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树胡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此同时,霍比特人在盘根错节的老树脚下尽可能的赶路,沿着小溪的水流向西方山脉的方向前进,同时却也越来越深入法贡森林。慢慢的,他们对于半兽人的恐惧消退了,脚步也跟着减缓,他们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这里的空气稀薄到不太适合呼吸。最后梅里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说:“我们不能这样继续赶路了,我需要新鲜空气!”

“至少先喝点水吧,”皮聘说:“我快渴死了!”他沿着一条延伸进小溪中的树根爬到河岸边,用手捧起溪水来啜饮。溪水十分清澈冰凉,他一连喝了好几口,梅里也跟着有样学样的大喝特喝。溪水不只让他们不再干渴,似乎也给他们带来了新的力量。两人坐在河边轻松地泡脚,让河水释放肌肉中的酸痛,一边打量着四边沉默无声,一排接一排罗列的树木,似乎每一边都这么无边无际地延伸下去。

“我猜你应该还没迷路吧?”皮聘靠着须要好几个人才能合抱的老树干躺了下来:“至少我们可以跟着这条河走,管它叫作树沐河还是什么的,一路走回原来进入森林的地方。”

“只要我们还走得动就没问题,”梅里说:“还有这里的空气也让人很不舒服。”

“没错,这里的空气似乎很稀薄,好象停滞住了一般,”皮聘说:“不知道怎么搞的,这里让我想起了在大地道那边建的图克大厅。那是个很大的地洞,那边的家具大概有好几十年都没有移动过。他们说老图克就这样年复一年的居住在那里,看着家具和自己逐渐被岁月所侵蚀。自从他一百年前去世之后,那个房间就再也没人动过了。杰龙提斯是我的曾曾祖父,这就是他告诉我的,可是,那里的古旧感觉和这边根本不能比。你看看这些四处飘汤、恣意生长、横行霸道的苔藓!几乎每棵树都挂着一大堆已经枯死的树叶,看起来真不干净。很难想象这里的春天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我都无法想象春天会不会来呢,更别提要在这边大扫除会是什么样子了。”

“不过,至少太阳偶尔会照进这里来,”梅里说:“这里看起来,和比尔博对幽暗密林的描述完全不同,那里又黑又暗,是暗黑生物的大本营;这里只是光线微弱,树多得吓人而已。你根本没办法想象有动物居住在这里,甚至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也不可能。”

“没错,霍比特人也不例外,”皮聘回答:“我也不敢想象要穿越这座森林是什么样子,我猜大概一两百哩都不会有东西吃。我们的干粮还够吗?”

“不太够了,”梅里说:“我们脱逃的时候身上只有几块兰巴斯,其它的都留下来了。”两人万分惋惜地看着剩下来的几块精灵干粮,这些碎片大概只够支撑五天,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我们也没有毯子,”梅里说:“不管往那个方向走,今天晚上都要忍受风寒了。”

“好吧,我们最好先决定一下该往哪里走,”皮聘说:“天色已经很亮了。”

就在这个时刻,他们突然发现不远的森林深处出现了一道金光,那是穿透了森林浓密顶盖的温暖阳光。

“哇!”梅里说:“刚刚我们走进森林的时候太阳一定被云遮住了,现在它又跑了出来,或者也可能是它已经爬到半空,可以照进森林中的空隙了。这距离并不远,让我们去看看吧!”

※       ※       ※

他们发现,那里其实比他们想象的远多了,地形依旧持续的上升,地表的岩石也越来越多。随着他们的前进,四周越来越亮,很快的他们就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堵石壁,那应该是某座山丘的一部分,或是远方山脉的延伸,石壁上没有任何的树木,太阳正照在这堵岩壁上。

树木的枝丫和根茎好象都伸了出来,渴求太阳的温暖。原先看起来死气沉沉的森林,现在成了阳光下红褐饱满的美景,灰黑色的树皮也如同打磨光滑的皮革一样细致,树干也反射着如同鲜嫩青草一样的柔和绿光,这可能是早春的迹象或是它们久远活力的残迹。

在岩壁上有一系列近似阶梯的地形,从它崎岖不平的形状看来,或许这是岩石破裂和雨水冲刷所自然构成的奇观。在石壁之上,几乎与树顶平行的地方有一块空地,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几株杂草生长在其上。还有一株老树的残干留在该处,只剩下两根弯曲的树枝,看起来像极了一位在晨光中伸懒腰的老人。

“我们上去吧!”梅里欢欣鼓舞地说:“终于可以呼吸新鲜空气,看看这里的样子了!”

