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洛汗国的骑士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二天一早,勒苟拉斯早早醒了过来,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确实阖过眼。“醒来!醒来!”他大喊着:“已经天亮了,森林的边缘有什么东西在等待着我们,我不知道它究竟是善良还是邪恶,但是,我们都必须回应它的召唤。快醒来!”

其它人立刻跳了起来,几乎立刻就开始拔腿狂奔。慢慢地,山丘越来越接近,当他们赶到山丘地带时,距离正午大约还有一个小时。绿色的山坡中间则是光秃秃的山脊,一路延伸向北方,他们脚下的土地十分硬实,杂草也相当的粗短,在他们和远方的河流之间有一块十哩方圆的洼地,其中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往西方看去,他们可以看到最南边的山坡上有一块饱经践踏的草地,从那块区域,半兽人的脚印又开始沿着山丘的边缘继续往北延伸。亚拉冈停下脚步,仔细检查那些脚印。“他们在这边休息了一下,”他说:“但即使是外缘的痕迹,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勒苟拉斯,我担心你的怀疑是正确的,距离上次半兽人在这里出没,恐怕已经有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如果他们保持同样的速度,那么昨天日落前,他们就应该抵达了法贡森林的边缘。”

“不管往西或是往北,我都只能看见绵延的杂草伸入迷雾中,”金雳说:“如果我们爬上山丘,可以看见那座森林吗?”

“如果我没记错,”亚拉冈说:“山丘还在很远的地方,这些丘陵一路往北大概有二、三十哩,然后,过了树沐河还有大约四五十哩的空地才到森林那边。”

“那么,我们还是继续吧,”金雳说:“多少哩对我的腿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我的心情没有那么沉重,它们应该也不会那么辛苦才是。”

当他们好不容易越过所有的丘陵之后,太阳也开始落下来。一行人已经马不停蹄地奔驰了许多个小时,众人的脚步已经变慢了,金雳的背也弯了下来。矮人面对艰苦劳动和长时间跋涉,如同顽石一般的坚毅,但这场永无止尽的追逐让他也不禁觉得四肢无力,甚至连最重要的线索都幻灭了。亚拉冈一言不发,面色凝重地带路,时时弯下身来检查地面上的痕迹或是脚印;只有勒苟拉斯的脚步依旧轻快,他似乎完全不会踩到草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精灵的干粮足以提供他所有需要的养分,而他的睡眠方式是人类所不能理解的,一方面张着眼睛观看这世界,同时又游走于精灵迷离梦境中。

“我们先爬上这座绿色的山丘吧!”他说。疲惫的一行人跟着他爬上长长的斜坡,一直到山顶为止。那是个圆形且光秃的、位在最北方,看来有些孤饯饯的山丘。夕阳西下,夜色彷佛廉幕般笼罩四野,众人似乎身处在毫无任何起伏的灰色世界中,唯一与四周景色不同的,是远方逐渐变深的阴影,那是迷雾山脉和它脚下的森林。

“我们在这边看到的东西,根本没办法指引未来的道路,”金雳说:“好吧,我们又得要停下来休息,等待夜色消退……天气怎么越来越冷了!”

“风是从北方的积雪往这边吹过来的,”亚拉冈说。

“早晨又会开始吹东风的,”勒苟拉斯说:“你们还是休息吧,别放弃所有的希望,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太阳一出来,通常都会出现新的希望。”

“在这趟追逐中,太阳已经升起了三次,我们却什么鬼线索都没看到!”金雳抱怨道。

夜晚变得寒意逼人。亚拉冈和金雳陷入熟睡,每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就会看见勒苟拉斯不停来回踱步,或是用自己的语言低声唱着歌谣;在他的歌声下,深黑的天空绽放出一颗颗星斗。夜色缓缓消退,三人一起看着曙光从无云的天空中出现,直到最后太阳也跟着升起为止。天空十分清朗,东风将所有的迷雾吹散,眼前的大地笼罩在微弱的光芒下。

他们可以看见洛汗国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和多天前在大河边看到的景象并无二致。西北方则是黑暗的法贡森林,距离一行人大约还有三十哩左右的距离,森林的尽头则消逝在远方的蓝色天空下。在更远处,则是一个彷佛飘浮在云海之上的马西德拉斯峰,也就是迷雾山脉的最后一个山峰。树沐河从林中流出,湍急的河水将河岸切出一道深深的缝隙,半兽人的脚印从山脚下转向河边。

亚拉冈锐利的目光跟着那足迹移向河边,接着又转向森林,他看见远方的绿地上有一块急速移动的暗影,他立刻趴向地面,仔细地倾听着。勒苟拉斯则是站在旁边,用他纤细的手指遮住日光,看向远方。在他的眼中那不是黑影,而是许许多多的骑兵,骑兵手上的长枪在阳光下反射着针尖般的光芒,凡人眼中是无法分辨得这么清楚的。在他们身后更远的地方,则是袅袅上升的黑烟。四周一片寂静,连金雳都可以听见风吹过草原的声音。

“骑兵!”亚拉冈跳起来大喊道:“很多骑着快马的骑兵,朝着我们冲过来了!”

“没错,”勒苟拉斯说:“共有一百零五匹,他们拥有金黄色的头发和闪亮的长枪,为首之人身形十分的高大。”

亚拉冈微笑道:“精灵的眼光果然锐利,”他说。

“才不算呢!这些骑士距离此地不过只有十五哩而已!”勒苟拉斯说。

“不管一哩还是十五哩,”金雳说:“在这种空荡荡的平原上我们都逃不掉,我们应该等待他们,还是继续赶路?”

亚拉冈说:“我们在这边等,我已经很疲倦了,追踪已经失败了。至少有其它人赶在我们前面,很明显这些骑兵是从半兽人的方向赶过来的,我们或许能从他们那边获得新消息。”

“或者是尝到枪尖的滋味……”金雳说。

“我看见有三匹马没有骑士,但没有发现任何霍比特人的踪影。”勒苟拉斯说。

“我没说会听到什么好消息,但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都必须在这边等待。”亚拉冈说。

三人离开山顶,避免让自己成为清楚的目标,并且缓缓地走下北边的山坡。在山脚不远处他们停下脚步,裹着斗篷坐下来。时光缓缓流逝,风中充满了疑惑的味道,金雳觉得十分不安。

“亚拉冈,你对这些骑士知道多少?”他问道:“我们在这边枯等,算不算坐以待毙?”

“我曾经和他们一起生活过,”亚拉冈回答:“他们是骄傲、自视甚高的民族,但他们也是言出必行,光明正大、心地慷慨的人们,他们勇敢但不残酷,睿智但并非饱读诗书;他们不会以文字记录历史,却是以豪壮的歌曲记述一切,就像是黑暗年代的初始人类。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演变如何,我也不知道在叛徒萨鲁曼和索伦的威胁之下,这些骠骑国的子民们有什么变化。他们和刚铎之间有绵长的友谊,血缘上却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是由年少的伊欧所带领而离开北地的,他们的血统,其实和谷地的巴德或是和森林的比翁一族比较接近。现在你还是可以在那边,看到如同洛汗国的骑士一般高大壮美的人类,至少,他们绝不会和半兽人有任何瓜葛。”

“可是,甘道夫提到过,谣传他们向黑暗魔君进贡的消息。”金雳说。

“波罗莫和我一样都不相信这种说法,”亚拉冈回答道。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勒苟拉斯说:“这些人已经开始靠近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