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洛汗国的骑士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暮色越来越浓,众人脚下的森林开始被迷雾所包围,安都因河旁也是水气浓重,但天色依旧十分清明。星辰跃上天空,渐亏的皓月往西落下,岩石上的阴影漆黑无比。他们已经来到了多岩丘陵的山脚下,由于对方留下的痕迹不再明显,他们的速度也跟着减缓下来。在此,艾明莫尔高地从北往南延伸,构成两段陡坡,每个陡坡的西边都十分险峻难行,但东方的陡坡则相当平缓,其中有许多溪谷和狭窄的地堑。三人一整晚就在这崎岖的地形中跋涉,终于爬上了第一段最高的陡坡,又开始继续往另外一边的低地赶路。在黎明来临之前的凉爽空气中,他们休息了很短的一段时间。月亮已经西沉,星光依旧灿烂,曙光则还没有越过背后的黑暗山丘,照耀在大地上。此时,亚拉冈觉得不知所措:半兽人的足迹进入了河谷,但也在那边消失了。

“你想他们会往那个方向转?”勒苟拉斯问:“会像你猜的一样,向北往艾辛格直走,或者是朝向法贡森林?或者,他们会往南边走,准备渡过树沐河?”

亚拉冈说:“不管目标是哪里,他们都不会朝河走,除非洛汗国的状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而萨鲁曼的影响力又大为增加,否则他们还是会以最短的路径穿越洛汗国。我们往北走!”

河谷像是条石造的沟渠一样在山丘之间蜿蜒,一条小溪则是在岩石间奔流着。众人的右边是一座陡峭的岩壁,左边则是在夜色中显得十分灰暗的山坡。他们又往北走了一段距离。亚拉冈低头不停的搜索,希望能在西边崎岖的地形中找到一些线索。勒苟拉斯走在前方。突然间,精灵大喊一声,其它人立刻跑向他。朝霞

“看来我们已经赶上了一部分的敌人,”他说。“你们看!”他指着前面,众人这才发现前方的岩石间堆着五具半兽人的尸体。他们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其中两名连脑袋都被砍掉了。地上全都沾满了他们黑色的血液。

“这又是另一个谜团了!”金雳说,“但我们需要明亮的光线才能解开它,而目前却没有这样的余裕。”

“不过,不管你怎么样解读,这看起来都不算绝望,”勒苟拉斯说,“半兽人的敌人多半就是我们的朋友。这一带山区有任何居民吗?”

“没有,”亚拉冈说,“洛汗人极少来这边,这距离米那斯提力斯又很远。或许是一群人类在这边,为了我们不明白的原因在狩猎吧。不过,我觉得这猜测可能性很小。”

“你觉得可能的状况是什么?”金雳问道。

“我认为我们的敌人自己把敌人引来了,”亚拉冈回答。“这些是从远地来的北方半兽人。在这些尸体中并没有那些身材高大,配戴奇怪徽章的半兽人。我推测他们在这里起了争执:对于这些家伙来说,这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或许他们为了该朝哪边走而争执不下。”

“或许是有关俘虏的处置方式,”金雳说。“我希望他们不会也遭遇到了相同的命运。”

亚拉冈仔细搜索着方圆数尺之内的地面,但找不到其它任何打斗的痕迹。他们继续往前走。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微亮,星辰正在缓缓下沉,灰色的光芒正缓缓浮现。他们往北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来到了一个洼地。在此,一条小溪切穿了岩石,淅哩哗啦的流入山谷中。洼地中生长着一些矮灌木,两边则是长着许多翠绿的青草。

“啊!”亚拉冈松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们一直在找寻的足迹!沿着这个水道,它就是半兽人在经过争执之后选择的路线。”

追兵们很快地转过身,跟着新的踪迹继续赶路。由于发现了新线索,一群人彷佛经过整夜的休息一般精力充沛,在嶙峋的岩石间蹦跳奔驰。他们好不容易终于奔上了灰色的丘陵,突如其来的和风吹拂过他们的斗篷和发际:这是黎明前的冰寒柔风。众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看着河对岸远方渐渐模糊的山丘。日光照耀在大地上,镶着红边的太阳从黑暗的大地上露出头来。他们眼前是静滞不动的西方世界,黑夜的暗影渐渐消融,大地重新拾回缤纷色彩;绿色的浪潮重新掩盖了洛汗大地,河谷间飘汤白色迷雾,在他们左方大约九十哩,是闪耀着蓝紫色光芒的白色山脉;尖锐陡峭的山峰反射着玫瑰色的晨光,让人难以逼视。

“刚铎,刚铎!”亚拉冈忍不住大喊,抒发胸中之气:

不知何时我才能得见你的容颜!我的道路依旧无法和你闪耀的河川汇流。

刚铎!刚铎,介于高山和深海间的宝地!

