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禁忌之池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继续走!”他对着佛罗多的耳朵说:“小心你的右边,如果你掉进池子里面,除了你那捕鱼的朋友之外就没人能够帮你了。也不要忘记,附近还有弓箭手,虽然你看不见他们。”

佛罗多蹑手蹑脚地走向前,像是咕鲁一样的用手触摸地形,并且稳住自己的身体。在大部分的状况下附近的岩石都十分平坦光滑,略带一些湿滑。他停下脚步倾听着,一开始他什么也听不见,只有附近瀑布毫不止息的流动声;接着,他才听见不远处之外有个充满着嘶嘶声的低语。

“鱼,好鱼儿,白脸已经消失了,宝贝,好不容易,宝贝。我的宝贝已经不见了,是的。肮脏的霍比特人,臭霍比特人,把我们丢在这里,咕鲁,宝贝也跟着走了,只剩下可怜的史麦戈。不,宝贝,可恶的人类,他们会拿走它的、会抢走我的宝贝。小偷。我们恨他们。鱼,好吃的鱼,让我们身强体壮,让眼睛发亮,手指有力,是的。勒死他们,宝贝。只要有机会,就把他们全勒死……好鱼,好好的鱼!”

他就这样一直不断的重复着,几乎和瀑布一样无止无休,中间只被他进食所发出的噪音所打断。佛罗多打了个寒颤,带着怜悯和厌恶的情绪听着他喃喃自语。他真希望这一切可以停止下来,他永远不需要再听见那声音。安朋就在不远的地方,他可以溜回去,要求他让射手发射;在咕鲁大快朵颐的时候,这些人或许可以靠得够近,可以一举射杀他,只要一支正中目标的箭,就可以让佛罗多永远摆脱这可恶的声音。可是,不行,他必须负起照顾咕鲁的责任,主人必须因为仆人的服务而照顾他们,即使这服务是出自于恐惧。如果不是咕鲁,他们可能早就在死亡沼泽中迷途,佛罗多知道,甘道夫也不会希望这样的。

“史麦戈!”他柔声叫唤。

“鱼,好吃的鱼,”那声音说。

“史麦戈!”他又更大声了一点,那声音停了下来。

“史麦戈,主人回来找你了,主人在这里。快来,史麦戈!”对方没有回答,只发出一声柔和的嘶嘶声,彷佛深吸了一口气。

“快来,史麦戈!”佛罗多说:“我们有危险了,如果人类发现你在这里,他们会杀死你。如果你不想死,就快点来,快来主人身边!”

“不!”那声音说:“主人不好,留下可怜的史麦戈,和新朋友走掉。主人可以等,史麦戈还没吃完。”

“没时间了,”佛罗多说:“把鱼一起带走,快来!”

“不!一定要吃完鱼。”

“史麦戈!”佛罗多无比着急地说:“宝贝会生气了,我要拿走宝贝,然后告诉它:让他吞下骨头,呛到不能呼吸,永远不准再尝到鲜鱼了。来吧,宝贝在等待你们!”

黑暗中传来猛然吸气的声音,咕鲁四肢并用地从阴影中爬了出来,像是只被召唤的听话狗狗一样。他嘴巴里叼着一只吃到一半的鱼,手上则拿着另外一只。他走到佛罗多身前,几乎和他面对面,开始嗅闻他的味道。他苍白的眼睛开始闪亮,然后从嘴里拿出鱼,站了起来。

“好主人!”他低语道:“好霍比特人,回来找史麦戈了,好史麦戈来了。现在走吧,快点走,是的,穿过树林,趁天黑的时候。是的,来吧,我们快走吧!”

“是的,我们很快就会出发了,”佛罗多说:“但不能马上就走,我会遵照之前的承诺和你一起走,我也再度作出承诺,但不是现在。你还没有逃离危险,我会救你,但你必须相信我。”

“我们必须相信主人?”咕鲁怀疑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不马上走?另一个粗鲁的霍比特人呢?他在哪里?”

