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七章 圣盔谷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天色一片漆黑,沉闷的空气预言了将临的风暴。突然间,一道让人目眩的亮光划破了云朵,闪电的獠牙刺在东边的山丘上,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守军看到了底下如同白昼噩梦般的景象:地面上挤满了黑色的身影,有些矮胖、有些高壮,戴着头盔和黑色的盾牌,数以百计的敌人不停地拥过壕沟,穿过那唯一的开口,这道黑色的浪潮一路喷溅到两侧悬崖上。闪电在山谷中滚动着,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哗哗落下。

如同大雨一般密集的箭雨瞄准城墙射来,全都被坚固的岩石给阻挡了,只有极少数射中了目标。对圣盔谷的攻击已经展开了,但守军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也没有回射一箭一矢。

进攻的部队停了下来,被那岩石和高墙沉默的威胁所阻挡。闪电一再地扯裂黑暗,接着,半兽人们嘶哑的大吼,挥舞着刀剑和长矛,对着防御工事中任何会动的目标发射箭矢。骠骑军团惊讶地看着这一片被旺盛战意所鼓动的黑色大海,不禁为他们的气势所震慑。

刺耳的号角声响起,敌人纷纷冲向前,有些人挤向深溪墙,其它人则挤在通往号角堡大门的路口和斜坡上,最高大的半兽人都挤在那里,登兰德的野人也被指派到该处。他们迟疑了片刻,也跟着冲向前,在闪电的照耀下,每个头盔和盾牌上艾辛格的白掌都显得十分刺眼。进攻的部队抵达了峭壁边,开始冲向城门。

最后,守军的回应终于出现了,一阵浓密的箭雨和巨石从城墙上落下。攻方犹豫了片刻,阵形随即被打破,只得转身逃跑,不久之后又再度集结进攻。如此周而复始,他们每次都更进一步攻占了几寸的土地。当号角声再度响起的时候,一群大吼大叫的人类冲了出来,他们高举着巨盾如同屋顶一般遮挡着上方的攻击,在队形中则是两棵大树的树干,在他们之后则是一群蜂拥而上的半兽人弓箭手,压制城墙上的守军;他们就这样冲杀到了门前,在许多双强壮手臂的挥舞之下,大树一次又一次地冲撞城门。如果有任何人被守军丢下的巨石砸死,立刻有两人前来支持。一次又一次,巨大的破城锤狠狠撞击在城门上。 http://www.szbzgl.com严歌苓芳华小说

伊欧墨和亚拉冈并肩站在深溪墙上,他们听见那破城锤一次又一次发出震耳的敲击声,在一阵闪光之下,他们发现了城门已经岌岌可危。严歌苓芳华小说

“快来!”亚拉冈说:“这是我们并肩拔剑的时刻了!”

两人十万火急地沿着城墙狂奔,爬上楼梯,走到号角岩之上,同时他们也集合了一群强悍的剑士。该处有一座小门通往西边城墙和峭壁会合的地方,门外则是一条狭窄的小路,在巨岩和城墙的夹缝间通往城门外。伊欧墨和亚拉冈两人并肩冲出小门,部下紧跟在后,两柄剑同时拔出,如同一柄剑一般激射出光芒。

“古丝温出鞘!”伊欧墨大喊着:“古丝温为骠骑而战!”

“安都瑞尔!”亚拉冈大喊着:“安都瑞尔为登丹人而战!”

两人从旁边的山壁上奋不顾身地扑向那些野人,安都瑞尔不停地挥舞,发出白色的火焰。守军纷纷开始大呼:“安都瑞尔!安都瑞尔上战场了!断折的圣剑今晚再现神光了!”

负责破城的敌军被这气势所压,只得丢下大树,转身迎战;但他们的盾牌阵形彷佛被一道闪电所冲破,溃不成军。守军如同斩瓜切菜一般砍倒这些野人,或是将他们推到底下的河流中。半兽人弓箭手们一阵乱射之后,也跟着逃跑了。

伊欧墨和亚拉冈站在城门前环顾四方,雷声现在已经渐渐远离,闪电依旧在南方的山脉中肆虐。阵阵的强风再度从北方吹拂而来,天上的浓云被撕扯吹开,星辰也探出头来,西沉的月亮从云朵空隙中将晖黄光芒洒在山坡上。

“我们来得还是太迟了,”亚拉冈看着城门说。巨大的门枢和上面的铁条都被撞弯,不少根木板都已经出现了裂缝。

“可是,我们站在门外也无法抵御敌人的攻击,”伊欧墨指着通往要塞入口的道路,已经有一整群的半兽人和人类,在河流旁边再度聚集。箭矢呼啸而来,撞上他们身旁的岩石,“快来!我们得赶回去,看看要如何从门内修补这座门。来吧!”

