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洛汗国的骑士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久之后,连金雳都可以听见震耳的马蹄声。骑兵们跟随着足迹,已经从之前的道路转了回来,现在已经靠近山丘地带了,他们行动迅捷如同疾风一般。清澈、强壮的呼喊声沿着草原传来,突然间,这群骑着骏马的人像暴雷一般席卷而来,最前方的骑士一马当先,着大队沿着丘陵西边的低地奔驰;后面跟随着的骑士个个都无比壮健,穿着闪亮的锁子甲,场面十分壮观。

他们的骏马高大壮硕,灰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耀着,蓬松的马尾随风飞舞,经过仔细梳理的鬃毛在脖子上左右摇晃。骑在马上的战士更是英姿焕发,他们身材高大,金黄色的头发在轻盔底下飘逸着,在脑后绑成许多的细辫子,脸上则有坚毅和骁勇的神色。他们的手中拿着白杨木的长枪,五彩斑斓的盾牌挂在背上,腰带上别着长剑,精工打造的锁子甲则是垂到膝盖。

他们两人一组,以紧密的队形前进,不时地往左右两边扫视着。不过,骑士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在草地上闷不吭声看着他们的三名陌生人。直到马队快要完全通过的时候,亚拉冈才突然站起来,大声呼喊道:

“洛汗国的骠骑啊,北方有什么消息?”绝世唐门小说

所有的骑士,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拉定马匹,转过头来,朝着发声的方向冲去。很快地,三人就被一群骑士给包围了,圆圈越缩越小。亚拉冈沉默地站着,另两人则是动也不动贴在他身边,茫然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毫无预警地,骑士们停了下来。长枪纷纷指向圆心的三人;有些骑士手中已经弯弓搭箭,随时准备攻击。接着,一名高大的骑士策马向前,他的头盔顶端装饰着一个飞舞的白色马尾,他一直前进,直到枪尖距离亚拉冈的胸口不到一尺时才停下来,亚拉冈丝毫不为所动。

“你是谁?在这块土地上有何贵干?”骑士使用西方的通用语质疑道,他的腔调和波罗莫同样有种刚铎的口音。

“大家叫我神行客,”亚拉冈回答道:“我是从北方来的,我正在狩猎半兽人。”

为首的骑士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他把长枪交给随行另一名跃下马的同伴,自己则拔出长剑来,面对面的打量着亚拉冈,眼中露出十分诧异的神情。最后,他开口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们是半兽人,”他说:“但现在我很清楚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如果你们想以这么简陋的装备去猎杀半兽人,恐怕对于敌人的了解并不多,他们速度快、全副武装,而且数量庞大。如果你们追上他们,可能反而会从猎人变成猎物。不过,神行客,你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他清亮的目光再度扫视着这名游侠:“你的名字绝非普通人,你们的装扮也十分特殊,难道你们是从草丛里面跳出来的吗?你们是怎么躲过我们的侦察?你们是精灵吗?”

“不是的,”亚拉冈说:“我们之中只有一名精灵,勒苟拉斯是来自远方幽暗密林的精灵。不过,我们之前通过了罗斯洛立安,精灵女皇赐给我们她的祝福和礼物。”

那名骑士用更吃惊的神情看着他,但眼神却变得更为冷冽:“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黄金森林中有一位女皇!”他说:“根据传说,没有多少人能逃过她的罗网。这可真是邪说横行的日子!如果真如你所声称的一样,她祝福了你们,那你们必然也是编织罗网的恶徒和妖术师。”他冰冷的眼光扫向金雳和勒苟拉斯:“沉默的两位,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他质问道。

金雳双手抱胸站了起来,右手缓缓地移动到斧柄上,暗色的眼眸中闪动着怒火。“骑士,亮出你的名号,我就会告诉你我是谁;然后,我可能还有更多东西可以给你。”他说。

“说到这个,”骑士低头瞪着矮人说:“陌生来客按照礼仪,应该先报出名号才对,不过,我还是先说出我的称号好了──我是伊欧蒙德之子伊欧墨,骠骑国第三元帅。”

“那么,骠骑国的第三元帅,让矮人葛罗音之子金雳警告你不要随口乱说;你侮蔑的人物高贵圣洁超乎你想象,这种行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

伊欧墨的双眼闪动着愤怒的光芒,洛汗国的士兵们举起长枪,低语着开始靠近。“矮人先生,如果你够高的话,我会把你连胡子和脑袋一起砍掉。”伊欧墨说。

“还有我在,”勒苟拉斯用人眼无法分辨的速度弯弓搭箭,瞄准对方:“在你挥剑之前,就会被我一箭射死。”

伊欧墨举起剑,如果不是因为亚拉冈举起手,用身体挡住两人,一切可能会以悲剧收尾。

“伊欧墨,请听我一言!”亚拉冈大喊着:“如果你了解一切的真相,你会明白为何我的同伴如此愤怒。我们对洛汗国和它的子民都没有恶意,不管是马匹和人类都一样,在你挥剑之前,愿意倾听我们的解释吗?”

