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一章 大河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切都没问题,”亚拉冈从岸边爬下来说道:“的确有条路,通往另一个还可以使用的克难港口。距离并不远,激流的开头离这里大概半哩左右,长度也只有一哩多,过了激流不远的地方,水流就开始变得和缓。我们最困难的工作,恐怕就是如何将这么多东西搬到那条路上。路是找到了,但是它距离这里的岸边有好几十码远,中间还有很多崎岖的地形。我们没有找到它北边的入口,就算入口还在,我们可能昨天晚上已经越过了它。如果要回头,在这种大雾中可能还是找不到。恐怕我们必须从这里离开河流,并且尽可能地往搬运小道走。”

“即使我们都是强壮的人类,这工作也绝不轻松,”波罗莫说。

“就算这样,我们也得试试看,”亚拉冈说。

“啊,是啊,”金雳说:“波罗莫先生,不要忘记,如果背着体重两倍重的东西,矮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继续前进,伟大的人类却会步履蹒跚哪!”

这个任务果然十分艰难,但最后还是完成了。他们先将东西全都搬到岸上的平地,然后再把船只拖出水面,送到岸边,小舟本身比预料中的要轻多了。连勒苟拉斯都不知道这是用精灵国度中的什么木头雕凿的,但它们既坚韧、又轻,只要梅里和皮聘两人,就可以轻松地抬着它在平地跑。当然,要越过目前这样崎岖的地形,它们得要靠两名人类运送才行。一路上的坡度都很陡,还有诸多的岩石碎块挡住去路,两旁还有许多的杂草和荆棘构成浓密的遮蔽,中间穿有陡峭的河谷,以及许多装满了臭水的坑洞。

亚拉冈和波罗莫两个人一次搬一艘船,其他人则是抱着沉重的行李跟在后面。到了最后,众人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小道上。然后,除了一些倒在路上的石南茎之外,一行人再没有遇到多少的阻碍。旁边的岩壁之间依旧弥漫着浓雾,河上也飘浮着不遑多让的水气。众人可以清楚地听见激流中河水拍打岩石的涛声,但在水气中什么都看不见,他们花了两次的时间,才把所有的东西都送到那个克难的码头去。

从那里开始,搬运小道开始缓缓降下,通往一个小池子旁的空地。这池子似乎是由于萨恩盖宝激流冲刷河中大石的反作用力在河边所挖成的。从那之后,小径就遇上了一堵高大的岩壁,再也没有可以继续步行的道路。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暮色已经开始渐渐笼罩大地。他们坐在水边休息,倾听着河中传来如同千军万马的裂岸涛声;他们都又累又想睡,心情和天色一样的低落。

“好啦,我们已经到了,看来恐怕得在这里过一夜了,”波罗莫说:“我们需要睡眠,就算亚拉冈想要趁着夜色穿越亚苟那斯峡,我们也都已经太累了。当然,搞不好我们耐力惊人的矮人是个例外。”

金雳没有回答,他只是不断地点头。

“今天就让大家尽量休息吧,”亚拉冈无可奈何地表示:“明天我们必须天一亮就出发,除非天候又再度改变,否则我们应该可以躲过东岸的敌人,悄悄地混进河中。不过,今晚必须有两个人同时守夜,三个小时换一班,另一个人则继续警戒。”

除了黎明前的雨滴之外,当天晚上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等到天色一亮,他们就立刻出发。大雾已经开始消退,他们尽可能地靠近西岸边航行。眼前的地形逐渐转变,模糊的轮廓开始在大雾中上升,一连串的峭壁出现。过不了多久,云层就越来越低,最后开始下起大雨。他们拉上油布,不想让船内积水,边继续往下漂流。在这如同灰色廉幕的大雨中,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楚。

不过,这场雨并没有下很久。慢慢地,天空越变越亮,突然间云破雾散,雨滴也跟着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出现了宽阔的江面,两边则是高耸的岩壁,上面间或生长着几株秃树,河道接着变窄,河水也变得湍急许多。这时,不管前方遇到什么阻碍,他们根本无法转弯或是稍停,只能勇敢面对。他们只能看见头上的的一线蔚蓝天空,以及四周的深黑色河水,眼前则是艾明莫尔的山丘,阻挡住一切的天空,看不见任何的出口。

