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八章 罗斯洛立安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你们听见了宁若戴尔河的声音了吗?”勒苟拉斯问道:“我唱首有关宁若戴尔小姐的故事,她许久之前就居住在这条和她同名的溪水旁。在我们森林的语言中这十分的美丽,我把它翻译成西方语,如同瑞文戴尔的人吟唱它的习惯。”在树叶的沙沙声中,他开始用十分温柔的声音唱道:

远古的精灵美女,如同白日闪亮的星辰,

穿着银灰色的丝履;

披着黄金镶边白斗篷,出现在清晨。最好金龟换酒

她的眉宇间有着星辰闪烁,

光芒照耀她的发丝,

阳光射在树干如琥珀,

在那美丽的洛立安罗斯。

她的长发飘逸,双手雪白,

自由自在又美丽;

她在风中如同轻风般摇摆,

如同椴树枝叶般旖旎。

在宁若戴尔瀑布旁,

清澈冰冷的水边,

她的声音如同银铃响,

落在闪亮的池边。

今日无人知晓她曾漫游之处,

不管是在阳光下或是在阴影中;

因为宁若戴尔就此迷散四处,

消失在山脉中。

精灵的船只出现在灰港岸,

就在那神秘的山脉下,

静候许多天却无人出现,

海岸的浪花无情地拍打。

北地的夜风一吹,

惊醒了莫名的哭喊,

将船只吹得离岸翻飞,

窜出灰色的港岸。

曙光初出大地已失,

山脉缓缓沉没,

汹涌的巨浪将衣物溅湿,

浪花也在半空中撞破。

安罗斯看着远去的海岸,

现在已经遥不可及,

诅咒这无情的船只怎可离岸,

让他与宁若戴尔远离。

古代他是精灵王,

谷地和树木之主,

春天的树木兴旺,

在那美丽的罗斯洛立安之土。

他们看见他跳下海中,

如同箭矢离弦,

只为那两人的情钟,

遁入海中从此无缘。

风吹拂他飞散的长发,

浪花在他身上闪亮;

他们看见他的强壮美丽啊,

如同飞马奔驰在海上。

西方毫无他的消息,

海岸上也渺无音讯,

精灵们从此再也不能听见他的呼吸,

安罗斯从此碎心。

勒苟拉斯哽咽地唱不下去了。“我不能再唱了!”他说:“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已经忘记很多。这是首很长、很凄美的歌谣,其中描述着矮人在山脉中唤醒邪恶之后,悲剧如何来到罗斯洛立安,来到这遍地花朵的罗瑞安。”

“但那邪恶并非是矮人的错,”金雳说。

“我没有这样说,但邪恶还是来了。”勒苟拉斯哀伤地回答:“许多宁若戴尔的同胞离开了自己的居所,她在极南的白色山脉中失踪了,再也无法前往爱人安罗斯等待的船上。但是,当春天,风吹到这些新叶上的时候,我们依旧可以从和她同名的瀑布中听见她的声音,而当南风吹来的时候,安罗斯的声音会从海上飘来。宁若戴尔河流入银光河,也就是精灵所称呼的赛勒布兰特河,而赛勒布兰特河又流入大河安都因,安都因则会流入罗瑞安精灵扬帆出海的贝尔法拉湾。不论是宁若戴尔或是安罗斯,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据说她曾经在靠近瀑布的地方,于树上搭建了一栋屋子;因为这是罗瑞安精灵的习惯,搭建树屋居住在其上,或许现在也还是这样。因此,人们称呼他们为凯兰崔姆,树民。在森林的深处有十分高大的巨,居住在森林里的人们不像矮人一样挖地居住,魔影出现之前也不会建造石制的堡垒。”

“即使在那些日子之后,居住在树上可能也比坐在地上安全,”金雳说。他回头看着从丁瑞尔河谷一路流来的河水,再抬头看着黑暗的树顶。

“金雳,你说得很有道理,”亚拉冈说:“我们不会建造树屋,但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可以像是树民一样居住在树上,我们已经在这路边待得太久了。”

众人现在远离小径,开始深入树林的阴影中,往西走,远离银光河的主流。他们在距离宁若戴尔瀑布不远的地方,找到几株聚集的树木。这些巨木都非常庞大,甚至高到看不见顶。

“由我来爬上去,”勒苟拉斯说:“不管是树下或是树上,都是我的老家。虽然这些树木对我有些陌生,只出现在歌谣的记载中。他们叫作梅隆树,意思是说它们会结黄花。但我从来没爬过这类树木,让我先看看它们的形状和生长的方向。”

“不管它们是什么树,”皮聘说:“如果它们可以让人在上面睡觉就真的很诡异了,只有鸟可以吧!我可不准备在树上睡觉啊!”

“那你可以在地上挖个洞,”勒苟拉斯没好气地说:“如果你们比较喜欢这样,那就尽管做。但如果你们想要躲开半兽人的追杀,手脚就得俐落点。”他轻而易举地跳了起来,抓住枝丫,一晃就摇到更上层的树枝去。但正当他摇晃着身体,想要继续往上摆汤的时候,树影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aro!”有个声音命令道,勒苟拉斯跳回地面,露出惊讶、恐惧的表情,他靠在树干上动也不动。

“统统不要动!”他对其他人低语道。“不要开口,不要动!”

他们头上的树顶传来轻笑声,以及另外一个操精灵口音的声音。佛罗多听不太懂对方在说些什么,因为迷雾山脉东边的森林精灵和西边的精灵所使用的 语言并不相同。勒苟拉斯抬起头,用同样的语言回答。

“他们是谁?又说些什么?”梅里问道。

“他们是精灵!”山姆说:“难道你听不出来他们的声音吗?”

“没错,他们是精灵,”勒苟拉斯说:“他们还说你们的呼吸声大到让他们可以在黑暗中瞄准你们。”山姆急忙用手捂住嘴巴。“但他们也说你们不需要害怕,他们已经发现我们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们在宁若戴尔的对岸就听见我的声音,知道我是他们北方的同胞,因此他们没有阻挡我们过河;在那之后他又听到了我的歌声。现在,他们要求我和佛罗多一起爬上去,因为他们似乎有些关于他和我们冒险相关的消息。他要求其他人在树底下暂时等一下,等他们决定到底该怎么做。”

从阴影中降下一条绳梯,那是由一种银灰色,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材料所做的。虽然它看起来很纤细,但却可以承受好几个人的体重。勒苟拉斯飞快地爬上去,佛罗多则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山姆是屏住呼吸,十分谨慎地跟着。梅隆树的枝丫几乎和树木本身垂直,因此他们上去的时候必须小心不被枝丫撞到。不过,到了顶端,枝干分岔开来,构成了一个许多分枝的平坦区域,在这一块区域上他们又看到有人造了一块木制的平台,过去被叫作了望台,精灵们则是称呼它为塔兰。他们透过平台中央的的一个孔穴出入,绳梯就是从这边垂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