“在上面,”佛罗多指着瀑布说:“我必须带着他走,我们得要回去找他才行。”他的一颗心开始往下沉,这实在太像是欺骗了。他并不担心法拉墨会让咕鲁被杀死,但他很可能会将他抓起来,绑住他,对这个天性狡猾的可怜家伙来说,这看起来就像是佛罗多骗了他。他可能永远都无法让咕鲁理解,这次他是为了用唯一的方法拯救咕鲁才会这样做的。他还能怎么办呢?他只能对双方都尽量保持信心。“来吧!”他说:“不然宝贝会生气的,我们要回到河流上游。来吧,来吧,你走前面!”

咕鲁爬到池边不远的地方,不停地嗅闻着,露出怀疑的表情,他弯着腰抬起头来看着。“有什么东西在那边!”他说:“不是霍比特人。”接着,他猛然转过头,突出的双眼中闪动着绿色的光芒。“主人,主人!”他带着嘶嘶声说道。

“狡猾!骗人!说谎!”他吐了口口水,伸出细长的手臂,扭动着手指;就在那一瞬间,安朋黑色的身影扑向他,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掐住了他的咽喉,将他压制住。他如同闪电般地不停扭动,全身湿漉漉、粘搭搭的他,动起来就像是蛞蝓一样的刁钻,又像是恶猫一般的又抓又咬。但接着又有两个人类从黑暗中钻了出来。

“不准动!”一个人说:“不然我们会把你全身插满箭,让你变成刺猬!不准动!”

咕鲁软瘫下来,开始哀嚎啜泣,他们不太温柔地将他五花大绑。

“轻点,轻点!”佛罗多说:“他的力气没办法和你们比,尽量不要弄伤他。如果你们小心一点,他会比较安静的。史麦戈!他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会和你一起去,你就不会受伤的。除非他们杀了我!相信主人!”

咕鲁转过头,又对他吐口水。旁边的人将他抱起来,用头罩将他眼睛盖住,将他带走。

佛罗多紧跟在后,觉得胸中有着极大的罪恶感。他们穿越了树丛中的开口,沿着楼梯和信道再度回到洞穴中。洞穴中又点亮了两支或是三支的火把,人们开始骚动。山姆也在那边,他对那些人所扛着的东西投以怪异的眼光。“抓到他了吗?”他问佛罗多道。

“是的,不过不是我,我没抓到他。一开始,他是因为相信我而过来,我不希望他被绑成这样。我希望最后一切会没事,但这过程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一名男子走了过来,对霍比特人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走到洞穴后方的隔间去。法拉墨坐在那里的椅子上,头上壁龛中的油灯也再度点亮了。他示意两人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

“替我们的客人送酒来,”他说:“也把那俘虏带到我面前。”

酒送了上来,安朋也带着咕鲁走过来,他拿掉了咕鲁脑袋上的头罩,将他扶起来,并且站在后面支撑着他。咕鲁眨眨眼,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危机。他看起来浑身湿答答的,浑身都是鱼腥味(手上还抓着一只鱼)像是个可怜的小东西。他稀疏的头发则如同海草一般挂在脑袋上,鼻翼不停地煽动着。“放我们走!放我们走!”他说:“绳子弄痛我们了,是的,好痛啊,我们什么都没做。”

“什么都没做?”法拉墨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这可怜的家伙,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愤怒、没有同情、没有惊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做?你难道没有做过任何理应被绑起来,或是承受更严重处罚的罪名吗?你很幸运,这并非是由我决定的。不过,今夜,你来到了擅入者死的地方,这池塘里面的鱼要让你付出很大的代价。”

咕鲁立刻丢下手中的鱼。“不要鱼了,”他说。

“代价不在于你捕捉的鱼上,”法拉墨说:“只要你来到这边,看到那池子,就是唯一死刑。靠着这边这位佛罗多的恳求,我才让你活到现在,他说你至少还做过一些好事。不过,你的说法也得让我满意才行。你叫什么名字?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准备去哪里?你有什么目的?”

“我们迷路了,迷路,”咕鲁说:“没名字,没目的,没宝贝,什么都没有,只有空肚子。只有饿饿:是的,我们很饿。几只小鱼,几只臭臭的瘦小鱼给可怜的我们吃,他们就说要杀人。真睿智,真公正,真是好公正!”

“我并不睿智,”法拉墨说:“不过,倒还算是公正,至少是我们的小小智能可以容许的公正。佛罗多,松开它!”法拉墨从腰间拿出一柄小刀,递给佛罗多。咕鲁误会了他的意思,害怕地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