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二章 远征队分崩离析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亚拉冈领着众人来到大河的右边分岔口。在托尔布兰达山的西边阴影中,有块广大的草原,一路从水边延伸到阿蒙汉山脚下,在那之后是阿蒙汉和缓的山坡,上面长满了树木,这些树木也一路生长到湖边。一条涓涓细流的泉水从山上落下,滋养这座草地。

“我们今晚在此休息,”亚拉冈说:“这就是帕斯加兰草原,远古的美景之一,希望还没有邪恶入侵此地。”

他们将小舟拖上绿色的河岸,在小舟旁扎营。他们设下了守夜的哨兵,但没有看到任何的敌人。如果咕鲁还是坚持跟踪他们,那它一定还躲得好好的。

不过,亚拉冈今晚十分不安,不管是醒着或是睡着的时候都翻来覆去。不久之后,他就醒了过来,跑来找正好轮值夜哨的佛罗多讲话。

“你为什么还醒着?”佛罗多问道:“这不是轮到你值夜的时间。”

“我不知道,”亚拉冈回答道:“但是我觉得有种威胁和阴影,在我睡着的时候一直潜伏在我们身边,你应该拔出剑来比较安全。”

“为什么?”佛罗多说:“附近有敌人吗?”

“让我们看看刺针会有什么反应,”亚拉冈回答。

佛罗多将精灵的宝剑从剑鞘中抽出,他惊讶地发现刀刃边缘在黑暗中闪动光芒。“半兽人!”他说。“不是非常靠近,但看来还是近得让人担心。”

“我也很担心,”亚拉冈说:“不过,或许他们不在河的这一边,刺针的光芒很弱,或许只是指出阿蒙罗山脉上有魔多的间谍活动着。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半兽人胆敢入侵阿蒙汉山脉。但是,谁知道在乱世中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连米那斯提力斯都无法守住安都因河的入口,还有什么不会发生的!我们明天必须特别提高警觉。”

※       ※       ※

第二天一早,他们以为自己陷入火焰与浓烟的包围中。东方的乌云如同大火中伸出的浓烟一般乌黑,太阳从山后升起照在浓烟上,发出火红的光芒,托尔布兰达的山顶沾染着金色的光芒。佛罗多再度往东看着那孤高的山峰,它的四边都在奔流江水的包围之下,峭壁上依旧生长着许多树木,一个接一个的插在绝壁上,在其上则是无法攀登的山壁,夹杂着参差不齐的奇诡山峰。许多飞鸟环绕着山峰飞翔,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生物居住的痕迹。

当他们用完餐之后,亚拉冈召集众人:“这一天终于到了!”他说:“我们之前一直拖延这做出抉择的一天。经历这么多事情、越过这么远距离的远征队,到底要如何继续下去?我们应该和波罗莫向西走,参加刚铎的战争吗?或者是向东走,投入恐惧和魔影之下;或者我们必须分散,照着个人的意志拆散成小队?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赶快决定。我们知道敌人在东岸,但是,我担心半人可能也已经进入了河的这一岸。”众人陷入沉默,没有人开口。

“好吧,佛罗多,”亚拉冈最后终于说:“看来这重担落到你肩上了,你是之前会议中所指派的魔戒持有者,你必须选择自己的道路,在这件事上我无法给予你任何的建议。虽然我试着继承他的责任,但我依旧不是甘道夫,我不知道他究竟在这个时刻准备怎么做。多半,他可能还是要观察你的作法,关键可能还是在于你的选择,这就是你的命运。”

佛罗多没有立刻回答,他缓缓地说:“我知道不能再拖延,但是我一时之间无法做出选择。这责任太重大了。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请让我独处吧!”

