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白骑士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都快冷到骨髓里了!”金雳跺着脚,挥舞着手臂说。好不容易到了白天。天一亮,三人就想办法弄出一顿早餐填饱肚子。在晨光中,他们准备继续搜寻霍比特人的足迹。

“也不要忘记找那个老家伙的足迹!”金雳忿忿地说道:“如果我发现他的脚印,我的心情会好一点。”

“为什么呢?”勒苟拉斯问道。

“因为有脚、会留下脚印的老人,多半不会是什么可怕的怪物。”矮人回答道。

“或许吧!”精灵回答:“不过,这里的草丛很干、很深,即使是沉重的靴子,可能也无法留下脚印。”最好金龟换酒全集侯卫东官场笔记

“这应该难不倒游侠的,”金雳说:“亚拉冈可以轻易地从弯倒的杂草中判读出线索来,不过,我也不期望他能够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我们昨天晚上看到的是萨鲁曼的影像。即使在大白天,我也敢这么说,或许他还正从法贡森林里瞪着我们呢!”

“的确很有可能,”亚拉冈说:“但我还是不太确定,我刚刚在思考有关马匹的事情。金雳,你说它们昨晚是被吓跑的,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勒苟拉斯,你有听见任何的异样吗?它们听起来像是受到惊吓的牲畜吗?”

“没有,”勒苟拉斯回答:“我清楚听见它们的声音,如果不是因为四周的黑暗和我们自己的恐惧,我会说它们是太过兴奋了。它们的嘶鸣声就像是马儿看到许久不见的朋友一般。”

“我也是这么想!”亚拉冈说:“但除非它们回到我们身边来,否则我搞不清楚其中的谜团。来吧!天色已经很亮了,还是先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稍后再来猜测吧!我们应该从营地附近往四下仔细搜寻,不要漏掉任何可能的线索,沿着斜坡往森林的方向找。不管我们对于昨晚的访客有什么看法,我们的任务还是找到那些霍比特人;如果他们真的凑巧逃了出来,应该会躲在树林间,至少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线索。如果在这里和森林的前缘都找不到任何的痕迹,那么就必须在战场的焚灰之间找寻线索。但是,洛汗国的骠骑手段实在太俐落了,我们在那边恐怕找不到多少痕迹的。”

三人在四周的地面仔细搜寻了一阵子,树木静静矗立着,仿佛也在为他们哀悼一般。亚拉冈慢慢地往外走,他来到了河岸边那些篝火的残迹旁,沿着地上的脚印走回战斗开始的地方。突然间,他停下脚步,脸几乎贴到草丛中。然后,他发出一声大喊,其它人连忙跑了过来。

“终于,我们在这边找到了新的线索!”亚拉冈从地面上捡起一片破碎的叶子给大家看,那是个有着金色色泽的苍白叶片,已经开始缓缓地变成枯萎的褐色。“这是罗瑞安的树叶,上面还有一些干粮的碎屑,地面上也有一些。你们看!附近还有几段被切断的绳索!”

“这是割断绳索的小刀!”金雳说。他弯下腰,从一丛曾经被践踏的草丛中,拿起一根短的锯齿刀刃,被踩断的刀柄就落在旁边。“这是半兽人的武器!”他小心翼翼地捏着刀柄,看着它弯曲的形状,面露恶心之色。刀柄的形状是一个丑恶的脑袋,脸上露出邪淫的笑容。

“好吧,这真是最大的谜团了!”勒苟拉斯抱怨道:“一个被绑住的俘虏,竟然从半兽人和骑士的包围圈中逃了出来;然后他在没有任何掩护的地方停了下来,利用半兽人的小刀割断绳索。可是他们是怎么办到的?如果他们的脚被绑住,要怎么走路呢?如果他的手被绑住,又要怎么使用小刀呢?如果他的手和脚都没有被绑,那他又为何割断绳索?就算他对于自己惊人的表现很满意,竟然又坐下来舒舒服服的吃干粮?光从这点,就算没有罗瑞安的树叶,我们也可以推断这家伙一定是霍比特人。在那之后,我想他们应该就长出翅膀来,高高兴兴地飞进树林里面去了。要找到他应该很简单,我们只要也跟着长出翅膀就好了!”

“我猜这一定和魔法有牵连,”金雳说:“不知道那个老人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亚拉冈,你对于勒苟拉斯的推论有什么看法?你有更好的高见吗?”

