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凯萨督姆之桥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众人此时可以听见走廊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波罗莫奋力将门推上,接着用断剑和地上的断木卡住大门。大伙一起退到房间的另外一边,但现在还不是逃跑的时机,门上传来一阵撞击,让厚重的石门也跟着摇晃起来。然后,门上卡住的众多东西纷纷再度断折,石门开始发出让人牙龈发酸的声音缓缓打开。接着一只长着绿色鳞片的巨大手臂和肩膀从门缝中伸了进来,然后是一个巨大、没有脚趾的脚从底下挤了进来,外面一点其他声响都没有。

波罗莫猛力跳向前,使尽全身力气对着那手臂挥出一剑;但他的配剑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弹了开来,从他颤抖的手中落下,刀刃上出现许多的缺口。侯卫东官场笔记

突然间,佛罗多感到胸中充满了怒气,这让他自己也大吃一惊。他大喊着“夏尔万岁!”跑到波罗莫身边,用刺针戳向那恐怖的大脚。外面传来一阵低吼声,那只脚跟着抽回去,差点将刺针从佛罗多的手上拔走。刀刃上滴下的黑色鲜血在地板上冒出一阵青烟,波罗莫把握住机会,使劲把门给再度推上。

“夏尔先驰得点!”亚拉冈大喊:“这霍比特人的一剑刺得可深了!佛罗多,你手上的真是柄好剑!”

门上紧接着又传来阵阵的撞击声,一声接一声的不肯停息。门上不停的承 受着锤子和各式各样重物的撞击。门裂了开来,缓缓下。大量的箭矢呼啸 而入,射上北方的墙壁,无力地落到地面上。紧接着又传来号角声,以及忙乱 的脚步声,一个接一个的半兽人闯进大厅内。

远征队的成员,这回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敌人。对方的战意坚强,但守军的奋战也成功的挫其锋锐。勒苟拉斯百步穿杨的神技,再度射穿了两名半兽人的咽喉,金雳一斧砍断跳上巴林墓碑的一名半兽人的双腿,波罗莫和亚拉冈斩杀了更多的半兽人;当第十三名牺牲者倒下时,其他人尖叫着逃了开来,众人毫发无伤。只有山姆头皮上有条擦伤,但他及时蹲下,救了自己一命。紧接着一剑刺出,也结束了他面前半兽人的性命。如果老家的磨坊主人看见他眼中的怒火,必定会退避三舍。

“就是现在!”甘道夫大喊着:“在食人妖回来之前赶快撤退!”

就在他们开始撤退的时候,皮聘和梅里还没有跑到另一边的阶梯,一名身形巨大几乎和人齐高的半兽人酋长冲了进来。他全身从头到脚都披着黑色的锁子甲,部属们挤在他后面准备看首领大显神威。他的脸孔黝黑,双眸如同黑炭一般漆黑,舌头则是鲜红色的,手中拿着一柄巨大的长枪。他用沉重的兽皮盾一股脑格开波罗莫的利剑,把他撞得连连后退,摔倒在地上。接着,他用如同毒蛇一般的迅捷速度闪过亚拉冈的劈砍,冲进大伙阵形中央,一枪刺向佛罗多。这一枪正中佛罗多的右腰,让他往后直飞出去,卡在山壁上。山姆惊叫一声,扑上前去砍断枪身。在同一瞬间,那名半兽人快速的拔出腰间的弯刀,准备展开第二波攻势,不过,亚拉冈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圣剑安都瑞尔砍中他的头盔,一阵火花闪过,他的脑浆当场连着头盔的碎片四下飞溅,身躯则是彷佛极度不甘似地缓缓倒下。他的部属这时一哄而散,波罗莫和亚拉冈则是冲向前准备继续砍杀败逃的敌人。

咚!咚!深渊中传来的战鼓再度响起,低沉的声音又开始往四下蔓延。

“快!”甘道夫声嘶力竭的大喊:“这是最后的机会,快跑!”

亚拉冈抱起倒在墙边的佛罗多,推着前面的皮聘和梅里赶快往下走,其他人跟在后面。金雳依旧坚持对着巴林的墓碑默祷,多亏勒苟拉斯将他硬拉走,否则又会多一名牺牲者。波罗莫用力拉上东方的大门,上面虽然有门闩,却无法固定起来。

“我没事,”佛罗多喘息道:“放我下来,我可以走!”

亚拉冈大吃一惊,差点将他摔了下来。“我以为你死了!”他大喊道。

“我看是还没吧!”甘道夫说:“不过,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你们最好赶快往下面走!在底下等我几分钟。不过,如果我没有回来,不要管我,继续往前!你们记住,挑往下和往右的路走!”

“我们不能够让你一人守住那扇门!”亚拉冈说。

“照我说的做!”甘道夫面红耳赤地说:“刀剑在这边派不上用场!快走!”

