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驯服史麦戈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不!山姆,你这个家伙!”佛罗多说:“你连看都不看就爬下去,一定会害死自己的!快回来!”他抓住山姆的手臂,一把将他拉回来。“来,先等一下,要有耐心!”他说。然后,他趴在地面上,伸出头去看着悬崖下方;可是,虽然还没天黑,但阳光正在迅速地消逝当中。“我想我们应该可以爬得下去,”他仔细观察之后说:“至少我可以,而你,如果保持冷静,照着我说的做,应该也没有问题。”

“我可不知道你怎么能够这么确定,”山姆说:“你看!在这种亮度之下,我们甚至不能够看到悬崖底,万一最后你连踏脚的地方也没有,要怎么办?”

“我想就爬回来吧,”佛罗多说。

“说起来可简单,”山姆抗议道:“最好等到早上,比较亮一点再来。”

“不,只要还有机会我就不愿意这样,”佛罗多突然其来,带着怒气地说:“我要利用每一分每一秒,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在我回来叫你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他以手指抓住悬崖的边缘,缓缓地让身体下降,到了手臂快伸长到极限的时候,脚尖就正好踩到了一个落脚处。“第一步没问题!”他说:“这块突出的部分一直延伸到右边去,我可以不用支撑就站在这里。我要──”他的话声被截断了。

※       ※       ※

急速奔驰而来的黑暗从东方急遽地靠近,将整个天空都吞没,正上方还传来了旱雷的声音,闪电直击而下落在山丘中。紧接着而来的是一阵狂风,混杂在其中的却是一声凄厉的尖叫。许久以前,当他们从霍比屯逃出的时候,就听过这样的叫声;即使当时他们还身在霍比屯的森林中,这声音也让他们血液为之冻结。在这寸草不生的荒地中,这叫声的效果尤其骇人,它像是恐惧与绝望所凝结成的冰冷刀刃,恶狠狠地插入两人胸口,让他们无法呼吸。山姆立刻趴了下来,佛罗多不由自主地松开手,遮住耳朵和脑袋。他摇晃了几下,脚步一个不稳,就惨叫着跌了下去。

山姆听见这声音,立刻使出浑身力量,克服恐惧爬到山崖边。“主人,主人!”他大喊着:“主人!”没有回答,他发现自己浑身打颤,于是深吸一口气再度大喊道:“主人!”

狂风似乎将他的声音吹回喉咙中,但在风声过去之后,他立刻听见底下传来了回答的声音。

“没事,没事!我在这里,可是我什么都看不见。”

佛罗多的声音很微弱。他事实上并没有距离山姆很远。他刚刚只是滑了一跤,并没有摔落悬崖,几乎立刻就在底下的另一块突出的地方找到了站立之处。很幸运的,这里的崖壁是倾斜的,之前的狂风正好让他结结实实地趴在崖壁上,所以才没有跌下去。他稳住了身形,将脸贴在冰冷的石头上,感觉着自己的心跳。但不知是由于黑暗太过浓密,还是他失去了视力,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他怀疑自己是否瞎掉了,于是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快回来!快回来!”他听见山姆的声音穿透这一片黑暗。

“没办法,”他说:“我看不见,也找不到可以抓住的地方,我还不能够动。”

“佛罗多先生,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做?”山姆不顾安全地把整个上半身都伸出悬崖外。为什么主人看不见?天色很昏暗,但也没有黑到会什么都看不见。他可以看见底下佛罗多的灰色身影趴在山壁上,但距离却又远到无法伸出援手。

又是一阵雷声,大雨降了下来。混杂着冰雹的雨幕往山崖扑来,带着刺骨的冰寒。

“我要下来了,”山姆大喊着,不过他却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来下来有什么用。

“不,不行!等等!”佛罗多的声音现在有力多了。“我应该很快就会恢复,我已经感觉好多了。等等!没有绳子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绳子!”山姆一兴奋就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我真是笨到该被绳子吊起来!山姆·詹吉啊,你真是脑袋装酱糊,老爹常跟你这样说,果然是没错。绳子!”

“不要罗唆了!”佛罗多的力气已经恢复到可以感觉到好气又好笑的情绪了。“别管你老爹怎么说啦!你的意思是你口袋里面就有绳子吗?如果是的话,还不快拿出来!”

“没错,佛罗多先生,都在我包包里面。我背着它跑了几百哩,到要用的时候却忘得一干二净!”

“那还不快点把绳子垂下来!”

