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金殿之王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在一片昏暗当中,众人听见巧言嘶哑的声音说道:“王上,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让他带手杖进来!哈玛那个笨蛋出卖了我们!”一道刺眼的强光闪过,闪电击中屋顶。接着一切都安静下来,巧言动也不动地趴在地上。

“塞哲尔之子希优顿,你愿意听我说话了吗?”甘道夫问道:“你需要协助吗?”他高举起手杖,指着一扇天窗。黑暗瞬间消退,从那开口中可以看见一块高远的澄净蓝色天空。

“并非一切都已被黑暗掩盖。骠骑王,不要丧志,我能提供的是天下无双的力量,绝望者将无法从我口中获得忠告。但我还可以给予你建议、给予你指导。你听见了吗?有些话是不可以对别人说的,请你走出大门,望向远方。你龟缩在阴影中,只聆听这家伙的片面之词已经太久了!”

希优顿缓缓地离开椅子。大殿中再度充满微弱的光线。他身后的女子快步走到他身边,搀扶着他;老人颤危危地踱走下阶梯,虚弱地走向门口,巧言依旧动也不动地趴在地上。他们走到门前,甘道夫用力敲打着门。

“开门!”他大喊道:“骠骑王要出来了!”

大门轰然开启,新鲜的空气蜂拥而入,大殿中吹入了一阵微风。

“把你的守卫都遣到楼梯底下去!”甘道夫说:“还有你,小姐,让他和我独处片刻,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朝霞阅读

“去吧,王女伊欧玟!”衰老的国王说:“担心受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http://www.szbzgl.com/guichui/鬼吹灯小说>

那女子转过身,缓缓地走回大殿内。当她走过门口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忧虑,当她的眼神停留在国王身上时,流露出浓浓的怜悯之情。她长得非常美丽,长发如同黄金的河流一般华丽,瘦高的身躯穿着白袍,系着银色的腰带,但她看来英气勃发,让人可以感受到一种钢铁般的坚毅,果然是拥有王族血统的女子。亚拉冈第一次在白昼目睹了洛汗之女伊欧玟的美貌,认为她冰冷如同清晨的薄雾,尚未褪去少女的青涩;而她也在一瞬间发现了他:高大的王储,散发着饱经风霜的睿智,披着灰色的斗篷,她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有股隐藏的力量。她僵立了片刻,最后飞快地转过身,消失在众人眼前。

“王上,”甘道夫说:“看看你的国土!再一次呼吸自由的空气吧!”

他们在皇宫雄伟的门廊前,可以看见洛汗国的疆域一路绵延到地平线的彼端,微风细雨开始缓缓飘落,西方和头顶的天空依旧雷声隆隆,远方山丘上闪电肆虐。但风向迅即转向北方,来自东方的风暴也开始缓缓消退,往南飘移向大海。突然间,一道阳光从他们身后的云层破洞而出;细雨在阳光中像是银丝一般的闪耀,远方的河流像反光的玻璃一般耀眼。

“外面并不黑暗哪!”希优顿呐呐地说。

甘道夫回答:“的确,你的年岁也并不像某些人暗示的那么老朽,抛去你的拐杖吧!”

国王的手一松,黑色的手杖就这么落到地面上。他慢慢地直起身,彷佛弯腰许久的仆人一般小心翼翼。现在,他抬头挺胸的站着;当他看着天空时,湛蓝的双眼闪闪发光。

“我最近所做的梦都是晦暗的,”他说:“但我觉得自己重获新生。甘道夫,如果你早些来,我可能已经醒过来了。我担心,你到来的时机会不会已经太迟了,你只能见到我皇室的末日,伊欧所兴建的壮丽皇宫恐怕就快要荡然无存了。火焰将吞没我国的宝座,我能做些什么?”

“你有很多事情要做,”甘道夫说:“但请先召伊欧墨进宫。我猜,你应该在那个自称巧言的葛力马谗言之下,将他关进监牢去了吧?”

“是的,”希优顿说:“他违抗我的命令,在宫殿中公然威胁要杀死葛力马。”

“敬爱你的人,多半不会敬爱巧言和他的忠告。”甘道夫说。

“或许吧,我会照你所说的做。召哈玛过来,既然他不适任看门的职务,那我就让他跑跑腿好了,让犯错者去带领犯错者来接受审判!”希优顿的声音十分凝重,但他看着甘道夫的脸上露出笑容,原先许多因忧虑而生的纹路都在这一笑之间被抚平,荡然无存。

当哈玛被找来执行命令之后,甘道夫带着希优顿在一张石椅上坐下来,接着在最高的阶梯上坐了下来,亚拉冈和同伴们都站在附近。

“我没时间把所有你应该知道的事情告诉你,”甘道夫说:“但如果我的预测是正确的,不久之后我就可以更完整的告诉你一切。千万小心!你即将面临连巧言的谎言都无法比拟的极大危险中。但你看!至少我已经将你从谎言的罗网中拯救出来,你又活了起来。刚铎和洛汗并非孤军作战,敌人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但我们拥有他无从知晓的一线希望。”

甘道夫的口气越来越急促,他的声音现在压得极低,除了国王之外没人听见他讲些什么。但众人都可以看见希优顿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最后他以无比的气势站了起来,甘道夫也跟着起立,两人并肩看向东方。

甘道夫用中气十足的雄浑嗓音说:“是的!我们的希望就在那里,但我们最大的恐惧也在该处。我们的处境可说是千钧一发,但只要我们能够再坚守阵地一段时间,战况就还有希望。”

