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七章 禁忌之池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来,史麦戈!”佛罗多说:“你必须相信我,我不会抛下你的,实话实说,这对你会有好处,不会伤害到你的。”他割断了咕鲁手腕和脚踝上的绳子,并且将他扶起来。

“过来这边!”法拉墨说:“看着我!你知道这个地方的名字吗?你之前来过这里吗?”

咕鲁缓缓抬起头,不情愿地看着法拉墨。外界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下来,他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瞪着刚铎男子清澈的双眼,一阵寂静。接着,咕鲁低下头,又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地说:“我们不知道我们也不想知道,”他哀嚎着说:“以前没来过,以后也绝对不会来了!”

“你的心中有许多锁上的门窗,后面还有更多黑暗的房间,”法拉墨说:“但是,我知道你这次说的是实话,这是聪明的作法。你准备怎么样赌咒,让我相信你永远不会回来,也不会带着活人回到这个地方?”

“主人知道,”咕鲁瞥了佛罗多一眼。“是的,他知道,如果他愿意救我们,我们可以对它发誓,是的,”他爬到佛罗多的脚边。“救救我们,好主人!”他哀嚎着说:“史麦戈向宝贝发誓,真心发誓。永远不会来,永远不说,永远不会!不,宝贝,不要!”

“你满意吗?”法拉墨说。

“是的,”佛罗多说:“至少,如果你不愿接受这种誓言,你就必须执行你的律法,这已经是最沉重的誓言了。但我也答应过,如果他来到我身边,就不会受伤,我可不愿意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法拉墨坐着沉思了片刻。“很好,”他最后终于说:“我把你交给你的主人,德罗哥之子佛罗多,让他决定该怎么处置你!”

“可是,法拉墨大人,”佛罗多鞠躬道:“您还没有说明你到底准备怎么对待佛罗多,在你说清楚之前,他也没办法替自己或是同伴拟定任何的计划。你之前说等到早上再说,现在已经快天亮了。”

“那么我就宣布我的决定吧,”法拉墨说:“佛罗多,至于你,在我王赐给我的权力之下,我宣布你可以自由自在的于刚铎古老的国境中来去;唯一的例外是此地,不管你或是你的同伴,都不可以再踏进此处。这命令将持续一年又一天,然后就将终止效力;除非,在那之前你愿意来到米那斯提力斯,晋见城主和刚铎的宰相,然后,我就愿意在他面前说明这一切,并且让这命令终身有效。在这段时间之内,不论你将谁纳入庇护,都将被视同为我对它的保护,以及在刚铎的护卫之下。你同意吗?”

佛罗多深深一鞠躬。“我同意,”他说:“我也愿意接受您的指挥,希望我的效劳对这样一位高贵的人物能够有所帮助。”

“这的确有极大的帮助,”法拉墨说:“现在,你愿意将这个生物,这个史麦戈纳入你的庇护之下吗?”

“我愿意庇护史麦戈!”佛罗多说。山姆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当然,他不是对法拉墨的决定感到不满,事实上,他对此极为赞同。如果在夏尔,同样的事情可能要说更多话、鞠更多次躬。

“那么我必须对你宣布,”法拉墨转向咕鲁说:“你目前还是死罪的待罪之身,但是,只要你和佛罗多一起行动,就可暂时免去我们的处罚。但是,如果你被刚铎的任何子民发现你离开了佛罗多,那任何人都可以立刻诛杀你。如果你不再服侍他,愿死亡很快降临于你身,不管是在刚铎之内或是之外。现在回答我,你要去哪里?他说你是他的向导。你要带领他去哪里?”咕鲁没有回答。

“这件事情我不容许你保密,”法拉墨说,“回答我,不然我就要收回之前的缓刑!”咕鲁依旧不吭声。

“让我来替他回答,”佛罗多说:“他照我的要求,带我来到了黑门之前,但我们发现无法通过该处。”

“没有任何的信道可以进入无名之地,”法拉墨说。

“因此,我们转了个方向,走上往南的道路,”佛罗多继续道:“他说在靠近米那斯伊西尔的地方,可能有一条信道。”

“这里叫米那斯魔窟,”法拉墨说。

“我并不清楚,”佛罗多说:“但是,我想那条路会一直通往山中,进入山的北边山谷,也就是古城所在的地方。这条路会进入一个山中的深沟,然后就进入──之后的土地。”

“你知道那条道路的名字吗?”法拉墨问道。

“不,”佛罗多回答。

“那路叫作西力斯昂哥。”咕鲁猛吸了一口气,开始自言自语。“这名字对吗?”法拉墨转身问他。

“不!”咕鲁回答,然后他又发出低声的尖叫声,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是的,是的,我们听过一次,但那名字有什么重要的地方吗?主人说他一定要进去,所以我们一定得找条路才行。没有别的路了,没有了。”

“没有别的路了?”法拉墨说:“你怎么会知道?谁曾经彻底的探索过那黑暗的国度?”他若有所思地打亮了咕鲁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久之后,他又开口了:“安朋,带走这家伙,对他好一点,但不要松懈。史麦戈,你也不要跳进瀑布里面,底下的岩石会把你撕成碎片的。赶快离开,去吃你的鱼去!”安朋将瑟缩的咕鲁带到一旁去,阻隔外界的廉幕又再度拉了起来。