两人高高兴兴地爬上这一连串的阶梯。如果这些阶梯真的是人工打造的,那么原先准备使用它的人一定脚大腿长。不过,由于他们太兴奋了,让两人忽略了自己身上的累累伤痕,为什么这么快就已经完全痊愈,而只顾着闷着头往上爬。最后,两人终于爬到了岩壁的顶端,正好位在那老树桩的底下。然后他们一跃而上,背对着山丘,深吸一口气,看向东方。他们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只走进了森林大约三到四哩左右的距离,因为树木在斜坡上延伸很长的距离,让他们有已经走了很远的错觉。就在森林的边缘处,有着浓密的黑烟窜起,向着他们飘过来。

“风向改变了,”梅里说:“又转向东方了,这里好凉快喔。”“没错,”皮聘说:“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恐怕一切又都会恢复原状。真可惜!这座老森林在阳光之下看起来好漂亮,我几乎觉得自己要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几乎觉得你喜欢这座森林?很好!你们真是太客气了!”一个奇异的声音说:“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们的脸。我几乎觉得我要讨厌你们两个人了,不过,最好还是不要仓促下决定。快转过身!”一双长满了树瘤的手放在两人的肩膀上,将他们轻柔,但不可抗拒地转了过来;然后,一双大手将他们举了起来。梅里和皮聘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张极端不寻常的面孔,那张脸孔属于一个类似人类,几乎有着食人妖轮廓的高大身形。他至少有十四尺高,看起来非常强韧,头长得很高,好象没有脖子,两人很难推断他到底是穿着绿灰色的树皮,还是这就是他的皮肤。不过,他们至少可以确定的是,距离躯干有一段距离的双手没有任何绉折,是褐色的光滑肌肤。他的每只大脚有七根指头,那张长脸的尾端则是被掩盖在茂密的苔藓下,迎风飘扬的灰色苔藓,看起来有点像老人的灰色胡须一般丰美。不过,此时此刻,霍比特人们唯一注意到的就是那双眼睛;那双深邃的眼睛正缓慢、严肃地打量着他们。他的眼睛是褐色的,中间有着绿色的光芒。事后,皮聘试着要描述对那双眼睛,就是这样的印象。“初看到那双眼的人,会觉得那背后似乎有着十分深邃的古井,装满了远古以来的记忆和缓慢、坚定的思绪;但是水井的表面却是反射着现世的波澜,就像阳光映像在大树的枝叶上,或是阳光照射在幽深湖水中一样的感觉。我不确定,但这种感觉好象是在树顶和树根之间、大地和天空之间的什么力量突然间醒了过来,正用着亿万年以来同样的缓慢动作打量着眼前的景象。”

“哼姆,呼姆,”那低沉如同大地鸣响一般的声音呢喃道:“真是奇怪!我的座右铭是不要仓促行事。可是,如果我在听见你们的声音之前看见你们──顺道一提,我很喜欢你们小小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复记忆的事物……如果我在听见你们的声音之前看见你们,我会就这样从你们身上踩过去,把你们当做矮小的半兽人,事后才会发现我犯了错。你们真的很奇怪,我的老根啊,真的很奇怪!”

皮聘虽然依旧很吃惊,但已经不再害怕。他在那双眼睛的打量下只有感觉到好奇,但没有恐惧。“打搅您了,”他说:“但阁下是什么来头?又是什么种族?”

那双苍老的眼中出现了诡异的光芒,似乎是某种提防的感觉──那座古井被盖了起来。“哼姆,”那声音回答道:“我是树人,其它人是这样称呼我的;没错,就是树人这两个字。你们可以用你们的语言称呼我树人,也有某些语言称呼我为‘法贡’,还有人叫我树胡……叫我树胡应该就可以了。”

“树人?”梅里惊讶地问道:“这是什么?你怎么称呼你自己呢?你真正的名字是什么呢?”

“呵,等等!”树胡回答道:“呼!这可会说上好长一阵子呢!别这么着急。问话的是我呢,你们是在我的势力范围内,我才想要问你们到底是什么?我无法将你们分类,你们似乎不属于我在年轻时候所学到列表中的种族,不过这也难怪,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或许有人编出了新列表也说不定。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列表是怎么说的?快学习各种生灵的知识吧!先是四种自由民:

最古老的是精灵们,

矮人在黑暗的地底挖洞居住;

大地所生的树人和山脉一样年长;

寿命有限的人类是马儿的主人。

嗯,哼,嗯。

水獭是工人,山羊爱跳跃,

大熊爱吃蜜,野猪最好斗;

野狗吃不饱,小兔胆子小……

嗯,哼。

猎鹰在天际,水牛在草地,

雄鹿有美角,猛隼飞最快,

天鹅最洁白,大蛇最冰冷……

呼姆,嗯,呼姆,嗯。接下来是什么?嘟姆,咚,嘟姆,东,噜滴嘟咚,这列表很长哪!反正,你们就不在列表上就对了!”

“古老的故事和列表里面,似乎永远都不会记得我们,”梅里说:“但是我们已经在世界上活了很久了,我们是霍比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