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树胡 · 七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二天他们也和他一起度过,但这次三人并没有远离他的“屋子”。大多数的时间他们坐在岩石下,因为风儿变得更加冰冷,云朵变灰,更为靠近,而远处的树人说话声音依旧不停地抑扬顿挫,有时强而有力,有时低回忧伤,有时快,有时则慢得让人感伤。夜色降临,

树人会议依旧在满天星斗之下继续进行着。

第三天破晓的时候,风强而冷冽。天一亮,树人的声音就突然变强,随后又减弱到几乎无声的地步。随着晨光渐渐展露,风停云止,空气中充满了期待的气氛。霍比特人注意到布理加拉德正专注地倾听着树人会议中的任何声响。

到了当天下午,太阳渐渐往西方偏移,云朵空隙间的稀疏阳光是照亮大地的唯一光源。突然间,众人意识到一切的吵杂声响都停止下来,整个森林陷入沉寂之中,树人的声音早就停息。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布理加拉德站得又高又挺,回头看着树人聚集的地方。

突然间在一声巨响中,传来了让人热血沸腾的叫声:啦─轰,啦!整座森林随着这声音摇摆低头,仿佛被一阵飓风吹袭。又经过了片刻的沉静,激昂雄壮的进行曲伴随着树人低沉、有力的声音和节拍声传了过来。

出发,出发,伴随着鼓声前进:哒隆哒─隆达─隆达─轰!

树人们越走越近,歌声越来越激昂:

出发,出发,伴随着战鼓、号角前进:哒隆哒─隆达─隆达─轰!

布理加拉德抱起霍比特人,从房子中走了出来。

不久之后,他们就看见行进的队伍渐渐靠近,树人们跨着大步朝向他们走来。树胡站在最前方,大约有五十名树人两两并肩紧跟在后,他们的脚步齐一,手还同时打着拍子。当他们逐渐靠近的时候,双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明显。

“呼姆,轰!我们终于来了,我们终于来了!”当树胡看见布理加拉德和霍比特人的时候,他大声喊道:“来吧,加入我们!我们要出发了,我们要前往艾辛格!”

“前往艾辛格!”树人们异口同声地大喊,

“前往艾辛格!”

攻入艾辛格!无论它是否被坚不可破的

盘石包围;

纵使艾辛格是铜墙铁壁,易守难攻

插翅也难飞,

我们冲,我们撞,我们终于要宣战,敲破那石头

打开它城门;

只要邪恶的炉火不停息,我们就会不停往前进!

战鼓雷鸣,大地哀嚎,誓不破城绝不返,

前进,前进;

艾辛格的末日在眼前!

艾辛格的末日在眼前,艾辛格的末日在眼前!

他们就这么唱着战歌,一路往南而去。

布理加拉德的双眼闪动着火光,在树胡的身边走着。老树人现在把霍比特人抱起来,将他们放回肩膀上,因此,他们可以抬头挺胸,血脉沸腾地跟着队伍前进。虽说他们本来就预料到会有惊天动地的变化,但他们对于这些树人的转变还是感到十分惊讶。他们的怒气彷佛山洪爆发一样的突然,势不能挡。

“树人们毕竟还是很快下定了决心,对吧?”皮聘过了不久之后,趁着歌声暂歇,四周只有踏步声和挥手声的时候问道。

“快吗?”树胡回答道:“呼姆!的确很快,比我想象得快多了。我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看过他们这么激动了。我们树人通常不喜欢情绪上的波动,除非认知到我们的性命和树群陷入极端的危险,否则我们是不能采取行动的。自从索伦和渡海的人类宣战以来,这座森林就没有这样过了。是那些半兽人肆无忌惮的砍伐激怒了我们,而且,本来应该协助我们的邻居竟然出了我们。巫师们应该知道不能犯下这种致命的错误,他们应该知道的。不管是精灵语、树人与或是人类的语言,都没有办法描述这种恶行。我们要推翻萨鲁曼!”

