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章 洛汗国的骑士 · 六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伊欧墨下令把马匹借给这些陌生人时,他的部属议论纷纷,都感到十分吃惊;不过,只有伊欧参敢公然劝诫元帅。

“或许把马匹借给这位自称是刚铎子孙的大人不算过份,”他说:“可是,有谁听说过把骏马借给矮人一族?”

“的确没有过,”金雳回答:“也不劳你担心,这件事情不会发生。我宁愿步行,也不想要坐在这么自由自在的尊贵生物背上,还必须承受他人的嫉妒。”

“你一定得骑马才行,否则你会拖累我们的!”亚拉冈说。

“来吧,金雳好友,你可以坐在我背后,”勒苟拉斯即时伸出援手:“这样就没问题啦,你也不需要借马或是担心别人的眼光。”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亚拉冈获得的是一匹高大的暗灰色骏马,当他翻身上马时,伊欧墨说道:“它的名字叫作哈苏风,愿它能够带来比他的前任主人加鲁夫更好的运势!”

勒苟拉斯则是获得一匹体格较小、但看来性格刚烈的马匹,它的名字叫作阿罗德。勒苟拉斯接着要求他们替他解下马鞍和缰绳。“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他身轻如燕地一跃跳上马背,出乎众人意料的,阿罗德乖乖地让他骑在背上,任凭他发号施令,

精灵一向是这样和善良的牲畜打交道的。金雳坐在他身后,死命地抱着勒苟拉斯,模样看起来并不会比小船上的山姆轻松。“再会了,愿你们能够找到所寻找的目标!”伊欧墨大喊道。“希望你们能够赶快回来,让我们的刀剑一同在战场上闪出火花!”

“我会的,”亚拉冈说。

金雳说:“我也会的,我们还没解决凯兰崔尔女皇的事情,我还想要教你说话的礼仪呢。”

“到时我们就知道了,”伊欧墨说:“我今天见识了这么多的奇迹,如果将来可以在矮人的斧头底下学习对精灵女皇的尊敬,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再会了!”

众人随即策马离开,洛汗国的骏马果然名不虚传,过不了多久,金雳回头一看,发现伊欧墨的马队已经距离他们十分遥远了。亚拉冈并没有回头,他一边急驰,一边低头贴近哈苏风的颈边,观察着地面的足迹。不久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树沐河边,也发现了伊欧墨之前所说的,从东方沃德出现的足迹。亚拉冈跳下马,仔细地观察地面,然后再度上马,继续往东骑了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不践踏到这道痕迹。然后又下马检查四方,来回走着以便确定这些人的去向。

“这里没什么特别线索,”他回来之后表示:“主要的足迹,已经被这些马队回来时给践踏破坏了。他们之前的路径一定比较靠近河边,但这条往东的足迹十分清晰,我找不到任何回头往安都因河走的脚印。我们现在必须慢慢来,确定两旁没有任何不引人注意的脚印。从这里开始,半兽人一定已经发现了追兵,他们可能会试着在被追上之前带走俘虏。”

※       ※       ※

在继续赶路的时候,天色渐渐灰暗,灰色云朵笼罩着四野,一阵迷雾将太阳的光芒遮掩。法贡森林长满树木的斜坡越来越靠近,西沉的太阳无力地照在黑暗森林上。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脚印脱离行军路线,却时常发现半兽人的尸体倒卧在地上,背上或咽喉被灰色羽箭刺穿。快到傍晚,他们来到了法贡森林的边缘;在树林附近的草地上,他们找到了焚烧尸体的火堆遗迹,灰烬依旧冒着热气,在火堆旁则是一大堆的头盔和盔甲、破碎的盾牌和断折的刀剑,以及各种武器和装备。在正中央则是一根木桩,上面插着一颗半兽人的脑袋,破碎的头盔上还可以看见白色的徽记;在距离树沐河流出森林的不远处有一座土丘,那是新起的坟,四周的草地还看得出刚挖过的痕迹,上面插着十五根长枪。

亚拉冈和同伴在这块战场上四处搜寻,但是夜色毫不留情地落下,让众人身处于光芒微弱、迷蒙的暮色中。一直到天黑为止,他们都没有发现梅里和皮聘的踪迹。

“我们已经尽力了,”金雳哀伤地说:“自从离开湖边之后,我们已经解决了许多难解的谜团,但眼前的问题让人无法理解;我认为霍比特人的尸骨,可能已经和半兽人混在一起了。如果佛罗多还活着,这对他来说会是最坏的消息;我担心在瑞文戴尔等候的那个老霍比特人也会哀伤欲绝;爱隆当初就反对他们跟着一起来。”

“但甘道夫并未反对,”勒苟拉斯说。

金雳回答道:“甘道夫不也是跟着来了,并且是第一个牺牲的人,他这一回真是走眼了!”

“甘道夫的建议,并不是以个人的安危为优先考量的,”亚拉冈说:“有些事情即使最后的结局并不好,还是必须要有人去做。我认为现在还不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不论如何,我们都该等到第二天天亮。”

他们在距离战场不远的一株树下扎营,那树看起来像是栗子树,但树上却留着许多去年的褐色枯叶,在晚风中哀伤地摇动着。

金雳打了个寒颤,他们每个人只有带来一条毯子。“我们可以生火吗?”他说:“我已经不在乎危险了,就让那些半兽人如同飞蛾扑火一样迎向我的斧刃吧!”

“如果那些不幸的霍比特人身处在森林中,火焰也可以吸引他们过来,”勒苟拉斯说。

“火焰可能吸引的,可能不是半兽人也不是霍比特人,”亚拉冈说:“我们现在十分靠近萨鲁曼这个叛徒的领土,而且,这里也是法贡森林的边缘,据说在这边伤害树木会有可怕的下场。”

“但是洛汗国的军队昨天才在这边燃起大火,”金雳反驳道:“你也看得出来,他们还砍了一些树木,他们昨晚还不是睡了个好!”

