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残骸和废墟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让我们轻松一下吧!”亚拉冈说:“我们可以坐在废墟旁边聊天,让甘道夫在别的地方忙吧,我很少觉得这么累。”他将灰色的斗篷裹起来,藏住身上的锁子甲,双腿一伸躺了下来,接着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大家看!”皮聘说:“游侠神行客又回来了!”

“他从来没离开过,”亚拉冈说:“我既是神行客,也是登纳丹,我属于北方也属于刚铎。”

他们沉默地吸了一阵子的烟,阳光照在众人身上,太阳缓缓西沉入西方山谷的云中。勒苟拉斯躺在地上,专注地看着天上的变化,边低声哼着歌。最后,他坐了起来,“可以了吧!”他说:“已经过了很久啦!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抽烟,雾气也都散去了。你们到底说不说?”

“好吧,我的故事一开始的时候是: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浑身被绑住,身在半兽人的营地中,”皮聘说:“让我算算,今天是几号?”

“是夏垦历的三月五号,”亚拉冈说。皮聘扳着手指计算着。“才不过九天以前!”他说。

夏尔的历法中每个月只有三十天。

“我还以为我们被抓了一年了咧!好吧,虽然其中有一半像是噩梦一样,但我可以清楚地知道中间过了非常恐怖的三天。如果我忘记任何重要的关键,梅里会提醒我的。我不准备详述所有的鞭打和臭味,那不值得我这么努力去回忆它。”他一说完,就开始仔细描

述波罗莫的最后一战,和半兽人从爱明莫尔赶往森林的过程,其它人在符合他们猜测的地方纷纷点头。

“这里是几样你们弄丢的宝物,”亚拉冈说:“相信你们会很高兴找回这些东西的!”他解开了斗篷底下的腰带,拿出两柄小刀来。

“太好了!”梅里说:“我根本没想到会再找到这些东西!我用我的刀子伤了不少半兽人,但乌骨陆把我们的武器给没收了。他瞪我们的眼光可真是凶狠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准备要刺死我们,不过,他随即就把这两个武器丢开,彷佛会烫手一样。”

亚拉冈说:“皮聘,还有你的别针,我替你好好保管这样东西,它可是很珍贵的。”

“我知道,”皮聘说:“丢掉它我真心痛,但我有什么选择呢?”

“恐怕你的确是别无选择,”亚拉冈说:“如果不能壮士断腕,恐怕你会遇上更大的麻烦,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割断你手上的绳子也真是聪明的一招!”金雳说:“虽然可以说是你运气好,但你也是用双手掌握住了机会。”

“也给我们留下了个大谜团,”勒苟拉斯说:“我还以为你们长出翅膀了呢!”

“很不幸的没有,”皮聘说:“但你们还没听到有关葛力斯那克的部分。”他打了个寒颤,不愿意继续说下去,留给梅里描述那恐怖的一刻:无情的双手、恶臭的呼吸和葛力斯那克拥有怪力的臂膀。

“光是描述这个魔多的半兽人,或是他们口中的路格柏兹,就让我觉得很不安,”亚拉冈说:“黑暗魔君已经知道太多了,他的下人也一样。葛力斯那克很显然在争执之后,设法送了些消息到河对岸去。血红眼将会十分注意艾辛格,萨鲁曼这回可是自作自受了。”

“是啊,不管哪一方获胜,他的前途都十分黯淡,”梅里说:“在他手下的半兽人踏上洛汗国的时候,厄运就跟着降临了。”

“甘道夫暗示我们曾经看过这个老坏蛋,”金雳说:“就在森林附近。”

“那是什么时候?”皮聘问道。

“五天之前的晚上,”亚拉冈说。

梅里说:“让我算算看,五天之前──那就是你们一无所知的部分了。那天早上,我们在战斗后遇上了树胡,当天晚上我们在他的树屋威灵厅休息。第二天早上我们去树人会议,也就是树人集合开会的地方,那是我这辈子看过最诡异的情形了。他们的会议持续了整整两天,我们晚上是和一名叫快枝的树人一起度过的。到了第三天下午,树人们突然爆发了,真惊人!整座森林彷佛有场风暴在累积,然后一切突然间爆发开来。我真希望你们能听听他们在行军时所唱的歌!”