“你们真的会打破艾辛格的城门吗?”梅里问道。

“呵,嗯,我们真的可以!或许你还不知道我们有多强壮。你们听过食人妖吗?它们拥有一身可怕的怪力。但是,食人妖只是天魔王在黑暗时代里模仿树人所做出的仿冒品,在古老的星光第一纪元中,天魔王马尔寇创造了一种凶猛、强悍,却毫无智能的食人生物,这些黑血的巨人被称为食人妖。据说马尔寇是模仿树人们强而有力的体魄,才创造出这个种族。不过,它们的智能极度低落,几乎不会任何的语言,大部分只能用半兽人之间的方言交谈。它们的身材几乎是一般人类的两倍高,皮肤则是绿色的鳞甲,可以抵挡刀剑的攻击;不过,它们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畏光。由于创造它们的法术是在黑暗中施展的,如果光亮照到它们身上,这个法术就会被破除,它们的外壳就会开始往内生长,将它们化成石像。因此,它们在黑夜出没,或是待在隧道或洞穴中等猎物上门。当第二纪元索伦崛起的时候,他赐给这些愚蠢的生物相当的智力,让它们有了学习和制造工具的能力,也成为更恐怖和危险的生物。正如同半兽人是精灵的仿制品一样。我们是大地的骨干所孕育,我们可以像树根一样轻易地断山裂石,只要我们一激动起来,那速度可是快多了!只要我们没有被砍倒,或是被火焰、魔法给摧毁,我们可以将艾辛格撕成两半,甚至将它的铜墙铁壁都化成废墟。”

“但萨鲁曼会试着阻止你们,对吧?”

“嗯,啊,是的,的确是如此,我并没有忘记这一点,我的确为此思索了很久。但是,许多的树人都比我要年轻很多,他们现在都已经被唤醒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摧毁艾辛格!不过,不久之后他们的情绪就会比较平复,在我们停下脚步喝水的时候,他们会开始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啊,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很口渴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利用,这些问题都可以在这段时间里面好好的想。”

树胡和其它人一起唱着歌,继续往前进。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声音化成呢喃,最后甚至沉默下来。皮聘看见他的双眉紧锁在一起。最后,他抬起头,皮聘看见他的眼中有着哀伤的光芒,但那并非是不快乐的情绪,他眼中的光芒仿佛沉陷得更深了些。

“当然,吾友,也是有这个可能,”他缓缓地说:“我们可能迈向的是我们自己的末日,这是树人最后一次的进军。但是,如果我们待在家中袖手旁观,迟早末日会找上我们。其实我们自己也都意识到了这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下定决心的原因之一。这并不是仓促的决定,至少,树人的最后一战或许可以换取后人的歌颂,啊……”他叹气道:“我们在彻底消失之前,或许可以对这世界作出最后的贡献。不过,我还是很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我们和树妻的歌谣成真,我实在很想念芬伯希尔!好吧,这么说吧,歌曲就像树木一样,它们结实的方式和时机不是外人可以预料的,有些时候,它们会就这样枯萎凋谢。”

树人们继续大步前进,他们此时已经走到一块往南方攀升的斜坡上,他们不停地往上爬,来到了西边的高地。众人离开了森林,来到了只有稀疏桦木生长的空旷高地,然后是只有几株苍老松树的荒地。太阳缓缓地落入眼前的山脉背后,暮色笼罩大地。皮聘回头看着队伍,他发现树人的数量增加了──还是他看错了?原先光秃秃的斜坡上现在长满了树木,但它们都在移动着,难道是法贡森林整个苏醒过来,越过山丘准备开战了吗?

他揉揉眼睛,怀疑是否睡意让他看到了幻影?但那些灰色的身影依旧继续往前移动,许多的枝丫中都传来了如同刺耳风声一般的声响。树人们越来越靠近高地边缘,所有的歌声也都停了下来。夜色降临,四野一片寂静,只有大地在树人脚下微微颤动和枝叶骚动的声音。最后,他们走到了高地边缘,低头看着一个幽深的黑洞:那是山脉边缘的裂谷,捻苦路纳,萨鲁曼之谷。

“夜色笼罩艾辛格!”树胡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