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六章 金殿之王 · 五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人们从国王的宝库中,拿出盔甲来替亚拉冈和勒苟拉斯穿戴。他们选择了头盔和圆盾,盾牌的边缘装饰着黄金,镶上了绿红白三色的宝石。甘道夫不用穿盔甲,金雳也不需要洛汗的锁子甲,即使洛汗国的宝库中有符合他身材的盔甲,也不会有任何一件比得上他在北方山脉之下打造的甲胄。不过,他还是挑选了一顶镶铁的皮帽戴在头上,以及一面小圆盾,圆盾上面有着绿底的白马标记,那是伊欧皇族的家徽。

“愿你好好使用它!”希优顿说:“那是我父命人在我少年时打造给我的。”

金雳鞠躬为礼。“骠骑王,能够使用您的盾牌我觉得很骄傲,”他说:“我宁愿背马,也不愿意骑马。事实上,我比较偏好用脚走路。不过,或许有一天我能够遇到在平地上和人作战的机会。”

“很有可能!”希优顿说。

国王站了起来,伊欧玟立刻拿着醇酒走上前。“向希优顿致敬!”她说:“饮下这杯中的酒,纪念这欢乐的一刻,愿你们身体永保健康!”

希优顿从杯中喝了一口,她接着将杯子递给每一名客人。当她站在亚拉冈面前时,她突然停下脚步,楞楞地看着他,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当他看着她美丽的面孔时也不禁露出微笑,可是,当他接下酒杯,手无意间碰触到伊欧玟的玉手时,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颤抖。“敬亚拉松之子亚拉冈!”她说。“敬洛汗国的王女!”他回答,但脸上的笑容已经在瞬间敛去。

“各位听我说!这次亲征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的出战,”希优顿说:“我没有子嗣,吾儿希优德已经战死沙场,我宣布外甥伊欧墨未来成为王储,继承我的王位。如果我们两人都无法生还,国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出新领袖。但是,现在,我必须将我的国民交给一位值得信任的人带领。谁愿意留下来?”

无人开口。

“你们没有任何中意的人吗?我的子民究竟信任什么人?”

“他们信任的是伊欧王室。”哈玛回答。

“但是我舍不下骁勇善战的伊欧墨,他也不会愿意留下来,”国王为难地说:“而他是王室的最后一名成员。”

“我指的不是伊欧墨,”哈玛回答:“他也不是最后一名王室成员,还有伊欧玟,他姊姊的女儿。她十分勇敢,活力充沛,全国的人民都敬爱她。让她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担任洛汗国的领袖吧!”

“就这么办!”希优顿说:“传令下去,伊欧玟公主将率领他们!”

国王坐了下来,伊欧玟从他手中接下了一柄宝剑和一顶美丽的皇冠。“再会了,王女!”他说:“这是个危机四伏的时刻,但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回到黄金宫殿。不过,登哈洛的人民需要有睿智的领袖带领他们,而万一这场战争失败了,逃回来的残兵也会需要你的保护。”

“千万别这么说!”她回答道:“您不在的时候,我将度日如年。”不过,当她这样说的时候,目光悄悄地飘向亚拉冈。

“国王会归来的!”他说:“别害怕!我们的真正威胁不在西方,而是在东方。”

国王接着和甘道夫并肩走下阶梯,其它人紧跟在后。在通过宫门的时候,亚拉冈回头望了一下,伊欧玟孤单地站在门口,她手握着剑柄,将剑支在面前;她披着闪亮的锁子甲,在阳光下浑身发出银光。

金雳扛着斧头,走在勒苟拉斯身边。“呼,我们终于出发了!”他说:“人类每次要做什么事情总是会说一大堆话,我的斧头都等得不耐烦了,不过,我并不怀疑这些洛汗人在战斗时的能力。真可惜他们习惯的作战方法和我不同,我要怎么和他们并肩作战?我希望可以用双脚走路,而不必像一袋行李似地在甘道夫的马鞍上弹来弹去。”

“我想,那位置比大多数人都安全多了,”勒苟拉斯说:“不过,当战斗开始的时候,甘道夫或是影疾都会很高兴能够摆脱你的,毕竟斧头并不适合骑马作战。”

“矮人不是天生骑士,我适合砍断半兽人的脖子,而不是替人类剃头。”金雳拍着斧柄说。

到了城门口,他们发现已经有一大群老老少少的人骑马集结完毕了,眼前至少有超过一千名以上的战力,他们的长枪罗列起来,如同浓密的树林一样惊人。当希优顿走上前的时候,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大声欢呼。有些人前来领着国王的座骑雪鬃,有些人则是替勒苟拉斯和亚拉冈牵马。金雳局促不安地皱着眉头,伊欧墨领着自己的马走到他身边。

“你好,金雳!”他大喊着:“你还没有信守承诺,让我在你的身边聆听温柔有礼的话语。但我们可否暂时将争执放到一边?至少我不会再说森林女皇的坏话了。”

“伊欧墨啊,我可以暂时忘记那次的不愉快,”金雳说:“但如果你未来有机会亲眼目睹凯兰崔尔女皇,你一定要同意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否则我俩的友谊将就此结束。”

伊欧墨说:“就这么说定了!但在那之前请暂时原谅我,为了表示歉意,我恳求你和我一起上战场。甘道夫和骠骑王并肩共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座骑火蹄将搭载我们两个。”

“非常感谢你!”金雳十分高兴地说:“如果我的同伴勒苟拉斯愿意和我们一起共骑的话,我会很高兴接受您的好意。”

伊欧墨说:“就这么办!我的左边是勒苟拉斯,亚拉冈在我右边,这个组合将无人能挡!”

“影疾呢?”甘道夫问。

“在草地上散步呢!”众人回答:“她不让任何人碰他。你看,她就在河边,像是柳树底下的阴影一样。”

甘道夫大喊着座骑的名字,吹了声很响的口哨;远方的影疾昂首嘶鸣,如同飞箭一般冲向集结的部队。

“这就像西风吹过一样,影子自然出现在眼前。”伊欧墨看着骏马奔到巫师面前时说道。

“看来这礼物已经自己送到你面前了。”希优顿说:“注意!我在此宣布我的客人甘道夫,将永远是我国最睿智的咨询者、最受欢迎的漫游者、马队的贵族、洛汗国的领袖;我在此,郑重地将马中之王影疾献给他。”

“感谢你,希优顿王!”甘道夫说。他随即抛开灰色的斗篷,丢下帽子,一跃而上马背。他并不穿戴盔甲,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白袍在阳光下闪闪生光。

“白骑士驾临!”亚拉冈大喊道,所有的人都跟随着一起喊。

“吾王与白骑士!”他们大喊着:“骠骑出发了!”

号角声响起,马匹纷纷提起前蹄应和,长枪敲击着盾牌。国王一挥手,洛汗国的劲旅就如同疾风奔雷一般驰向西方。

伊欧玟孤身一人站在寂静的皇宫门口,看着草原上枪尖的反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