“如果萨鲁曼听到了那歌声,他可能早就跑到几百哩之外去了,就算他得徒步逃亡恐怕也不在乎!”皮聘说:

“攻入艾辛格!无论它是否被坚不可破的

盘石包围;

我们冲、我们撞,我们终于要宣战,敲破那石头

打开它城门;

歌词并不只这些,这首战歌有一大部分没有歌词,听起来就像是号角和战鼓声,让人十分振奋。我当时以为那只是某种进行曲而已,但当我到了这边之后,我才知道他们真正的实力。”

“我们越过山脉,在天黑之后进入巫师之谷,”梅里继续道:“那时我才第一次感觉到整座森林都在我们身后移动,我还以为我在跟树人一起作梦,但皮聘也注意到了。我们两个都觉得很害怕,不过,要等到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形。”

“他们是胡恩,树人用我们的‘简短语’这样称呼他们。树胡不愿意多谈,但我想他们是树人几乎退化成树的样子,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他们不引人注意地生活在树林中,永远不松懈地照管着森林;在最黑暗的深谷中,我认为有数以千计这样的生物生存着。”

“他们拥有极强大的力量,而且似乎可以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你很难清楚地看见他们移动,但他们的确在动。如果他们生气了,他们可以非常快速地移动,可能正当你在抬头看着天气或是星空的瞬间,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被树林所包围。他们依旧可以发出声音,也可以和树人对话,根据树胡的说法,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还被叫作胡恩的原因。但他们的个性变得十分的狂野、危险,如果没有真正的树人约束他们,我可能不敢在他们附近行动。”

“然后,当天晚上我们就悄悄地进入了巫师之谷上方的一座峡谷,树人带着所有的胡恩一起赶了过去。当然,我们看不见他们,但可以感受到空气中无形的压力。天色非常的黑暗,那是多云的一个夜晚,当他们一离开山丘,就开始快速移动,发出类似风吹过的吵杂声。月亮被云朵所遮蔽,在午夜之后不久,整个艾辛格的北边就都被高大的树木给占据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的敌踪或是阻碍,只有高塔上的一扇窗户里面发出明亮的光芒,如此而已。”

“树胡和几名树人悄悄潜到靠近正门的地方,正好可以好好地观察人员的出入;皮聘和我都坐在树胡的肩膀上,我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紧张的微微颤抖。但是,即使树人在生气的状态下,他们依旧可以非常小心和有耐心。他们就这么动也不动地站着、喘息着、倾听着。”

“突然间起了巨大的骚动,号角雷动,艾辛格的高墙不停的回响。我们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战斗终于要展开了,但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萨鲁曼的所有兵力倾巢而出。我对这场战争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洛汗国的骠骑出动了,只知道萨鲁曼这次似乎要给他的敌人最后致命一击,他几乎让艾辛格成了空城。我看见敌人们头也不回地出发,半兽人的长龙延伸到地平线的彼端、还有骑着巨大恶狼的部队,而且,队伍中也有人类组成的战力。许多人携带着火把,在闪动的火光中我可以看见他们的面孔,大部分只是普通的人类,身材很高,头发是黑色的,表情严肃,但并不特别邪恶;不过,也有其它很恐怖的怪物,他们长着半兽人的面孔,和人一样高,一双斜眼瞟呀瞟的。你知道吗,他们让我想起布理出现的那些南方人,只不过他没有像这些人有那么明显的半兽人血统。”

“听你一说,我也想到了他,”亚拉冈说:“我们在圣盔谷对付了不少的混种半兽人。很明显的,那名南方人可能就是萨鲁曼的间谍,但我不确定他究竟是为黑骑士工作,还是为了萨鲁曼工作。这些邪恶的势力彼此之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实在很难确定谁效忠谁。”

“好啦,就我大概推算一下,当时至少有一万人以上的兵力,”梅里说:“他们花了快一个小时才全部走出门外。有些沿着大道往渡口走,有些人转个弯,往东方走。大概一哩之外,在河水特别湍急的地方建造了一座便桥,如果你们站起来,还可以看见那座桥。他们每个人都有说有笑,唱着粗鲁的歌曲,我想洛汗国这次可能要完蛋了,但树胡不为所动。他说:‘今晚我的工作是要对付艾辛格的岩石。’虽然我看不见黑暗中的情形,但是我推测大门一关上,那些胡恩可能就开始往南移动。我想,他们的任务是对付留守的半兽人。到了早上,他们就已经到了山谷的另一边,被一种我无法看透的黑暗所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