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一章 大河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突然间,罗瑞安的巨弓开始吟唱,尖锐的破空声伴随着精灵弓弦的弹奏声,谱出了驱魔之歌。那有翼的怪兽几乎就在他头正上方开始摇晃,接着传来沙哑的惨叫声,那怪兽似乎就这样落到东方的河岸边。随即而来的是众多脚步声、诅咒声和哭嚎声,接着一切归于平静。当夜再也没有任何的箭矢从东岸射来。

不久之后,亚拉冈率领着众人溯河而上,他们靠着河边摸索着,最后才来到一个浅湾。几株低矮的树木生长在靠近水边之处,在它们之后则是一道陡峭的岩坡。远征队决定在此等待黎明的到来,当夜再冒险前进是毫无意义的。他们不扎营也不生火,只是蜷缩在船上,等候黎明的到来。

“感谢凯兰崔尔的弓箭,和勒苟拉斯的巧手和锐眼!”金雳嚼着一片兰巴斯,边说道:“老友,那可真是黑暗中漂亮的一箭!”

“谁知道有没有射中呢?”勒苟拉斯说。

“我不知道,”金雳回答:“但是我很高兴那黑影没有继续靠近。我一点 都不喜欢那情况,那让我想到摩瑞亚的阴影,那炎魔的影子。”他最后一句话是压低声音悄悄说的。

“那不是炎魔,”佛罗多依旧为了刚刚的寒气而浑身发抖:“那是更冰冷的妖物,我猜它是–”然后他闭上嘴,陷入沉思。

“你觉得怎么样?”波罗莫从船上跳下来,彷佛急着想要看见佛罗多的脸。

“我想算了,我还是不要说好了,”佛罗多回答:“不管那是什么,它的坠落都让敌人很失望。”

“看起来是这样,”亚拉冈说,“但是我们对于敌人的动向、数量、位置都一无所知。今夜我们绝不能睡觉!黑暗可以隐藏我们的行踪,但谁又知道白天会怎么样?把武器放在手边!”

山姆百般无聊地敲打着剑柄,彷佛在计算着自己的手指数目,一方面,他也抬头看着天空。“这真是奇怪,”他嘀咕着:“在大荒原和夏尔的月亮都是同一个,可是,要不是它的轨迹变了,就是我对它的记忆有问题。佛罗多先生,你还记得我们躺在了望台上的时候,月亮正开始渐亏,大概是满月之后一周。而昨天晚上,也就是我们出发之后一周,天空上高挂的还是新月,彷佛我们根本没有在精灵王国里面待过一样。”

“是啦,我的确记得其中的三夜,之间恐怕还过了几天,但我发誓我们绝对没有待上一整个月。大家搞不好会觉得时光在里面停滞了呢!”

“或许就真的是这样,”佛罗多说:“或许,在那块土地上,我们是身处在一个其他地方早已流逝的时间中。我想,在银光河带我们回到安都因河之后,我们才重新加入了凡人的时间流动之中。而且,当我留在卡拉斯加拉顿的时候,我根本不记得什么月亮的事情,只有白天的太阳和晚上的星辰。”

勒苟拉斯在船上变换了个姿势。“不,时间并没有静止,”他说:“但变化和生长这两样东西并非在每个地方都一样。对于精灵来说,世界在他们的四周移动,有极快速,也有极慢速。快速的原因是他们自己极少变动,世界相对于他们来说就快速地变个不停;慢速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们自己从来不计算时间的流逝,至少不为了他们自己这样做。对他们来说,四季的更替不过是漫长时间流中不断重复的泡沫而已。但是,在太阳下,所有的万事万物都有其终点。”

“但是,这消耗的过程在罗瑞安中极为缓慢,”佛罗多说:“女皇的力量保护着一切。在卡拉斯加拉顿,虽然每个小时都似乎很短暂,但却过得很丰富,因为凯兰崔尔配戴着精灵魔戒。”http://www.szbzgl.com朝霞