“或许吧!”亚拉冈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手边还有一些细微的线索你们没有考虑到:我同意这名俘虏一定是霍比特人,在他抵达这边之前,手或腿一定已经挣脱了束缚,我猜是他的手,因为这样让这个谜题变得比较容易,而且,从其它的线索看起来,他是被半兽人抱到这边来的。你们看,几步之外有血迹;那是半兽人的血迹。在这一带有很深的蹄印,又有重物被拖走的痕迹。这名半兽人是被骠骑杀死的,后来他的尸体又被拖去焚化。但他们并没有发现霍比特人,他并非‘毫无掩护’,因为当时还是晚上,他又穿着精灵斗篷。他觉得又饿又累,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在他利用死去敌人的小刀割断绳索之后,就顺便休息了一下,吃掉一些东西。不过,幸好,即使他逃跑的时候没有携带任何装备,身上至少还有一些兰巴斯,这种在口袋随身携带食物的习惯也是霍比特人的特色之一。我虽然都是用他来描述,但我希望梅里和皮聘是一起行动的;很遗憾的,现场没有其它的线索可以支持我的这个想法。”

“根据阁下精巧的推论,请问我们的朋友,一开始又是怎么挣脱手腕的束缚呢?”金雳问道。

“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发生的,”亚拉冈回答:“同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半兽人要把他们抱走;我们可以合理的假设,他绝对不是想帮助他们逃跑。因为如此,我似乎明白了一个从开始就让我大惑不解的情况:为什么在波罗莫战死后,半兽人们甘于只抓走梅里和皮聘就好了?他们并没有试图找出我们,也没有攻击我们的营地;相反的,他们全速朝着艾辛格前进。他们是否有可能以为:自己已经俘虏了魔戒持有者和他忠实的仆人?恐怕不是。即使他们的主人知道真相,应该也不敢就这样把这机密说得这么清楚。他们绝不可能对属下公开提及魔戒,半兽人不是那么忠实的仆人;但我想,半兽人的命令应该是不计一切代价俘虏霍比特人。在战斗开始前,有人试着想把俘虏偷带走,对于这些人来说,阵前叛变是家常便饭;某些强壮、大胆的半兽人或许想要独自带着这奖赏逃跑,获取利益。这就是我的推断,也许还有别的可能性,但我一时之间想不出来。我们可以确定一点:我们的朋友至少逃出了一名,现在的任务则是在回到洛汗之前找到他。我们不能够因法贡森林而退却,因为他一定被迫躲入了这座森林。”

“我不知道什么比较让我害怕:法贡森林,还是将来必须走路回洛汗。”金雳闷闷不乐地回答。

“那我们还是先进法贡森林吧!”亚拉冈说。

过不了多久,亚拉冈又找到新的线索,在靠近树沐河的地方,他找到了脚印;那些是霍比特人的脚印,但对方的脚步太轻,无法确认有多少人。接着,他们又在森林边缘的一株大树旁找到了一些痕迹,但该处的泥土太硬了,找不到进一步的线索。

“至少有一名霍比特人站在这里,回头看了一阵子,然后他就转过身,走进了森林中。”亚拉冈说。

“那我们也必须进去,”金雳说:“不过,我不喜欢这座法贡森林的感觉,之前也有人警告我们了,我真希望我们身在别的地方!”

“不管传说是怎么说的,我并不认为这座森林有邪恶的气息,”勒苟拉斯说。他站在森林的边缘,弯身向前,仿佛正在倾听着森林中的声响和游动的暗影。“不,这不是邪气,就算是,也距离我们很远。我只能依稀听到黑暗之处有着黑色树木的动静。我们附近没有任何的威胁,但我可以感觉到提防小心和愤怒的气息。”

“好吧,至少它们不需要对我生气,”金雳说:“我可没有伤害它们。”

“我当然知道,”勒苟拉斯说:“但它的确受过伤害。森林里面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或是即将发生,你们可以感觉到这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吗?让我连呼吸都不太顺畅。”

“我觉得空气很闷,”矮人说:“这森林比幽暗密林要来得稀疏,但气氛却没有多大差异。”

“这是座非常非常古老的森林,”精灵说:“古老到几乎让我觉得自己又变年轻了,自从我和你们这些年轻人一起旅行以来,我就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这是座充满了回忆的森林,如果在和平的年代,我在此可能会觉得身心舒畅。”

“我想也是!”金雳哼了哼,“毕竟你是木精灵,而所有的精灵都是怪里怪气的家伙。但你至少让我很放心,你去哪里,我都愿意跟着。不过,请随时准备好你的弓箭,我也会备好我的斧头,不是要用在树木上啦!”他看着身边的大树,急忙补充道:“我可不想要再意外遇上那个老人,手上还没有可以‘讨论’的筹码。我们走吧!”

话一说完,三名百里追踪的猎人就走进了法贡森林,勒苟拉斯和金雳把观察足迹的工作交给亚拉冈。森林的地面十分干燥,又盖满了枯叶,不过,亚拉冈推测逃跑的俘虏,多半会靠近水边走,因此他经常走回溪水边观察,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发现了梅里和皮聘停下脚步喝水和泡脚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那里有一对霍比特人的足印,其中一双还比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