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真知晶球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请收下,王上!”他说:“这不过只是物归原主罢了。但请容我补充一句,你还不能够使用它!千万小心!”

“我已经等待、准备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急于一时呢?”亚拉冈说:“这是说不准的,行百里者半九十,许多错误常常是在最后犯下的。”

甘道夫回答:“至少请你不要大肆宣扬,不只你,还有在座的诸位!尤其不能让霍比特人皮聘知道它在何处。因为它的诱惑或许会再度施展,因为他根本不该去用它,甚至是碰触。他在艾辛格就不应该碰触它,我的动作应该更快一些的。但当时我只顾着监视萨鲁曼,最后才发现这是什么。到了现在,我才能够绝对确定这块石头的真正来历。”

“是的,不会再有疑问了,”亚拉冈说:“至少我们知道艾辛格和魔多之间的联系方式了,许多谜题都获得了解释。”

“我们的敌人拥有诡异的力量,但也同时拥有诡异的弱点!”希优顿说:“古谚有云:‘恶有恶报’就是这样的。”

“这已经证实了许多次,”甘道夫说:“但这次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或许这名霍比特人替我阻挡了一次极大的危险。我之前本来想要亲自测试这枚石头,看看它的用途,如果我这样做了,可能就在他面前展露了行踪。就算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还是没准备好面对这样的考验。即使我拥有力量逃脱,光是被他在时机到来之前发现,就是极大的危险。”

“我想,时机已经到了。”亚拉冈说。

“还没,”甘道夫说:“他正好处在短暂的疑惑中,我们必须好好把握。

魔王还以为这枚水晶球还在欧散克塔中,当然了,他没有理由怀疑。因此,霍比特人是被关在那边,在萨鲁曼的逼迫下使用那颗水晶球,是种对他的折磨。魔王的心中将会充满了这霍比特人的声音和影像,可能要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现他的错误,我们必须把握这段时间。我们之前已经太松懈了,现在必须快点。艾辛格的邻近地带已经不再适合久留,我会立刻带着皮聘往前走。这比让他一个人躺在黑暗中安全多了。”

“我会留下伊欧墨和十名骠骑,”国王说:“他们明天一早就和我一起出发,其它人则可以跟随亚拉冈,任何时间都可以出发。”

“就照你说的做,”甘道夫说:“但你们必须尽快躲进山脉的掩蔽中,前往圣盔谷!”

※       ※       ※

就在那一刻,阴影笼罩了他们,原先明亮的月光突然间被遮蔽了。几名骠骑惊呼一声,抱住脑袋,彷佛想要躲避天空降下的袭击。他们觉得无比的恐惧和冰冷,有个巨大的有翼生物飞过月亮,像是块巨大的乌云。它盘旋了片刻,又往北飞去,速度比世界上任何的狂风都要快。星辰也为之失色。最后,它消失了。

众人浑身僵硬地站起来,甘道夫抬头看着天空,双手紧握着拳。“戒灵!”他大喊着:“这是魔多的信差。风暴将临了,戒灵已经渡过了大河!快点出发!快!不要等天亮了!全速进发!”

他立刻跑开,召唤着影疾前来,亚拉冈跟在他后面。甘道夫一把捉住皮聘,扛着他说:“这次你和我走!”他说:“影疾将会让你看看它的脚步有多快!”

然后,他就跑向他就寝的方向,影疾已经在该处等候了。巫师背起一小袋行李,跳上马背。亚拉冈将皮聘抱起来,放到甘道夫的臂弯中,将他包在斗篷和毯子里面。

“再会!快点跟上来!”甘道夫大喊着:“出发,影疾!”

骏马头一扬,尾巴在月光下甩动着,然后它就一跃向前,掀起尘土,如同北风一般地消失在群山间。

※       ※       ※

“这还真是一个祥和的夜晚啊!”梅里对亚拉冈说。“有些人的运气可真好。他睡不着,想要和甘道夫骑马遛遛──咻!现在他不是走了!却没人主持正义,把他变成石像以儆效尤!”

“如果是你先拿起那水晶球,而不是他,现在又会怎么样?”亚拉冈说。

“你搞不好会惹上更大的麻烦呢。谁知道呢?你能跟我走搞不好算是走运哩。我们马上出发。快去准备好,把皮聘没带走的东西一起拿来。快点!”

※       ※       ※

影疾奔驰在平原上,不需要引导也不需要催促。还没过一小时,他们就越过了艾辛河渡口。身后就是骑士的墓冢和那些冰冷的长枪。

皮聘已经慢慢恢复了。他觉得很温暖,吹在他脸上的风则是相当提神醒脑。

他和甘道夫在一起。水晶球和那月中黑影所带来的恐怖正渐渐消退,那些都被遗留在山中的迷雾或是噩梦中。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甘道夫,我不知道你不用马鞍的,”他说。“你没有马鞍,也没有马嚼!”

“若不是因为影疾,我也不会用和精灵一样的方式骑马,”甘道夫说:“影疾不愿意承受任何鞍具的负担。不是你骑影疾,而是它自愿载你。当然,得要它愿意才行。除非你自己跳下去,否则它会让你一直留在马背上。”

皮聘问:“它跑得到底有多快?从风声感觉起来非常快,但又很平稳。脚步好轻喔!”

“现在的速度是世间马匹的极限了,”甘道夫回答,“但这样对它来说还不算快。地形在这里有些倾斜,也比较崎岖。你可以看看白色山脉在星空下靠近的速度有多快!山峰像是黑色的枪尖一样朝我们逼近。不多久,我们就会来到分岔路口,进入深溪谷,也就是前天晚上的战场。”

皮聘沉默了片刻。他听见甘道夫柔声对自己哼着,用许多语言唱着同样一首歌,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往后逝去。最后,巫师换了一首皮聘听得懂的歌:在风声中有几行字清楚的飘进他耳中:

高大的船和伟壮的国王

共有九名,

是什么让他们越过大海

来到此境?

为了和七星、七晶石

一树圣白相逢。

“甘道夫,你在说些什么?”皮聘问。

“我刚刚在背诵一些歌谣,”巫师回答,“我想,霍比特人可能连曾经知道的这些歌谣都忘光光了。”

“这可不见得,”皮聘说。“我们也有很多自己的歌谣,或许你不会感兴趣。但我从来没听过这首歌。这首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什么是七星、七晶石?”

“这是有关于古代的国王和‘帕兰特里’的故事,”甘道夫说。

“那又是什么东西?”

“那个字代表的是‘可以望远之物’。欧散克塔的晶球就是其中一个。”

“那这其实不是,不是──”皮聘迟疑了,“不是由魔王所打造的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