眼前的走道没有任何照明,因此一片漆黑。他们摸索着走下一连串的阶梯,然后回头看着甘道夫的方向。不过,除了巫师手杖的微弱光芒之外,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他似乎依旧站在那里看守着入口。佛罗多靠着山姆,呼吸十分沉重,山姆担心地扶着他。佛罗多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听见甘道夫带着叹息念诵着咒语。他听不清楚确实的内容,但整个墙壁似乎都在动摇。战鼓的声浪一波一波毫不留情地涌来,咚!咚!

突然间,楼梯上方传来一阵耀目的白光。然后是一阵低沉的隆隆声和一声闷响。接着,鼓声的节奏开始变乱、变急,咚-碰,咚-碰,然后又停了下来。甘道夫从楼梯上跑下来,一跤摔在众人正中央。

“好了,好了!结束了!”巫师挣扎着站起来:“我已经尽力了。但是这次遇上了棘手的敌人,差点就被干掉了。别站在这边发呆!走啊!你们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有照明了–我的体力还没恢复。快走!快点!金雳,你在哪里?到我这边来!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他们踉跄地跟在巫师身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鼓声又开始咚!咚!作响,但现在听起来好像在很远的地方,但似乎还是紧跟在众人后面。远方没有其其他追兵的声音、没有脚步声,也没有任何的声响。甘道夫不往右也不往左,只是直直地往前跑,因为眼前的道路似乎正好就朝着他的目标。它偶尔会往下降个五十阶左右,似乎是来到另外一层。此刻,这些不停下降的阶梯是他们主要的危险,因为在黑暗中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够靠着直觉和脚尖的触感来判断一切。甘道夫则是像个盲人一样,用手杖敲打着前方的道路。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他们走了一哩左右,也下了很多阶楼梯。后面依旧没有追兵的声响。他们几乎已经恢复了逃出此地的希望。到了第七次下降的楼梯时,甘道夫停了下来。

“越来越热了,”他气喘吁吁的说:“我们现在至少已经到了大门那一层了。现在得要找往左手边的弯道或是岔路,让我们可以往东走。就算全世界的半兽人都来追我,我也要休息一下了。”

金雳扶着他,协助他在楼梯上坐下来。“在门口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问道:“你遇到了敲打战鼓的生物吗?”

“我不知道,”甘道夫回答:“但我发现我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一股力量,除了试着封印那扇门之外,我根本想不出别的办法。我知道很多的封印法术,但都需要时间施展,而且就算成功了,敌人也可以硬用蛮力将它打开。”

“当我站在那边的时候,我可以听见另外一边传来半兽人的声音,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把门撞开。我听不清处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我只能勉强听见一个半兽人语言中的ghash,也就是火焰的意思。然后有某种东西走进了大厅,隔着门我也可以感觉到他的力量。半兽人也因为害怕而沉默下来。他握住门的拉环,感应到了我和我的法术。”

“我猜不到对方是什么来历,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挑战,对方意图施展强力的法术抵销我的咒文。有一瞬间,那扇门脱离了我的掌握,开始慢慢地打开!我被迫施展真言术,这几乎耗尽了我全身的力气,也超过了石门可以承受的程度。大门突然炸开,有个漆黑如同云雾一般的东西遮挡住了里面的所有光芒,我被爆炸的威力推了开来,滚下楼梯,幸好墙壁和屋顶在这个时候全都垮了下来。”

“巴林恐怕被埋在很深的瓦砾之下,而且,还有什么不知名的力量也被埋在那边,但至少,我们身后的通道已经完全被堵住了。啊!我这辈子从来没觉得这么虚弱过,幸好一切都已经快过去了。佛罗多,你觉得怎么样?我实在不好意思这么说,但是当时我看见你说话时,实在太高兴了。我本来以为亚拉冈抱着的,只是一名勇敢霍比特人的尸体而已。”

“你问我觉得怎么样啊?”佛罗多说:“我还活着,应该没骨折吧。我 腰应该瘀血了,又很痛,但还好不是太严重。”

“啊,”亚拉冈插嘴道:“我只能说,霍比特人实在是我这一生看过最强韧的生物了。如果我知道你们这么厉害,当年在布理的旅店时,我就不敢讲话那么大声了!那一枪可以刺穿一只活生生的野猪耶!”

“我很高兴它没有真的刺穿我,”佛罗多说:“不过,我觉得自己好像被夹在铁锤和铁砧之间痛殴了好几下。”他不再开口,因为觉得连呼吸都很痛苦。

“你果然继承了比尔博的特征,”甘道夫说:“你正如同我很久以前对他说的一样,真是深藏不露啊!”佛罗多认为对方似乎有什么话不方便说明白。

他们又继续往前走。不久之后,金雳开口了,他在黑暗中看得很清楚。“我觉得,”他说:“前面似乎有种光芒,但那不是日光,那是红色的,会是什么东西呢?”

“Ghash!”甘道夫嘀咕着:“不知道他们说这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矿坑底层着火了吗?不过,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走下去。”

很快的,每个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那红色的火光。它摇曳不停地照耀在面前的走廊上。现在,他们终于可以看清楚眼前的道路了。不远的地方是一道斜坡,尽头则有一个低矮的拱门,光芒就是从里面射出来的。空气开始变得非常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