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真知晶球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当甘道夫一众从艾辛格出发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山脉的臂弯之后。甘道夫载着梅里,亚拉冈则是载着皮聘。两名禁卫军先行出发,侦察前方的山谷中有无异状,其它人则是好整以暇地跟在其后。

树人沉默地站在门前,每个都高举双手动也不动。过了不久,梅里和皮聘往回看,天空依旧还是亮的,但阴影已经慢慢的渗入艾辛格,灰败的废墟开始沉入黑暗中。

树胡孤单地站在那里,和霍比特人初见面时一样像棵老树桩,霍比特人不禁回忆起在法贡森林高地上的初次会面。他们接着来到了白掌之柱。柱子还矗立在该处,但刻在上面的白掌则已经被丢在地上,打成碎片。在道路中央只剩一根手指躺在暮色中。

“树人真是钜细靡遗!”甘道夫说。

他们继续往前,暮色缓缓的将山谷包围。

“甘道夫,我们今天晚上会骑很远的路吗?”梅里过了一阵子之后问道:“我不知道你对我们这些跟屁虫有什么看法,但是跟屁虫们都觉得很累,暂时不想跟屁,想要躺下来休息。”

“你也听到啦?”甘道夫说:“别太在意!你应该很高兴那些话都不是对着你说的。他之前从来没有遇过霍比特人,因此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希望这能够挽回你的自尊心:你和皮聘现在是他脑中最忧虑的两个人。你们是谁?是怎么到这边的?又是为了什么?你们知道些什么?你们是否真被俘虏过?如果是这样,又是如何在半兽人全员阵亡的状况下逃出来的?萨鲁曼聪明一世的脑袋里面,全都耗费在担心这个东西上。梅里雅达克啊,如果你对于他的关心感到骄傲,那么他轻蔑的笑容其实算是对你们的赞美。”

“多谢啦!”梅里说:“不过,甘道夫,能够跟在你屁股后面到处转才是真正的荣耀。举例来说,像我在这个位置就有机会可以把问题再重复一次,我们今天晚上会骑很远的路吗?”

甘道夫笑了:“真是紧追不舍的霍比特人哪!所有的巫师都应该随时带着霍比特人在身边,一方面可以教导他们用词遣字,一方面还可以纠正巫师。真抱歉,但我连这些细节都已经想好了。我们可以比较轻松地骑几个小时,到了谷口就休息,明天比较需要赶路。当我们来的时候,我们本来想要直接从艾辛格跨越平原到伊多拉斯的宫殿去,这会花上几天。但我们仔细考虑过后,更改了这个计划,我们已经派了信差去圣盔谷通报国王明天将会回来,他会从那边带领许多人从山路前往登哈洛。从现在开始,不管白天或黑夜,超过三人以上的团体最好不要公开同行。”

“你要嘛就不说,不然就说上一大堆!”梅里说:“我其实只是担心今天晚上睡哪里而已。圣盔谷还有什么其它的地方在哪里啊?我对这个国家可说是一无所知。”

“如果你想要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好赶快学着点。但,不是现在,也不是找我,我有太多事情要忙了。”

“好吧,我会在营火旁边缠着神行客不放,他可没有这么忙碌。可是,为什么要这么隐密呢?我还以为我们赢了这场战争呢!”

“是啊,是赢了,但这只是第一场胜利,这场胜利还会为我们带来更多危险。魔多和艾辛格之间必定有某种联系,我还没有搞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交换情报的呢?我还不知道,但他们彼此之间确有往来。我想魔王之眼一定会更加频繁地注视巫师谷和洛汗,让它看见越少越好。”

他们停了下来。稍后离开了大路,走上斜坡。道路蜿蜒地往谷外伸去,经过一番跋涉,众人来到了靠近艾辛河的地方。夜色悄悄地从山中靠近,之前的迷雾都消失了,只剩下阵阵冷冽的寒风。半圆的月亮让东方天空洒满了苍白的光泽,右方的山脉则是缓缓沉降,最后变成低矮的山坡,大平原在他们的面前开展。最后,一行人往西走了不到一哩,就来到了一个山谷中。山谷的开口朝向南方,靠着圆形的山丘,那也是北方山脉的最后起伏。草地的边缘因为去年留下的枯草而起伏不平,今年刚冒出来的新芽则显出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

