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金殿之王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们一路骑过了落日和暮色,一直骑进黑暗的夜色当中。当他们终于下马休息的时候,连亚拉冈都觉得全身酸痛。甘道夫只给了他们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勒苟拉斯和金雳把握时间睡觉,亚拉冈躺在地上看着天空,甘道夫则是倚着手杖,看着黑暗中东方和西方的动态。万籁俱寂,当他们再醒来的时候,夜空中飘着许多云朵,在冷凛的风中飘移着。在冰冷的月光下,他们继续开始赶路,速度和白天时一样快速。

时间慢慢地流逝,他们依然马不停蹄赶路。金雳开始低垂下头,如果甘道夫没有抓住他,将他摇醒,他可能就这么落下马去。疲倦但自傲的哈苏风和阿罗德,跟随着它们毫无疲态的领袖,追着那在黑夜中依稀可见的灰色影子。月亮落入多云的西方,两旁的景物都飞快地被抛在脑后。

一阵寒意渗进夜空中,东方的黑暗缓缓消逝,化成灰色。红色的曙光从他们背后的爱明莫尔高地之上一道道窜出。黎明已经到来了,一阵狂风吹过,让路上的野草全都为之低头。突然间,影疾停下脚步昂首嘶鸣。甘道夫指着前方。“你们看!”他大喊着。众人张开疲倦的双眼凝神望去,在他们眼前就是南方的大山,顶端沾染着白色的积雪,其中渗着一道道黑色的痕迹。草原一路延伸到山脚边,最后进入许多尚未被阳光照耀的山谷中,隐遁在这些崇山峻岭的中心地带。就在这些赶路人的眼前,这块广阔的草原像是山脉间的海湾一样开展,在远方的山中,他们依稀看见一座孤峰挺立在山谷的入口处,像是一名哨兵般坚守岗位。在那座山的山脚下有一道银光闪闪的河流,而靠近岸边,借着曙光,他们瞥见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勒苟拉斯,说吧!”甘道夫说:“告诉我们你看见了什么!”

勒苟拉斯伸手遮住刺眼的曙光,定睛一看。“我看见一条积雪所融成的溪流,”他说:“它是从山谷中的阴影中一路流出,东边还有座翠绿的山丘,有道壕沟和带刺的围篱围住了该处。在那里似乎有许多的屋舍,在正中央的一块绿地上,有一座人类所建造的巨大殿堂,在我的眼中看起来,它似乎拥有黄金打造的屋顶,那光芒照耀着四周的城市,它的柱子和大门也都是金色的。宫殿附近还有许多穿着盔甲的人类守卫着,但其它的人都还在梦乡中。”

“这座城市叫作伊多拉斯,”甘道夫说:“那个黄金宫殿叫作梅杜西,洛汗国的骠骑军团统帅希优顿就居住在该处。我们和曙光一同到来,眼前的道路也十分清楚,但我们必须更谨慎地赶路,因为战火迫在眉睫;不管从远方看起来怎么样,这些牧马王随时都处在

枕戈待旦的警戒状态。不要拿出武器,也不要冒犯对方,一切都等我们来到希优顿的王座之前再说。”

当一行人来到河边时,晨光十分明亮,众鸟啁啾。湍急的河水一路流入平原上,在山脚下转了个大弯,往东流去,汇入杂草遍布的树沐河河床之上。大地一片翠绿,在沾满露珠的野草旁,河岸边生满了低垂的柳树。在这块南方的土地上,柳树的枝条已经开始泛红,可以感觉到春天脚步的靠近。在众多的柳树旁则是一个饱经马蹄践踏的渡口,四人渡过小溪,踏上一条通往较高地势的宽广道路上。在那座被围墙所包围的山丘上,那条路绕经许多高而翠绿的小丘。在这些小丘的西边,草地的颜色洁白如同新降的初雪一般,一朵朵的小花,像是无数的星辰一般绽放其间。

“你们看!”甘道夫说:“这些草地上的明亮眼睛多么美丽啊!它们被称作永志花,在这个人类的国度中则被称为心贝铭花,因为它们整年开放,生长在亡者安息之处。注意!我们已经来到了希优顿的先王们沉眠的地方。”

“左方有七座坟丘,右方有九座坟丘,”亚拉冈说:“自从黄金宫殿建成以来,确实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在我们的幽暗密林中,枫叶红了五百次,”勒苟拉斯说:“这在我们的眼中看来,不过是刹那一瞬。”

“但对骠骑们来说,可是极为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亚拉冈说:“这皇家的兴起都已经成为歌谣中记载的传说,确实的年代也消失在历史的迷雾当中。现在,他们将这里称作家园,语言也和北方的同胞有了区隔。”然后,他开始用一种矮人与精灵都没听过的语言吟唱一首歌谣,虽然两人不知其中的意义,但也被那特殊的旋律所吸引,集中精神倾听着。“我猜,那就是骠骑国的语言吧,”勒苟拉斯说:“那听起来就像是这座大地一般,富饶而又平坦,但在某些地方又坚韧、严肃如同山脉一样。但我实在猜不出其中的意义,只感觉出里面充满了人寿短暂、岁月无常的悲哀。”

“翻译成通用语是这样的,”亚拉冈说:“我已经尽力了。

骏马与骑士今何在?

