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沼泽之路 · 五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史麦戈发过誓了!”第一个人格说。

“是的,是的,我的宝贝,”另一个人格回答道:“我们发过誓了,要拯救我们的宝贝,不让他找到它,永远不会。但它正在逐渐靠近他,没错,一步一步越来越近。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霍比特人想要怎么做,是的,我们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行。在主人手上,史麦戈发过誓要帮助主人!”

“是的,是的,要帮助主人:宝贝的主人。但如果我们是主人,那么我们就可以帮忙自己,是的,而且也不会破坏诺言。”最好金龟换酒

“但史麦戈说过他会非常非常乖。好霍比特人!他把残酷的绳子从史麦戈的脚上拿走。他很好心的对我说话。”

“非常非常乖,呃,我的宝贝?那我们就乖一点,和鱼一样,只对我们自己好。当然,不,不会,不会伤害好霍比特人。”

“但是我们是以宝贝起誓!”史麦戈的声音抗议道。

“那就抢下它,”另一个声音说:“让它变成我们的!这样我们就会变成主人了,咕鲁!让另外一个霍比特人,那个疑心重的坏霍比特人在地上爬,没错,咕鲁!”

“但不会害到那个好霍比特人吧?”

“喔,不,如果这不会让我们高兴,我们就不会这样做。可是,我的宝贝,他还是巴金斯家的人,是巴金斯家的人偷走了。他找到它,什么也不说,我们恨巴金斯家的人。”

“不,这个巴金斯家的人例外。”

“才不,每个巴金斯家的人都一样,还有所有藏起宝贝的人。我们一定要拿到宝贝!”

“可是他会看见的,他会知道的。他会把它从我们手中夺走!”

“他看见了,他也知道了,他听见我们作出愚蠢的承诺,违背他的命令。是的,一定要拿到它。死灵在搜索了,一定要拿到它!”

“不能为了他这样做!”

“不,好孩子。你看,我的宝贝,如果我们有了它,那么我们就可以躲过他的搜索,对吧?或许我们可以变得很强,变得比死灵要强。史麦戈大王?伟大的咕鲁?至尊咕鲁!每天都可以吃鱼,一天吃三次,海上捞来的新鲜鱼。最珍贵的咕鲁!一定要拿到它。我们想要它,我们要它,我们要它!”

“可是他们有两个人,他们会很快醒过来,杀死我们!”史麦戈最后挣扎道:“不是现在,时候还没到。”

“我们想要它!但是,”这个人格暂停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新点子:“时候还没到,呃?或许吧,她可以帮忙,是的,她可以。”

“不,不要!不要走那边!”史麦戈哭喊着:“要的!我们想要它!我们想要它!”

第二个人格每次说话的时候,咕鲁的细长手指就会伸向佛罗多,然后在史麦戈说话的时候又会猛然抽回来。最后,两只手臂似乎终于达成了协议,都开始抽搐着伸向佛罗多的脖子。

山姆躺着不动,对这场争辩感到十分的好奇,半闭着眼睛看着咕鲁的一举一动。在他简单的小脑袋中,咕鲁原本最大的危险是他的食欲,他想要吃掉霍比特人的欲望;这时,他才意识到这并非是这样:咕鲁感受得到魔戒恐怖的召唤,所谓的“他”就是黑暗魔君,但山姆也很好奇她是谁?或许是这个小怪物,在四处漫游的过程中所结交的怪物朋友。然后,他就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因为眼前的状况已经变得越来越危险,他觉得四肢非常的沉重,但他还是使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他心中有某种预感,警告自己不要让对方知道他听见了之前的争论。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夸张地伸了个懒腰。

“什么时候了?”他睡眼惺忪地问。

咕鲁从齿缝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嘶声,他站了起来,全身肌肉紧绷,似乎准备做些什么,然后他又趴了下去,四肢着地爬到坑洞边。“好霍比特人,好山姆!”他说:“头晖晖,是啊,头晖晖!让好史麦戈来看守!不过,已经傍晚了,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该走了。”

“正好!”山姆说:“也是我们该出发的时间了。”但是,他的心中也不禁开始怀疑,到底应该放任咕鲁继续乱跑比较危险,还是将他留在身边比较危险。“该死!我真希望他被呛死!”他嘀咕着。他踉跄地走下坑底,将主人叫醒。

诡异的是,佛罗多觉得神清气爽,他之前一直在作梦,黑暗的阴影已经消退了,在这块暗影潜伏的大地上竟然有美丽的影像来拜访他。他记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但却知道自己因为那影像而觉得心情轻松,又很高兴,他的重担似乎也变得比较轻了些。咕鲁兴高采烈地欢迎他,他咯咯笑着,拍打着细长的手指,边摸着佛罗多的膝盖,佛罗多对他露出微笑。

“来吧!”他说:“你很聪明,很忠实的替我们带路,这是最后的一个阶段了。把我们带到门口,我就不会再要求你跟着一起来了。只要把我们带到门口,你接下来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不是投靠魔王都好。”

“去大门吗?”咕鲁露出害怕和惊讶的表情:“主人说要去大门!是的,他这样说。好史麦戈一定会遵命的,是的,遵命。但是当他比较靠近之后,我们可以再看看。一点都不漂亮,喔,不,喔,不!”

“出发吧!”山姆说:“我们赶快把这件事情解决!”

※       ※       ※

他们在逐渐降临的暮色中,爬出坑洞,速度缓慢地在这片死寂的大地上前进。他们走了不久,又再度感觉到和死灵乘着翅膀降临同样的恐惧。他们停了下来,趴在这带着恶臭的地面上,但是天空中却没有发现任何不一样的景象。很快的这阵威胁感又消失了,或许它只是执行巴拉多的某个任务,而在高空飞翔而已。过了一阵子之后,咕鲁站了起来,继续弯腰驼背地往前走,不断地浑身发抖。

大概在午夜之后一个小时的时候,恐惧感又再度袭来;但这次的感觉比较遥远、比较模糊,似乎它正在高空,用极高的速度扑向西方。不过,咕鲁却害怕得不得了,认为众人的行踪已经被发现,因而敌人正派出大军来猎杀他们。

“三次了!”他哭叫道:“三次就真的很危险,他们感觉到我们在这里,他们感觉到宝贝了!宝贝是他们的主人,我们今天不能再走了,一点用都没有,没用!”

恳求和好言相劝完全失去了效用,直到佛罗多板着脸,生气地命令他,并且一只手放到剑柄上,咕鲁才终于站起来。最后,他狂嚎一声,像是头被毒打的狗一样继续前进。

就这样,他们一路毫不休息,一直赶路到第二天清晨,这期间他们一直丧气地垂着头,除了耳畔呼啸的风声之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