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凯萨督姆之桥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魔戒远征队沉默地站在巴林的墓碑前。佛罗多想到比尔博和他与这名矮人之间长久的友谊,以及巴林许久以前拜访夏尔的身影。在山脉中这个积满灰尘的大厅内,一切似乎都是千年以前在世界彼端所发生的事情。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才抬起头来,开始找寻任何足以显示巴林的遭遇,或是他同胞命运的蛛丝马迹。在这个房间的另外一边,就在那开口之下,有另外一座小门。他们这才看见,在两座门之间,地上散落的都是许多白骨,还有断裂的刀剑及斧柄、圆盾和头盔。有些刀剑的形状是弯曲的:半兽人爱用的黑色刀锋弯刀。

岩壁上有许多置放箱子的空间,其中有许多外面包覆着铁片的大木箱,每个箱子都已经被撬开、洗劫一空。不过,在其中一个破烂的箱子旁边,留有一本书籍的碎片。那本书经过刀剑之类利器的破坏,有部分甚至被烧毁了,其他的地方还沾有黑色的陈年血迹,因此能够阅读的部分实在少得可怜。甘道夫小心地准备拿起这本书,但书页在他一碰之下瞬间粉碎。他小心阅了一阵子,一言不发。佛罗多和金雳站在他身边,看着他轻手轻脚地翻阅这本由许多人所撰写的册子,其中包含了摩瑞亚和谷地的符文,偶尔还夹杂着精灵文字。

最后,甘道夫终于抬起头。“看来这是本记录巴林的特遣队遭遇的册子,”他说:“我猜里面的内容,是从他们三十年前从丁瑞尔河谷来到这里开始记载起的。封面第一页写着一之三,很明显,前面的一之一和一之二都已经弄丢了。你们听听其中的内容!”

“我们将半兽人从和守卫房–我猜是守卫房,因为这个字有些污损和模糊,应该是房–我们在山谷中明亮的–我猜是太阳–太阳之下杀死了很多敌人。佛洛伊被敌人射死,他在死前杀死了对方的首领。这边又有一连串不清楚的痕迹,佛洛伊被葬在靠近镜影湖的草地下。接下来的一两行我完全看不懂。然后是我们决定守住北方尽头的第二十一大厅。里面有……我看不懂。它好像提到什么通风口和隧道的。然后巴林将王座设置于马萨布尔大厅。”

“撰史之厅,”金雳说:“我猜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好的,接下来有很长的一段我都无法辨别,”甘道夫说:“中间我只看得出来有黄金、都灵的斧头和什么头盔的。然后,巴林成为了摩瑞亚之王。这似乎结束了一个章节。在几个星号之后,另外一个人接手了。这边写着我们找到了真银,稍后则是铸造,然后又是什么……啊!我知道了!秘银!最后两行则是欧寅出发去寻找地底第三层的兵器库,什么往西走,这里有个污迹,去和林之门。”

甘道夫停了下来,移走几页。“接下来有好几页都是一样的东西,写得很仓促,大部分都无法辨识,”他说:“我在这种微弱的光线下很难看清楚。接下来一定有很多页不见了,因为下面的文章开始以五来标示,我猜是殖民的第 年。来,让我看看!要命,这里也被割破、沾上了血迹,我没办法分辨其中的文字。如果有阳光就好了。等等!接下来有新的东西了,这是个笔力苍劲的人用精灵文字记载事情。”

“这应该是欧力的笔迹,”金雳看着书上的字表示:“他的字一向很漂亮,又可以写的很快,而且还很喜欢使用精灵文字。”

“恐怕这手好字记载的不是什么好事情,甘道夫说:“我能够看懂的第一个字是哀伤,但那一行之后的文字都模糊掉了,最后好像是昨…… 。没错,那应该是昨天。后面则写着十一月十号,摩瑞亚之王巴林战死在丁瑞尔河谷。他孤身前往调查镜影湖,有名半兽人躲在石头后面偷袭他,将他射死。我们杀死了那半兽人,但有更多……从东边的银光河过来的。接下来的文字完全不清楚,我想我应该知道这边写的是我们堵住了大门,然后可以抵挡他们一阵子,只是这边好像接的是恐怖和痛苦。可怜的巴林!这个称号他只拥有了不到五年。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现在没时间搞清楚最后几页的迷团是什么,这是最后一页。”他叹了口气。

