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沼泽之路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随着天色逐渐变亮,迷雾也稍稍减少了一些,变得比较薄弱、比较透明。在这块腐烂、潮湿的土地上,太阳正越升越高,照耀在这块水气苍茫的大地上,但底下的人只能够看见一个模糊的鬼影漂浮在雾气之上。那颗苍白的圆球无法散发出任何的暖意和颜色,但即使是这样模糊的阳光,也让咕鲁皱起双眉,低下头。他停下脚步,示意众人休息,三人就在这块诡异的沼泽中,仿佛被追猎的动物一样开始休息。此地完全笼罩在一片死寂之中,偶尔会传来的声响只有草叶断落掉进池中,或是植物被那无人可以感应到的空气流动所推动的声音。

“连只鸟都没有!”山姆惋惜地说。

“没错,没有鸟,”咕鲁说:“好鸟!”他舔着牙齿说:“这里没有鸟,有蛇、有虫还有池子里面的东西。很多东西,很多丑东西。没有鸟,”他哀伤地说。山姆用恶心的表情瞪着他。

他们和咕鲁同行的第三天就这么过去了。在夜色笼罩了这块大地之后,他们又再度出发,中间只有短暂的休息,其它的时间都是在不停地赶路。他们暂停的原因不只是为了休息,也是为了帮忙咕鲁,因为现在,连他前进的时候都必须万分小心,有时甚至连他自己都会搞不清楚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了死亡沼泽的正中央,完全被黑暗给包围了。

他们缓缓地走着,同时弯腰注意着地面,紧跟着前面的人,注意着咕鲁的一举一动。地面越来越湿,池塘的面积也越来越大,让他们更难找到坚硬的落脚之处,许多次他们都差点沉入那咯咯冒着泡沫的池塘中。他们很庆幸自己有人带领,否则可能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沼泽。

此时,沼泽中变得越来越黑暗,连空气本身都变得又黑又沉重。当光亮出现的时候,山姆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他一开始是先用左眼从眼角瞄到了什么东西,似乎有道光芒一闪即逝,但另外一道又随即出现,感觉起来很像发光的烟雾,有些则像是在隐形的蜡烛之上闪烁着的迷雾般火焰。四处都可以看到它们像是被隐形之手搅动的薄纱一般飞舞,但没有人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最后,山姆终于忍不住了。“咕鲁,这些究竟是什么?”他压低声音说:“这些光芒?它们把我们全都包围了。我们被困住了吗?它们是什么?”咕鲁抬起头。他原先正在打量一池黑色的水,人则是正趴在地上左右打量着,不知道该往哪边走。“没错,它们到处都是,”他低语道:“这些就是骗人光,鬼火,是的,是的。不要理它们!不要看!不要跟它们走!主人到哪里去了?”

山姆回头一看,发现佛罗多又脱队了,他看不见他的身影。他回头几步,闯进黑暗中,不敢走太远,也不敢太大声地呼唤主人。突然间,他撞上了呆立着的佛罗多,对方看着鬼火,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他的手软垂在身体两侧,上面滴下许多的水和泥巴。

“来吧,佛罗多先生!”山姆说:“不要看它们!咕鲁说我们不能够看它们。我们跟上他,赶快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好吧,”佛罗多彷佛从梦中清醒一般:“我来了,快走吧!”

山姆又急急忙忙地往前走,却一不小心被树根给绊倒了,他重重地摔了下去,幸好即时用手撑住,双手却也深深的陷入泥浆中,让他的脸贴近了地上的水潭。他听见一阵微弱的嘶嘶声,一种诡异的味道飘出来,光芒开始闪烁,四处飘汤。一瞬间,他眼前的池水变得像是某种窗户,让他可以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他把手从泥浆中拔出,大喊着后退好几步。“里面有死东西,水里面有死人脸,”他害怕地说:“死人脸!”

咕鲁哈哈大笑:“这就是死亡沼泽,是的,是的,不然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他咯咯笑着:“在鬼火闪烁的时候,你不应该张大眼睛去看它!”

