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三章 沼泽之路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咕鲁的动作很快,他的脑袋一直往前伸,双手也经常代替脚的功用。佛罗多和山姆得十分辛苦才能够赶上他,但他似乎不再想要逃跑了。如果他们落后了,他会转过身等待他们。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带着两人来到一个之前曾经看到过的狭窄溪谷,但这次距离爱明莫尔又远了一些。

“就是这里!”他大喊着:“底下有条路,没错,我们可以跟着走下去,那边有出口。”他指着东南方的沼泽说。沼泽的臭味即使在这带着凉意的夜空中,还是十分的呛鼻。

咕鲁沿着裂隙往下走,最后他回头大喊:“来吧!我们可以从这边下去,史麦戈以前来过这里,我就是在这边躲过半兽人的。”

他领着路,霍比特人们跟着他爬下裂隙。一路上并不难走,因为裂隙在这附近只有十五尺深,十几尺宽而已。底下果然有溪水在奔流,事实上,这就是众多由山上流下,供给恶臭沼泽积水的小溪之一。咕鲁转过身,朝着南边走去,有蹼的脚踏着浅而多岩的小溪,能碰到水似乎让他觉得很高兴,有时他会咯咯的笑,甚至挤出某种曲调难辨的歌曲。侯卫东官场笔记

寒气冰冰,

刺痛手心,

咬着脚底。

巨岩和石块,

好象骨骸,

无肉无依。

溪水和池塘,

又湿又冰凉:

舒爽在心里!

我们想要──

“哈!哈!我们想要什么呢?”他瞄着霍比特人说:“我们告诉你,”他声音沙哑地自问自答:“他早就猜到了,巴金斯老早就猜到了!”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山姆在黑暗中注意到那光芒,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善意的举动。

活着却不呼吸,

冰冷带着死气;

永远不渴,永不喝水;

披着鳞甲,却不用背。

在窒闷的陆地,

把一座岛屿,

看作是高山峻岭,

误认为泉水喷,

是那气泡飞。

如此柔美!

如此美丽!

我们只希望

可以抓到一条鱼,

多汁又甜美的鱼!

这些字眼却正好提醒了山姆一件事情,自从他知道主人将要收容咕鲁作向导的时候,就一直觉得不安的事情:食物的问题。他并不认为主人会想到这件事,但很明显的咕鲁想到了。咕鲁在这段满山遍野跟踪的过程中,到底怎么求得温饱的?

“我猜多半吃得不怎么样,”山姆想:“他看起来瘦巴巴的。如果没有鱼的话,我看他很可能会想要尝尝霍比特人的味道。我敢打赌,如果他遇上我们打盹的时候,一定会这样做的。哼哼,我绝不会让他得逞的,山姆绝不会当他的牺牲者!”

他们在溪谷里面踉跄地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至少对于全身酸痛的佛罗多和山姆来说是这样的。溪谷往东蜿蜒,随着他们的前进,溪水越来越浅,河道越来越宽,最后,天空终于冒出了些许的曙光。咕鲁看起来并不疲倦,但他却停下脚步抬起头。

“快白天了,”他低声说,彷佛白天是种会悄悄跟上来偷袭他的怪兽。“史麦戈留在这里,我会留在这里,这样大黄脸就不会看见我。”

“我们看见太阳应该要很高兴才对,”佛罗多说:“不过,我们还是待在这里好了,反正我们也太累了,再也走不动了。”

“看到黄脸会觉得高兴,你实在不太聪明,”咕鲁说:“它会让你被看见,聪明讲理的霍比特人会和史麦戈在一起,到处都有半兽人和怪物,他们可以看到很远的东西。和我一起躲!”

三人靠着溪谷边的山壁开始休息,附近的山壁不过只有一名人类的高度,在底下还有许多完全没被淋湿的石头凹槽,溪水则是在另一边流着,佛罗多和山姆躺在凹槽里面休息着。咕鲁在溪水里面打滚,似乎在找些什么。

“我们必须先吃一点了,”佛罗多说:“史麦戈,你饿了吗?我们能够分你的东西不多,不过,只要东西还有剩,我们就会和你分享。”

一听见饿这个字,咕鲁的眼中就亮起了绿色光芒,那双眼睛似乎比平常还要突出许多。一瞬间,他似乎又恢复了原先的行为模式。“我们好饿,嘶嘶的,我们好饿,宝贝,”他说:“他们吃什么?他们有没有好吃的鱼?”

他的舌头从黄色的利齿间钻了出来,舔舐着苍白的嘴唇。

“不,我们没有鱼,”佛罗多说:“我们只有这个──”他拿起一片精灵的干粮说:“还有水,希望这边的水可以喝。”

“嘶嘶的,嘶的,好水,”咕鲁说:“要喝,要喝,把握机会喝!可是宝贝,他们有的是什么东西?可以咬吗?好吃吗?”

佛罗多掰下一片‘兰巴斯’,放在原先包装干粮的叶子上递给他。咕鲁闻了闻,表情立刻就变了,他露出恶心和厌恶交杂的扭曲表情,似乎又准备露出以往那恶狠狠的样子。“史麦戈闻到了!”他说:“精灵住所出来的叶子!恶!好臭。他爬过那些树,就一直洗不掉手上的味道,我可爱的手啊。”他丢掉叶子,拿了一小角兰巴斯,咬了一口;立刻吐出来,开始剧烈咳嗽。

“啊!不!”他口齿不清地说:“你们想要呛死史麦戈!吃起来像灰尘,不能吃,他得饿肚子了,但史麦戈不在乎。好霍比特人!史麦戈答应过了,他要饿肚子。他不能吃霍比特人的食物,他要饿肚子,可怜的瘦瘦史麦戈!”

“抱歉,”佛罗多说:“可惜我帮不上忙,我本来还以为这食物可以让你更健康一些,只要你愿意试试,不过,看来你连试都没办法。”

霍比特人沉默地嚼着,兰巴斯。山姆觉得自己又可以享受这干粮的美味了,咕鲁的反应让他又注意起这东西的味道,但他并不觉得安全。咕鲁看着他们每一个用餐的动作,好象是餐桌边的忠狗一样。只有当他们吃完收拾好东西准备休息的时候,他才终于相信他们没有藏起任何好东西。然后,他就转身离开,坐在比较远的地方哼哼叫。

“听着!”山姆对佛罗多耳语道,但其实声音并不是那么的小,他并不介意咕鲁到底听不听得到:“我们得要休息,但是有这个饥肠辘辘的坏蛋在附近,我们不能够两个人同时睡着,不管他有没有发誓都一样。不管是史麦戈还是咕鲁,旧习难改啊!佛罗多先生,你先睡,我会撑到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再叫你。在他到处乱跑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小心提防。”

“山姆,或许你说的没错,”佛罗多刻意大声地说:“他的确有了些改变,但究竟是什么改变,又有多深刻,我都还不确定。不过,认真的说,我并不认为现在有必要太担心;不过,如果你想的话,还是花点时间监视他。给我两小时,然后叫我起来。”

佛罗多累到几乎话一说完,头就往前倒向胸口,立刻睡着了。咕鲁似乎不再害怕,他蜷成一团,蛮不在乎地开始睡觉,他的呼吸穿过齿间,发出恼人的嘶嘶声,但至少他并没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迹象。过了不久之后,山姆担心自己如果只是听着同伴的呼吸声,多半也会睡着,因此赶忙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戳戳咕鲁。他的手抽动了一下,但没有任何其它的反应。山姆弯下身,在他的耳边低声说:“有鱼!”但对方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连呼吸都没有丝毫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