“里面的内容让人不寒而栗,”他说:“他们的结局应该很恐怖,你们听!我们出不去!我们出不去!他们占领了桥梁和第二个大厅。法拉和朗尼和那里死在那边。然后有四行的字模糊不清,我只看得懂,五天前离开……最后一行描述的是湖水已经涨满,快要淹没西门了。水中的监视者抓走了欧寅,我们出不去。末日即将降临,然后是鼓声,地深中传来的鼓声,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最后一行写的是非常潦草的精灵文字:他们来了,然后就没有了。”甘道夫停了下来,沉思着这一切的意义。

众人觉得自己被笼罩在极端恐怖的气氛中,“我们出不去,”金雳嘀咕着:“幸好湖水已经退了一些,而监视者在南边尽头沉眠……”

甘道夫抬起头,看着四周。“他们似乎在两座门之间死守,”他说:“但到了最后也没有剩下多少人。原来重新殖民摩瑞亚的行动是这么结束的!很勇敢,但也很愚蠢。时机还没到,恐怕我们必须向方登之子巴林告别了,他必须和他的先祖们一起安眠。我们先拿走这本撰史之书,稍后有机会再来仔细研读。金雳,这最好交给你来保管,如果有机会的话,将它带给丹恩,虽然里面都是坏消息,但他还是会很感兴趣的。来吧,出发了!时间快来不及了!”

“我们该往哪边走?”波罗莫问道。

“回到大厅里面,”甘道夫回答:“不过,我们这次的探索并不算无功而返。我知道我们的位置了。这里正如同金雳所说的一样,必定是马萨布尔之厅,因此,我们之前所待的大厅必定是北端的第二十一大厅。所以,我们应该从东边的拱门离开,继续往右、往南走,方向则是朝下。第二十一大厅应该在七楼,也就是距离大门六层楼的地方。来吧!回到之前的大厅去!”

甘道夫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的声响突然出现,似乎从地底深处传来的轰,让他们脚底的地板也为之撼动。众人立刻冲向大门。咚!咚!那声音又继续开始隆隆作响,彷佛有只巨手将摩瑞亚当成一面战鼓。然后又传来了另一声刺耳的声音,大厅中出现不停回汤的号角声。然后,远方又传来其他的号角声和叫喊声,接着是许多匆忙的脚步声。

“他们来了!”勒苟拉斯大喊。

“我们出不去,”金雳覆诵着。

“我们被困住了!”甘道夫大喊:“我刚刚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呢?我们就像巴林一样,被困在这里。不过,当时我并不在现场,我们来看看–”

咚,咚!的战鼓声让墙壁也为之动摇。

“立刻关上门,堵住他们!”亚拉冈大喊道:“背包不要放下来,我们还有可能越过他们逃出去。”

“不行!”甘道夫说:“我们不能够把自己困在里面。把东边的门打开!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必须走那边。”

另外一声刺耳的号角,又搭配着凄厉的呼喊声传进众人耳中,走道上传来了脚步声。当众人刀剑出鞘时,他们听到低沉的嗡嗡声。敌击剑通体发出苍白的光芒,而刺针则是在边缘闪着亮光。波罗莫用肩膀顶住西边的门。

“等等!先别关上!”甘道夫跑到波罗莫的身边,挺直身体往外看。

“是谁胆敢打搅摩瑞亚之王巴林的安眠?”他大喊道。

外面传来许多沙哑的笑声,如同落入深坑中的岩石撞击声一样刺耳。在这些低沉的声音中依旧持续传来战鼓咚咚的催促声。

甘道夫飞快地站到门缝前,将手杖伸了出去。一瞬间,一道刺眼的亮光照亮了室内和外面的走道。巫师探头出去想要看清楚状况。一阵箭雨从走廊上呼啸而下,甘道夫连忙跳了回来。

“外面有许多半兽人,”他说:“有很多又高大、又邪恶,魔多的黑半兽人。他们刚刚暂停了一下,但我判断可能不只这些而已。我想还有一只以上的洞穴食人妖。从那个方向逃跑是没希望了!”

“如果它们也从另外一扇门过来,那就真的绝望了。”波罗莫说。

“那边外面目前还没有什么声音,”亚拉冈站在东方的门边倾听着。“这边的通道外面是一条直接向下的楼梯,应该不会通往原先的大厅。可是,在敌人紧追不舍的时候,盲目地从这个方向逃跑实在太不智了。我们也无法堵住这扇门。它的钥匙已经不见,锁也坏了,而且还是往内开的。我们得要先想个办法挡住敌人的来势,我们要让他们不敢忘记撰史之厅的教训!”他面色凝重地说,一只手边抚摸着圣剑西方之炎的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