众人也纷纷将视线转向东方。他们的思絮越过绵延的草原,直到视线的尽头,又继续越过山脉,来到了魔影之地的黑暗山脉。魔戒持有者身在何方?悬挂千钧的一发依旧岌岌可危!视力极好的勒苟拉斯,似乎看见了一道白色的闪光,那或许是阳光照在远方卫戍之塔上的亮光。在更远处,燃起了一道小小的火舌,那是还很遥远,却是目前最迫切的威胁。

慢慢地,希优顿再度坐下,他体内的疲倦彷佛依旧在和甘道夫作对。他转过身看着雄伟的宫殿。“唉!”他说:“为什么在我戎马半生终获和平之后,邪恶要挑选在此刻降临呢!哀哉勇者波罗莫!年少者离世,而年长者竟只能苟活、衰老。”他用满是皱纹的手抓住膝盖。

“如果你的手能够再度握住剑柄,相信他们会恢复旧日活力的!”甘道夫说。希优顿站起身,将手往腰间一探,但却没有摸到宝剑。

“葛力马把我的宝剑收到哪里去了?”他喃喃自语道。

“收下这个,王上!”一个爽朗的声音说:“这将永远效忠王上!”两人飞快地走上来,站在较低的阶梯上。眼前的人是伊欧墨,他没有头盔也没有铠甲,仅仅只有手中的一柄宝剑。他跪下来,将剑柄交到国王的手上。

“怎么会这样?”希优顿严厉地说。他转过身看着伊欧墨,对方惊讶于他身上久未出现的活力,楞楞地看着他。原先那个蜷缩在宝座上,或是倚着拐杖走路的老人到哪里去了?

“是我自作主张,王上,”哈玛颤抖着声音说:“我知道伊欧墨将会被释放,我可能被高兴冲昏了头、犯了错;但是,既然他被释放,他就是骠骑军团的元帅,我只能遵命将他的宝剑交给他。”

“只为了将它奉上您的驾前,王上!”伊欧墨恭敬的说。

希优顿沉默了片刻,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伊欧墨,两人都动也不动。

“你不接下宝剑吗?”甘道夫问道。

希优顿缓缓地伸出手。当他的手指一碰到剑柄时,在旁观者的眼中,精力似乎一瞬间回到他的手上。他猛地取起剑,将它在阳光下挥舞着,然后他大吼一声;接着用雄浑无比的声音,以洛汗语喊出备战的命令。

奋起,奋起,希优顿的骑士!

邪恶苏醒,东方黑暗现。

备好战马,吹响号角!

伊欧子嗣齐向前!

禁卫军们以为自己被召唤,飞快地冲上来。他们惊讶的看着王上的转变,不约而同地拔出剑,将它们放在国王的脚前。“谨遵吾王圣旨!”他们异口同声地说。

“吾王希优顿万岁!”伊欧墨大喊道:“能看到您恢复活力实在太高兴了!甘道夫,我们将永远不会再说你是噩耗的传信人!”

“伊欧墨啊,我的外甥,收回你的宝剑!”国王说:“去吧,哈玛,把我自己的剑找回来!葛力马把它收了起来,把它带到我面前吧。甘道夫,你说如果我愿意听的话,你有忠告可以给我,那么,你的建议是……”

“你已经照我的建议做了!”甘道夫回答道:“你信任伊欧墨,而不再对一个巧言令色的人推心置腹;你忘却遗憾与恐惧,将意志集中在当下。如同伊欧墨的建议一样,派出你所有的兵力即刻往西前进,我们必须把握机会,先摧毁萨鲁曼的威胁。如果这场仗失败了,我们全盘皆输。如果我们成功了,就还有下一个目标要达成。在此同时,你所有留下来的子民,包括女人、小孩和老弱,都必须躲进山中,他们一定早就对这邪恶的一天做好准备了!让他们收拾补给品,但不准他们为了财宝而拖延,他们的生命才是最珍贵,也才是最危险的。”

“我现在觉得你的建议果然很好,”希优顿说:“让所有的子民都准备好!至于我的宾客们──甘道夫,你说得对,我的宫殿之中礼仪荡然无存。你们一整夜马不停蹄,现在都快中午了,而你们居然未曾阖眼、粒米未进。在你们用过餐之后,我们应该替你们准备客房,让你们好好休息。”

“不需要,王上,”亚拉冈说:“不管我们多么疲倦,都还不能休息;洛汗国的战士必须今天就出发,我们得带着斧头、圣剑和长弓跟着一起出发,骠骑王,我们带这些武器来并非是要在您的宫墙上休息的。我也答应了伊欧墨,我将会和他并肩作战!”

“胜利的希望这下才真正来临了!”伊欧墨说。

“只是希望而已,”甘道夫说:“别忘记,艾辛格依旧十分强大,还有其它的威胁正在不断的靠近中。希优顿,不要拖延,在我们出兵之后,快点带着子民们躲到山中的登哈洛去!”

“不,甘道夫!”国王说:“你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医治好了我的心病,我不会照你说的做,我将御驾亲征;若有必要,我将不惜战死沙场,这样我才能够安息!”

“那么,就算洛汗国战败,也将成为史诗中最壮烈的篇章!”亚拉冈说。站在附近的士兵们敲击着武器,大喊道:“骠骑王御驾亲征!骠骑万岁!”

“但你的子民,绝不能同时失去战斗和引导他们的力量,”甘道夫说:“谁将代替你管理和指引他们?”

“在我走之前我会想出答案的,”希优顿回答:“我的咨询大臣可不就来了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