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黑暗中的旅程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甘道夫的手勉强可以接触到的高处,是一道由精灵文字构成的弧形。而在底下,虽然有些地方的文字已经缺角、模糊了,却依旧可以看得出大致的图形。上面是七颗星辰,伴随着一顶皇冠,其下则是铁锤和铁砧,在那之下,则是两棵有着如同月牙一般枝丫的大树,而最清晰的,是在正中央有一颗拥有许多星芒的星辰。

“那就是都灵的徽记!”金雳大喊道。

“这是高等精灵的圣树!”勒苟拉斯惊呼道。

“还有费诺家族的星芒,(译注一)甘道夫说:“这些都是用只会反射星光和月光的伊希尔丁金属所打造的,只有在人们说着中土世界早已遗忘的语言碰触它们时才会醒过来。我已经很久没听过这种语言了,刚刚想了好久才想起来。”

“上面的文字写些什么?”佛罗多忍不住好奇的问,他正在试图解译弧形上面的文字:“我还以为我看得懂精灵文字,但这上面写的东西我完全不了解。”

“这些是以远古时代西方精灵的语言所写成的,”甘道夫说:“但这些内容与我们并没有太重要的关系。上面只是写着:这是通往摩瑞亚之王都灵宝座的大门,朋友,开口就可以进入。下面一行比较模糊的字则是写着在下,那维制作,徽记是由和林的赛勒布理鹏绘制。

“朋友,开口就可以进入是什么意思?”梅里问道。

“这很简单,”金雳说:“如果你是朋友,就请说出通行密语,大门就会打开,你就可以进去了。”

“是的,”甘道夫说,“这些大门应该是由密语所控制的。有些矮人的大门只会在特定的时候,或是为特定的人而开启;有些门则是在符合所有条件之后,还需要钥匙才能打开。在都灵的年代里,这些密语并不是秘密。通常门都是大开的,旁边还有守门人看守着。但如果门关上了,任何知道密语的人就可以走进去。至少根据记载是这样的,对吧,金雳?”

“没错,”矮人说:“但现在没人记得这密语了。那维和他的技术以及族人,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可是,甘道夫,难道你也不知道密语吗?”波罗莫惊讶的问。

“当然不知道!”巫师理所当然的回答。

其他人看起来都不太高兴。只有认识甘道夫已久的亚拉冈,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那么你把我们带到这个该死的地方有什么用?”波罗莫大喊着,他回头看了看黑色的湖水,不禁打了个寒颤:“你说你曾经进入过矿坑,如果你不知道密语,又是怎么进去的?”

“波罗莫,你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巫师慢条斯理地说:“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密语是什么,但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而且……”他的眼中隐隐闪动着光芒:“下次最好在我的行为证明毫无理由之后再责怪我。至于你的另一个问题,难道你已经急疯了吗?难道你没办法清楚思考了吗?我不是从这条路进去的,我是从东方来的。”

“如果你想要知道,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些门可以从里面轻易地打开。在里面,只要手一推就可以开门。要从外面进去,就只有密语才能够派上用场,你没办法硬把门往内开。”

“那你要怎么办?”皮聘丝毫不畏惧巫师颤抖的眉毛。

“我要用你的脑袋去敲门,”甘道夫说:“如果没用的话,我至少可以暂时不用回答这些愚蠢的问题。那还用说,我当然会负责找到进入的密语!”

“我曾经有一度知道所有精灵、人类或是半兽人所使用的这类法术,我现在不需要多加思考还是可以背诵出其中十分之一来,不过,我想应该只需要尝试几次就够了。我应该也不需要询问金雳他们向不外传的矮人密言。就我推断,开启大门的应该和那拱形上的文字一样是精灵语。”

他再度靠近岩石,轻轻的用手杖碰触着中央的银色星辰记号。

Annon edhellen,edro hi amme!

Fennas nogothirim,lasto beth lammen!

