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黑暗中的旅程 · 五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山姆紧抓着佛罗多的手臂,在黑暗之中滑了一跤。“可怜的比尔!”他哽咽着说:“可怜的比尔,又是恶狼又是水蛇!这水蛇实在太恐怖了。可是,佛罗多先生,我别无选择,我得和你一起走。”

他们听见甘道夫走回去,伸手推动那扇门。阶梯摇晃了一阵子,但大门还是没有打开。

“好吧,好吧!”巫师说。“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要出去只有一条路,就是从山的另外一边出去。从这些声音听起来,这些落石已经堆积了起来,两棵大树也倒下挡住了大门。我很遗憾,那些树那么漂亮,生长了那么久,竟然就这么毁于一旦。”

“我脚一踏上那水面,就知道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附近,”佛罗多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或者那边有很多这种怪物?”

“我也不知道,”甘道夫回答:“但那些触手似乎都只有一个目的,有某种东西从山底下的黑水中窜了出来。这些比隐藏在黑暗地穴中的半兽人还要古老,”他并没有把心中的念头说出来,在远征队这么多成员当中,为什么它第一个抓住的是佛罗多?

波罗莫压低声音嘀咕着,但这里岩石的回音让他的抱怨变得清晰无比:“黑暗地穴中的生物!结果我们最后还是到了这个地方,在这一片漆黑中,到底谁要带路?”

“交给我,”甘道夫说:“金雳会和我一起走的。跟着我的手杖走!”

※       ※       ※

巫师走在最前方,他一边将手杖高举,让其上所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照亮众人,宽广的阶梯看来似乎没有受到岁月的催折。他们大概走了两百阶楼梯,这才来到顶端。阶梯的尽头是另外一座拱门,以及一道通往黑暗中的长廊。

“由于找不到什么用餐的地方,就让我们在这边坐下来。先找个地方吃吃便餐吧!”佛罗多刚摆脱那些触手所带来的恐惧气息,突然觉得肚子饿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很赞成这个提议:他们都在楼梯和走廊上坐了下来。在一行人吃过饭之后,甘道夫又让大家喝了第三口瑞文戴尔的米卢活。

“这恐怕撑不了多久,”他说:“但我想我们在经历过门口的危机之后,必须要喝上一口才行。除非我们运气太好,否则剩下的米卢活,应该刚好够我们活着走到另一边去!大家也要珍惜饮用水!矿坑里面有许多的地下水和水井,但都是不能饮用的。我们在抵达丁瑞尔河谷之前,可能再也没机会装满手中的容器了。”

“大概得要花多少时间?”佛罗多问道。

“我也不太确定,”甘道夫回答道:“关键在于中间有许多随机的可能性。如果没有迷路,直直的朝向目标走,我想大概会花上三到四天。从西门到东门绝对不可能超过四十哩路,只不过路上可能会很曲折就是了。”

在休息了片刻之后,他们又再度开始前进。所有人都迫切地想要赶快完成这段路程;即使已经精疲力尽,他们都还愿意继续再走上好几个小时。甘道夫像以前一样在最前面领队。他的左手拿着发出闪光的手杖,这光芒刚好只够照亮他脚前的地面,他的右手则拿着敌击剑格兰瑞。他的身后则是金雳,矮人的双眼在黑暗中闪动着特殊的光芒,在矮人之后则是拿着宝剑刺针的佛罗多。敌击剑或是刺针都没有发出光芒,这让人安心多了。因为这两把武器都是精灵工匠在远古打造的;如果有半兽人靠近,这些武器都会发出冷光来。在佛罗多之后则是山姆,在之后则是勒苟拉斯和年轻的霍比特人们。波罗莫走在亚拉冈的前面,如同以往一样沉默、神情凝重,负责押阵的是亚拉冈。