山姆飞快地脱下背包,在里面翻来翻去。在袋子底的确有一条罗瑞安的精灵所揉制的绳索,他把一端丢给主人。佛罗多眼前的黑暗似乎消失了,或者他恢复了视力。他可以看见那条灰色的绳子一路垂降下来,在他眼中似乎有种微弱的银色光辉。现在,他的眼睛终于在黑暗中可以找到聚焦点,也让他的头昏开始消退。他拼命靠向前,将绳子紧紧地绑在腰上,然后用两只手拉住绳子。山姆后退几步,将双脚抵在树桩上施力,佛罗多半爬半拉的终于爬回了崖顶。

闪电在远方不停的闪烁,雨势依旧很大。霍比特人再度爬回裂隙中,但这次找不到什么遮蔽的地方。大量的雨水开始流进沟中,他们找到一块大石头,足以挡住大部分喷溅的雨水,看起来好象是块大屋顶一样。

“我如果还待在那边,现在不是被水淹得死去活来,就是被冲到崖底去。”佛罗多说:“你身上刚好有绳子真是太巧了!”

“如果我早点想到就更好了!”山姆说:“或许你还记得在我们离开的时候,精灵把绳子放到我们船上。我很喜欢那些绳子的作工,因此悄悄地藏了一段在背包里,感觉起来好象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会帮上很多忙的,’哈尔达还是哪位精灵这样说,他说的果然没错!”

“真可惜我没想到多带一段来,”佛罗多说:“我离开远征队的时候实在太仓促了,如果我们有更多的绳子,其实可以用它来垂下悬崖。不知道你的绳子有多长?”

山姆小心翼翼地用手臂来测量,“五,十、二十、三十个手臂长左右。”他说。

“谁想得到竟然有这么长!”佛罗多吃惊地说。

“啊!谁知道呢?”山姆说:“精灵真是让人惊讶的种族。看起来很单薄,其实很强韧,摸起来像是丝绸一般的滑软,收起来体积也很小,重量跟羽毛一样。他们真是个神奇的种族!”

“三十个手臂长!”佛罗多在脑海中估算着。“我想应该够了,如果暴雨在午夜之前结束,应该可以试试看。”

“雨势已经开始在减小了,”山姆说:“可是,佛罗多先生,千万不要在微弱的光线里冒险了!即使你已经不在乎那风中的叫声,我还很担心呢。听起来像是黑骑士,只不过是空中传来的,仿佛他们学会了风行一样。我想我们最好等天亮,再试着离开这个地方。”

“我则是觉得若非绝对必要,也不想一分一秒多留在这里,忍受黑暗国度的监视。”佛罗多一说完,他就站起来走到深沟底。他探头往外看去,东方的天色又再度变得澄清,风暴的外缘已经开始瓦解,最主要的雨云则已经飘到爱明莫尔之上,也就是之前索伦曾经将心思集中的地方。乌云转了个方向,将暴雨和闪电击打在安都瑞尔的河谷上,并且将阴影投射在米那斯提力斯之上,彷佛带来了开战的威胁。然后,乌云穿出山脉,越积越高,最后移动到刚铎和洛汗国的边界;正往西方前进的骠骑们,正好看见如山般的乌云跟在太阳之后移动。不过,在这块彷佛被天地遗忘的荒地上,湛蓝色的天空又再度开启,几颗黯淡的星斗出现在天空上,彷佛新月之上的苍穹开了几个小口一般。

“能够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真好!”佛罗多深吸一口气说:“你知道吗,我之前以为自己瞎掉了!多半是由于那闪电或是什么邪恶的力量。我什么都看不见,直到那绳子垂降下来,绳子似乎在黑暗中发出了银光。”

“它在黑暗里面看起来的确是银色的,”山姆说:“我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不过,自从我上次将它收起来之后,也没有把它再拿出来过。佛罗多先生,如果你这么坚持要爬下去,要怎么利用这绳子?三十个手臂长,大概就是三十六尺左右,跟你估计悬崖的高度几乎一样。”

佛罗多沉思了片刻。“山姆,把它绑紧在树桩上!”他说:“这次我想你可以如愿先下去了。我来把你放下去,你只需要用手脚保持平衡就好了。然后,如果你可以暂时站在能够稳住身形的地方,让我休息一下也是很好的。当你下去之后,我会跟着下来,我觉得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了。”

“好吧,”山姆语气沉重地说:“如果别无选择,那我们还是赶快完成这一切吧!”他拿起绳子,将它紧紧地绑在最靠近崖边的树桩上,另外一边则是绑在自己的腰上。他不情愿地转过身,准备再度攀下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