他们转过身准备再度冲回要塞内,就在那时,有数十名躺在地上装死的半兽人跳了起来,无声无息地紧跟在后;两名半兽人扑倒了伊欧墨,把他压在地上。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之前没人注意到的矮小身影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沙哑地大喊:Baruk Khaz d!Khaz d ai-m!一柄斧头在黑暗中飞舞,那两名半兽人的脑袋就这么飞上半空中,其它的半兽人见势头不对,也立刻转身开溜。

亚拉冈还没来得及跑到伊欧墨身前,对方就已经摆脱纠缠,站了起来。

侧门又关了起来,城门也从内侧堆上石块和用铁条闩上补强。在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伊欧墨转身说道:“金雳,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他说:“我当初还不知道你和我们一起冲了出来,看来,不速之客往往是最好的客人。你是怎么出现在那边的?”

“我跟你们一起跑出去是为了摆脱睡意,”金雳说:“但是我看着那些野人,发现他们体型似乎太高了些,所以我就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欣赏你们的剑技表演。”

“你的恩情实在难以报答!”伊欧墨说。

“在今晚结束之前你应该会有很多机会的,”矮人笑着说:“不过,我自己倒是已经相当满意了。自从我离开摩瑞亚之后,除了木头之外几乎什么都没砍。”

“两个!”金雳拍着斧头说,他已经回到之前在城墙上的岗位。

“两个?”勒苟拉斯说:“看来我的表现好很多,等下我还得去找人借箭才行。我至少射中了二十个敌人。可是,倒下的敌人和对方全军的数量比起来,只算是九牛一毛而已。”

天空此时变得十分清朗,缓缓西沉的月亮发出耀眼的光芒,但这光芒并无法给骠骑们带来任何的希望,他们眼前的敌人似乎越来越多,而且远方的山谷中还有更多的敌军正在集结,从号角岩上的突袭只争取到极为短暂的时间;稍后,对城门的攻击变得加倍猛烈,艾辛格的部队如同怒潮一般不停地拍打深溪墙,半兽人和野人把城墙前面的空地挤得水泄不通。底下不停丢上的抓钩让守军们疲于奔命,砍断绳索的动作,几乎赶不上它们丢上来的速度。数以百计的长梯也在墙边架了起来,许多梯子被守军给砸烂,但又有更多的梯子冲了上来;半兽人飞快地在梯子上攀爬,如同南方森林中的猿猴一般矫健。墙角的尸体堆积如山,但敌人却视若无睹地蜂涌而来。

洛汗国的战士开始感到疲倦了,他们的箭矢几乎都已经消耗完毕了,每柄剑都出现了缺口,盾牌也伤痕累累。亚拉冈和伊欧墨为了鼓舞他们的士气,三次冲杀敌军,安都瑞尔的火焰也跟着绝望地在城墙上燃烧了三次。

然后,要塞后方的圣盔谷中传来了骚动,半兽人像是老鼠一样从溪水的渠道中钻了进来。他们在峭壁的阴影中悄悄集结,等到战况最炽烈、几乎所有的人都冲上城墙时才跑了出来。已经有一些半兽人冲到了圣盔谷口的地方,开始和马群的守卫发生冲突。

金雳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震耳的战呼在山壁之间回响。“凯萨德!凯萨德!”很快的,他就不再感到无聊寂寞了,“喂!”他大喊着:“半兽人混进来了!注意注意!勒苟拉斯,快过来!这边够我们两个好好杀一顿。冲啊!”

老兵加姆林从号角堡往下看,在满山遍野的喧闹中听见了矮人的大吼声。“半兽人进入圣盔谷了!”他大喊:“圣盔谷守军注意!冲啊!”他带着许多西谷的战士从巨岩上冲了下来。

他们的反击猛烈地超乎对方想象,半兽人的队形在他们面前彻底瓦解。不久之后,他们就被围困在峡谷中的角落,这些入侵者不是被杀,就是被逼得在惨叫声中落入深谷中。

“二十一个!”金雳说。他双手一挥,最后一名半兽人倒在他脚前。“现在我的杀敌数终于超过了勒苟拉斯啦。”

“我们必须要堵住这个老鼠洞,”加姆林说:“据说矮人是控制岩石的奇才,大师,请协助我们!”

“我们无法用指甲或是战斧来雕塑岩石,”金雳说:“我只能尽力帮你们。”

他们尽可能地搜集了许多的小块石头和岩石碎块,在金雳的指导下,西谷的战士们阻挡住渠道的这一端,只留下一个小开口。深溪在大雨的助长之下,在被堵塞的沟渠之间乱窜,慢慢地在峭壁之间累积起了一汪汪的积水。

“上面会干一点,”金雳说:“来吧,加姆林,我们回去看看守城的人表现如何!”

他爬上城墙,发现勒苟拉斯站在亚拉冈和伊欧墨身边,精灵正在磨着手上的小刀。在从渠道入侵的企图失败之后,敌人的攻击似乎暂时松懈了一阵子。

“我杀了二十一个!”金雳说。

勒苟拉斯说:“很好!但我已经累积到二十四个,刚刚上面有一场激烈的白刃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