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二章 驯服史麦戈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我们讨厌这东西!”他嘶声说:“可恶讨厌的银光──嘶──它监视我们,宝贝,而且还让我们的眼睛很痛。”

他越来越靠近地面,嘶嘶声就越清楚。“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它在哪里,它在哪里?这是我们的,是我们的,我们想要它。这些小偷,这些小偷,这些可恶的臭小偷!他们把我的宝贝带到哪里去了?诅咒他们!我们恨他们。”

“听起来他好象不知道我们在这边,对吧?”山姆低语道。“他的宝贝是什么?难道是──”

“嘘!”佛罗多压低声音说:“他已经很靠近了,会听见我们所有声音。”

咕鲁那时的确停了下来,他连在细长脖子上的大脑袋四下转动着,仿佛正在倾听什么。他苍白的眼睛半睁了开来。山姆压抑住自己,只不过手指依旧不停地扭动着。他充满了愤怒和厌恶的双眼,则是集中在那个变形的生物身上,看着他再度开始移动,再度自言自语。最后,他到了距离地面不过十几尺的地方,就在两人的头上。从那边开始悬崖往内凹,连咕鲁都找不到任何支撑身体的地方,他似乎想要扭转过身体,准备用脚先下去。就在此时,他突然尖叫着跌落下来,同时,他的手臂和脚将身体团团包住,就像是丝线突然断裂的蜘蛛一样。

山姆飞快地从躲藏处跑了出来,三步并做两步就冲到悬崖边,在咕鲁来得及站起来之前,他就已经扑了上去。但他惊讶地发现,咕鲁即使刚从悬崖上落下来,又遭遇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危机,也比他预料的难缠多了。在山姆来得及抓住他之前,他的长手和长脚已经将对方紧紧抱住;柔软但极为强壮的四肢正如同丝线一般慢慢地收紧,两只粘粘的双手也正在摸索着他的咽喉,接着,他锐利的牙齿咬住了山姆的肩膀。山姆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头用力撞上咕鲁的脸,咕鲁发出嘶嘶声,不停地挣扎,但就是不肯放手。

如果山姆只有一个人,可能就会遭遇到难以想象的厄运,但佛罗多迅速地扑上来,将刺针拔出鞘。他用左手拉住咕鲁稀疏的头发,让他不由自主地往后仰,露出长长的脖子,强迫他那双恶毒的眼睛瞪着天空。

“放手!咕鲁,”他说:“这是刺针,你之前曾经看过这柄武器。放手,不然这次你就可以亲身体验它的威力!我会把你的喉咙割断。”

咕鲁立刻像是扯断的丝线一般软瘫在地上,山姆站了起来,揉捏着肩膀,他的眼中充满了怒气,但他无法还手,那位可怜兮兮的敌人现在正趴在石头上哀嚎。

“不要伤害我们!宝贝,不要让他们伤害我们!好霍比特人不会伤害我们对不对?我们不想要伤人,但是他们就这么扑上来,好象猫捉老鼠一样,你说是不是,宝贝?咕鲁,我们好孤单。只要他们对我们好,我们也会对他们很好很好,对吧,是的,嘶嘶的。”

“好吧,这下子该怎么办?”山姆说:“我说把他绑起来,以后他就不会再有机会偷袭我们了。”

“但你这样会杀死我们,杀死我们……”咕鲁嘀嘀咕咕地说:“残酷的小霍比特人,把我们绑在这里,丢下我们不管,咕鲁,咕鲁。”他不停发出咕噜声的喉咙里面,传出类似啜泣的声音。

“不能这样做,”佛罗多说:“如果我们要杀他,不能这样折磨他,最好是干净俐落地杀死他;但像这种状况,我们又不能够这样做。可怜的小东西!他也没有伤害到我们。”

“喔,是嘛!”山姆揉着肩膀说:“他一定有这个念头,我敢打赌,只要给他机会,他绝不会犹豫的,他多半打算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勒死我们。”

“或许吧,”佛罗多说。“他想什么是另一回事。”他开始仔细思考眼前的状况,咕鲁躺在地上不动,不再发出哀嚎声,山姆站在旁边,低头瞪着他。

佛罗多突然觉得自己听见了从遥远过去所传来的声音:

比尔博当时没有趁机杀死这家伙,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正是对人命的怜惜阻止他下手,怜惜和同情:不要妄动杀机。

我实在没办法怜悯咕鲁,他被杀是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我可不这么认为,许多苟活世上的人其实早该一死,许多命不当绝的人却已逝于人世。你能够让他们起死回生吗?如果不行,就不要这么轻易论断他人的生死,即使是最睿智的人也无法考虑周详。