“一旦离开罗瑞安,就不应该提到这件事,就算对我也是一样,”亚拉冈说:“不要再说了!山姆,我的解释是这样的,在那块土地上,你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时光快速地流逝,对我们、对精灵都一样,外界就这么过了一个月,而我们则是流连在美景中。昨晚你看到的是另一个月的景色,冬天几乎已经快结束了,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没有多少希望的春天。”

夜晚寂静流过,对岸再也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一行人躲在船上,感受着天气的变化。从南方和海岸边飘来的浓密云雾让天气变得又湿又闷,大河拍打岩岸的声音似乎变得更近了些,头上的树枝也开始滴水了。

天亮之后,整个气氛似乎都变了。四周的天气让他们觉得有些哀伤、有些温柔。河上飘动着雾气,白色的浓雾冲上岸边,现在完全看不到对面的景象了。

“我其实不太喜欢大雾,”山姆说:“但这次的大雾对我来说是种好运的象征,或许我们可以放心地躲开这些该死的半兽人,不用担心他们会见到我们。”

“或许吧,”亚拉冈说:“但是,除非稍后雾气稍散,不然我们也很难找到去路。如果我们要通过萨恩盖宝,前往艾明莫尔,我们一定得找到路才行。”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从水路通过激流,还有是坚持继续走水路的理由。”波罗莫说:“如果艾明莫尔就在前面,那我们可以直接舍弃这些小船,往西南方走,横越树沐河进入我的的家园。”

“如果我们准备去米那斯提力斯的话,当然可以,”亚拉冈说:“但我们还没做出决定,而且,你所说的道路必定比听起来更危险。树沐河的河谷沼泽遍布,浓雾对于步行、携带重担的旅人来说是种要命的威胁。除非必要,我绝对不会贸然舍弃这些船只,至少跟着河走不会迷路。”

“但魔王控制着东岸,”波罗莫抗议道:“就算你通过了亚苟那斯峡,不受阻挡地来到燃岩高地,那你又能够怎么样?跳下瀑布,落到沼泽中?”

“当然不是!”亚拉冈回答:“我们可以沿着古道将船搬运到拉洛斯瀑布之下,然后再走水路。波罗莫,你是不知道还是刻意忘记了北梯坡,以及阿蒙汉山上在远古王朝时兴建的王座?至少在我决定进一步的旅程之前,我一定要去那边看看。或许,我们在那边可以看到进一步的迹象,足以引导我们下一步的旅程。”

波罗莫十分坚持,但到了最后,佛罗多很明显的不管到哪里都会附合亚拉冈,他只好放弃了。“米那斯提力斯的人,不会在朋友有需求的时候舍弃他们,”他说:“而且你们如果想要前往燃岩高地,会需要我的力气。我愿意前往那个高地,但不会再继续往前。从那边我就会掉头回家,就算我的协助没有赢得任何的友谊,我也会孤身一人回去。”

天色渐明,大雾稍稍退去了一些。众人一致决定亚拉冈和勒苟拉斯必须先上岸,其他则留在船上。两人想要找到一条可以带着三艘船和行李绕过激流,前往之后平顺河面的道路。

“精灵的船或许不会沉,”他说:“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活着通过萨恩盖宝激流,过去到现在从来没人成功过。刚铎的人类也没有在此开拓出任河的道路,因为,即使在他们帝国最壮盛的年代中,势力范围也没有超过安都因大河旁的艾明莫尔。但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旁边有一条专门的运输小道,它不可能就这样消失无踪,几年之前还常有许多小舟,从大荒原航向奥斯吉力亚斯,那是在魔多的半兽人开始大幅扩张领土之后才中断的。”

“我这辈子几乎没看过北方来的船只,而半兽人也一向出没在河东岸,”波罗莫说:“即使你们找道路继续向前,一路上只会越来越危险。”

“每条往南的路都必然危险,”亚拉冈回答道:“给我们一天的时间,如果我们到时还没回来,你们就可以知道我们的确遭遇到了厄运。那么诸位必须选出新的领袖,尽可能地听从他的指导。”

佛罗多心情沉重地看着勒苟拉斯和亚拉冈爬上陡峭的岸边,消失在迷雾中;但是,事实证明他是过虑了。过不了两三个小时,还没到中午,两人的身影就再度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