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九章 西力斯昂哥的阶梯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已经解释了太多啦,”佛罗多笑着说,这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清朗笑声。自从索伦来到中土世界,在这块土地上就不曾听过这样的声音了。山姆突然间感觉到,仿佛所有的岩石都在倾听着,高耸的山壁也倾压过来。但佛罗多完全不把这当一回事,他又再度笑了。“是啊,山姆,”他说:“听你这么一说,让我心情好得很,仿佛这故事已经写完了一样。但是你还漏掉一个重要的人物:坚毅的山姆魏斯。‘老爸,我想要听更多山姆的故事,老爸,他们为什么不把他的戏份加多一点呢?我最喜欢他说话了,每次都让我笑呵呵。如果没有山姆,佛罗多恐怕就走不远了,对吧,老爸?’”

“好啦,佛罗多先生,”山姆说:“你不应该搞笑的,我可是十分认真的。”

“我也是,”佛罗多说:“我现在也还是,我们想太多了。山姆,你和我,还卡在故事中最糟糕的部分,而且,很有可能有人在这边会说:‘爸,不要再念了,我们不想听了!’”

“或许吧,”山姆说:“但我可不想成为说那个话的人。已经做过的事情被记录在故事中也就算了,对啊,甚至咕鲁在故事里面都有可能成为大好人,至少比你的表现会好一些。照他自己的说法,他自己以前也很喜欢故事,不知道他认为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咕鲁!”他大喊道:“你想要当英雄吗──这家伙又跑到哪里去了?”

不管是在入口还是在附近的阴影中都找不到他的踪影,他不吃他们的东西,只是照惯例喝了一小口水,然后他似乎就像以前一样蜷缩起来睡觉。他们上次以为他的消失是因为想要去附近找东西吃,但这次很明显他又趁着两人说话的时候溜走了,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喜欢他什么也不说就偷溜走,”山姆说:“至少现在最不应该这样。他不可能在这边找到吃的东西,除非他想要吃石头。哼,这里甚至连青苔都没有!”

“光担心他也没有用,”佛罗多说:“即使我们知道是哪条路,没有他,我们也走不远,看来我们也只好忍受他的怪癖。如果他爱玩把戏,就只能让他玩了。”

“都一样,但我宁愿让他在我的监控之下,”山姆说:“而且,如果他在玩什么把戏,我更希望能够看清楚他在干什么。你还记得他从来没说清楚这里到底有没有守卫吗?现在我们在这边看到了一座塔楼,或许是空的,或许不是。你想他会不会去找里面的驻军了?可能是半兽人还是什么的──”

“不,我不这么认为,”佛罗多回答:“即使他有什么诡计,我想他也不会这样做。至少我认为他的计谋绝不会是去找半兽人,或是任何魔王的仆人。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精神,这么靠近他害怕的土地之后再这样做呢?自从我们和他结伴之后,中间有不知道多少次都可以让他出卖我们。不,如果他真的有什么诡计,那一定是他自己的秘密计谋,外人完全不了解。”

“好吧,佛罗多先生,我想你说的没错,”山姆说:“不过,这并不能让我放心。我不想要犯下任何错误,我并不怀疑他会兴高彩烈地把我们交给半兽人,他可能还会亲吻对方的手;但我忘记了还有他的宝贝,的确,我想这整件事情都可以归类到‘宝贝要给可怜的史麦戈’。他的阴谋中可能唯一的重点就是这个,只是,我不明白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到底能够怎么样执行他的阴谋?”

“搞不好他自己也不知道,”佛罗多说:“我也不认为在他迷糊的脑袋里面,会有一个完整清楚的计划,我想他只是想要不让宝贝落入魔王手中,尽量拖延时间。因为,如果魔王拿到了魔戒,这会是他和全世界的最后一场灾难。就另一方面来说,他拖延时间的目的,也是为了等待适当的时机。”

“是的,这是胆小鬼和肮脏鬼之间的争执,就像我之前所说的一样,”山姆说:“不过,越靠近魔王,胆小鬼就会变得越像肮脏鬼。记住我说的话:如果我们能够走完这条路,他绝对不可能就这么让我们把魔戒带进去。”

“我们还没走完哪,”佛罗多说。

“是的,但在那之前我们也不可以有任何的松懈。只要我们一闪神,肮脏鬼就会很快地攻击我们。不过,主人,现在你打个盹还是安全的,只要你人在我身边。如果你能够眯眼一会儿,我会觉得很高兴的。我会替你注意一切;只要你靠在我身边,让我可以抱着你,就绝对不会有人可以不让山姆发现而碰你一根汗毛。”

“睡觉!”佛罗多叹气道,他的口气彷佛是在沙漠中看见绿洲的幻影一样。

“是啊,我即使在这边都睡得着。”

“主人,那就睡吧!躺在我的大腿上睡吧。”

