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八章 罗斯洛立安 · 六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东方露出曙光,阳光照过梅隆树黄色的叶子,让霍比特人们以为这是一个夏天清爽的清晨。蓝色的天光透过摇曳的枝丫展露笑颜,佛罗多从了望台的一边看去,发现整个银光河像是流经一片金黄色大地一般的壮观。

当众人再度出发的时候,天色尚早,空气中也还有股冰冷的气息。这次,他们是在哈尔达和卢米尔的带领下前进。“再会了,甜美的宁若戴尔!”勒苟拉斯回头大喊。佛罗多回头一看,从掩映的枝丫中可以看见白色的水沫,“再会!”他不由自主地也跟着说。在他看来,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看见这么美丽,能够将百变的音符融合进水流声中的溪水。

他们回到原先的小径,继续沿着银光河西岸前进,有很长的一段道路,他们都是沿着河往南走。地面上还有许多半兽人的脚印。但很快地,哈尔达就转身走进树林中,在被阴影笼罩的河岸边停了下来。

“河对面有一名我的同胞,”他说:“虽然你们可能看不见他,”他发出如同鸟叫声的呼喊,从一株小树之中出现了一名精灵,他也是穿着灰色的衣服, 但褪去的兜帽下金发闪闪发光。哈尔达露了一手将灰色绳子轻易丢到对岸的绝技,对方抓住这绳子,将它绑在靠近河岸的树上。

“正如你们所见的一样,赛勒布兰特河从这里开始已经相当的湍急,”哈尔答说:“它流得很急,河水深而且非常冰冷,除非有必要,否则我们根本不敢在这么北边的地方涉足这条河。不过,在这种必须小心提防的日子中,我们又不敢架设桥梁。这就是我们过河的方法!跟我来!”他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另一株树上,轻巧地跳上绳子,如履平地跑到对面又跑回来。诛仙小说小兵传奇

“我可以这么走,”勒苟拉斯说:“但其他人可不行,难道要他们游泳吗?”

“当然不是!”哈尔达说,“我们还有两条绳索。一条绑在第二条上面,大概在肩膀左右的高度,另一条则绑在两者之前固定,这样这些外地来的客人就可以顺利通过了。”

当这座简便的绳桥做好以后,远征队的成员这才能够通过;有些人小心翼翼、缓缓地通过,其他人则是更为轻松地通过。在霍比特人之中竟然是皮聘表现最好,他只用一只手扶着绳子,眼睛直盯着对岸,头也不回地走过去。山姆则是笨手笨脚,不停看着底下的河水,彷佛那是万丈深渊一般。

当他终于安全通过时,总算松了一口气:“我老爸常说,活到老学到老,不过,他多半是指种菜这方面,可没想到儿子将来会要飞檐走壁、学鸽子睡树上、学蜘蛛爬网子啊,连我的安迪舅舅都没玩过这种把戏!”

过了不久,所有的队员终于全都集合在银光河的对岸。精灵们收好两条绳子,拉回第三条。留在河对岸的卢米尔将绳子缠好,背在肩膀上,一挥手,就头也不回地继续进行他的了望工作了。

“来吧,朋友们!”哈尔达说:“你们已经进入了罗瑞安的核心,或者你们可以称呼这里为三角洲,因为这是夹在银光河和安都因大河之间的箭头形土地。我们不准备让任何陌生人知道核心中的秘密,平常外人甚至根本不能进来。”

“我要像之前所同意的一样,蒙住矮人金雳的眼睛,其他人暂时可以自由行动,直到我们靠近位在箭头部位的居所为止。”

金雳一点也不喜欢这样。“你们的讨论可没经过我的同意!”他说:“我不愿意像是乞丐或是囚犯一样蒙着眼睛走路,而且我也不可能是间谍,我的同胞从来没有和任何魔王的爪牙打过交道,他们也从来没有伤害过精灵。我和勒苟拉斯,以及所有的同伴一样,都不可能出卖你们。”

“我并不是怀疑你,”哈尔达说:“但这就是我们的律法,我不是制订法律的人,也不可能将规定视为无物,光是让你踏上赛勒布兰特平原,就已经让我承担了很多责任。”

金雳非常坚持己见,他顽固地站着不肯动,一只手拍着斧柄:“我不愿意在被人怀疑的状况下前进,”他说:“不然我宁愿回到我出发的地方,或许我会死在荒郊野外,但至少人们会认为我是说到做到的人。”

“你不能回头,”哈尔达严厉地说:“你已经走到这里,我们必须带你去谒见陛下夫妇,由他们来决定是要留下你们,还是让你们走。你不能够再度越过银光河,身后也已经布下了许多秘密的守卫,他们不会让你通过的,在你看见他们之前就会被杀死。”

