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黑暗中的旅程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连日的赶路让一行人觉得浑身酸痛,但他们还是认命的沿着破碎的小径继续走了很多哩,太阳已经开始渐渐往西落下。在休息片刻和草草用餐之后,他们又继续上路。山峰在他们面前慢慢开展,但一时之间他们走在深邃的河谷中,只能够看见东方几座比较高的山峰。

不久之后,他们来到了一个急转弯。在这里,原先一直沿着陡坡和河谷往南边前进的小径,突然间变成由西向东的方向。一绕过这个转脚,他们就看见一个低矮的峭壁出现在眼前,大概有几十尺高,顶端显得破碎而不整齐。上面偶尔滴下一些极为稀少的流水;从眼前的景象看来,此地原来曾经是座相当宏伟的瀑布,也才会刻画出这么壮观的地形来。

“这里真的变了很多!”甘道夫说:“但我应该没有认错地方。这就是天梯瀑布的遗迹。如果我没记错,瀑布旁边应该有道阶梯,但主要的道路则会沿着斜坡曲折的往上爬。古代的时候,摩瑞亚入口旁边曾经有座山谷,而西瓦南河就沿着小径一路往下流。让我们赶快上去看看现在的情况吧!”

他们轻易的找到了那石阶,金雳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甘道夫和佛罗多紧跟在后。当他们来到山顶时,却发现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进了。原因很明显,同时也一并解开了门溪干涸之谜。在他们身后,西沉的太阳让西方天空变得一片金湛。在他们面前则是一座幽深、静止的小湖,幽暗的湖面无法反射任何的景色。西瓦南河遭到堵塞,把整座山谷给填成了小湖。在这邪异的湖水旁,有十分陡峭的悬崖低头俯视它。苍白的岩石上几乎等于明明白白的刻着四个字:无法通行。没有任何的通道或入口,佛罗多连条裂缝都看不见。

“这就是摩瑞亚的外墙,”甘道夫指着湖对岸说:“那边曾经有座入口。那是沿着小径从和林过来的精灵入口。这条路现在无法通行。我想,我们之中应该不会有人想要在这个时候游泳吧!这湖水看来有些诡异。”

“我们得要找到一条路绕过北边的阻挡才行,”金雳说:“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沿着干道往上爬,看看这条路到底通往哪里。就算这里没有湖水的阻挡,我们搬运行李的小马也无法爬上来。”

“无论如何,我们本来就不准备将马匹带进空坑里面,”甘道夫说道:“山底下的通道十分黑暗,有些地方即使我们能通过,它也不见得能够通行。”

“可怜的比尔!”佛罗多说:“我没想到这件事情。山姆一定会伤心死的!不知道他会怎么说?”

“我很抱歉,”甘道夫带着歉意说:“可怜的比尔是个很有用的伙伴,现在要赶他走也让我很遗憾。如果从一开始就照我规划的做,我根本就不需要把山姆这么喜欢的小马带过来,也不需要携带这么多行李。我一开始就觉得最后可能一定得走上这条路。”

天色已晚,冰冷的星光开始在渐落的太阳之上闪烁。一行人拔足飞奔,尽可能快速走上大路,来到湖的另外一边。看起来这座湖最宽的地方也不过只有三、四十尺,但是在逐渐黯淡的天色下,他们也搞不清楚湖面往南边延伸多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北方的尽头距离这边不过半哩左右而已。在湖泊出口的两块多岩高地和湖水边有块开阔的空地。他们急忙赶向前,因为现在他们距离甘道夫的目的地还有一两里之遥,速度不快实在不行了。而且,到时他们还必须要寻找入口才行。

当他们来到湖最北边的角落时,发现一条狭窄的小溪挡住了去路。这条小溪泛着绿光,静滞不动,彷佛像是山丘往外伸出的黏稠手臂。金雳毫不迟疑的踏向前,发现小溪最浅的地方也不过及踝深而已。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挑着路,跟在他后面前进。小溪中有很多深邃的缺口,可以踏足的岩石又长满了苔藓,必须十分小心才不会滑倒。佛罗多一踩到这污浊的溪水,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当山姆,队伍的最后一人领着比尔走到小溪的另一边时,众人突然间听到了一个低微的霹啪声,彷佛有条大鱼跳出湖面,惊扰了静滞的湖水。他们猛一转头,看见湖的远方有阵阵涟漪不停地往外扩散。接着有几个泡泡冒到水面,然后一切归于平静。天色越来越暗,最后一丝阳光也被云朵给遮住了。

