪,你没必要大老远跑回来只为了报告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