“佛罗多,我认为你这么做很不聪明,”法拉墨说:“我不认为你应该和这个家伙一起走,他一肚子坏水。”

“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佛罗多说。

“或许不全是坏心眼,”法拉墨说:“但是,恐惧会吞蚀他的心灵,他体内的邪恶也在不停地滋长,他不会把你们带到什么好地方去的。如果你愿意让他离开,我可以安全地把他带到刚铎边境任何一个他指定的地方去。”

“他不会接受的,”佛罗多说:“他会像以前一样紧跟在我后头,我也对他承诺了许多次,要保护他,跟着他前往他准备去的地方。你不会要求我对他失信吧?”

“不,”法拉墨说:“但我其实私底下很想请你这样做,因为,当一个人看到朋友将自己和厄运绑在一起的时候,劝告他背信似乎不能算是种恶行。可是,我还是做不到──如果他愿意和你继续走下去,你只能接受他。只是,我并不认为你的目的地是他所说的西力斯昂哥,就算如此,他对于该处也有许多事情没有告诉你们。我可以清楚地从他心中感觉到,千万别去西力斯昂哥!”

“那么我又能够去哪呢?”佛罗多说:“难道要回到黑门之前束手就擒吗?你对那个地方究竟知道多少,竟会让你如此害怕?”

“没有什么确定的情报,”法拉墨说:“我们刚铎人已经不再进入东方的道路上,年轻人甚至一辈子也没有来过这里,我们也都没有进入过黯影山脉,我们对它的一切所知都是来自古代的情报和旧日的谣言。但是,我们确信,在米那斯魔窟之上的道路中,居住着某种邪恶的力量,只要一提到西力斯昂哥的名字,老一辈的人和饱读历史的学者都会大惊失色,不愿多说。”

“米那斯魔窟的山谷在很久以前就落入了邪恶的魔掌,即使在魔王被驱赶到远方的时候,那里就是个充满恐怖与威胁的土地,当时伊西立安的大部分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正如同你所知道的一样,这座城市曾经一度是个骄傲、美丽的要塞,也是我们城市的姊妹城。但是,它在魔王第一次掌权的时候就被堕落的人类给攻占了,在魔王被推翻之后,这些人漫无目的四处流浪。据说他们的领袖是堕落入黑暗之道的努曼诺尔人,魔王赐给他们拥有权能的戒指,它将他们慢慢地吞蚀:让他们成为活生生的鬼魂,拥有恐怖邪恶的力量。在魔王离去之后,他们占领了米那斯伊西尔,并且居住在此处,他们将该城和整座山谷中都填满了腐败之气。表面上看起来似乎空无一物,但实际上这废墟中却居住着无形体的恐惧,九名君王隐身在该处,经过他们的秘密筹备之后,魔王又再度回归,他们也变得更为强大。然后,九名骑士从恐惧之门中窜出,我们毫无抵抗他们的方法。千万别靠近他们的要塞,你将会被他们发现,那是个充满了永不松懈的恐惧之处,他们永远不会放松戒备。千万别往那个方向走!”

“但你能够告诉我其它的方向吗?”佛罗多说:“你刚刚也说了,你自己也没办法带领我进入那山脉,更别提越过这些山脉了。可是,我必须遵从爱隆等人在会议中的指示,我一定要越过那座山脉,如果无法进入该处,至少必须搏命一试。如果我因为这条道路的危险而转回头,那么,我能够找到任何地方收留我吗?人类?还是精灵?你愿意让我带着这东西回到米那斯提力斯吗?就是这个东西让你兄长为之疯狂!它又会对米那斯提力斯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难道未来将会出现两座米那斯魔窟吗?它们可以透过腐败的大地彼此相视而笑!”

“我不愿意这种情况发生,”法拉墨说。

“那么你要我怎么办?”

“我不知道,只是,我不愿意你走向死亡或是严刑拷打的道路,我也不认为米斯兰达会选择这条路。”

“既然他已经离开了人世,我就得靠自己找出一条路来,我们也没时间浪费在四处搜寻上了,”佛罗多说。

“那么,我只能让你踏上这绝望和无助的旅途了,”法拉墨说:“不过,至少请你记得我的警告:小心这个向导史麦戈,他之前双手沾满了血腥,我可以看得出来。”他叹气道。

“唉,佛罗多,看来我们必须要分别了,你不需要我温言软语的安慰,我也不认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有任何再会的机会了;但是,在你走之前,请替你自己和你的同胞带走我的祝福。你先去休息,我们替你们准备一些吃的东西。我其实很想要知道,这个狡猾的史麦戈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东西,又是怎么弄丢它的,但我现在还是不要打搅你比较好。如果,万一你能够生还离开魔境,有一天,当我们靠着高墙,在太阳下笑谈过去的伤悲时,你一定要告诉我。在那之前,或许是在努曼诺尔的真知晶石所无法看见的未来,我只能说:珍重再见!”

他站起身,对佛罗多深深一鞠躬,拉开廉幕,走入洞穴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