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洛汗国的骑士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太阳爬到半空,接着又缓缓落下,单薄的云朵从极南的海面上飘出,随即又被微风吹散。太阳落下地平线,阴影接着从东方开始四野蔓延,猎人们依旧紧追不舍。波罗莫去世已经过了一天,半兽人依旧还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他们在这块大平原上,已经无法看见对方的行踪。

在夜色渐渐降临的同时,亚拉冈停了下来。在这一整天的跋涉当中,他们只休息了两次,此时,他们已经距离天亮时出发的峭壁三十六哩之远。

“看来我们又要做一个困难选择了,”他说:“我们应该趁夜色休息,还是把握体力尚可的时候继续赶路?”诛仙小说

“万一敌人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我们却停下脚步,他们就会把我们远远抛在脑后。”勒苟拉斯说。

“即使是半兽人也不会这么拼命吧?”金雳说。

“半兽人极少在光天化日下旅行,但他们现在毫无顾忌,”勒苟拉斯说:“想当然尔,他们不会在晚上休息。”

“可是,如果我们在晚上赶路,就没办法看清楚他们的脚印了!”金雳争辩道。

“他们留下的痕迹是笔直的,就我所看到的蛛丝马迹判断,他们不会往左也不会往右走。”勒苟拉斯说。

“或许吧,我可以从种种迹象中推断出可能的路线,让大家不会走偏路,”亚拉冈说:“但是如果我们迷了路,或者是他们中途转向,在天亮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花很多时间找新的路径,或是重新赶回原来的道路。”

“而且,也别忘记,”金雳说:“我们只有在白天,才能看见是否有其它的足迹离开。如果又有俘虏逃跑,或者是有人被带往东方的安都因河,往魔多的方向去,我们都可能错失这些迹象,盲目地继续赶路。”

亚拉冈说:“的确如此,若是我的猜测没错,白掌徽记的半兽人夺得了主控权,现在整个部队是往艾辛格移动,他们目前的走向和我所猜想的一样。”

“不过,目前的迹象还不足以完全断定,他们不会中途突然转向。”金雳说:“脱逃的俘虏又怎么办?在黑暗中,我们可能会错失稍早时让你找到别针的足迹。”

“从那之后半兽人一定已经加强了戒心,俘虏们也会变得太疲倦而无法逃出他们的掌握。”勒苟拉斯推断道:“除非有我们的协助,否则他们绝对难以逃脱。现在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知道最好先赶上他们。”

“可是,即使是我这个饱经旅途历练的矮人,体力也毫不逊色,却也无法中途不休息,一路跑向艾辛格。”金雳坦承:“我也觉得很心急,早知如此当初就早点出发;可是,现在我得休息一下,明天才能够跑得更快。如果我们要休息,最好是趁着天色正黑的时候。”

“我说过这是个很艰困的选择,”亚拉冈说:“我们该怎么结束这场争辩?”

“你是我们的向导,”金雳说:“你也最擅长在野外追踪,我信任你的判断。”

“我觉得该继续走,”勒苟拉斯说:“但我们必须集体行动,我愿意听从你的决定。”

“你们实在是找错人了!”亚拉冈面露迟疑的说:“自从出发以来,我的每个抉择都带来了厄运。”他沉默下来,在夜色之下,往北方和西方察看了很长的时间。“天色一黑我们就停下来,”最后,他终于说:“我不敢冒着错失足迹的危险,如果月光还够,我们可以利用它继续赶路;可惜的是,月亮今天会很早落下,而且也不够亮。”

“反正今晚它也会被云雾遮盖,”金雳喃喃自语道:“真希望女皇当初把赐给佛罗多的光明赐给我们!”

“我想佛罗多会比我们更需要它,”亚拉冈说:“任务的关键在他的身上,我们的部分只是历史浪潮中的一个波澜而已。或许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但现在已经不容许我们反悔了。既然我已经下了决定,我们就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吧!”

