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六章 黑暗中的旅程 · 七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站了起来,在黑暗中开始用低沉的声音吟颂,众人聆听着这曲调在空旷的大厅中回响。

世界初开,山脉翠绿,

月亮皎洁无痕,

岩石小溪未有痕迹,

孤身的都灵方才爬起,三体小说

他命名了原先无名的山丘和谷地,

尝试了未有人品尝过的井溪;

他停下脚步,看着镜影湖,

看见如冠般的星辰现出,

如银线上的宝石,

在他头上飞逝。

世界美丽,山脉高耸,

在远古时代,

那格斯隆德的伟大国王堕落之前,

美丽的贡多林已败亡,

就在那海外以西,

都灵的世界依旧美丽。

雕刻出来的王座让他称王,

众多的石柱排列成行,

金色的屋顶银色的地砖,

门上还有神秘的符文钻。

阳光星辰和月亮,

照耀在闪光的水晶灯旁,

不受黑夜云朵遮掩,

永世美丽耀眼。

铁锤击打铁砧,

凿刀工匠的工艺真;

炉火中铸刀,铁铺中打剑

矿工挖坑,石匠兴建。

绿宝石、珍珠和蛋白石,

金刚打造成鱼鳞时,

盾牌与头盔,斧头与宝刀,

还有那成千上百的长矛。

都灵的子民不担忧,

在那山下养尊处优:

竖琴飘仙乐,诗人颂诗歌,

大门号角响起不为动干戈。

世界灰白,山脉苍老,

炉火也已不再烧;

没有竖琴弹奏,没有仙乐传听,

只有黑暗飘扬在都灵的大厅。

黑影出没他的古墓,

在摩瑞亚,在凯萨督姆,

星辰依旧出现,

在黑暗,无风的镜影湖间:

皇冠长埋在黑暗的水深,

直到都灵从长眠中再生。

“我喜欢这首诗歌!”山姆说:“我到时候一定要学起来。在摩瑞亚,在凯萨督姆!但是,让我们想起那美丽的水晶灯,只是让眼前的景象变得更沉重。那些珠宝和黄金还在这里吗?”

金雳沉默不语,在唱完了他的歌谣之后,他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

“珠宝和黄金?”甘道夫说:“已经不在了。半兽人无时无刻不打着摩瑞亚的主意,上半部的矿坑已经什么都不剩了。由于矮人们都已逃窜,现在也没有任何势力,胆敢探勘地底深处的宝藏。它们可能被水淹没,可能被未知的恐怖守护着。”

“那么那些矮人又为什么冒险回来呢?”山姆问。

“是为了秘银,”甘道夫回答:“摩瑞亚的宝藏不是矮人的玩具:黄金和珠宝;也不是他们的仆人:铁矿。这些东西的确在这里找的到,特别是铁矿的产量十分丰富。但这几样都可以透过贸易而得来。这里唯一的特产是摩瑞亚银,有些人称呼它为真银,精灵语则称呼它为秘银。矮人们对它的称呼不与外人分享。等量的秘银价值是黄金的十倍,现在则变成了无价之宝;因为只有极少数的秘银留在地面,而连半兽人都不敢在此开采秘银。整个矿坑直探地深,一直挖向卡拉霍拉斯底下的黑暗。矮人十分的务实,但也败在太过务实上。秘银虽然是他们财富的基础,却也带来了他们的末日:他们挖的太深、挖的太急,惊醒了邪恶的魔物:都灵克星。而他们辛辛苦苦挖出来的秘银则全被半兽人献给了索伦。”

“秘银!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为了它抢破头。它的延展性如同青铜一样大,又可以像是玻璃一样磨光。矮人可以将它打造成坚胜钢铁、却又轻如鹅毛的金属。它的美丽如同一般的白银,但秘银的光泽不会随着时光而衰退。精灵们酷爱这种金属,将它做成星月金,也就是你们在门上看到的伊希尔丁金属。比尔博拥有一件秘银打造的锁子甲,是索林送给它的。不知道它的下落如何?我猜多半还是在米丘窟博物馆积灰吧。”

“什么?”金雳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摩瑞亚银打造的锁子甲?这是价值连城的礼物!”

