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萨鲁曼之声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打破这沉默的是矮人金雳,“这个巫师所说的话都是谎言!”他低吼着,边握住腰间的斧头。“在欧散克的语言中,协助代表的是破坏,救赎代表的是屠杀,任谁都看得出来,我们来这边可不是为了向你卑躬屈膝的。”

“不要激动!”萨鲁曼说,在那一瞬间,他的声音似乎开始动摇,他的眼中有道光芒一闪即逝。“葛罗音之子金雳,我不是在对你说话,”他说:“你的家园在远方,当然对此地的动汤不安不屑一顾。但你并不是自愿要卷入此地的危机当中,所以我也不会责怪你在这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我还很敬佩你的勇气。但是,我请求你,请先让我和洛汗的国王,我的好邻居、以及过去的好友谈谈。”

“希优顿国王,你的想法呢?你愿意和我和解,接受我多年累积的知识所能够带来的好处吗?我们是否可以一同携手对抗邪恶,让双方的善意开出和平之花,给这块土地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希优顿依旧没有回答,没有人看得出来他是在强忍怒气还是起了动摇。伊欧墨开口了。

“王上,请听我一言!”他说:“我们总算体会到之前人们警告的危险。我们历经血战,终于获胜,为什么要站在这边,听任一个油腔滑调的老骗子卖弄言词?被困住的猎物当然想要和猎人讨饶。他能够给您什么样的帮助?他唯一想的就是从这危机中逃出。您怎么可以向这个出卖同伴的杀人凶手让步?别忘记死在渡口的希优德和圣盔谷中的哈玛之墓!”

“邪恶的毒虫,如果我们要讨论油腔滑调,恐怕阁下才是其中的佼佼者,”萨鲁曼说,现在众人都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的怒气。“但是,别这样,伊欧墨!”他又换成温柔的嗓音:“每个人都必须扮演自己的角色,你的责任是舞枪弄剑,你也因此获得了极高的荣誉。请你服从王上的命令,砍杀那些被认为是敌人的对手,政治是你不能理解的复杂事务。或许,等你将来继承了王位,可能会知道国王必须要慎选朋友。萨鲁曼的友谊和欧散克塔的力量,是不可以被轻忽的宝物,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误解、冲突都一样。你赢了一场战斗,但并非整场战争,而且这次你获胜的关键是下次不会再出现的。或许,下次这幽暗的森林会出现在你家门前,它们漫无目的、毫无理智,对人类一点好感也没有。可是洛汗王哪,难道因为英勇的战士求仁得仁,在战场上牺牲,我就得背负杀人凶手的罪名吗?如果你们单方面宣战,即使我不愿意,人们也会因此而死。如果这样就算是杀人凶手,伊欧的皇室岂不是满手血腥;在过去的五百年中他们不是杀死了无数敌人、征服了许多对手?但是,他们稍后也和许多的对手签订和约,一切都不过是政治的问题而已。希优顿,我俩之间是否能化干戈为玉帛?毕竟这是我们两人的责任。”

“我们可以从此和平相处,”希优顿最后终于口齿不清地勉强回答。几名骠骑大声欢呼。希优顿举起一只手说道。“我们可以和平相处,”他话声一凛道:“在你和你所有的计谋和努力全都被摧毁之后,在你的邪恶主上赐给你的一切全都被铲平之后,我们可以拥有和平。萨鲁曼,你是个骗子,是个玩弄人心的毒蛇,你伸出友谊之手,我却看到魔多的利爪在其后。你这个冷血的禽兽!即使你是为了正义对我宣战,你要怎么解释被烧得漆黑的大地,和孩童的尸体?况且,就算你比我睿智十倍,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为了自己的利益夺人国家!你的部下在圣盔之门杀死了哈玛,并且践踏、破坏他的尸体。当你被吊在窗外,任由秃鹰蹂躏的时候,我才会放过你们。我真是有辱伊欧一族,虽然我是个不肖子孙,但我也不需要向你低头。放弃吧,你的欺瞒之声已经失去了魅力!”

骠骑们如梦初醒地看着希优顿,他们主人的声音在萨鲁曼的乐声之后,听起来沙哑而粗鲁。萨鲁曼一时间被怒气冲昏了头,他靠在栏杆上,彷佛想要用拐杖击打希优顿。许多人突然间看到了一幅毒蛇袭人的景象。

“秃鹰!”他嘶声说,众人都因为这瞬间的转变而打了个寒颤。“混帐!伊欧皇族算是什么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骑马强盗,住在稻草屋里、喝着肮脏的水,孩童和畜生斯混在一起!你们自己已经偏安太久了。绞刑索已经渐渐靠近、慢慢地收紧,最后会把你们通通都勒死!”他的声音又变了,彷佛正慢慢的压抑自己的怒气。“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马王希优顿,我根本不需要你和你的这些小丑,你们逃得快,冲得慢。我很久以前就给予你超过你身份地位的赏赐,但你拒绝了。为了你好,我又再度提出,却反而遭到你的恶言相向。罢了,罢了,回去你们的茅草屋吧!”

