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强兽人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收起你们的武器!”乌骨陆大喊道:“不要再作无谓的抵抗了。我们从这边开始往正西走,接着沿山梯往下走;从那以后就直接朝向丘陵地带前进,然后沿着小河前往森林。我们必须日夜不停的赶路,了解了吗?”

“拜托!”皮聘想:“让这个丑家伙再多花一点时间集合部队吧,这样我就有机会了!”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那柄黑色的小刀割伤了他的手臂,滑到他的手腕间;他觉得鲜血流到手掌上,但同时也可以感觉到冰冷钢铁紧贴在肌肤上的触感。半兽人正准备再度上路,但有些北方来的半兽人依旧不肯妥协,艾辛格的士兵又再杀了两个人,他们才终于低头,整个部队陷入咒骂和混乱的状态中。此时,没有任何人看守皮聘,他的腿被绑得很紧,但手臂只有在手腕的地方受到束缚,而且还是被绑在身前的;不过,下手的人也绑得非常紧。他将半兽人的尸体推到一边去,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小心翼翼地将手腕的绳子在刀刃上摩擦。刀刃本身很锋利,而死者又把小刀握得很紧,最后,绳子终于被割断了!皮聘很快地握住断绳,将它松松绑成原来的样子,重新套在手上,然后就躺了回去。

“把这些俘虏带走!”乌骨陆大喊着:“别对他们玩花样!如果我们回到基地的时候他们死了,也会有人跟着死。”

一名半兽人将皮聘像是扛一袋马铃薯般地扛起来,另一个家伙也用同样的方法对待梅里。半兽人的爪子像是钢铁一般紧紧箍在皮聘的手臂上,对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肌肉中,他只得闭上眼睛,进入噩梦中。

突然间,他又被丢到多岩的地面上。天色看来才黑不久,但一弯新月也开始往西落下,他们身处在一个悬崖边缘,似乎面对着由薄雾所构成的大海,附近还有水流的声音。

“斥候终于回来了!”附近有一名半兽人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没有?”乌骨陆的声音问道。

“只有一名骑士,而他往西边走了。底下一切都很平静。”

“我想目前是这样,可是能够持续多久呢?你这个笨蛋!应该射死那个家伙,他会通知其它人,那些该死的马夫,明天早上就会知道我们的行踪。从现在开始,我们得要加速赶路了。”

一个阴影遮住了皮聘的视线。那是乌骨陆。“起来!”半兽人大喊道:“背着你到处跑来跑去,我的部下都已经累了,我们得要爬下去,你得用自己的腿才行。最好不要浪费我们时间,不准大叫,也不准逃跑,我们有得是方法可以让你得到教训,又不会让你们有什么损伤。”

他割断了皮聘大腿和脚踝的绳子,扯着他的头发让他站起来;皮聘倒了下去,乌骨陆又再度拉着他的头发让他站起来,有几名半兽人哈哈大笑。乌骨陆撬开他的牙关,倒了些烫嘴的东西进去;他觉得浑身一股热流通过,脚踝和大腿的疼痛消失了,他现在可以站起来了。

“下一个!”乌骨陆大喊道。皮聘看着他走到梅里身边,踢了他一脚;梅里发出哀嚎,乌骨陆粗暴地抓起他,让他半坐起来,把他头上的绷带扯掉,然后他从一个小木盒中挖出一撮黑色的东西抹在伤口上,梅里大声惨叫,拼命挣扎。半兽人们拍手大笑:“这家伙不能好好享受他的药啊!”他们嘲弄道:“根本不懂什么东西是对他好的。唉,我们以后再从他身上找乐子好了!”

不过,此时的乌骨陆可没有心情陪他们起哄,他必须尽快赶路,又得要安抚那些不情愿的跟随者。因此,他用半兽人的方法医治梅里,的确也很快见效了。在他强灌梅里那饮料之后,梅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起来脸色苍白,却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前额的伤口似乎不再困扰他,但那条褐色的伤疤将会永远跟随着他。

“嗨,皮聘!”他说:“你也来参加这场小冒险了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和睡觉呢?”

乌骨陆大喊道:“闭嘴!别耍小聪明!不要乱说话,不准和你的同伴交谈。你们敢惹麻烦,我都会跟长官报告,到时你们会后悔。你们会有早餐和床铺可以睡的,就怕你们承受不起。”

半兽人的小队开始沿着狭窄的梯道,往底下满是迷雾的草原前进。梅里和皮聘之间隔了十几名半兽人,小心翼翼地和他们一起往下爬;到了最底下,他们终于踏上了草地,两位霍比特人都觉得兴奋莫名。

“往前直走!”乌骨陆大喊道:“西偏北的方向,沿着这条河走。”

“天亮了我们要怎么办?”北方来的半兽人问道。

“继续跑,”乌骨陆回答:“不然坐在草地上,等那些白皮肤的家伙一起来野餐吗?”

“可是我们不能够在阳光下跑步。”

“我会在你们背后一起跑,”乌骨陆说:“你们最好认真跑!否则就永远看不到你们那个可爱的地洞了。我以白掌之名咒骂你们,带着这些没受训练的蛆有什么用?混蛋,还不快跑!趁着夜色快点跑!”

然后,整个队伍就用半兽人惯有的步伐开始奔跑。他们没有任何的秩序和队形,只是你推我挤的冲个不停,偶尔还会咒骂彼此,每名霍比特人都有三个卫兵看守。皮聘远远落在后面,他怀疑自己还能够继续这样跑多久?自从当天早上以后,他就没吃过东西了,身边的一名守卫还拿着鞭子。不过,至少到这个时候,那种半兽人的提神饮料效力还持续着,他的脑子也跟着转个不停。他的脑海中,时常会浮现神行客专注地察看地面足迹,跟在后面不停赶路的影像;可是即使是游侠,也无法在这一团半兽人的足迹中分辨出什么异样。他和梅里的小脚印,早就被四周穿着铁鞋的沉重脚步给彻底掩盖了。

当他们跑离悬崖一哩多的时候,地形突然变成洼地,地面也变得又软又湿。四野都是在月光照耀的迷雾笼罩之下,前方的半兽人阴影被吞没在大雾中。

“喂!稳住!”乌骨陆从后方大喊道。

皮聘突然间灵机一动,立刻马上行动。他往右一晃,躲开了守卫的手,一头冲入大雾中,立刻趴在草地上。

“停!”乌骨陆大喊道。

众人陷入一阵混乱中,皮聘立刻跳起来继续奔跑,但半兽人紧跟在后,有几个家伙甚至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眼前。

“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皮聘心想:“但还有机会在这块湿地上作些记号给后来的人。”

他将两手伸向咽喉,解开斗篷的别针;正当几只手臂伸过来抓住他的时候,他将这信物丢到地上。“或许这东西可能就这么掉在这边,永远不会有人发现!”他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这么做,就算其它人逃离那场战斗,他们多半会跟着佛罗多走。”

一条鞭子卷住他的腿,痛得他不由自主大喊。

“够了!”乌骨陆跑上来大喊:“他还得跑上很长一段路,逼他们两个一起跑,用鞭子好好的提醒他们。”

“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转过身对皮聘咆哮道:“我不会忘记的,你的处罚只是被暂时留在后面而已。快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