“是的,”甘道夫说,“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但它的价值足以买下夏尔和其上的所有财富。”

佛罗多没有表示意见,但还是忍不住将手伸进外套内摸索着这件锁子甲背心。自己竟然在外套底下穿着价值整个夏尔的宝物?!这实在让他有点头晖脑涨。比尔博知道吗?他毫不怀疑其实比尔博早就知道这件事情。这的确价值连城。但佛罗多的思绪还是忍不住飘回瑞文戴尔,飘回袋底洞,飘回比尔博老爱坐着发呆的时光,他则是安心的莳花弄草,从来没听过摩瑞亚,什么秘银,还有那-魔戒。

※       ※       ※

众人陷入一片寂静。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沉沉睡去。轮到佛罗多守夜。彷佛有种气息从深坑中窜出来,他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的手心发冷、浑身冒出冷汗。他侧耳倾听着,在值夜的漫长两小时中,他所有的念头都集中在四面八方任何可疑的声响中。但他什么也没听见,连可疑的脚步声似乎也都消失了。

就当他轮班的两小时快结束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在西门的方向,看到一对闪闪发光的东西,彷佛是某种生物的眼睛。他瞪着那东西,觉得精神有些涣散。“我一定是打瞌睡了!”他想:“这多半是个噩梦,”他站起来揉着眼睛,不肯坐下,一直瞪着黑暗,直到勒苟拉斯来换班为止。

他一躺下就很快睡着了,但那个噩梦似乎没有停止:他可以听见耳语声,看见那两个亮闪闪的光源慢慢逼近。他一醒过来,发现众人正聚集在他身边交 头接耳,一道微弱的光芒照在他脸上。从东方拱门之上,有一扇窗户将外界的光线投射进来,照亮了大厅,而北边的拱门也有着微弱的光芒照射进来。

佛罗多坐了起来,“早安!”甘道夫说:“终于又是早上了。你看吧,我说的没错。我们在摩瑞亚的东半部,今天天黑之前我们应该就可以找到大东门,看见丁瑞尔河谷中的镜影湖。”

“我应该要觉得高兴才对,”金雳说:“我目睹了摩瑞亚的壮丽,但它现在已经变得阴森恐怖,而且又看不出有任何我的同胞来过的迹象,我怀疑巴林是否曾经来过此地。”

※       ※       ※

在众人吃过早餐之后,甘道夫决定再度出发。“我知道大家已经很疲倦了,不过,如果能够赶快出去,才能够安心休息,”他说:“我想,应该没有人愿意今晚再住在摩瑞亚里面吧?”

“当然不想!”波罗莫说:“我们应该往那边走?还是朝着东边的拱门走吗?”

“或许吧,”甘道夫说:“但我还是不知道目前确切的位置,除非我之前走得太偏,否则目前我们应该是在大东门的上方和北边的地方,要找到通往该处的正确道路可能并不简单。东边那扇拱门可能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不过,在我们下定决心之前,最好到处看看,多收集一些情报。我们先察看一下北方的那光源,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一扇窗户,应该有助于锁定方位。但是,我担心那光源可能是从很窄的通风口射进来的。”

远征队在他的领导之下走过北方的拱门。他们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很宽的走廊上。随着他们继续前进的脚步,那微弱的光芒越来越强烈,他们终于确定这是从右边的一个大门中射出来的。那扇高大的门半掩着,依旧可以开启。门内是个宽广的方形空间。虽然里面的光芒并不很强,但由于他们已经在黑暗中待了一段长时间,这光芒让他们觉得非常刺眼,走进房间的时候,一行人还必须不断地眨眼睛。

他们的脚步惊扰了地上大量的灰尘,地上很多的东西,他们一开始根本看不清楚。这个大厅的光源来自于东边的一个开口。这个开口一路倾斜向苍穹,众人可以透过这开口看见一块蓝色的天空,照射进来的光芒,直接落在大厅中央的一个石桌上。那是一块方方正正的石柱所构成的,大概有两尺高,在顶端则有一块巨大的白色石板。

“这看起来像是个墓碑,”佛罗多嘀咕着,他好奇地弯身向前,希望能够看得更清楚。甘道夫飞快地走到他身边。在石板上可以看见很用力雕刻上去的符文。

“这是达伦的符文,古代的摩瑞亚就是使用这种文字,”甘道夫说:“上面写着人类和矮人的语言:方登之子巴林,摩瑞亚之王。”

“那么他已经过世了,”佛罗多说。“恐怕是这样!”金雳用兜帽遮住了面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