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十二章 远征队分崩离析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两种力量在他身体内搏斗。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两种力量彼此平衡着,佛罗多在其间受尽煎熬,突然,他又恢复了意识。他是佛罗多,不是那声音,也不是那魔眼;在这短暂的一瞬间,他拥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力。他脱下魔戒之后,发现自己跪在光天化日下的王座前。似乎有一道黑影掠过他头上,跳过了阿蒙汉,伸向西方,然后,天空恢复了原先的蔚蓝,鸟儿开始在每株树上鸣叫。

佛罗多站起身。他觉得非常疲倦,但已经下定了决心,内心甚至觉得轻松多了。他大声地对自己说,“我必须为所应为!”他说:“至少我可以确定这件事,魔戒的力量也开始影响远征队中的成员,它必须在造成更多伤害之前离开,我必须一个人走。有些人我不能够信任,能够信任的人又不能够失去他们。可怜的山姆,还有梅里和皮聘,还有神行客,他想要去米那斯提力斯,连波罗莫都已经投身邪恶,现在那边的确需要他的力量。我会单独离开,马上出发。”

他很快地走回波罗莫找到他的地方,然后他停下脚步侧耳倾听着,他觉得自己可以听见底下湖岸边和森林中传来呼喊的声音。

“他们应该在找我,”他说:“不知道我已经失踪多久了?我想大概有几个小时吧。”他迟疑了片刻:“我能怎么办呢?”他喃喃自语:“如果现在不走,就永远走不了,我将来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不想离开他们,更不想像这样告而别,但他们一定会谅解,山姆就会,不然我还能怎么办呢?”

他慢慢地拿出魔戒,再度戴上它。他立刻消失在凡人的视线中,如同微风一般跑下山坡。

※       ※       ※

其他人在河边等了很久的时间,他们沉默了一段时间,不安地四下走动。但是,现在,他们绕成一圈讨论着。虽然他们试着想要讨论别的东西,像是他们漫长的旅途和冒险,询问亚拉冈有关刚铎的远古历史,以及在艾明莫尔附近依旧可以看到的伟大遗迹、岩石雕刻的国王巨像、阿蒙汉和阿蒙罗上的王座、拉洛斯瀑布旁的阶梯等等,但他们的思绪总是会转回到佛罗多和魔戒之上,佛罗多会怎么选择?为什么他还有所迟疑?

“我想,他可能正在思索到底那条路比较紧急。”亚拉冈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远征队现在要往东方的旅程变得更为绝望;既然我们被咕鲁追踪,恐怕这趟理应秘密的冒险已经被揭露了;但是,米那斯提力斯并不是比较轻松、距离毁灭比较远的地方。”

“我们或许可以在那边死守一阵子,但迪耐瑟王和他所有的部下也无法做到爱隆无力达成的事情:保守这秘密,或者是阻止魔王夺取魔戒。如果我们在佛罗多的位置上,我们会做出什么选择?我不知道。我们现在真的最需要甘道夫的引导。”

“我们的确损失了很多,”勒苟拉斯说:“但是我们必须要在没有他的协助之下做出抉择。为什么不能由我们做出决定,再来协助佛罗多呢?让我们找他回来,进行投票!我投米那斯提力斯一票。”

“我也是这么觉得,”金雳说:“当然,我们只是被派来沿路协助魔戒持有者,最后去我们想去的地方,没有任何的誓言或是命令强迫我们一定要去末日裂隙,光是离开罗斯洛立安就让我十分难过。但我都已经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我必须这样说:到了最后抉择的时刻,我很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能够舍弃佛罗多。我会选择米那斯提力斯,但如果佛罗多拒绝,我会跟随他。”

“我也愿意跟随他,”勒苟拉斯说:“现在离开实在太不够朋友了。”

“如果我们都舍弃他,这应该叫作背叛才对,”亚拉冈说:“但如果他往东走,那就不需要每个人都跟着他走。那是非常绝望的旅程,不管八个、三个或是两个人、甚至是一个人去都一样。如果你要让我做出选择,那么我会挑选三个成员:山姆,因为他不能够忍受离开佛罗多;金雳和我自己。波罗莫必须回到他的故乡,他的父亲和同胞需要他;其他人应该跟着走,至少,如果勒苟拉斯不愿意跟他走,皮聘和梅里也该跟他一起去。”

“这一点也不公平!”梅里说道:“我们不能够舍弃佛罗多!皮聘和我愿意跟随他到天涯海角,现在还是一样。虽然当初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承诺代表什么意思,当我们在遥远的夏尔或是在瑞文戴尔的时候,这样的承诺并没有那么沉重。但是,听任佛罗多一个人前往魔多实在太残酷了。为什么我们不能阻止他?”