“它们是谁?它们是什么?”山姆转过身看着佛罗多,浑身发抖地说:“我不知道,”佛罗多用像是作梦一样的口气回答:“但我也看见了他们,在鬼火亮起的时候,我在池子中看见了他们。我看见好多的脸:邪恶、严厉的面孔,高贵、哀伤的面孔,许多骄傲美丽的面孔,银色的头发中沾着许多水草。但他们都只能散发出恶臭,都已经死了,都已经开始腐烂。他们体内有一种堕落的光芒……”佛罗多双手遮住脸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我想我看见了精灵和人类,旁边还有半兽人。”

“是的,是的,”咕鲁说:“都死了,都烂掉了,精灵、人类和半兽人都一样。死亡沼泽,很久以前这里有过一场大战,史麦戈在年轻的时候,在遇到宝贝之前听人家说的。那是场恐怖的大战,高大的人类拿着长剑,还有恐怖的精灵,半兽人尖叫,他们在黑色的大门前奋战了好几个月。从那之后,沼泽就出现在此处,吞没掉所有的坟墓。”

“但这已经是上个纪元的事情了,”山姆说:“死人不可能真的在这里!难道这是黑暗大地的某种诅咒吗?”

“谁知道呢?史麦戈也不知道,”咕鲁回答:“你碰不到它们,也遇不到它们。我们试过一次,是的,宝贝,我试过一次,但你就是碰不到它们。最多只看得到它们的影像,但是碰不到。不,宝贝!都死了。”

山姆用阴郁的眼神瞪着他,又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对方为什么会想要碰触这些影像的原因。“好吧,我可不想要再看到它们,”朝霞

他说:“再也不要了!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走,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吗?”

“好的,好的,”咕鲁说:“但是必须很慢,非常慢。非常小心!不然霍比特人就会加入它们,自己也会有小小的鬼火。紧跟着史麦戈!不要看那些鬼火!”

他弯腰驼背地继续往右边走,试图找到一条道路绕过这池子。两人紧跟在咕鲁之后,也像咕鲁一样手脚并用,“如果再继续几天,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三只小咕鲁排队前进了!”山姆想。

最后,他们终于绕过了这个黑色池子的边缘,想办法从一块接一块的草地间跳过去。他们经常会失足,一脚踏入水中,或是两手趴进水中,搞得他们全身都是泥泞,连脖子上都跟着变成黑漆漆的,每个人都觉得对方满身臭气。

等到他们好不容易踏上干地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之后了。咕鲁不停地发出嘶嘶声,看来他似乎对自己的杰作感到很高兴,他好象是靠着某种奇怪的方法、藉由感官、嗅觉和对黑暗中形影的记忆,似乎又让他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又很确定眼前的路该怎么走。

“我们继续前进!”他说:“好霍比特人!勇敢的霍比特人!当然非常非常累,我们也是,宝贝,我们全都很累。但是我们必须要带主人远离这些怪火,是的,是的,我们一定要!”话一说完,他就立刻往前走,几乎是以小跑步的方式,在两边杂草所构成的小径之上前进。身后两人尽可能的想办法跟上他的速度。但是,过了不久之后,他又停了下来,开始面露怀疑之色的闻着空气,仿佛他又觉得有什么不高兴、不确定的地方了。

“怎么搞的?”山姆误会了对方的动作。“干嘛要闻成这样?我捂着鼻子都差点被臭昏过去。你很臭,主人很臭,整个地方都很臭!”

“是的,是的,山姆也很臭!”咕鲁回答:“可怜的史麦戈闻得到,但他忍住不说话,为了帮助好主人。但这不重要,空气在动,会有变化,史麦戈不明白,他不高兴。”

他又继续往前走,但他的不安似乎渐渐增加,经常停下脚步,伸长脖子往东边和南边看。刚开始,霍比特人还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他,然后,三个人突然间不约而同地停下来,倾听着、嗅闻着眼前的变化。对佛罗多和山姆来说,他们似乎听见远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在同一个时间,空气中的扰动剧烈到让他们也可以感觉得到,气温瞬间开始下降。当他们呆立着倾听眼前的变化时,他们可以听见远方有种风暴来临的声音,那些鬼火摇晃着、逐渐减弱,之后终于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