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沼泽之路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山姆搔搔头说:“多半是真的睡着了!”他喃喃自语道:“如果我像咕鲁一样,这家伙就永远没机会醒来了。”他强自压抑住浮现在脑中的宝剑和绳子的影像,走回主人身边坐下。

当他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黯淡下来,并不比他们用早餐的时候明亮到哪里去。山姆立刻跳起来。这不是因为他觉得精力充沛或是肚子饿,而是因为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睡过了整个白天,至少九个小时!佛罗多依旧睡得很熟,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咕鲁不见了。山姆开始从老家伙的丰富词汇中,找出各种各样责备自己的话语,同时,他也想到主人的看法是正确的:至少目前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两个人都好好的,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

“可怜的家伙!”他后悔地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不远,不远!”他头上一个声音说。他抬起头,看见咕鲁的大头和耳朵,正背对着天空看着他。

“哇!你在那边干嘛?”当山姆一看见对方的身影,立刻又起了疑心。“史麦戈肚子饿了,”咕鲁说:“很快就回来。”

“现在马上回来!”山姆大喊着:“喂!快回来!”但咕鲁已经消失了。佛罗多一听见山姆的叫喊声,立刻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嗨!”他说:“出了什么事吗?现在什么时候了?”

“我不知道,”山姆说:“我猜太阳多半已经下山了。他又跑了,说他肚子饿。”

“别担心!”佛罗多说:“你管不住他的,到时你就知道,他会回来的。至少那誓言短时间内还算有效。反正,他也不会离开他的宝贝。”

佛罗多在知道自己睡了好几个小时,身旁还有一名饥肠辘辘的咕鲁时,他并没有很担心。“不要又想到那些你老爹骂你的话了,”他说:“你已经筋疲力竭了,反正也没什么坏结果,我们至少都好好地休息过了。眼前还有很艰难的一段路,恐怕是最糟糕的路段。”

“至于食物的部分,”山姆说:“我们这个任务到底会花多久的时间?在我们完成之后,又该做些什么?这个干粮可以让我的脚不停运动,但是却无法让人感到真正的饱足。至少我是这样啦,我没有对制造干粮的人有任何不敬的意思。真正让我担心的是,我们每天都必须吃一点,它也不会越长越多。根据我的判断,干粮的量大概还可以让我们持续大约三星期左右,那还得是勒紧裤腰带的状况。到目前为止,我们似乎都太过大方了些。”

“我不知道要完成这个任务,到底还要花多久的时间,”佛罗多说:“我们在爱明莫尔那边已经耽搁了很久的时间。不过,亲爱的山姆,我最好的朋友,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考虑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照你说的,即使我们有机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谁知道最后会有什么希望?如果我们这样做,谁又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如果至尊魔戒落入火焰之中,而我们正在旁边呢?山姆,我问你,你觉得我们那个时候会需要什么面包吗?我想恐怕永远不需要了。如果我们可以好好保持精力,让自己可以安全地走到末日火山,那就已经够了。我甚至开始觉得,可能连这个都做不到。”

山姆静静地点头。他握住主人的手,弯下头去。他并没有亲吻它,却让眼泪滴在其上。然后他转过身,用袖子擦着鼻子,试图故作轻松地在四周走着,强自镇定地喃喃自语:“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咕鲁不久之后就回来了,但他的动作轻到让人毫无所觉,直到他出现在他们身边才被发现。他的手指和脸上都沾满了黑色的泥浆。他依旧在不停地嚼着某种食物,不过,他们并不想要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食物。“可能是小虫或是什么从洞里面挖出来的东西,”山姆想:“恶,这个肮脏可怜的家伙!”

