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圣盔谷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担心的事情恐怕不久之后就要发生了!”伊欧墨说:“敌军的首领可能很快会知道我们部队赶来的消息,我还不确定对方是萨鲁曼,或是哪个大将。”

身后的威胁也逼近得很快,这时他们已经可以听见身后传来粗哑的歌声。当他们回头观看的时候,部队已经进入了深溪谷。眼前的景象十分惊人,他们在黑色的大地上,可以看见火把所造成的无数红点像是红花一般绽放,或是长蛇一般的延伸,偶尔还会有某些地方燃起熊熊烈火。

“对方的兵力确实惊人,而且还紧追不舍!”亚拉冈说。

“他们一路放火,”希优顿说:“不管是花草树木都被他们烧个精光。这里曾经是座水草丰美、畜养很多牲畜的山谷,现在全都被这些家伙糟蹋了!”

“如果现在还是白天,我们可以像山脉席卷而下的暴风一样,杀进他们的队伍中!”亚拉冈说:“被迫在他们面前不停逃跑,让我觉得满腔怒火。”

“我们不需要再逃多远,”伊欧墨说道:“眼前不远就是圣盔渠,那是从圣盔之门底下穿过、绵延数哩的古老壕沟,我们在那边可以转身应战。”

“不行,我们的数量不足以守住圣盔渠,”希优顿说:“它的长度大概一哩左右,其中的缺口还相当宽。”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该处,一定得派后卫驻守那些缺口。”伊欧墨说。

当骑士们来到圣盔渠的时候,天上无星也无月亮,小溪从山上流出,两旁的道路则是通往号角堡。眼前的防御工事如阴影一般地出现在面前,在那之前还有一座很深的陷坑。当他们骑近的时候,一名卫兵询问他们的身份。

“骠骑王要前往圣盔之门!”伊欧墨回答道:“我是伊欧墨。”

“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卫兵说:“动作快!敌人紧追在后!”

部队通过了那缺口,停留在斜坡上。他们很高兴地发现鄂肯布兰德留下了很多人防守圣盔之门,而且还有很多逃过大难的士兵回来协助防守这个地方。

“我们或许可以凑出一千名可以战斗的步兵,”带领部下防守圣盔渠的老兵加姆林说:“但这些人里面,不是像我一样见识了太多寒暑,就是和我这位孙子一样乳臭未干。有任何关于鄂肯布兰德的消息吗?我们昨天听说他带着西谷最强骑兵团的残兵一起撤退,但他并没有出现。”

“我想他恐怕不会来了,”伊欧墨说:“我们的斥候根本打听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身后的山谷中更是挤满了敌人。”

“我衷心希望他逃过这场大难,”希优顿说:“他是个骁勇善战的人,他拥有远古英雄再世般的勇气和意志,但我们不能在这边空等,我们必须赶快将所有的部队都撤进城墙内才行。你们的补给够吗?我们当初是准备和敌人决战,没想到必须面对围城的局面。”

“在我们身后的圣盔谷中,集合了西谷中的老弱妇孺,”加姆林说:“不只如此,还有许多的食物和牲畜,以及给他们的粮秣也都集中在该处。”

“非常好,”伊欧墨说:“敌人在后面的谷地上放火破坏了一切。”

“如果他们想要来圣盔之门乞求我们的食物,他们可得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加姆林说。国王和所有的部队继续前进,他们渡过了小河后,立刻下马集合,所有的骠骑都牵着马匹,走进号角堡的大门中。在那边,守军又再度热情地欢迎这些生力军的到来;有了这些战力,他们才终于获得了足够防御要塞和城墙的兵力。

很快的,伊欧墨就下令部队备战,国王和他的禁卫军,以及许多西谷的战士负责镇守号角堡;不过,伊欧墨将大部分的兵力,都安排在深溪墙和它的高塔附近,因为如果敌方集中兵力攻打此处,这里的防御是最脆弱的。马匹则被领到圣盔谷的深处,以仅存的少数兵力来看守。

深溪墙高达二十尺,宽可以让四个人并肩齐步,防御守军的胸墙则只有身材高大的人才能够伸头往外看,墙上到处布满了可以让弓箭手瞄准敌人的箭孔。这道防御工事拥有一条由号角堡外围的空地上过来的阶梯,另外还有三道从背后的圣盔谷过来的阶梯。不过,在面对敌人的正前方则是光滑平整的高墙,巨大的石块彼此之间严丝合缝,毫无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对于进攻的部队来说,眼前是一道如同悬崖一般难以克服的阻碍。

金雳靠着城墙发呆,勒苟拉斯则是坐在胸墙上拨弄着弓弦,看着眼前的黑暗。

“我就是喜欢这样!”矮人用力跺着脚底的岩石说:“我们越靠近山脉,我的心情就越好。这里的岩石都很坚固,这可是块骨骼牢靠的大地。我从壕沟那边走上来的时候,用脚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们的强韧。只要我有一百名同胞和一年的时间,我就可以把这地方改造成能让那种兵力烟消云散的堡垒。”

“我相信你,”勒苟拉斯说:“你毕竟是矮人,矮人都是怪里怪气的家伙。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就算天亮也不会改变这想法。不过,金雳,你是个可以让我放心的人;我很高兴能够看着你拿斧头屹立在我身边;我真希望有更多你的同胞加入我们。但我更希望能有幽暗密林的百名弓箭手来防守此处,我们会需要他们。骠骑们拥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射手,但数量太少了,太少了!”

“以射箭来说,现在嫌黑了些,”金雳说:“的确是该睡觉的时候了。睡觉!现在我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需要睡眠的矮人了,骑马真是累人。但我的斧头不甘寂寞地在手中跳跃,只要你给我一整排的半兽人和挥舞斧头的空间,我想这疲倦就会一扫而空!”

时间缓慢流逝,底下的山谷依旧野火四窜,艾辛格的部队正沉默地前进。守军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的火把排成许多列,同时朝向此地进发。

突然间,人类的惨嚎和战呼从圣盔渠的方向传了过来,火把似乎全都挤在渡口附近,接着它们分散开来,消失了。人们开始往城墙内撤,躲进号角堡的防御之中,西谷的后卫们已经被敌军赶出了之前的阵地。

“敌军来袭!”他们大喊着:“我们射光了箭,让圣盔渠内躺满了半兽人的尸体,但这无法阻止他们太久,他们已经从许多地方同时渡过了壕沟,像是蚂蚁雄兵一样地蜂拥而来。不过,我们已经给他们上了惨痛的一课:别带火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