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章 再会罗瑞安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是塞勒鹏和凯兰崔尔送给远征队队长的礼物,”她对亚拉冈说。接着,她拿出一柄特别为了圣剑打造的剑鞘。剑鞘上面有着以黄金和白银镶嵌的树叶和花朵图形,上面还有着用许多宝石嵌出来的精灵文字,书写着圣剑安都瑞尔的名号,和它的来历。

“从此剑鞘中抽出的武器,即使被击败,也不会断折或污损,”她说:“但是,未来的前途还有许多的危险和黑暗,你在离开之前还有什么想要的吗?我们未来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相见,除非是在一条无法回头的旅程上。”

亚拉冈回答了:“女皇,你知道我的愿望,也一直不愿意将我唯一希冀的宝物赐给我。不过,我知道,即使你愿意,那也不是你能够赐给我的。我必须要穿越重重的黑暗,才能赢得这珍贵的礼物。”

“但,或许这能够减轻你的重担,”凯兰崔尔说:“因为,有人将这留给我,当你经过此地的时候可以将它送给你。”接着,她从腰间拿出一枚镶嵌在巨鹰展翅胸针上的一枚浑圆绿色宝石。当她拿起宝石的时候,四周闪耀着如同春天太阳照在翠绿叶子上的美丽光芒。“我当年将这枚宝石送给吾女塞勒布理安,她又传给她的女儿亚玟。现在,这被转送给你,当作希望的象征。此刻,请接受预言中给你的称号,伊力萨王,伊兰迪尔家族的精灵宝石!”

亚拉冈接下这枚胸针,将宝石别在胸口。那些看见这景象的人都赞叹不已,因为之前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人身上散发着无比的皇者之气,而多年的心力交瘁和重责大任,似乎也瞬间从他身上移除。“我感谢您赐给我的礼物。”他说:“罗瑞安的女皇,您生出了塞勒布理安,和亚玟·暮星,这就是您给人世间带来最大的礼物了!”

女皇微微点头,转过身面向波罗莫,赐给他一条金色的腰带。皮聘和梅里则是各拿到一条银制的腰带,扣环的部分是黄金打造的花朵。她赐给勒苟拉斯的是树民们所使用的长弓,远比幽暗密林的短弓要坚韧和细长,上面的弓弦还是用精灵的头发做的;除此之外,还有一袋精工制造的箭矢。

“至于你,这位小小的园丁和树木的爱好者,”她对山姆说:“我只有一个小礼物。”她将一个小小的灰色木盒塞进他的手中,上面只有一个小小的精灵符文。“这上面刻的是我名字的缩写,”她说:“但在你的语言中,也代表着花园的意思。在这个盒子里面是我花园中的泥土。它不能够在旅途上对你有 协助,也不能够让你不受敌人的伤害。但是,只要你能够回到家园,这或许会给你带来适当的报偿。即使所有的一切都荒废毁坏,但如果你将这泥土洒上 你的花园将会成为中土世界少见的繁盛之地。如此一来,你或许会记得凯兰崔尔,和回忆起美丽的罗斯洛立安。你所看到的只是我们的冬天,而夏天和春天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中土世界,只有在记忆中才能看见。”

山姆高兴得连耳根子都红了,嘀咕了几句似乎是道谢的话,抱着盒子尽可能地鞠了个大躬。

“这位矮人会向精灵要求什么礼物?”凯兰崔尔转向金雳问道。

“一项也不要!”金雳回答:“在下能够看见树民之女皇,亲耳聆听她温柔的话语就已足够。”

“诸位精灵,听着啊!”她对周围的精灵大声说道:“将来不准你们再用贪婪、笨拙来描述矮人!不过,葛罗音之子金雳,必定有什么你想要的,而且是我可以给你的?我恳求你直接说出口!我不能让你成为唯一没有礼物的客 人。”

“真的没有,凯兰崔尔女皇,”金雳深深一鞠躬,结巴地说:“除非,除非您愿意给我一根您的头发。在我的心目中,这超越了天上的星辰、地上的黄金,和矿坑中的宝石。我并不敢斗胆向您要求这宝物,但既然您要求我只管开口,我还是冒昧地说出口。”

精灵们起了一阵骚动,塞勒鹏震惊地看着矮人,但女皇宽容地笑了:“人们还说矮人是以手工艺着称,不是以舌灿莲花闻名,”她说:“但是,在金雳身上,我看到了不同的特质。因为,从过去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敢向我做这样的要求,却又以如此华美的言词包装。既然是我下的命令,我又怎么可能拒绝他?不过,请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处理这样的礼物?”

“珍藏它,女皇陛下,”他回答道:“为了纪念您对我首次会面时所说的话语,如果我能够回到家乡,我将把它藏放在永不消磨的水晶中,成为我家的传家宝,子子孙孙永宝护它,当作山之民与树之民之间善意的象征。”

女皇解开她的发髻,将三根头发剪下,交到金雳的手中:“请记住我接下来所说的话语。”她说:“我不能预言未来,因为现在所有的预言都即将被推翻:一只手中握着黑暗,但另一只手中握着全然的希望。但如果希望没有完全消失,葛罗音之子金雳,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手中将会有大量的黄金流出,但却不是属于你所有。”

“还有你,魔戒持有者,”她转过身对佛罗多说道:“我最后才找你,但你却在我的心上占着很重要的地位。因为我替你准备了这个–”她高举起一个小小的水晶试管,当她摇晃试管的时候,她的手中流泄出洁白的光芒:“在这水晶管中,藏放着埃兰迪尔之星的光芒,在夜色将你包围的时候,它将会变得更为光亮。希望它在一切光明失效的时候,能够成为你的照明和指引,不要忘记凯兰崔尔和她的魔镜!”