西方吹拂,光芒照在银树里,

如同闪亮的雨滴一般,在古代的御花园中滴落。

喔,骄傲的高墙!白色的尖塔!有翼的皇冠和那黄金的宝座!

刚铎,刚铎!人类是否能捍卫银色圣树,

还是西风会再度于高山与深海间吹拂?

“我们该走了!”他把视线从南方移开,转而投向即将前往的西方和北方之路。

先前的陡坡开始快速倾斜,在距离大约两百尺远的地方,陡坡突然被险峻的峭壁所取代了:这是洛汗国的东墙。这就是艾明莫尔高地的尾端,眼前则是骠骑国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

“你们看!”勒苟拉斯指着湛蓝的天空说道:“又是那只巨鹰!它飞得很高,这家伙似乎正准备远离这块土地,回到北方去,它的速度非常快,你们看!”

“我们看不见,亲爱的勒苟拉斯,连我都看不见它的踪影,”亚拉冈无可奈何地说:“它一定飞得非常高,如果我们之前看到的就是它,不知道它究竟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你们看!更紧急的状况逼近了,草原上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应该是很多生物才对,”勒苟拉斯说:“我只能看出那是一大群步行生物,但我没办法判断他们的种族。他们距离我们好几十哩,我猜至少三十六哩以上,这块大平原很难让人确实估计它的距离。”

“我想,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足迹来指引方向了,”金雳说:“我们快点找条路,尽快赶到底下的平原去。”

“我很怀疑,我们能否找到除了半兽人所走的之外的捷径,”亚拉冈研判目前的情势之后,神情凝重地说。此时,他们开始趁着明亮的天光跟踪敌人,看来这些半兽人似乎也是尽可能地拔足狂奔。三人时常可以在路边找到遗落或是被刻意抛弃的物品:食物袋、灰色硬面包的残屑、一件撕破的黑斗篷、一双在岩石上踏破的沉重铁底鞋。对方留下的痕迹,让他们一路来到了陡坡的顶端,在那边则是一条潺潺流下的激流。在狭窄的河谷中,他们找到一条极难辨认、简陋的石梯一路蜿蜒而下。在道路的底端,他们脱离了多岩的地形,来到了洛汗国的大草地上;如此突然的转变,让众人都觉得十分突兀。这块绵延不断的大草地,如同绿色的大海一般浸泡着艾明莫尔高地。溪水隐没在及膝高的水生植物和杂草之间,众人都可以听见它潺潺的流水声,继续朝着远方的树沐河谷而去。他们似乎已经把冬天抛弃在身后的高地上,此地的空气变得比较温暖、柔和,似乎还飘着春天特有的草叶和花朵的芬芳。勒苟拉斯深吸一口气,仿佛刚自荒漠离开的旅人,品尝着甘泉一般地享受这一切。

“啊!这种绿意盎然的味道!”他说:“我觉得浑身精力充沛,快跑吧!”

“轻巧的鞋子走在此地可能会快多了,”亚拉冈说:“或许,可以胜过穿着铁鞋的半兽人。我们现在终于有机会赶上这些家伙了!”

他们排成一行,像是闻到猎物的猛犬一般狂奔,眼中闪烁着饥渴的光芒。半兽人粗鲁的步伐,将草地往西的方向践踏得满目疮痍;洛汗甜美的草原被他们割出一道道乌黑的伤痕。突然间,亚拉冈大喊一声,向旁边奔去。“留在这里!”他匆忙大喊:“先别跟过来!”他飞快地跑向右边,离开那道明显的痕迹,因为他发现了一对没有穿铁鞋的小脚印冲向这方向。不过,隔不了多远,这些脚印就被从同样一个地方赶来的半兽人脚印追上来。这对脚印又回到原先的道路上,再度被半兽人的足迹所掩盖。亚拉冈在小脚印出现的最远处弯下身,捡起草地上的某样东西,然后又跑了回来。

“没错,”他说:“这很显然是霍比特人的脚印,我想应该是皮聘的,他比其它人都要矮小。你们看看这个!”他拿起一样在阳光下闪耀的东西,它看起来像是老树上的新鲜嫩叶,在这块四处都是大草原、没有森林的地方,显得格外美丽。

“这是精灵斗篷的别针!”勒苟拉斯和金雳不约而同地大喊。

“罗瑞安的叶子绝不会无故落下,”亚拉冈若有所思地说:“这不是意外,这是他留给援兵的记号,我想皮聘就是为了这才跑到这边来的。”

“那么,至少他还活着,”金雳说:“他也没有放弃自己那双腿和他的小脑袋,这真让人振奋,我们的追赶不是徒劳无功的。”

“我们只能希望,他没有为如此勇敢的行为付出太大的代价,”勒苟拉斯说:“来吧!我们继续赶路!我一想到这些年轻的小家伙,被像是畜牲一般的驱赶,就觉得心痛不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