在靠近河岸的地方,荆棘长得十分茂盛,午夜之前两小时左右,他们就在附近扎营。众人在谷地中点燃了营火,坐在一株茂密的山楂树下,这棵树虽然经历了不少岁月,但每个枝干依旧十分硬朗,上面几乎都长满了花苞。

他们安排好了守卫,每一班有两个人。其它人在用过晚餐之后,用斗篷盖住身体,开始睡觉。霍比特人躲在角落,躺在一堆蕨类植物铺出来的床垫上。梅里觉得昏昏欲睡,但皮聘却似乎显得精神旺盛,他不停地翻来覆去,让那些蕨类被压得发出怪声。

“怎么搞的?”梅里问道:“你躺在蚂蚁窝上吗?”

“不是,”皮聘说:“但我觉得不舒服,不知道我已经有多久没在床上睡过觉了?”

梅里打了个哈欠。“你自己用手算!”他说:“你一定知道我们离开罗瑞安有多久了。”

“喔,你说那个啊!”皮聘说:“我指的是卧室里面一张真正的床。”

“好吧,那就算是瑞文戴尔罗,”梅里说。“管那么多干嘛啊,今天晚上在哪我都睡得着。”

“梅里,那是你运气好啊,”皮聘停了片刻,柔声说。“载你的是甘道夫。”

“那又怎么样?”

“你有没有从他口中,获得任何的消息或情报?”

“多得很,比平常要多很多。不过,其实你也都听到了;我们又没有小声讲话,你也刚好在附近。如果他愿意载你,你又觉得可以从他口中弄出更多消息,那么明天可以换你跟他走。”

“真的吗?太好了!他嘴还是很紧吧?一点都没变。”

“没错!”梅里稍稍清醒了一些,开始担忧到底是什么让伙伴辗转反侧。

“他似乎成长了些,他可以同时更体贴,又更警觉;他变了,但我们还没有机会了解到底变了多少。你想想上次我们对付萨鲁曼的状况!萨鲁曼以前是甘道夫的上级长官,他可是议会议长,管那是什么意思。他曾经是白袍萨鲁曼,但现在白袍的称号被甘道夫继承了。萨鲁曼听话的过来,让人夺走他的手杖,最后也听话乖乖地离开了!”

“好吧,如果甘道夫真的改变了,那我看他更是守口如瓶了,”皮聘争辩道:“特别是──那个玻璃珠。他似乎很高兴可以拿到这东西。他已经知道了一些有关它的事情。但他有没有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字也没有。是我把它捡起来,免得它掉进水池里面。‘来,小朋友,交给我──’就这样而已。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那感觉起来好沉重。”皮聘的声音越变越低,彷佛在和自己说话。

“醒醒吧!”梅里说:“原来你就是挂心着这个东西啊?皮聘老友,别忘记吉尔多所说的话,山姆最爱引用的那句:不要插手巫师的事务,他们心机深沉,易动怒。”

“可是,我们过去好几个月的生活,几乎都和巫师密不可分,”皮聘说:“除了分享危险之外,我也应该有资格可以获得一些情报吧!我想要看看那个水晶球。”

“快去睡觉!”梅里说:“你迟早会知道消息的。亲爱的皮聘,在好奇心方面,图克家的人从来没胜过烈酒鹿家的人,但是,我请问你,这时机是正确的吗?”

“好嘛!就算告诉你我只是想看看那水晶球,应该也无伤吧?我知道甘道夫抱得死紧,好象母鸡孵蛋一样,我拿不到它。但你也只会告诉我拿不到所以去睡觉!这也没屁用啊!”

“啧!不然我该说什么?”梅里说:“真遗憾,皮聘,你一定得等到早上了。在吃完早餐之后我应该会跟你一样好奇,我也会尽量帮忙你套巫师的话。但我现在实在撑不住了,我再打哈欠嘴巴就要裂开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