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二章 远征队分崩离析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波罗莫站了起来,不耐烦的踱步:“你尽管狡辩吧!”他大喊着:“甘道夫、爱隆,这些家伙一遍一遍地教你这么说。或许他们是对的,或许这些精灵、半精灵和巫师们都不能使用他;但是,我常常怀疑,这些人到底是睿智还是食古不化,或许每个人都受困于自己的盲点而不自知。真心诚意的人类不会被腐化,我们米那斯提力斯的居民,经过重重的考验才能够生存下来,我们不想要巫师的法力,只想要拥有自卫的机会,拥有执行正义的力量。你想想看!就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力量之戒现世了。我认为,这是个礼物,这是赐给魔多之敌的礼物。不把握机会,不利用魔王的力量消灭他是愚蠢的。光是靠着无惧、无畏就足以赢得胜利吗?在这个时候,伟大的领袖、伟大的战士应该怎么做?为什么亚拉冈不能做?如果他拒绝这样做,为什么不交给波罗莫来做?魔戒将会赐给我统御天下的力量。我将会驱逐魔多的黑暗军团,全世界爱好自由与正义的人们将会望风披靡!”

波罗莫焦躁地走着,一句话比一句话更大声。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佛罗多的存在,一心一意描述着他的城墙、武器和战略。他描绘着伟大的胜利和前所未有的盟约,他击垮了魔多且成为伟大的国王、睿智而又为民所爱戴。突然间,他停下来,挥舞着双手。

“他们竟然告诉我们放弃这一切!”他大喊着:“他们提出这意见或许是有道理的,只要我能够看出这其中的希望在哪里。我看不出来。我们手中唯一的计划,就是让一个矮子拿着魔戒盲目地走进魔多,给予魔王重新获得魔戒的机会。愚蠢!”

“你应该明白了吧,吾友?”他猛然转过身面对佛罗多:“你说你很害怕,如果是这样,勇敢的人应该原谅你的行为。但是,让你感到不安的应该不是你的理性吧?”

“恐怕不是,”佛罗多说:“我只是害怕而已,但是,我很高兴听到你说出内心的想法,你让我下定了决心。”

“那么,你将会前往米那斯提力斯?”波罗莫大喊着,他的眼中闪动着光芒,脸上露出渴望的表情。

“你误会我了。”佛罗多说。

“但是,你至少愿意来一下子吧?”波罗莫不肯放弃:“我的城市距离这里不远,从那边去魔多更近。我们已经在荒野中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你必须要知道有关魔王的消息才能够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佛罗多,跟我来!”他说:“如果你坚持要走,至少之前先休息一下”他为了表示善意,将手放在霍比特人的肩膀上;但佛罗多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因为强自压抑的兴奋而微微颤抖。他立刻避了开来,警觉地看着这高大的人类;对方几乎是他的两倍高,力气又比大上很多倍。

“为什么你还要猜疑我?”波罗莫说:“我是个真诚的人,不是骗子也不是强盗,我需要魔戒,你现在也知道了。但我对你保证,我绝对不会把它据为己有。至少让我试试我的计划吧?把魔戒借给我!”

“不!不行!”佛罗多大喊:“是那场会议决定让我持有它的!”

“魔王也是藉着我们的愚行来击败我们,”波罗莫大喊着:“这让我好生气!愚蠢!自以为是的傻瓜!自寻死路,破坏我们的最后希望。如果有任何生灵应该拥有魔戒,那也该是努曼诺尔的子孙,而不是你这个矮子。你只是运气好罢了,它可能会是我的,它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把它给我!”佛罗多没有回答,他小心地往后移动,直到那块大石头成了两人之间唯一的屏障为止。“听话,朋友,听话!”波罗莫用更委婉的声音说:“为什么不丢掉它呢?为什么不舍弃你的怀疑和恐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把责任推到我身上,你可以说是我硬是要把它抢走的。矮家伙,因为我真的比你强太多了。”他大喊着,猛然跃过岩石,想要抓住佛罗多。他原先英俊友善的脸孔变得十分丑恶,眼中冒着熊熊的怒火。

佛罗多躲了开来,再度利用岩石挡住对方。他只剩下一个选择:佛罗多颤抖着手掏出魔戒,很快地戴上它。此时波罗莫甚至又再度跃向他,那人吃了一惊,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接着开始四处乱窜,搜索着岩石和树林。

“该死的家伙!”他大喊着:“最好别让我抓到!我现在知道你在想什么了。你想要把魔戒送到索伦门前,出卖我们每个人,你一直在找机会抛弃我们全部的人。所有的矮个子都去死吧!”然后,他不小心踢到那块岩石,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上。他楞楞地趴着,彷佛被自己的诅咒所害。突然间,他开始大声啜泣。

他站了起来,抹去眼泪:“我刚刚说了什么?”他大喊着:“我刚刚做了什么?佛罗多,佛罗多!”他大喊着:“快回来!我刚刚是失心疯了,现在已经过去了。快回来!”

没有任何的回答,佛罗多甚至没有听见他的呼唤,在盲目的恐惧中,他已经跑上了山丘。波罗莫疯狂的话语和那张狰狞的面孔,一直出现在他面前,逼得他不停往前跑。

他很快就跑到了阿蒙汉的山顶,停下脚步,开始不断地喘息。他在迷雾中彷佛看见了一个由许多面旗子所构成的圆圈,中间则是一个崩塌的防御工事;在中央的四根柱子之上,有个一个高大的王座,可以透过许多层阶梯来抵达。他头也不回地走上去,坐在那王座上面发呆,彷佛是迷途的孩子,无意间来到山之王的宝座上一般不知所措。

一开始他什么也看不见,他似乎处在一团充满阴影的迷雾中,因为他戴着魔戒。然后,慢慢地,有许多地方的迷雾渐渐散开,让他看见大量的影像。这些影像都很小,让他觉得好像是在阅读桌上的书籍,但却又距离遥远,没有丝毫的声音,只有不停变动的影像,整个世界似乎都缩小了,变得无比沉默,他坐在全观之位上,古时被称作努曼诺尔之眼的山丘上。他看着东边许多无人知晓的土地、无人居住的荒原、未经探勘的森林,他看着北边,大河像是他脚下的缎带,迷雾山脉细小的像是野兽断折的牙齿;往西看去他可以看见洛汗国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如同黑色刺针的欧散克塔,位在艾辛格的正中央;他在南边看见了大河如同波浪一般落下拉洛斯瀑布底下的深坑,水气中飘浮着美丽的彩虹;他还看见了伊瑟安都因,安都因大河壮观的巨大三角洲,海鸟如同太阳下的白色灰尘一般四处飞舞,在它们之下则是湛蓝与碧绿色交错,波涛汹涌的大海。

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战争的迹象,迷雾山脉像是被惊扰的蚁穴一样,无数的半兽人从成千上百个洞穴中往外爬;在幽暗密林的精灵、人类,正在和邪恶的妖兽进行殊死搏斗;比翁族的家园陷入火海,云雾遮避了摩瑞亚;罗瑞安的边境燃起狼烟……

骑兵在洛汗的草原上奔驰,恶狼从艾辛格往外涌出。战船从哈拉德的港口中蜂拥出港,东方的部队不停的调动:剑客、枪兵、骑马的弓箭手、酋长的马车和满载补给品的马车。黑暗魔君的一切势力倾巢而出,他包围了米那斯提力斯。远远看来它十分的美丽,白色高墙、许多高塔,骄傲的座落在易守难攻的山脚下,它的城墙上闪动着守军钢铁的光芒,战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