※       ※       ※

他躺了下去,立刻陷入沉睡;自从在湖边靠岸的那晚,这是他第一次阖眼。天还没亮,他就醒了过来,金雳依旧沉睡着,但勒苟拉斯如同一株树木一般动也不动地站着,看着北方的黑暗大地。

“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哀伤地转向亚拉冈说:“我认为他们根本没有停下来休息,现在,只有老鹰可以赶上他们了!”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继续赶路。”亚拉冈坚定地说。他弯下身,叫醒矮人:“来吧!我们得走了!他们的足迹已经开始变冷了。”

“可是天还没亮,”金雳说:“即使派勒苟拉斯站在山顶,在天亮前他也看不到他们。”

“恐怕不管我站在山上、地下,或者是在月光或太阳下,都看不见他们的,他们已经走得太远了!”勒苟拉斯无奈地说。

“就算看不见,大地还是会留下线索的,”亚拉冈说:“在他们被诅咒的双脚下,大地会发出哀嚎。”他动也不动的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时间久到金雳以为他又睡着了。曙光乍现,灰色的光芒将众人包围,最后,他终于站了起来,伙伴们这才看见他的面孔:那是苍白、瘦削,充满忧虑的脸。

“大地的哀嚎非常微弱、迷惑,”他说:“我们附近的许多哩都空无一物,敌人的脚步声非常遥远、微弱,但是,一直有着十分清晰的马蹄声。我这才想起来,在梦中一直有马蹄声骚扰我的安眠,马匹朝向西方不停奔驰的声音……可是现在,这些马匹依旧朝向北方奔驰着,离我们越来越远,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赶快走吧!”勒苟拉斯说。

就这样,追击的第三天揭开了序幕。在这云雾笼罩的一整天中,他们几乎没有停下来;有时快步,有时狂奔,彷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熄灭他们胸中的火焰。他们几乎一言不发,三人所披着的精灵斗篷,让他们在四野的沉寂中完美地融入草原;除了精灵之外,没有人能够在远方注意到他们的形迹。他们心中,对于赐给他们精灵干粮的兰巴斯女皇,真是无限感激;因为,这些干粮每一口都替他们带来了新的力量。由于敌人朝着西北方马不停蹄地赶路,他们整天都寻着笔直的脚印穷追不舍。到了黄昏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座毫无树木的斜坡前面,在那之后则是一连串的丘陵起伏。半兽人的足迹朝北的丘陵地前进,却也变得比较模糊;因为这区的土地变得比较坚硬,草也变得比较短,在极远处树沐河转了个弯,成为在绿色大地上的一条银线。亚拉冈开始怀疑,为何完全没有看见野兽或是人类的踪迹?洛汗国主要的人类聚居地还在南边许多哩的地方,也就是在白色山脉的森林底下,极目看去,该处现在隐藏在白色的迷雾之中。不过,这些牧马王们曾经在东洛汗放牧了许多马匹和牲畜,即使在冬天的时候,此地也应该满布寻水草而居的牧人们的帐棚和

牲口才对。但现在,此地空无一物,空气中似乎隐藏着暴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到了傍晚时分,他们又停了下来。现在他们和艾明莫尔的峭壁已经距离七十二哩,它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暮色中。新月飘浮在天空的云翳里,无法给大地带来多少光亮,星辰也黯淡无光。

“我现在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休息和停顿!”勒苟拉斯说:“半兽人已经超前了,仿佛索伦的鞭子在驱赶着他们一般。我担心他们可能已经抵达了森林和幽暗的山丘中,现在甚至已经进入阴影遍布的森林里了。”

金雳咬牙切齿地说:“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希望和努力就全都落空了!”

“或许希望是落空了,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亚拉冈说:“我们不能在这个时侯气馁,可是,我觉得十分不安,”他的目光转回原先一路走来的道路:“我觉得这里有什么奇异的力量在背后运作,这种诡异的寂静让我觉得不安,连这苍白的月亮都让我难以信任,星辰也隐没不见。我以前从来没有觉得这么不安过,对于一名游侠来说,在有了这么清晰的足迹可以追赶的时候,根本就不应该感到如此不安。有某种力量赐给我们的敌人,让他们健步如飞,却又在我们面前设下隐形的障碍,让我们的意志感到疲惫。”

“你说的没错!”勒苟拉斯说:“自从我们离开艾明莫尔之后,我就有同样的感觉。那种意志似乎不在我们身后,而是在我们前方。”他指向西方,朝着在这一弯明月之下显得十分孤寂的洛汗国。

“萨鲁曼!”亚拉冈嘀咕着:“我们绝不能让他的意志得逞!但我们还是必须暂时休息,你们看,连新月都已经落入了云雾之中。不过,明天一早,我们得继续往北方的草原进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