几小时之后,咕鲁从另一个方向鬼鬼祟祟地回来了。眼前的山姆靠在岩石上,脑袋歪着,呼吸十分沉重,佛罗多躺在他的大腿上熟睡着。山姆的褐色小手放在他苍白的额头上,另一只手则是放在主人的胸前,两人的表情都十分的祥和。

咕鲁看着他们,他瘦削、饥饿的面孔上掠过一种奇怪的表情,他眼中的光芒消失了,变得微弱、灰败,苍老而疲倦;他的脸上似乎笼罩着痛苦的阴影,摇着头,回头看着山顶,似乎陷入某种内心的挣扎中。然后他又转回头,伸出一只颤抖的手,非常小心地碰触着佛罗多的膝盖,几乎可以说是一种爱怜的动作。在那么一瞬间,如果两名睡着的霍比特人看得见,他们会认为眼前站着的是一名疲倦的年老霍比特人,经历了早该归于尘土的漫长岁月、所有的朋友和亲戚也全都失去,年轻的活力也早已不复记忆,只剩下又老又弱的臭皮囊。只是,在那一碰之下,佛罗多动了动,发出低微的喊声,山姆立刻惊醒过来。他先看到的景象是咕鲁“准备对主人动手”,至少,在他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喂!”他粗鲁地说:“你在干什么?”“没有,没有,”咕鲁柔声说:“好主人!”

山姆说:“就算是吧,你这个老坏蛋,之前偷偷摸摸跑到别的地方去,是做什么坏事?”

咕鲁缩回了手,眼中又再度隐隐闪动出绿色的光芒,他看起来似乎化身成一个人面蜘蛛,趴在地上,双眼突出地看着对方。刚刚那一瞬间已经消逝了,无法再追回。“偷偷摸摸,偷偷摸摸!”他嘶嘶地说:“霍比特人真是有礼貌,是啊。喔,好霍比特人!史麦戈带他们来到其它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道路。他虽然很累、又渴,是啊,很渴很渴,他还是带领着他们到处找路,搜寻可能的出路,他们就只会说偷偷摸摸,偷偷摸摸。真是好朋友,喔,是的宝贝,真是好啊!”

山姆觉得有些后悔,但依旧不是很相信对方。“抱歉,”他说:“我很抱歉,只怪你不该把我从睡梦中吵醒。而且我是不应该睡着的,所以我才会有些惊慌。可是,佛罗多先生很累了,我请他眯一下,结果就变成这样了。抱歉。但是你刚刚到底去了哪里?”

“偷偷摸摸,哼……”咕鲁说,眼中的绿光依旧没有消失。

“喔,好吧,”山姆说:“随便你爱怎么说都可以!我想反正这也不会离事实太远。现在我们最好一起偷偷摸摸的走。什么时候了?是今天吗?还是已经过了一天了?”

“已经是明天了,”咕鲁说:“你们已经睡过一天了。很愚蠢,很危险,如果不是可怜的史麦戈偷偷摸摸的看守你们。”

“我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厌倦偷偷摸摸这个字眼了!”山姆说:“不过,别在意,我会把主人叫起来的。”他温柔地抚弄着佛罗多的头发,弯下身轻轻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佛罗多先生,快醒来!快醒来!”

佛罗多动了动,张开眼,露出微笑。“山姆,你叫得有点早了吧?”他说:“天还是黑的呢!”

“是的,这里一直都是黑漆漆的,”山姆说:“咕鲁回来了,佛罗多先生,他说这已经是隔天了。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往前走,那是最后一阶了。”

佛罗多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最后一阶!”他说:“嗨,史麦戈!找到吃的东西了吗?你有休息过吗?”

“没吃的、没休息,史麦戈什么都没有,”咕鲁说:“他只会偷偷摸摸。”

山姆发出啧啧的声音,但还是忍住不再多说什么。

“史麦戈,不要替自己取绰号,”佛罗多说:“这样不聪明,不管是真的还假的都一样。”

“史麦戈必须要接受别人给他的东西,”咕鲁回答:“好心的山姆魏斯先生给了我这个绰号,他是那么见识广博的霍比特人。”

佛罗多看着山姆。“是的,主人,”他说:“当我突然醒过来,发现他就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的确这样叫他。我说过我很抱歉了,看来我得要收回这句话。”

“算了吧,不要太在意,”佛罗多说:“不过,既然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史麦戈,你和我都一样,告诉我,我们在前面的路上可以自己找到方向吗?我们已经看到了那条路、也找到了进去魔多的方法,我想之前的承诺已经算是完成了。你已经照着你所承诺的做了,你不需要再受到任何的牵绊:你可以回去找东西吃,可以自由自在地休息,不管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是不能去投靠魔王的奴仆。有一天,我或是那些记得我的人,可能会给你一些奖赏。”

“不,不,时候还没到!”咕鲁哀嚎着说:“喔,不行!他们不能够只靠自己找道路,对吧?喔,真的不行。隧道就在眼前了,史麦戈必须继续下去。不能休息,不能吃东西。还没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