走廊转了几个弯,接着开始往下降。它下倾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最后才又恢复平坦。空气开始变得又热又闷,幸好,并没有奇怪的恶臭参杂在其中。有些时候他们还可以感觉到有新鲜的空气从墙壁上的空隙吹出来,四下的墙壁都有很多类似的空隙。在巫师手杖的微光中,佛罗多可以依稀看见阶梯和拱门,以及其他往上、往下或只是单纯左右转的通道。他实在无法完全记住这么复杂的隧道地形。

除了毫不退缩的勇气之外,金雳其实没有帮上甘道夫多少忙,但至少他不像其他队员一样,因为黑暗而感到不安。巫师经常在道路的分岔点有所疑问时询问他的意见,但做出最后决定的永远都是甘道夫。摩瑞亚矿坑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金雳这名矮人的想像。对甘道夫来说,过去在这里冒险的记忆,这次也没有多少帮助。但是,不论通道多么复杂曲折,只要能够通往他的目的地,他就绝不会退缩。

※       ※       ※

“别害怕!”亚拉冈说。这次的暂停比以往要久,甘道夫和金雳交头接耳了好一阵子,其他人则是紧张地在后面等待着。“别害怕!我曾经和他一起经历了许多冒险。虽然都没有这么黑暗,但是如果你去瑞文戴尔打听一下,你会听到许多他冒险犯难的英勇事迹。只要有路,他就不会迷失。他不顾我们的恐惧,强行带我们进入这里,但以他的个性,他也会负责的带我们离开这里,不管这会让他付出多少代价。他比精灵女皇的爱猫,还更能够在黑暗中找到出路。”

幸好远征队拥有这样的向导。因为他们在匆忙逃进洞穴内的时候,并没有携带任何燃料或是可以制造火把的道具。如果没有任何的光源,他们可能很快的就会遇上悲剧。因为此地不只有许多岔路必须做出选择,更有很多的地洞和陷坑,甚至还有脚步声会跟着回响的深井。墙壁上和地板上都有很深的裂隙,他们脚下也时常出现各式各样的深沟。有些深沟甚至宽达七尺,皮聘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奋力跳过这深沟。底下还传来汨汨的水声,彷佛有某种巨大的水车正在黑暗中运作。

“绳子!”山姆嘀咕着。“我就知道如果忘记带这样东西,就一定会用到它!”

※       ※       ※

由于这些随处可见的危险不停的出现,他们行进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他们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是在山底下永无止尽的原地踏步。他们已经非常疲倦了,却又不敢随便找地方休息。佛罗多在逃过一劫之后心情变好许多,用餐和瑞文戴尔的秘传饮料,更是让他神清气爽。但是,现在,一种深沉的不安和恐惧,开始再度袭向他。虽然他被毒刃刺伤的伤口,已经在瑞文戴尔被治好了,但是那伤口还是在他的心上留下了痕迹。他的感觉变得更为敏锐,可以感受到许多之前浑然不觉的迹象;另一个征兆,是他黑暗中视物的能力变得更强了,队伍中除了甘道夫之外,可能没人看得比他更清楚。而且,他还是魔戒的持有者;魔戒挂在他胸前的项练上,有时会变得十分沉重。他可以确切的感觉到前方有邪恶的气息,而后方也有邪恶紧紧相逼;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只是将剑柄握得更紧,继续不动声色地往前走。

他身后的队员极少开口,即使偶尔有也只是交头接耳的低语。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金雳矮人靴子的闷响、波罗莫沉重的脚步、勒苟拉斯轻盈的步履声、霍比特人低微不可闻的声音,以及亚拉冈缓慢、坚定,大步跨出的声音。当他们停下脚步时,除了偶尔传来的滴水声之外,四下一点声音都没有。但佛罗多开始听到,或者是开始想像出一种诡异的声音:有点像是赤脚走路的微弱声响。它一直不够近、不够大声,让他无法确定是否真有其事;但只要远征队开始移动,那脚步声就不会停止。但这绝对不是回音;因为当队伍停下来的时候,这脚步声往往会继续一段时间,最后才跟着停下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