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五章 白骑士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真是不错!”亚拉冈说:“可惜的是这脚印已经是两天之前的痕迹了。看起来,从这边开始,霍比特人离开了水边。”

“那我们该怎么办?”金雳说:“我们没办法在法贡森林这么大的区域搜寻他们的踪迹,我们的存粮不够。如果我们不能赶快找到他们,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除非我们愿意和他们一起坐下来,手牵着手挨饿表达我们的友谊。”

“如果我们只剩这个选择,那也没有反悔的余地!”亚拉冈说:“我们继续往前吧。”

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树胡的小山丘前斜坡,三人看着通往高地的那座简陋的阶梯。阳光不时从云朵中洒出金光照耀森林,四周围看起来也不再那么的局促不安。

“让我们上去看看四周吧!”勒苟拉斯说:“我还是觉得胸口有点闷,尝尝新鲜的空气对我可能比较好一些。”

一伙人爬上阶梯,亚拉冈走得比较慢,最后才爬上高地,一路上他都在仔细地观察阶梯和地面的蛛丝马迹。

“我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霍比特人来过这里!”他说:“但还有其它的痕迹,非常奇怪的痕迹,我竟然认不出来。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从这块高地上看见什么线索,让我们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站直身子,看着四周,但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高地面向南方和东方,但只有东方的视野是开阔的,他可以看见那个方向的树木,和之前他们所踏足的平原衔接在一起。“我们绕了很大的一圈,”勒苟拉斯说:“如果我们在大河上的第二天或第三天就往西走,都可以毫发无伤的来到这里。前途果然是难以预料的啊!”

“但我们并不想来法贡森林啊!”金雳说。

“不过我们还是到了这边,又正好陷入了此地的罗网之中,”勒苟拉斯说:“你看!”

“看什么?”金雳问道。

“森林里面的东西。”

“哪里?我可没有精灵那么好的视力。”

“嘘!小声点!看那边!”勒苟拉斯指着眼前的景象:“就在森林里,在我们之前经过的地方,就是他──你应该可以看见他在森林里面走动吧?”

“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金雳压低声音说:“亚拉冈,你看!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那个老人又来了,全身都穿着肮脏破烂的灰衣服,难怪我一开始没发现他。”

亚拉冈低头一看,发现一个弯腰驼背的身影正在缓缓移动。他的距离并不远,看起来像是一个倚着拐杖前进的老乞丐。他的头低垂,并没有朝向他们的方向打量。在其它的国度中,三人或许会用关怀的话语迎接他,但此时此刻,三人都沉默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感觉到有什么隐藏的力量或是威胁正逐渐靠近。

金雳张大眼呆立了好一阵子,看着那身影越走越近。然后,突然间,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道:“勒苟拉斯,快拿弓!瞄准他!准备好!那是萨鲁曼。别让他有机会开口,或是对我们说话!先射再说!”

勒苟拉斯拿出长弓,缓缓地拉开弓弦,彷佛有另一股力量在和他的意志抗衡。他的手上捻着一支箭,但却没有将它搭在弦上。亚拉冈沉默地站着,脸上露出极度专注的表情。

“你们在等些什么?你们到底怎么搞的?”金雳压低声音,紧张万分地说。

“勒苟拉斯是对的,”亚拉冈低声说:“不管我们有多害怕、有多恐惧,都不可以就这样攻击一名老人。我们等着看吧!”

就在那一刻,那老人加快了脚步,以惊人的速度来到了石壁之下。然后,突然间他抬起了头,众人则是动也不动地往下看。天地之间瞬间变得万籁俱寂。他们看不见他的面孔,他戴着兜帽,在兜帽之上还有一个宽边的高帽,遮住了他脸上所有的特征,只露出鼻子和灰胡子。不过,亚拉冈觉得自己似乎惊鸿一瞥地看见,对方在帽檐下精光逼人的双眼。

最后,那老人终于打破了沉默:“朋友,真高兴见到你们!”他柔声说:“我想要和你们谈谈,是你们要下来,还是我要上去?”不待回答,他就开始往上爬。

“就是现在!”金雳大喊着:“勒苟拉斯,阻止他!”