“好吧,”他放下宝剑大声地回答:“但我还是觉得很害怕。而且,正如同你所预料的,我不想伤害这个家伙。当我现在终于看见他的时候,我的确会怜悯这个可怜的生物。”

山姆瞪着主人,发现他似乎在和远方的某人交谈。咕鲁也抬起头。

“嘶嘶的,宝贝,我们真的很可怜,”他求饶道:“悲惨悲惨!好霍比特人不会杀我们,好霍比特人不会的。”

“没错,我们不会的,”佛罗多说:“但我们也不会让你就这样走掉。咕鲁,你满脑子都是坏念头和坏主意,你得跟我们一起来,好让我们监视着你。而且,你必须尽可能地帮助我们,这是你应该对我们作出的回报。”

“嘶的,嘶的,”咕鲁坐起来说:“好霍比特人!我们愿意和你们走,可以帮忙在黑暗中找到安全路。没错,我们会的。你们在这一片荒地里面要去哪里?我们想知道,没错,我们想知道?”他抬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道诡诈的光芒。

山姆皱眉怒视着他,但他也意识到主人的情绪有点起伏,没有必要再和他争执这次的决定,不过,他还是对于佛罗多接下来的回答感到惊讶。

佛罗多直视着咕鲁的双眼,让他退缩了回去。“你知道的,史麦戈,或者你已经猜到了──”他低声、严肃地说:“我们要去魔多,我相信,你也知道该怎么过去。”

“啊!嘶嘶!”咕鲁用手遮住耳朵,仿佛对方这么坦诚、这么公开的提到这名字,让他觉得极端痛苦。“我们有猜过,我们有猜过,”他低声说。“我们也不想要让他们去,是吧,宝贝?没错,宝贝,好霍比特人不要去。那里都是灰、灰,还有烟尘;还会很口渴,到处都是洞穴、洞穴、洞穴,半兽人,几千名半兽人……好霍比特人不要去──嘶嘶──那个地方。”

“你果然去过那边?”佛罗多紧追不舍:“你觉得被一股力量召唤回去,对吧?”

“嘶的,嘶──不!”咕鲁尖叫道:“一次而已,是意外,对吧,宝贝?是的,意外。我们不要回去,不要,不要!”他的声音和所用的语言突然间改变了,他开始在喉间啜泣,自言自语起来:“不要,咕鲁!你弄痛我了。喔,我的手好痛,咕鲁!我,我们,我不想要回去,我找不到。我好累了,我,我们找不到它,咕鲁,咕鲁,不知道──在哪里,他们永远都醒着。矮人、人类和精灵,可怕的精灵拥有明亮的双眼,我找不到。啊!”他站了起来,双拳紧握成一团肉球,对着东方大声咒骂:“我们不要!”他大喊着:“不要为你这么做。”然后他又倒了下来。“咕鲁,咕鲁,”他的脸趴在地上:“不要看我们!快走!去睡觉!”

“史麦戈,他不会听你的话就离开或是去睡觉的,”佛罗多说:“如果你真的想要摆脱他,你就必须帮助我,而唯一的方法,恐怕就是找到前往他老巢的道路。你不需要跟我们到最后,最多只需要带路到门口就可以了。”

咕鲁再度坐起来,眯着眼睛看着对方。“他就在那边,”他沙哑地说:“一直都在的,半兽人会把你带过去,在河东岸很容易可以遇到半兽人,别问史麦戈。可怜,可怜的史麦戈,他很久很久以前去过一次,他们把他的宝贝拿走了,现在永远找不到了!”

“如果你跟我们来,或许我们可以再找到他。”佛罗多说。“不,不会的,永远找不到!他弄丢了宝贝。”咕鲁说。

“站起来!”佛罗多说。

咕鲁站起来,不停地后退,直到靠在山壁上为止。

“听着!”佛罗多说:“你可以找到白天或是黑夜走起来比较安全的路吗?我们很疲倦,不过,如果你选择昼伏夜出,我们可以从今晚开始。”

“大亮光弄痛我们的眼睛,真的,”咕鲁哀嚎着:“不能在白天底下走,时候还没到。它很快就会跑到山后面,嘶的。好霍比特人,先休息一下!”

“那么先坐下来,”佛罗多说:“不要乱动!”

霍比特人们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一边一个人,每个人的背都靠着墙壁,不约而同地伸出脚来休息。他们彼此之间不需要任何的沟通,全都知道不能够浪费时间在睡觉上面。月亮慢慢地隐退,阴影从山脉间落下,一切被黑暗所笼罩,天空上的星辰在黑暗衬托下,显得额外的明亮。咕鲁将膝盖顶着下巴,手和脚放在地上,闭着眼,但他的身体十分的僵硬,似乎在倾听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