“他们人多势众,”亚拉冈说:“而且他们极少前来这里,因此不了解法贡森林的恐怖之处,况且他们也不需要进入森林。但我们的道路可能必须踏入森林中,我们一定得小心,绝对不能砍倒任何活着的树木!”

“其实根本不需要,”金雳说:“骑士们留下了很多的残枝断叶,附近也有很多枯木。”他立刻去收集柴火,并且为了生火而忙得不可开交。亚拉冈依旧靠着大树,沉默地思考着;勒苟拉斯则是看着森林,仿佛正倾听着远方传来的特殊声响。

当矮人好不容易升起火之后,三人走到火堆边休息。勒苟拉斯猛然抬起头,指着身边晃动的树干。

“你们看!”他说:“这些树木看到火焰也很兴奋!”

或许这是光影愚弄了众人的眼睛,但在三人的眼中,这些树木似乎真的伸出枝丫,想要靠近火焰。高处的枝丫低下来,原先枯萎的褐色树叶也靠近火焰晃动着,仿佛像是流浪汉对着火堆揉搓双手一样。

众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因为原先遥远的威胁,突然间在他们面前露出了真面目,没有人清楚它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不久之后,勒苟拉斯开口了。

“赛勒鹏警告过我们不要太深入法贡森林,”他说:“亚拉冈,你知道原因吗?波罗莫所说的传说到底是什么?”

“我在刚铎和其它的地方听过许多传说,”亚拉冈接口道:“但如果不是赛勒鹏的警告,我只会把这当成是人类在真相消逝之后所编造出来的梦幻,我本来想要问你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连和森林朝夕相处的精灵都不知道,人类又怎么可能有资格回答呢?”

“你的见识比我广得多,”勒苟拉斯说:“我的土地上并没有这类事物,只有在我们的歌曲中描述了欧乐金,人类口中的树人许久以前居住在此地。法贡森林是个非常古老的地方,连精灵也不敢小看这里。”

“没错,这里的确非常古老,”亚拉冈说:“和古墓岗的森林一样古老,范围还大得多。爱隆说这两座森林之间有些关连,是远古森林的最后保留之处,当时精灵四处游历,人类还在沉睡之中。但是,我认为法贡森林还隐藏着某些自己的秘密,我却无法明白到底是什么。”

金雳说:“我也不想要知道!千万别因为我,而打搅了法贡森林的居民!”

最后,他们决定抽签排出守夜的顺序,金雳抽到第一个,其它人躺了下来,几乎立刻就睡着了。“金雳!”亚拉冈睡意浓重地大喊:“记住,在法贡森林里面千万不要伤害任何树木,也别为了收集枯木而深入这座森林,让火自己熄灭就好!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叫我!”

话一说完他就睡了。勒苟拉斯此时已经双手交迭在胸前,闭上眼陷入了沉睡。金雳瑟缩在营火旁,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斧头。树木摇晃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声响。

突然间金雳抬起头,他在营火光芒的边缘看见了一名弯腰驼背,倚着手杖、披着厚重斗篷的老人;他的宽边帽子拉得十分低,遮住了全部的面孔。金雳站了起来,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但随即想到这可能是萨鲁曼的伪装。亚拉冈和勒苟拉斯,都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坐了起来,看着同样的方向。那名老人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的动作。

“老先生,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地方吗?”亚拉冈跳起来,友善地问道:“如果你觉得冷,不妨过来烤烤火!”他走向前,但那老人已经消失了。四周完全找不到他的任何蛛丝马迹,众人也不敢冒险再往外找。月亮此时已经落下,四野一片昏暗。突然间勒苟拉斯惊呼出声:“马儿!马儿不见了!”

马匹全都失踪了,它们挣脱了束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三名伙伴沉默不语地站着,对于眼前的厄运感到不知所措。他们身在法贡森林的边缘,距离洛汗国的马队又十分遥远,而那还是他们在这片荒凉大地上的唯一友伴。当他们站立不语的时候,似乎可以听见远方传来马匹嘶叫的声音。接着一切就都沉寂下来,只剩下夜晚的风声飒飒作响。

※       ※       ※

“好吧,马儿都没了,”亚拉冈最后说:“我们找不到它们,也不可能赶上它们,所以,如果它们不自己回来,我们就必须将就点了!反正一开始我们就是徒步前进的,至少我们还有脚。”

“还有脚!”金雳说:“可是我们又不能带它们散步、放它们去吃草!”他气冲冲地丢了几把柴火进营火中,恼怒地坐了下来。

“几小时之前,你还不愿意骑上洛汗国的骏马呢,”勒苟拉斯取笑他道:“看来你有成为骑士的潜力。”

“连马都没了,谈什么潜力!”金雳说。

“我认为,”他不久之后继续说道:“那是萨鲁曼。除他之外,还会有谁呢?别忘记伊欧墨的话语:他打扮成老人的模样,戴着兜帽、披着斗篷四处行走。他把我们的马匹赶走了,我们被困在这里;记住我所说的话,将来还会有更多危险的!”

“我记住了,”亚拉冈说:“但我也记得他戴的是帽子,不是什么兜帽。不过,我也觉得你说的没错,我们在这边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是很危险的,可是,现在我们除了把握机会休息之外,别无选择。金雳,先让我值夜吧!我现在比较需要沉思,反而不需要什么睡眠。”

这一晚过得十分缓慢,勒苟拉斯在亚拉冈之后守夜,在那之后又是金雳。不过,这一整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老人没有再度出现,而马匹也没有回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