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通往艾辛格之路 · 五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甘道夫骑过白掌的高大石柱,同时,骑士们惊讶地发现石柱上的巨掌不再是白色的;上面仿佛沾着干掉的血迹,靠近一看,他们才发现它的指甲也变成红色的。甘道夫若无其事地继续向雾中前进,众人迟疑地尾随在后面。他们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好象不久前遭遇到洪水,地上一洼一洼的都是积水,所有的空洞中几乎都装满了水。不知来自何处的清水,则是从岩石的裂缝中涓涓淌下。

最后,甘道夫终于停了下来,示意众人靠近。一行人这才看见甘道夫身前的雾气已经散开,苍白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刚过正午不久,他们来到了艾辛格的大门。

但大门却被丢在地上,扭曲变形得惨不忍睹。四周散布着许多被打成碎片的瓦砾和碎石,有些还被刻意集中成数堆。高大的拱门依旧存在,整个隧道却被打成了露天的街道,两旁的岩壁上有着纵横交错的刻痕和凹洞,墙壁上的高塔则被捶打成赍粉。即使大海升起,扑向附近的山丘,恐怕也无法造成比眼前更大的损害。

隧道之后的内墙积满了水,看起来像是一个冒泡的大锅一般,水面上漂浮着许多残破的木头和箱子、桶子以及各种家具。断折的石柱只剩下顶端露出水面,底下的道路全都被水淹没了;看来距离很远的地方,则是原先壮伟的岩城。欧散克塔并没有受到暴风的破坏,依旧漆黑地耸立在水面上。完美世界小说

国王和所有的部下全都一言不发地坐在马上,惊讶地明白萨鲁曼已经被推翻了。但他们想破头也猜不出来是怎么办到的。当众人转过头看着破烂不堪的拱门和饱经蹂躏的铁门时,突然注意到一堆瓦砾上躺着两个小小的身影。这两个生物穿着灰色的外衣,在瓦砾中几乎让人无法发现,他们四周有许多的锅碗瓢盆,可能刚刚才大吃大喝了一顿,现在正把握机会休息。一个人似乎睡着了,另一个则是双手交迭在后脑上,好整以暇地翘着二郎腿,靠着大石仰望天空,嘴里冒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

希优顿和伊欧墨等人,就这么不知所措地瞪着他俩;在艾辛格的一片残破景象之中,这两人显得格格不入。但在国王开口前,那吐烟的小家伙就发现对方沉默地站在门口,他立刻坐了起来。这人看起来像是名年轻人,但身高却不及一般人的一半;他有一头褐色的卷发,但身上穿着的是和甘道夫及同伴们来到伊多拉斯时一样的灰色斗篷。他将手放在胸前,深深一鞠躬,接着,他似乎没注意到巫师和他的朋友们,转过头对伊欧墨和国王说起话来。

“欢迎大人们来到艾辛格!”他说:“我们是这里的看门人,在下梅里雅达克,是沙拉达克之子;而我的同伴,啊,恐怕已经在休息了!”说到这里,他踢了那名同伴一脚,“他是皮瑞格林,图克家族的帕拉丁之子,我们的故乡在遥远的北方。萨鲁曼大人还在里面,不过,他目前正和巧言被困在里面,否则,我想他一定会前来欢迎诸位这么尊贵的客人!”

“他一定会的!”甘道夫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萨鲁曼命你们在吃完大餐之后,分心替他看看门的呢?”

“不,大人,他没想到这一点,”梅里神情凝重地回答:“他太忙碌了,我们的命令是来自接管艾辛格的树胡。他命令在下必须要用最适当的言词欢迎洛汗的国王,我已经尽力了。”

“那你又是怎么对待我们这些一起共患难的朋友?勒苟拉斯和我又怎么办?”金雳再也忍不住了,不禁大吼道:“你这个家伙,你这个毛毛脚,全身长毛、好吃懒做的家伙!你们害我们跑了多远知道吗?整整六百哩!从草原到森林,经历战斗和死亡,都只为了救你们!在我们做牛做马东奔西跑之后,你们竟然还在这边大吃大喝,而且还──抽烟!抽烟!你们这些坏蛋,烟草是哪里来的?天哪,我又高兴又生气,如果我不发泄一下,实在会受不了啊!”