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甚至比之前遭遇到半兽人时还凶险。

金雳将斧头抽出,哈尔达和同伴弯弓搭箭僵持着。“该死的硬颈矮人!”勒苟拉斯说。

“各位不要动气!”亚拉冈说:“如果各位还认同我这个领导者的话,你们就必须照我说的做。对于矮人来说,只把他挑出来太不公平,我们都愿意蒙住眼,连勒苟拉斯也不例外。虽然这样会让我们的旅程无聊而缓慢,但这样是最好的。”

金雳突然笑了:“我们看起来会像是一群傻蛋出门旅行!哈尔达愿意担任领着一群乞丐的导盲犬吗?不过,如果勒苟拉斯和我一样蒙眼,我就愿意接受这条件。”

“我是精灵,四周都是我的同胞!”这次换勒苟拉斯生气了。

“这回我们该说□该死的顽固精灵□吗?”亚拉冈说:“不要孩子气了,远征队所有的成员都应该同甘共苦。来吧,哈尔达,蒙起我们的眼睛!”

“如果我弄伤脚或是摔倒,我会要求你们补偿的。”金雳被蒙住眼睛时还是不停嘴地抱怨。

“你不会拿到补偿的,”哈尔达说:“因为我不会让你们走错路,而那道路也都是宽敝平坦的。”

“真可惜,这种愚行真是浪费了大好时光!”勒苟拉斯说:“这里所有的人都是魔王的敌人,但我却必须蒙着眼睛,无法欣赏外面的阳光和金叶的美景!”

“或许这看来是愚行,”哈尔达表示:“的确,魔王可能正看着我们彼此猜疑的动作而哈哈大笑。可是,我们近日来对罗斯洛立安以外的人物实在不敢报信任,或许只有瑞文戴尔例外,而我们更不敢因为自己的大意危及全族的安危。我们现在居住在一片黑暗之海中的孤岛上,我们的手抚摸弓弦的时间,要远远多于抚摸琴弦的时间。”

“这些河流保护我们,但它们已经不再安全了,因为魔影已经往北移动,将我们团团包围。有些人开始认为应该迁徙,但这似乎已经太晚了。西方的山脉被邪气所侵,东方的大地一片荒芜,布满了索伦的爪牙,据说我们现在甚至无法安全通过洛汗;连安都因河口都在魔王的监视之下,即使我们可以来到海岸边,也找不到安居的地方。据说高等精灵依旧居住在世外桃源,但那些地方远在西北方,甚至是超过这些半身人居住的地方。而且,它们真正所在的地方只有陛下夫妇知道,我无缘得知。”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们,你或许应该猜猜看,”梅里说:“我所居住的夏尔西边,就有这种精灵的庇护所。”

“霍比特人能够居住的这么靠近大海真是好!”哈尔达说:“我的同胞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看过海,只在歌谣中纪念它们,等下你可以告诉我这些庇护所的故事。”

“我没办法,”梅里说:“我从来没看过这些地方,我之前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家的土地。如果我早知道外界是什么样子,我可能就没胆子出来了。”

“即使你可以看到美丽的罗斯洛立安也不愿意吗?”哈尔达惊讶地说:“这世界的确充满了险恶,也有许多黑暗的地方;但这里依旧有很多美丽的地方,正因为许多地方夹杂着哀伤,也才更让这里变得更加壮丽。”

“有些同胞吟唱着黑暗终将失败,和平将再临的歌声,但我不认为四周的世界会恢复跟古时候一样的状况,最多也只是到达一个互相信任的状态,精灵们可以不受阻碍地渡海,永远离开中土世界。啊!我钟爱的罗斯洛立安啊!如果没有梅隆树,那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我到目前为止没听说,有人回来通报海外仙境没有梅隆树的坏消息。”

当他们谈话时,一行人在哈尔达的带领下不停地沿着道路往前走,其他的精灵则走在后面。他们可以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十分厚实松软,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们放宽心胸,开始不担心摔倒或是受伤的问题。由于被剥夺了视力,佛罗多发现自己其他的感官相对强化了。他闻得到树木和新鲜草地的味道,他可以听见许多种不同音调的树叶摩擦声,河水在他的右方潺潺流着,天空中有着鸟儿清朗的婉转声,他可以感觉到走在草地上时,阳光照在身上和手上的感觉。

自从他一踏上银光河岸之后,就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一直跟着他,等到进了森林核心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他觉得自己似乎踏上了时光之桥,走入了远古时代,现在正在一个过去的世界中游历。瑞文戴尔只有保留这些古老事物的回忆,但是在这里,这些古老事物都是活生生地运作着、呼吸着。他们听说过邪恶的势力,知道悲伤的滋味;精灵们害怕、怀疑外界,森林的边境有着野狼嗥叫的声音,但是,在罗瑞安的土地上没有任何的阴影。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