“但是,甘道夫!我最替你感到可惜,替你觉得丢人。你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同伴?甘道夫,你至少是有尊严、自傲的人物,拥有高贵的心肠和远见,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听我的忠告吗?”

甘道夫动了动,抬头看着:“有什么话,是你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没有说的?”他问道:“还是,你有什么话要收回?”

萨鲁曼楞了片刻。“收回?”他似乎有些迷惑。“收回?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却不领情。你太过自大,不听外人的建议,只是一意孤行。但是,你偶尔还是会犯错,误解了我的用意。在上次的会面中,恐怕是我太过急躁了,失去了耐心,我真的很后悔,因为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即使现在你带着这一群无知的暴力之徒来拜访我,我还是不会怪你的。为什么呢?我们不都是最古老的人种,是中土世界最优秀的生物吗?我们的友谊可以替大家带来许多的好处。我们现在携手,还是可以共创美好的未来,挽救这个脱序的世界。让我们敝开心胸,不要理会这些下等生物的干扰吧!就让他们等待我们的决定!因为,我愿意尽释前嫌,重新接纳你,你愿意听我的话吗?你愿意上来吗?”

萨鲁曼这最后一搏,几乎投注了他所有的力量,四周围观者无不动容,但这次的影响完全不了──他们听见的是一名国王和蔼地责备一名偶尔犯错、却依旧备受敬爱的宰相,但他们却被关在门外,倾听着一扇不会对他们打开的大门,像是淘气的小孩偷听父母之间的对话,在旁边思索着到底会有什么影响。这两个人的确是超凡脱俗的一对,他们本来就该结盟,甘道夫应该走入高塔,在欧散克塔的房间中讨论着凡人无法理解的事务。门会关起来,他们就会乖乖地在门外等待,等候交办的工作或是处罚。即使在希优顿的脑海中,这个想法也像是霉菌一样的落地生根,让他开始怀疑:“他会出卖我们,他会抛弃我们一走了之。”

然后,甘道夫爽朗地笑了,这些幻觉全都于瞬间消失。

“萨鲁曼啊!萨鲁曼!”甘道夫笑着说:“萨鲁曼哪,你真是选错行业了,你应该去当国王的弄臣,模仿他的咨询大臣,相信这样可以骗到一些东西糊口。哈,还对我来这招!”他停了下来,喘口气道:“了解彼此?恐怕我已经超越了你的理解范围了。至于你,萨鲁曼,我太了解你了,我会清楚地记住你的说法、你的论点。上次我和你见面的时候,你还是魔多麾下的狱卒,我本来会被送到那边去,幸好,客人从屋顶逃了出去,他下次再从大门进去的时候会更加小心。不过呢,我想我应该不会上去。萨鲁曼,听我最后说一次!你愿意下来吗?艾辛格比你幻想中的要弱多了。离开这里会不会比较好?或许转而帮帮另一边?萨鲁曼,好好想想!你愿意下来吗?”

萨鲁曼的脸上掠过一道阴影,然后就变得死白。在他来得及隐藏之前,围观的众人都看见了他面具底下的恐惧和担忧,不敢离开这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他迟疑了一瞬间,众人也跟着屏住呼吸。然后他开口了,声音冰冷凄厉,他已经被骄傲和仇恨给征服了。

“我会下来吗?”他模仿着对方说的话:“手无寸铁的人会打开门和强盗谈判吗?我在这边就可以听清楚你要说什么。我可不是笨蛋,我也不相信你,甘道夫。他们不在我看得到之处,但我知道那些木头恶魔们随时准备等你的号令。”

“狡诈的人本身必定多疑,”甘道夫疲倦地回答:“但你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小命。如果你真的了解我,就会知道其实我并不想要杀死你,也不想要伤害你,只有我才能够保护你。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自由地离开欧散克。”

“这听起来真不错!”萨鲁曼轻蔑地说:“听起来真像是灰袍甘道夫的说法:那么包容、那么体贴。我知道你会喜欢上欧散克塔的,当然,我能够离开这里对你来说是更好的。但我为什么要离开?你所谓的‘自由’又是什么?我想应该有条件吧?”

“离开的原因,你应该自己看得很清楚,”甘道夫回答:“其它的你则可以想得到。你的仆人全都被消灭了,你的邻居和你反目,你试着想要背叛新主人。当他的眼睛下次转到这里来的时候,将会是被怒气所充满的血红眼。但是,当我说‘自由’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自由’;你可以不再受到束缚、不再受到牵绊,自由自在地去你想去的地方,甚至是魔多。但你必须要先将欧散克塔的钥匙和你的手杖交给我。这就当作是你善意的抵押品,稍后会再归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