号角憾地今何在?

钢盔与铠甲今何在,

那飘扬金发今何在?

春意、农耕、金黄的玉米今何在?

一切都如细雨落入山中,

如微风吹拂草原;

岁月隐入西方,

藏入山后的阴霾。

谁能收回枯木火焰之湮灭,

或挽留大海彼方流逝的岁月?

这是一首洛汗国早已遗忘的诗歌,歌颂年少的伊欧有多么高大、多么俊美,他策马自北方而来,他的座骑费勒罗夫,众马之王的四蹄仿佛乘风而起的四翼,人们在傍晚依旧会这样歌颂自己豢养的马匹。”

在交谈间,一行人已经越过这些沉默的墓丘,跟随着蜿蜒的小路来到了山丘之上,他们最后终于到了劲风吹拂的高墙和伊多拉斯的大门旁。

该处坐着许多披挂精亮锁子甲的人,一看见他们靠近就立刻跃起,以长枪阻住了去路。“陌生人停步!”他们用骠骑语大喊,要求来客表明身份和来意。他们的眼中有着好奇,却没有多少的友善之意,全部的人都阴郁地看着甘道夫。“我很了解你们的语言,”他用同样的语言回答道。“但一般的陌生人却极少做得到这一点。既然如此,如果你们想要获得答案,为什么不照着惯例用西方的通用语提问呢?”

“吾王希优顿下令,除非是我国的盟友,了解我族的语言,否则不得进入此门!”一名守卫回答:“在这战火逼近的关键时刻,除了我们的同胞,以及来自蒙登堡和刚铎的人之外,我们不欢迎其它的人。你们穿着奇怪的衣服,大胆地从平原上过来,却又骑着类似我族的骏马,你们究竟是谁?我们已经留心观察你们很久了。我们从来没看过这么奇怪的骑士,更没看过这匹超凡脱俗的神驹。除非我们的双眼被法术蒙蔽,否则它一定拥有马中之王的血统。表明你的身份,你究竟是萨鲁曼派来的巫师,还是他的魔法所创造的幻影?快点说!”

“我们不是什么幻影,”亚拉冈说:“你的眼睛也没看错。承载我们的确是贵国的骏马,我猜你在开口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马贼是不可能光明正大骑向马厩的。这是哈苏风和阿罗德,是骠骑军团第三元帅伊欧墨在两天前慷慨借给我们的。我们遵守承诺,将这两匹马带回来了。伊欧墨是否已经回来,告诉过你们,我们即将前来的消息?”

守卫的眼中掠过一丝挣扎:“有关于伊欧墨的消息无可奉告!”他回答:“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毫无疑问,希优顿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或许有人已经预料到你们的出现。就在两天之前,巧言大人来我们这边转告了希优顿王不准陌生人通过此门的命令。”

“巧言?”甘道夫用锐利的眼光看着守卫:“不要再说了!我的任务和巧言没有关系,我要晋见的是骠骑王本人。时间紧迫。你可以通知王上我们已经到了吗?”他帽檐下的双眼,在瞪视着眼前的守卫时精光闪烁。

“好的,我会的,”对方缓缓地回答:“但我该以什么名号通知吾王呢?你外表看起来老态龙钟,疲倦不已,但我觉得你在这层伪装下其实是精明干练的。”

“你看得很清楚,也很会说话,”巫师说:“我就是甘道夫,我回来了。你看!我也带回来一匹骏马。这是神驹影疾,只有我能够驯服它;在我身边的是流着皇族血统的亚拉冈,他的目的地正是蒙登堡;旁边的两位则是精灵勒苟拉斯和矮人金雳,是我们的同伴。快去求见你的主人,告诉他我们正在门口等候,想要和他谈谈,希望他能够准许我们进入他的宫殿。”

“你给的名号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我会将它们呈报给吾主,询问他的看法。”那名守卫说:“请在此稍后,我会将他的指示转告给诸位。别抱太高的期望!这是黑暗的年代。”他飞快地离开,让同僚们看守着这群陌生人。

不久之后他回来了。“跟我来!”他说:“希优顿准许各位进入,但你们所携带的任何武器,即使只是手杖,都必须留在门口。他们会帮诸位保管的。”

黑色的大门随即打开,一行人跟在带路人之后排成一列走了进去,眼前是一道宽广的大路,铺满了鹅卵石,一路通往山丘上,还夹杂着许多精心设计的阶梯。他们经过了许多木造的房屋和暗色的门扉,在道路旁有一条泉水潺潺流过的渠道,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山丘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