佛罗多收下试管,藉着其中的光芒,他看见凯兰崔尔女皇高大美丽的身影,却不再有那压迫人的气息。他弯腰鞠躬,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女皇站了起来,塞勒鹏领着众人回到岸边。现在,三角洲上照耀着黄色的太阳,水面反射着银色的光芒,远征队的成员如同之前一样照着位置坐上船。罗瑞安的精灵高呼再会,边用灰色的长竿将小舟推进河中,一行人动也不动地坐在船上,看着凯兰崔尔女皇一言不发地孤身站在三角洲的边缘。当他们经过她的时候,纷纷回过头去看着她的身影,因为,对他们来说,罗瑞安像是一个在神木引导之下航向无穷深海中的美丽仙境;而他们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这景象缓缓离开,自己则进入那灰色的世界中。

就在他们的目光下,银光河就这么和大河安都因汇流,小舟开始快速地朝着南方开去。很快的,女皇的白色身影就渐渐缩小,她看起来像是西沉的太阳下一扇美丽的水晶窗户,或者是从远方眺望的一座美丽湖泊。在佛罗多的眼中,彷佛看见她举起手来挥舞,向众人做最后的告别,她清澈甜美的声音飘过重重河水,传来她的歌声。但这次,她所使用的是海的另一端精灵的语言,佛罗多一个字也听不懂,一点也没有安心的感觉。

但是,正如同精灵的语言一样,它们依旧刻在佛罗多的脑海中,很久以后,当他试图翻译这些语言的时候,才发现它们所吟唱的是精灵所见,中古世界一无所知的事物。

啊!如同在风中坠落的黄金树叶,如同树木枝丫一般难以记数的年月啊!

当我在那瓦尔达的蓝色苍穹下,西方美丽的壮丽大厅中,

瓦尔达神圣、优美的的声音让星辰颤抖,漫长的岁月如同甜蜜的蜂蜜酒一般一饮而尽。谁能为我再度装满酒杯?

因为,现在,瓦尔达,星辰之后、永白山之母已经举起洁白如同云朵一般的玉臂,

在那被暗影吞蚀的道路上,从那一波波灰色的浪潮中,

迷雾永远遮蔽了卡拉瑟雅的宝石。都失落了,失落在那主神之城瓦力马!

再会了!愿汝能见瓦力马,愿汝终将寻到瓦力马。再会!

(瓦尔达就是精灵最崇拜的主神,星辰之后伊尔碧绿丝的另一个名字。)

突然间,大河转了个弯,两旁的河岸都开始升起,罗瑞安的光明跟着隐藏起来,佛罗多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个美丽的地方。

行人转过脸,面对未来的行程。太阳照耀着前途,他们眼睛被光亮所炫,因为每个人都是泪水盈眶,金雳嚎啕大哭。

“这是我和最美丽之人的最后一面,”他对勒苟拉斯说:“自此之后,除非是她所赏赐给我的礼物,我再也不会使用美丽这个名词。”他将手放到胸口。

“告诉我,勒苟拉斯,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任务?我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危险在何处!爱隆说的是正确的,我们根本不应该推测未来会遇到什么危险。我害怕的是在黑暗中的拷打,但这并没有阻止我;可是,如果我知道即将面对这么样的光明和愉悦,我可能反而因此却步。现在,即使我今晚就立刻面对黑暗魔君,也不可能受到比这还重的伤害了。唉呀!金雳啊!”

“不,”勒苟拉斯说:“你应该替我们每个人感叹!以及为所有未来的人们感叹。因为这就是天理,找到就代表着失去。但是,金雳,我认为你是受到祝福的,因为你的失去是出自于自己的选择,而且你本来还可以选择留在那里。但你没有放弃自己的伙伴,你的奖赏就是罗斯洛立安的记忆将永远萦绕在你心头,永远不会稍有褪色或是消失。”

“或许吧,”金雳说:“谢谢你的安慰,你说的是真话,但是和我的遭遇比起来依旧少了些什么,我的心里要的并不只有回忆。就算它如同卡雷德–萨鲁姆一样清澈,但它依旧只是面镜子啊!矮人金雳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可能精灵看事情的方法不同,我的确听说你们的回忆就如同真实世界一样的清晰,而不是像梦幻一般的迷蒙,但矮人就不一样。”

“别再说了吧,还是看着小舟吧!在行李的重压之下它已经吃水太多了,而大河的水又很急。我可不想要用冷水淹没我的哀伤。”他拿起桨,将船滑西方岸边,跟随着亚拉冈的船继续往下游走。

就这样,远征队的成员继续他们漫长的旅程,沿着宽广的大河往南方走。两旁的树林遮蔽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再也无法看见身后的景物。风突然间消失,河流也变得寂静无声,没有任何的鸟叫声打破这沉默。太阳变得十分模糊,所投下的光芒也渐渐变弱,最后变得有点像高挂在天空中的一枚珍珠。然后,太阳缓缓的消失在西方,暮色快速降临,紧接着来的是一个灰蒙蒙,没有星辰的夜晚。他们继续在西方森林的阴影中漂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巨大的树木往后掠过,盘根错节老林将触角伸入水中,气氛很阴森,空气又很冰冷。佛罗多倾听着水流声缓缓地穿过这座森林,最后,陷入了不安的沉眠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