“我们必须阻止他,”皮聘说:“这就是他担心的事情,我很确定。他知道我们一定不同意他往东走。他也不想要求任何人和他一起走,可怜的家伙。你想想看:孤身前往魔多!”皮聘打了个寒颤。“这个笨霍比特人,他应该知道根本不需要开口的。如果我们阻止不了他,也不会离开他。”

“请容我插嘴,”山姆说:“我不认为你们了解我的主人,他并不是犹豫不决、无法决定该走那条路。当然不是!他去米那斯提力斯能有什么帮助?我是说对他啦,抱歉,波罗莫先生。”他补充道,并且转过头来致歉。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一开始沉默坐在外缘的波罗莫已经不见了。

“这家伙到哪里去了?”山姆担心地大喊:“我觉得他最近好像有点奇怪,但是,总之,他和我们的讨论没有多大关系。就像他讲的一样,他必须要回家,我们也不怪他。可是,佛罗多先生知道自己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找到末日裂隙。可是他害怕。这才是重点–他就是害怕。当然,他像我们一样,都从这趟旅程中学到不少;否则他可能早就把魔戒丢到大河里面,找个地方躲起来了。但他还是很害怕,没办法下定决心出发。他也不替我们担心,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和他一起走。他知道我们会和他一起走的。这也是让他担忧的另一个原因。如果他下定决心,他会想要一个人去。记住我说的话!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都会犹豫不决的,因为他一定会下定决心的。”

“山姆,你分析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透彻,”亚拉冈说:“万一你说的没错,我们又该怎么办?”

“阻止他!别让他走!”皮聘大喊着。

“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亚拉冈说:“他是魔戒的持有者,注定要扛起这重担,我不认为我们应该逼着他做出任何决定。即使我们试着这样做,我也不认为我们会成功,有许多远比我们强大的力量在运作。”

“好吧,我希望佛罗多回来的时候会下定决心,让大家都不要继续烦心,”皮聘说:“等待真让人心焦!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是的,”亚拉冈说:“一个小时的时间早就过了,都已经快中午了,我们必须去找他了。”

就在那一刻,波罗莫回来了,他走出树林,一言不发地走向众人。他的表情看来凝重、哀伤。他暂停下来,彷佛清点着在场的每个人;然后盯着地面,垂头丧气地坐下来。

“波罗莫,你刚刚到哪里去了?”亚拉冈着急问道:“你看见佛罗多了吗?”

波罗莫迟疑了片刻:“是,也不是,”他慢慢地回答:“是,我的确发现他在山坡上,我也和他说了话。我请求他前往米那斯提力斯,不要去魔多。我忍不住发怒了,他就离开了我,他消失了。虽然我在传说中听过,但从来没亲眼看过这景象,他一定是戴上了魔戒,我再也找不到他了,我以为他会回来找你们。”

“这就是你的说法吗?”亚拉冈毫不留情的看着波罗莫。

“是的,”他回答:“暂时就这样了。”

“这真糟糕!”山姆跳了起来:“我不知道这个人类到底有什么用意,为什么佛罗多先生会戴上魔戒?他根本不需要啊!如果情况紧急到让他戴上魔戒,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不需要一直戴着,”梅里说:“就像老比尔博一样,当他躲过不速之客后,他就会把魔戒取下。”

“但他会去哪里?他人在哪里?”皮聘六神无主地大喊:“他已经不见很久了。”

“波罗莫,你上次看到佛罗多是什么时候?”亚拉冈问道。“半小时吧!”他回答道:“或许是一小时,我后来又到处乱走了一阵子。我不知道!别问我!”他双手抱头,彷佛极端难过地晃动着身体。

“他已经失踪了一小时!”山姆大喊出声:“我们得立刻想办法找到他才行,大家快来!”

“等等!”亚拉冈也跟着大声说:“我们必须要两人一组去搜索,等等,先别急啊!等等!”

一点用都没有,他们根本不理他。山姆第一个冲了出去,梅里和皮聘紧跟在后。几秒钟之内,他们就已经冲进树林内,开始扯开嗓门大喊:佛罗多!佛罗多!勒苟拉斯和金雳也迈步狂奔,远征队的成员似乎突然间都疯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