他用命令的口气说道。银色的线条开始消失,但灰色的石头却一点也没有改变。

他用许多不同的顺序重复了这句话许多遍,或是改变语调。然后他一个接一个的尝试其他的魔法,有些较快、较大声,有些则是较慢、较轻柔,然后他又念诵很多个精灵单字,什么事都没发生。天空中开始出现众多的星辰,峭壁依旧动也不动,晚风继续吹拂,但大门依旧深锁。

甘道夫再度走到门口,举起手臂,愤怒地大喊,Edro, edro!他用手杖猛力的敲击岩壁。开门,开门!他大喊着,接着他又使用所有中土世界西方曾经说过的语言大声叫喊。最后,他气得将手杖丢到地上,沉默不语坐着。

就在那时候,他们开始听见远方传来野狼的嗥叫声。小马比尔吃了一惊,山姆立刻跳到它身边,低声地安慰它。

“不要让它跑开了!”波罗莫说:“看来,如果野狼没有再度包围我们,我们可能还会需要它的帮助。我实在很讨厌这个该死的湖!”他捡起一块石头,忿忿地丢进湖中。

石头就这样落进湖中,但就在同一时间,湖中传来了呼噜和冒泡的声音。岩石落下的地方冒出了巨大的涟漪,开始缓缓地朝向峭壁涌来。

“波罗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佛罗多说:“我也讨厌这个地方。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这不是因为野狼,也不是因为黑暗的矿坑,而是有什么别的东西。我害怕这个黑湖,最好不要打搅它!”

“我希望我们能够赶快离开这里!”梅里说。

“为什么甘道夫不赶快想点办法?”皮聘说。

甘道夫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情况。他低着头,如果不是因为绝望,就是因为正在努力的思考。野狼的嗥叫声又再度传来,水上的涟漪继续扩散,有些已经拍打到岸边来。

突然间,巫师跳了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他竟然在哈哈大笑!“我想到了!”他大喊着!“没错,没错!这么简单,就像大多数的谜题一样,答案就在问题中!”

他拾起手杖,站在岩石边,大喊着Mellon!

星芒闪耀了一下,接着又黯淡下去。接着,虽然之前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一个巨大的门廊开始缓缓浮现;它慢慢从中央分开,往外打开,直到两扇门都完全张开为止。他们可以看见门内有一座往上攀升的楼梯,但再远的地方就因为太过黑暗而看不清楚了。远征队的成员纷纷呆看着眼前的景象。

“我一开始就错了,”甘道夫说:“金雳也错了。所有的人之中只有梅里猜对了。从头到尾密语就刻在门上,我应该把那些文字翻译成开口说出朋友,就可以进入。我只需要说出精灵语的朋友,门就打开了。真简单!对于一个生在多疑时代的老家伙来说,这实在简单过了头。当年果然是个比较平淡祥和的年代。快进去吧!”

他一脚踏上了门内的阶梯。但是,就在同一瞬间,有许多事情发生了。佛罗多觉得有什么东西攫住他的脚踝,他惨叫着跌倒在地上,小马比尔嘶叫一声,沿着湖边跑进黑暗之中。山姆一开始准备跟着它跑,接着又听见佛罗多的声音,最后只好啜泣、诅咒着跑回来。其他的人转过头,只见到湖水如同沸腾一般,似乎有许多小蛇准备爬上岸边。

从湖边有很多细长的触手伸出,那是淡紫色、发着亮光、黏答答的触手。其中一只抓住了佛罗多的脚,正准备将他拖进水中。山姆跪在地上,挥舞着短剑砍打触手。

那只触手松开了佛罗多。山姆将他拉开,开始大声呼救。另外二十只触手又窜了出来,黑暗的湖水沸腾得更厉害了,一股恶臭跟着冒出。

“快进来!快点往楼梯上爬!快点!”甘道夫跳回来大喊。他从地上挖起彷佛被恐惧吓得生了根的山姆和佛罗多,把他们推向门口。

他们在千钧一发之际,刚好躲过怪物的攻击。山姆和佛罗多正好走了几阶,甘道夫刚走进门内,一大堆的触手就从湖内涌出,爬向门内。有一只触手在星光下反射着恶心的光芒,挤进了门内。甘道夫转过身,停下脚步。如果他此时正在思考要如何关上门,那对方正好替他省了这个麻烦。许多触手抓住了两边的大门,用极度巨大的力量将它们一推,就这么关了起来。轰然一声巨响,大门就这么关起来,厚重的石门则开始承受触手怪力的重击,一切的光芒也跟着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