佛罗多盯着眼前的景象,看见两座岩峰逼近,像是两座孤立的石柱。它们虎视眈眈地矗立在峡谷的两边,彷佛试图拦阻任何胆敢闯关的冒失旅人。一个狭窄的开口出现在两者之间,大河推动着小舟快速往前。

“这就是亚苟那斯,王之柱!”亚拉冈大喊着:“我们应该很快就会通过这峡谷,把船保持直线,彼此尽可能距离远一些!保持在河中央!”佛罗多越来越靠近,那两座石柱也逐渐化身成高塔迎接他。他这才看出这两座石柱的确在远古时代曾接受过某种力量的雕琢,它们在日月风霜以及岁月的洗礼之下,依旧保持了大致的样貌。在深水底巨大的台座上矗立着两个国王的雕像;他们依旧用着模糊的双眼、坚毅的眉毛,引颈看着北方。每座雕像的左手都比着警告的手势,雕像的右手则都拿着斧头,在他们的头上则是带着饱经风霜,勉强维持原样的头盔和皇冠。他们仍然拥有古代的权威和力量,看顾着一个早已消逝的王国。佛罗多突然间觉得敬畏不已,忍不住低下头,不敢直视这两座雕像的目光。连波罗莫在经过雕像旁边的时候也禁不住闭上眼,听任小舟如同落叶一样,被推送过这努曼诺尔威武的守护神之下。最后,一行人好不容易才安全通过亚苟那斯峡幽深的河水。

河两旁都是人迹难至的陡峭绝壁,远方的天空相形之下显得黯然失色。黑色的河水发出轰隆声,将小舟不停的推送着,一阵强风席卷过众人。佛罗多跪了下来,在他之前的山姆也不禁呢喃着、哀嚎着:“这真是太壮观了!太恐怖了!只要我有机会离开这艘船,我以后再也不敢玩水了,更别提到河水中了!”

“别害怕!”一个怪异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佛罗多转过身,看见一个长得很像神行客的陌生人;饱经岁月磨难的神行客消失了,在他的位置上坐着抬头挺胸、自豪的亚拉松之子亚拉冈。他信心满满地引导着小舟前进,黑发迎风飞舞,眼中散发着光芒–流亡的皇储终于回到了故国。

“别害怕!”他说:“我早就想要看看埃西铎和安那瑞安的尊容了,他们都是我的祖先。在他们的阴影下,伊力萨王,身为伊兰迪尔子嗣,拥有精灵宝石称号的我,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然后,他眼中的光芒消失了:“真希望甘道夫在这里!我好想回到米那斯雅诺,我的王都!但我到底该去何方?”

峡谷又长又黑暗,充斥着强风与潮水的奔腾声。它朝向西弯,一切突然变得黑暗,但很快地,佛罗多看见一道光芒射入,并且不断增强。突然间,小舟渡过了亚苟那斯峡,进入了明亮的天光照耀下。

太阳已经越过天顶,在微风吹拂的大地上照耀着。原先汹涌的河水现在流入一个椭圆形的湖中,那是苍白的兰西索湖,它的四周被山丘所环绕。山丘的四周生长着许多的树木,但顶端却光秃秃的沐浴在阳光下。在极南方有三座山峰升起,最中间的山峰有些前倾,距离其他的山峰也有段距离,大河绕过这座山峰分离开来。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如同雷声一般。

“这就是托尔布兰达!”亚拉冈指着南方的高大山峰说:“左边是阿蒙罗山,右边是阿蒙汉山–千里观听之山。在远古的年代里,国王们在其上建造座,并且时时驻守兵员在其上。但是,据说没有任何人或兽的脚步曾经踏上托尔布兰达。在黑夜降临之前,我们应该就可以走到山前,我已经听到拉洛斯瀑布呼唤的声音了。”

一行人暂时休息了一下,沿着水流往南漂向湖中央。他们吃了一些食物,很快地又拿起桨,继续朝着目标前进。西方的山丘渐渐被阴影遮蔽,太阳开始慢慢落下,不甘寂寞的星辰悄悄跳出。三座山峰在暮色中依旧孤傲的挺立着,拉洛斯的怒吼并没有稍歇,当远征队终于来到山下的时候,夜色已然降临。

他们第十天的旅程结束了,大荒原已经被他们抛在脑后。现在,他们必须要选择东方或是西方的道路,眼前就是任务的最后阶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