“我刚刚不是说过要和你们谈谈了吗?”那老人说:“精灵先生,快把弓箭拿开!”

弓箭果然从勒苟拉斯的手中掉下,他的手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还有你,矮人先生,请你先把手从斧柄上上移开,等我上来吧!你不会需要这个‘筹码’的。”

金雳动也不动,如同石像一般呆立着,眼睁睁地看着这老人身手矫健如同山羊一般跳上阶梯。老人似乎不再如之前一样的露出疲态,当他踏上高地的时候,似乎有什么白光一闪,仿佛灰色的破衣底下还穿着华美的白袍,意外显露了出来。在这一片寂静中,金雳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我再重复一次,真高兴见到各位!”那老人走向众人道。当他距离只有几尺远的时候,他靠着手杖,从帽檐下瞪视着他们:“诸位在这里有何贵干?精灵、人类和矮人,全都穿着精灵的衣服,我想这一定有段引人入胜的故事吧!我们在这里可不常看见这种景象。”

“听您说话的口气似乎很了解法贡森林,”亚拉冈说:“我的推论没错吧?”

“不敢说是很了解,”那老人回答:“我可能要花上好几辈子的时间才能够了解这里,但我偶尔会来这边逛逛。”

“我们可以知道您的大名,听听阁下的高见吗?”亚拉冈说:“时间不等人,我们还有一个急迫的任务是不能等的。”

“我刚刚已经说过我的高见了,你们在这边干什么,有什么精彩的故事可以和我分享吗?至于我的名字!”他轻轻地笑了几声,亚拉冈觉得那声音让他感到全身一股寒意,但却不是出自于恐惧或是害怕,那感觉彷佛是冰水或是冷风扑面而来,让他突然间清醒过来。

“我的名字!”老人又重复了一次:“你们应该都已经猜到了吧?我想你们之前应该听过的。没错,你们绝对听过这名字。来吧,还是说说你们的故事吧?”

三人沉默地站着,没有回应。

“如果你们还是这种态度,可能会让人怀疑你们的任务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老人说:“幸好我知道一些内情,我相信你们在追踪两名霍比特人的足迹。没错,霍比特人!别这样瞪着我,假装你们好象从来没听过这名字一样;你们听过,我也不例外。好吧,再告诉你们,他们前天爬到这里来过,遇见了意料之外的人物。这样有没有让你比较安心一点?现在你们是不是想要知道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好吧好吧,或许我可以告诉你们更多的消息。我们为什么还站在这边?你们应该看得出来,这个任务已经没有那么紧急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那老人转过身,走向悬崖边的一堆石头,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其它的人仿佛魔咒解除一般,也都回过神来。金雳的手立刻握住斧柄,亚拉冈拔出箭,勒苟拉斯拾起了弓。

老人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换了个姿势,坐得更舒服些。接着,他的灰斗篷被风吹了开来,他们这次终于确定的看见了底下穿着白色的衣服。

“萨鲁曼!”金雳擎着斧头冲向前:“快说!快说你把我们的朋友藏到哪里去了!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如果你不说,我就给你脑袋上一斧头,恐怕连巫师都没办法应付我这一斧!”

老人的动作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他立刻跳了起来,跃到一块大岩石之上。他站在那边,身形突然间变得无比巨大,低头俯视着所有人。他的兜帽和灰色的破烂衣物都被丢了开来,身上白色的服装显得格外耀目。他举起法杖,金雳的斧头从他手中飞出,掉落在地面上;亚拉冈的宝剑紧握在他僵硬的手中,此时也跟着发出刺眼的火焰。勒苟拉斯大喊一声,对着高空射出一箭,它化成一道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