甘道夫现在更加快了步伐,其他人则是尽可能的跟在后面。他们终于来到了湖水和峭壁之间的干燥平地。这块区域十分狭窄,长宽大概也不过各几码而已,地面上都是许多落下的岩石。不过,他们还是找到一条路,尽可能的靠着悬崖前,离湖水越远越好。沿着湖岸往南走不了一哩,他们就遇到了几株冬青树。撇开那些已经腐烂发臭的泡水树干不论,这里似乎曾有一座沿着山谷小径种植的浓密森林。眼前唯一可疑的景象是紧靠着山崖边,有两棵佛罗多看过最高大的冬青树依旧蓬勃的生长着。它们巨大的树根从悬崖伸向湖边,从远方的天梯看过来,相较于高耸的峭壁,它们看起来只不过像是低矮的灌木丛;但是靠近一看,它们又高又大,像是道路两旁无畏的两名壮硕守卫一般。

“呼,我们终于到了,”甘道夫说:“这就是和林过来的精灵道路终点。冬青树是当地人们的象征,他们把这两棵冬青树种植在这边,象征领土的终点。这个西门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和摩瑞亚的国王交流往来用的。在比较平静的年代中,在各种族依旧拥有密切联系的时代里,矮人和精灵曾经是相当熟稔的好友。”

“这友谊的结束并不能怪到矮人头上,”金雳说。

“我也没听说这和精灵有关系,”勒苟拉斯表示。

“我都听到了,”甘道夫说:“现在我不会评断你们。但我恳求两位,金雳和勒苟拉斯,至少携手同心帮助我们度过这难关,我需要你们两个人的力量。这扇隐藏的门还没打开,我们越早打开它越好,天就快黑了!”

“在我寻找密门的时候,你们先请做好进入矿坑的准备,恐怕我们必须在此和可爱的驼兽告别。你们可以把御寒的衣物通通丢掉,因为在矿坑底下不会需要这些东西;而当我们离开矿坑抵达南方之后,我也希望不需要再穿上这些厚重的衣物。因此,我们必须分摊小马所背负的行李,特别是水袋和食物的部分。”

“甘道夫先生!可是你不能把可怜的比尔留在这个鬼地方啊!”山姆又生气又难过地说:“我不同意,它都已经跟我们走了这么远,这么久!”

“对不起,山姆,”巫师说:“当大门打开的时候,我想比尔也不会愿意进入幽暗的摩瑞亚,你得要在比尔和你的主人之间做出选择才行。”

“如果我领着它,他会愿意跟着佛罗多先生进入龙穴的,”山姆抗议道:“你把它丢在这个到处都是野狼的地方,根本是谋杀嘛!”

“我希望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甘道夫说。他将手放在小马的头上,压低声音说道:“愿你受到祝福与保护!”他说:“你是匹聪明的小马,在瑞文戴尔也学到很多。请你去找到可以吃草的地方,然后及时回到爱隆的居所,或是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

“来吧!山姆,它和我们有同样的机会安全回家的!”

山姆闷闷不乐地站在小马旁边,没有回话。比尔似乎了解一切的状况,用他的鼻子顶着山姆的耳朵。山姆哭了出来,边玩弄着缰绳;他尽可能温柔地将所有背包和行李卸下,一股脑儿的全丢到地上去。其他人则是负责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收好,把可以放弃的东西特别隔开来,其他的则分成另外一堆。

当一切都做好之后,他们转过身看着甘道夫。他看起来似乎什么也没做。他呆呆的站在两棵树之间,看着空无一物的山壁,彷佛想要用目光在其上钻出洞来。金雳正四下打探着,用斧头敲打着各处。勒苟拉斯则贴在岩壁上,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我们都准备好了,”梅里说:“但是门在哪里?我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矮人所制造的门,在关起来之后是毫无痕迹的,”金雳说:“如果忘记了它的秘密,连原先的主人都无法打开它们。”

“但这扇门的秘密并不只有矮人知道,”甘道夫突然间回过神,转过头来看着大家:“除非有太多的事情改变了,否则知道内情的人还是可以找到该看的东西。”

他走向山壁,就在两棵树影之间有块平滑的空间。他伸出手,在上面摸来摸去,嘀咕着什么。最后,他退了一步。

“你们看!”他说:“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吗?”

月光照在岩石灰噗噗的平面上,但他们暂时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接着,在巫师双手摸过的地方,淡淡的光芒开始显现,银色的线条出现岩石上。一开始那只是细微的如同蛛网一般的痕迹,月光只能偶尔反射在其上;但不久之后,这些线条向外逐渐扩教,开始变得十分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