“好吧,”伊欧墨放下长剑:“在这个世风日下的时刻,洛汗国境上的陌生人最好不要如此咄咄逼人,先告诉我,你的真名。”

“请先告诉我你效忠什么人,”亚拉冈说:“魔多的黑暗魔君索伦,是你的朋友还是敌人?”

伊欧墨回答道:“我只服侍洛汗国的骠骑王,他是塞哲尔之子希优顿,我们并不听从远方黑暗大地的指挥,但我们也没有和它公开宣战,如果你在躲避他的追捕,最好赶快离开这块土地。我们的边境都处在纷争之中,还受到各种威胁;但我们只希望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不需要服侍任何外来的君王,管他是善良还是邪恶。在比较平静的日子里面,我们会慷慨地欢迎来客,但在这样的局势中,不请自来的客人将会发现我们毫不留情且冷酷。直说吧!你到底是谁?你的主人是谁?你是奉谁的命令在我们的领土上猎杀半兽人?”

“我不听命于任何人,”亚拉冈说:“不管索伦的爪牙逃到什么地方,我都不会放过他们!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比我更了解半兽人,我会这样追杀他们是别无选择的;因为他们俘虏了我们的两位朋友,为了救回朋友,我们不惜步行数百哩。当然他们不可能乖乖就缚,我们也会用刀剑来计算敌人的数量,我们并非是手无寸铁的猎人。”

亚拉冈双手一挥,掀开斗篷,精灵制作的剑鞘闪闪发光,当他抽出安都瑞尔圣剑时,彷佛有道白净的火焰流泄而出。“伊兰迪尔万岁!”他大喊道:“我是亚拉松之子亚拉冈,我又被称作伊力萨王、精灵宝石,我是刚铎的埃西铎之直系子孙。这就是传说中断折的圣剑重铸!你要协助我还是阻挠我?赶快作出决定!”

金雳和勒苟拉斯惊讶地看着这位同伴,因为之前没有看过他以这样的气势说话;他的身形似乎突然间暴增,而伊欧墨则是缩小了,他们在他的脸上看见了有如石雕的君王巨像般的威严。在勒苟拉斯的眼中,亚拉冈的眉心闪起了白色的火焰,看起来像是闪闪发光的皇冠一样。

伊欧墨后退了几步,脸上也挂着同样吃惊的表情。他骄傲的眼神低垂:“这可真是怪异的年代啊,”他低声道:“梦幻和传说,竟从草地上凭空出现!”

“告诉我,大人,”他问道:“是什么让你驾临此处?你所说的黑暗预言到底是什么意思?迪耐瑟之子波罗莫花了很长的时间找寻这一切的答案,而我们借给他的骏马却独自跑了回来。你们从北方带来了什么样的末日预兆?”

“我们带来的是是自由选择的机会,”亚拉冈说:“把我的话转述给希优顿:战争即将爆发,他可以选择和索伦并肩作战或是对抗他。世间一切都将改变,人们将不再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事物,但是,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稍后再谈。如果时机恰当,我会亲自和骠骑王见面。但现在我急需诸位的帮助,至少让我知道目前的状况。你刚刚已经知道,我们在猎杀一群抓走我们朋友的半兽人部队,你有什么情报可以透露给我们?”

“你们不需要再追了,”伊欧墨说:“半兽人已经被我们歼灭了!”

“那我们的朋友呢?”

“我们只有找到半兽人而已。”

“这真是太奇怪了!”亚拉冈说:“你有搜寻那些尸体吗?有没有不属于半兽人的死者?他们的体型比较小,在你们眼中看起来和小孩一样,没有穿鞋子,身上披着灰色的斗篷。”

“我们没发现任何侏儒或是小孩的踪影,”伊欧墨说:“我们清点了所有的死者,将尸首彻底破坏,最后并且依照我们的习俗,把尸体堆积起来烧掉,那里现在还在冒烟呢。”

“我们说的不是小孩或是矮人,”金雳说:“我们的朋友是霍比特人。”

“霍比特人?”伊欧墨大惑不解的反问,“他们是什么生物?这名字听起来好奇怪。”

“他们的确也蛮奇怪的,”金雳说:“但他们是我们的好朋友。就眼前的状况看来,你们似乎已经听说了米那斯提力斯的谜语,谜语中提到了半身人,这些霍比特人就是半身人。”

“半身人!”伊欧墨身边的骑士哈哈大笑:“半身人!这些只是出现在北方童话和儿歌里面的矮家伙罢了,我们到底是活在当下?还是在讨论远古的传说啊?”

“这是有可能同时发生的,”亚拉冈说:“因为只有后人才会将我们的历史化为传说。你觉得应该脚踏实地吗?这块土地将来也会变成人们的传奇的!”

“时间很紧迫了!”其它的骑士假装没听见亚拉冈所说的话:“大人,我们必须赶快往南走。我们别管这些作梦的野人了吧。或者我们也可以绑住他们,带他们到国王面前。”

“别着急,伊欧参!”伊欧墨用自己的语言说道:“先别吵我,命令部队集结在大路上,随时准备赶往树沐河。”

伊欧参喃喃自语地退开了,开始对马队的其它成员下令。很快地,他们就退了开来,让伊欧墨和这三人独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