“金雳啊,你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勒苟拉斯笑着说:“不过,我比较想要知道他们的酒是哪里来的。”

“你们追了这么久,有一样东西没找到,那就是更聪明的脑子,”皮聘张开一只眼说:“你们发现我们坐在胜利的战场上,在兵荒马乱之后的废墟中,竟然还问我们,怎么有资格好好休息!”

“有资格休息?”金雳说:“我才不相信哪!”

骑士们笑了。“毫无疑问的,这是好朋友会面的场景,”希优顿说:“甘道夫,原来这些就是你们失踪的朋友啊?今天可真是充满奇迹的一天。在我离开皇宫之后已经见识到了许多奇迹,但现在眼前竟然又出现了另一群传说中的人物。你们是不是传说中的半身人,我们之中有人称呼你们为霍比特兰?”

“王上,请叫我们霍比特人。”皮聘说。

“霍比特人?”希优顿说:“你们的语言好象改变了,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很恰当。霍比特人!果然是耳闻不如一见啊。”

梅里再度鞠躬,皮聘跳了起来,也跟着深深一鞠躬:“王上,您太客气了,我希望您是真心的,”他说:“我也遇到了另一个奇迹!自从我离家之后已经见识过了许多国度,但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听过霍比特人的事情。”

“我族是许久以前离开北方的居民,”希优顿说:“但我不想骗你们,我们知道的其实并不多。我们只知道在很远的地方,越过许多山脉和河流,有一群矮小的生物居住在洞穴或是沙丘中。但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传说,因为据说他们游手好闲,躲避人类的目光,可以在一瞬间消失,而且他们还可以将嗓音伪装成飞鸟的啁啾声。不过,看来似乎并不只是这样。”

“的确,王上,”梅里说。

“就以眼前的景象来说,”希优顿说:“我就没听说过他们会从嘴里喷烟。”

“这可不让人惊讶,”梅里回答:“因为这是一门我们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表演过的艺术了。在我们的纪年一零七零年时,是居住在长底的托伯·吹号者,第一次在他的花园中种植真正的烟草。至于老托伯是怎么发现这植物的……”

甘道夫打岔道:“希优顿,你不知道你面对着什么样的危险,如果你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耐心,这些霍比特人就会在战场的废墟旁,和你讨论用餐的快乐、他们父亲、祖父、曾祖父或是九等亲的芝麻蒜皮小事。或许你应该利用其它时间,再来听听抽烟这档事的历史。梅里,树胡呢?”

“我相信他应该是在北边吧,他想去喝点干净的水。大多数的树人都和他一起走了,他们还在那边忙碌地工作着。”梅里对着冒烟的湖泊挥舞着手,当众人转头看去时,他们听见什么东西崩塌的声音,似乎山崩了一样,更远的地方则是传来轰轰,呼姆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吹响着胜利的号角。

“没有人看守欧散克吗?”甘道夫说。

“有这些水就够了,”梅里说:“不过,快枝和其它的树人其实还在警戒中,水里面的柱子其实不完全是萨鲁曼的杰作。我想,快枝就在那个阶梯附近的巨岩旁。”

“没错,那边有个高大的灰色树人,”勒苟拉斯说:“他的手臂插在腰间,直挺挺地像是柱子般矗立在那里。”

“已经过了中午了,”甘道夫说:“我们从一早就没有吃任何东西,不过,我希望能够尽快和树胡见面。他没有留话给我吗?还是这些锅碗瓢盆让你忘记了他说的话?”

“他有留话,”梅里说:“我刚刚正准备要说,你们的一大堆问题打断了我的进度嘛!我正准备说,如果骠骑王和甘道夫愿意骑马到北方的墙边,他们会发现树胡就在那边,他会亲自招待两位。请容我补充一句,你们也可以在该处找到最上等的食物,那是由你们谦逊的仆人亲手挑选的。”他鞠躬说道。

甘道夫笑了,“这样好多了!”他说:“好吧,希优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找树胡吗?我们必须绕点路,幸好还不算远。当你见到树胡之后,你会知道更多的。因为树胡就是法贡,也是树人之中最年长的领袖,当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你会听见世间最古老的语言。”

“我愿意和你一起走,”希优顿说:“再会了,霍比特人!愿我们可以在我的宫殿中再会!那时,你们可以坐在我旁边,告诉我所有你们想说的东西:父祖辈或一切你记得起的小事都可以,我们也可以讨论老托伯和他的草药知识。再会了!”

霍比特人深深鞠躬。“这位洛汗国的国王还真好!”皮聘压低声音说:“他人真不错,很客气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