亚拉冈同情地看着他:“好的,德罗哥之子佛罗多,”他说:“就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独处,我们全部留在这里,但是别走得太远,免得听不见我们的呼唤。”

佛罗多低头沉思了片刻。山姆一直用关切的眼光看着主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嘀咕着,“其实答案很明显了,但这里没有山姆插嘴的份。”

佛罗多站起身,走了开来。山姆看着其他人刻意别开目光,不敢注视他。波罗莫的视线一直紧跟着佛罗多,直到他走入阿蒙汉山脚的树林中。

开始,佛罗多在森林中漫无目的走着,但最后他发现自己的脚一直领着他往山坡上走。他来到一条小径,那是许多年前道路留下的废墟。在陡峭的地方有残留许多的石阶梯,在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之后,这些阶梯都因为年久失修而变得破碎不堪,在树根的扩张之下变得分崩离析。他爬了一段时间,最后来到一块草地上。四周长着许多的花楸树,中间是块平坦的大石头。这块小草地面对着东方,充分沐浴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佛罗多停下脚步,俯瞰着底下的大河,看着和那壮丽孤绝的托尔布兰达山,以及在天空中盘旋的鸟儿。拉洛斯瀑布的声音现在成为有节奏的轰隆声,毫不止息地敲打着。

他坐在那块岩石上,一手支着下巴,朝着东方发呆,自从比尔博离开夏尔之后,一切的事情都流过他的脑海,他回忆着甘道夫所说过的所有忠告。时间慢慢的流逝,但他依旧找不出答案来。

突然间,他恍若大梦初醒的警觉起来,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背后,有什么不友善的生物就在附近。他跳了起来,猛然回过头;却吃惊的发现原来只是一笑容,看来心情很好的波罗莫。

“我替你担心,佛罗多,”他走向前说:“如果亚拉冈说的没错,半兽人的确就在附近,那么没有任何人应该离群独处。特别是你更应该小心,许多人的命运都和你息息相关,我的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既然都找到你了,方不方便和你坐下来谈一谈?这会让我感觉好一点。我们底下那边只要一讲话,就会为了前途而争吵不休,不过,或许两个人可以在彼此身上找到智慧。”

“你真体贴,”佛罗多回答:“但是,我不认为谈话现在能够帮得上我,因为我知道该做什么,但我却不敢做。波罗莫,我不敢!”

波罗莫沉默地站着,拉洛斯继续的发出雷鸣声。微风吹过树梢,佛罗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波罗莫突然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你确定这不是杞人忧天吗?”他说:“我希望能帮助你,你需要他人给你不同的看法,你愿意接受我的忠告吗?”

“波罗莫,我想我已经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佛罗多说:“如果不是我内心一直觉得不安,我的确会觉得这是很好的忠告。”

“不安?对什么不安?”波罗莫猛然转过头来瞪着佛罗多。

“对拖延的不安,对那显然轻易多了的道路的不安,对拒绝承担责任的不安……好吧,我必须实话实说,我对于信任人类的力量和真实面貌有所不安。”

“但是,在你不知道的状况下,人类的力量自古以来,都保护你那小小的家园不受黑暗侵袭。”

“我并不是质疑你同胞的勇敢,但世界在改变。米那斯提力斯的城墙或许是铜墙铁壁,但它依旧不够坚固,如果它失守了,又该怎么办?”

“我们都会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但是,我们还是有希望会获胜。”

“只要魔戒还在,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佛罗多说。

“啊!魔戒!”波罗莫的眼中闪动着光芒:“魔戒!为了这么小的一个东西,我们竟然大费周章、恐惧不已,这不是很奇怪吗?这么小的东西!我在爱隆的居所中只看过它一次,我可以再看看它吗?”

佛罗多抬起头。他突然觉得浑身冰寒。他注意到波罗莫眼中的奇异光芒;但他的表情依旧友善、依旧体贴。“最好还是不要把它拿出来。”他回答道。

“随你便,我不在乎。”波罗莫说:“但是,难道我连提都不能提吗?因为你们都只有想到它在魔王手中所会造成的破坏:只有想到它为恶的一面,却忽略了它为善的一面。你说世界在改变,如果魔戒继续存在,米那斯提力斯将会陷落。但,为什么呢?如果魔戒在魔王的手上,我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它在我们的手上呢?”

“难道你没参加那次会议吗?”佛罗多回答道:“因为我们不能够使用它,任何使用它的意图都会被转为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