咕鲁在大口喝完溪水和洗过手脸之后,才对他们说话。此时,他舔着嘴唇,走到他们身边。“好多了,”他说:“我们休息够了吗?可以继续了吗?好霍比特人,他们睡得真熟。相信史麦戈了吗?很好,很好。”

※       ※       ※

他们旅程的第二部分,和前半段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差异,随着他们继续前进,溪水变得越来越浅,地形也越来越平坦,河底的岩石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泥浆,最后两岸也几乎和河面完全平行了,河水开始慢无限制地乱流。今晚似乎已经快要结束了,但云雾遮蔽了月亮和星光,他们只能透过隐隐露出的灰光来判断清晨的到来。

在黎明前最冷的时刻,他们也来到溪流的末端。两岸变成长满了青苔的土丘,在经过一连串腐烂的岩石之后,溪水咯咯地流进一个褐色的沼泽中,就此消失不见。虽然众人都无法感觉到任何的风向,但四周的杂草还是发出呼呼的声音,不停摇动。

他们眼前两边都长满了各式各样低矮的植物,有的往南边延伸,有的往东边延伸。迷雾在黑暗、发出各种声音的池子间蔓延,有的甚至是直接从池子中冒出来,沼泽特有的臭味持续弥漫在空气中。在正南方之处,可以看见魔多高耸的山脉,看来有点像是这沼泽之上群魔乱舞的乌云。

霍比特人现在完全只能倚靠咕鲁的带领。在这迷茫的雾气中,他们不知道,也猜不到自己其实只是刚进入沼泽的北边,主要宽广的沼泽区还是在他们的南边。如果他们对地形了解得比较清楚,或许可以可以多花一点时间往回走,往东边多走一些路,至少可以来到宽阔的达哥拉平原,也就是古代在魔多之门前一场大战的战场。不过,走这条路恐怕只会更危险。因为魔王的士兵和半兽人大多来往于这里,在那一片荒凉、毫无掩蔽的平原上,连精灵的斗篷都无法让他们逃过被发现的命运。

“史麦戈,我们接下来要怎么走?”佛罗多问道:“我们一定要经过这些恶臭的地方吗?”

“不用,其实根本不用,”咕鲁说:“如果霍比特人想要很快地直接去见他,就根本不用。我们可以后退一点,绕过一点路,”他瘦弱的手臂往北边和东边挥舞着,“你就可以走上又冷又硬的路,直接来到他国度的大门前。他有很多部下会在那边等待客人的到来,更会很高兴把你们直接带去见他,喔,这是真的。他的魔眼随时随地都会注意那块土地。很久、很久以前史麦戈就在那边被他发现。”咕鲁打了个寒颤:“但史麦戈从那之后就会用自己的眼睛了,没错,是的,我从那之后都学着用自己的眼睛、鼻子和双脚。我知道有其它的路,比较难走、没有那么快,但是,如果我们不想要被他发现,就跟着史麦戈走!他可以在这一片很棒的迷雾里面,带你们走过沼泽。小心地跟着史麦戈,这样子一来,在他发现你之前,你或许可以走上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天已经亮了,一个无风、寂静的早晨,沼泽的臭味依旧随风飘散,没有任何的阳光可以穿透低矮的乌云,咕鲁似乎很紧张地想要继续往前走。因此,在短暂的休息了片刻之后,他们又再度出发,很快地迷失在这寂静的大雾中,连四周的山丘和高山都完全看不到了。然后,他们缓慢地排成一排继续往前走:咕鲁、山姆、佛罗多。

佛罗多似乎是三个人之中最疲倦的人,虽然前进的速度已经很慢了,他还是经常会脱队。霍比特人很快的发现原先看起来像是一大片沼泽的土地,其实是很多池塘、软泥地和到处堵塞的河道所构成的,只有极为敏锐的眼睛和小心的步伐,才能够在这里找出一条曲折的信道。咕鲁当然够敏锐,而且连他都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才行。他的长颈子和脑袋不停地四处乱转,同时还嗅闻着,对自己嘀咕着;有些时候他会举起手,示意大家暂停,自己往前走一小段路,用手脚测试着地面,或者甚至是将耳朵贴到地面,倾听着一切动静。

这让人身心俱疲,这个被众人遗忘的国度中似乎依旧保留了冰冷、湿黏的冬天,唯一的绿意是在那停滞的水池表面漂浮的绿色浮萍。枯死的草丛和腐烂的荆棘,则矗立在这迷雾中,像是过往夏天所留下的尸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