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九章 西力斯昂哥的阶梯 · 三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条路似乎绵延好几哩,冷风一直毫不留情地吹过来,让他们一直顶着寒风前进。这座山脉似乎利用死亡的吹息来挑衅他们,不想让他们前往一探究竟,或是想要将他们吹入身后的黑暗中。他们只知道似乎走到了尽头,因为右手边感觉不到任何山壁。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他们只能感觉到四周都被灰沉沉的阴影所包围,但偶尔会从低垂的云朵中迸射出暗红色的光芒,在那一瞬间,他们会看见前方和左右两边都有着高耸入云的山脉,仿佛是顶天的大柱一般。他们似乎直爬上了几百尺,来到了一个岩棚,左方是一个悬崖,右方则是一个深谷。咕鲁领着他们靠近悬崖底下,暂时,他们似乎不是再继续往上爬,但地面却变得更为崎岖,在黑暗中显得无比的危险。路上堆满了大小不一的落石,他们只能非常缓慢、十分小心地前进。山姆和佛罗多都已经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也不记得自己已经进入了魔窟谷多久的时间,黑夜似乎永远不会离开。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又再度看到眼前有一座高大的阻碍隆起,并且跟着再度出现另外一座阶梯。他们又停了下来,稍后开始继续往上爬。这是段极为漫长、让人感到疲倦的过程,但这次的阶梯并没有切入山中,而是在后倾的悬崖上如蛇一般蜿蜒的往上,其中一段甚至紧邻着直上直下的断崖,佛罗多靠近一看,看见底下是通往魔窟山谷的无尽深渊。底下的道路都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一路延伸通往无名之境。

阶梯一直蜿蜒着向上,最后终于在经过一段直直的攀爬之后,来到了另一个阶段。眼前的道路避开了主要的信道,沿着它自己在山脉中切开的空隙,穿入伊菲尔杜斯的空隙中。霍比特人依稀可以看见两边有着高耸不平的岩石,之间还有着比黑夜还要深沉的缝隙,无数道寒冷的空气不停地咬啮该处。这时,天空的红光似乎变得更为强烈,只是他们完全不确定这倒底是否代表着这个布满阴影的地方终于要面对清晨,还是索伦正用他那邪火折磨之后的葛哥洛斯盆地。

佛罗多抬起头,在更远的地方似乎看见了这条道路的尽头,在山巅上映衬着红色的天空,好象有一道在两座山肩之间切割出来的深刻裂缝,山肩上则是各有一个像是兽角形状的岩石。

他停下脚步,更仔细地打量着,左边的岩角比较高细,里面发出某种红光,或者也有可能是天空的红光透过其中的孔洞照过来。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是一座高耸的黑色塔楼。他碰碰山姆的手臂,指向前方。

“我不喜欢它的样子!”山姆说:“你所说的秘密信道,最后还是有人守卫,”

他转过身面对咕鲁低吼道:“我想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是的,所有的路都受到监视,”咕鲁说:“当然是这样的,但霍比特人一定要试试才行,这可能是监视最薄弱的地方。或许他们都去参加大战役了,或许这样!”

“或许吧,”山姆咕哝道:“好吧,至少这看起来还有很远,我们还要爬很高才会到那边,而且还要走很长的一段隧道。佛罗多先生,我想你应该要睡一会儿。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白天还是黑夜,但是我知道我们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是的,我们必须休息了,”佛罗多说:“让我们找个可以避风的角落吧,累积一些体力,准备最后一程。”因为他觉得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山外那块土地的恐怖和要在那边执行的任务,似乎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现在暂时不会困扰他,他脑中只有一件事情,就是如何穿越眼前似乎无法穿透的障碍。只要他能够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似乎远方的那个工作就会变得更容易执行了些。至少,这是他在身心俱疲、处在西力斯昂哥的阴影之下时的想法。

※       ※       ※

他们在两块巨岩之间坐了下来,佛罗多和山姆坐在比较靠里面的地方,咕鲁则是趴在靠近出口的地方,霍比特人在这里吃了踏入无名之境前的最后一餐,或许这是他们聚在一起的最后一餐。他们吃了一些刚铎的食物,又加了一些精灵的干粮,最后再喝了一些水;不过,由于他们节省喝水,因此只能够勉强沾湿嘴唇。

“不知道我们以后会不会再找到水喝?”山姆说:“可是,我想他们即使在那边也要喝水吧?半兽人会喝水,对吧?”

“是的,他们喝水,”佛罗多说:“但还是别说了,他们所喝的东西不是我们能喝的。”

“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装满水壶,”山姆说:“可是这里根本一点水也没有,我连水声都没听到,而且,法拉墨还说过不可以喝任何魔窟的水。”

“他所说的是,不要喝任何从伊姆拉德魔窟中流出的水,”佛罗多说:“我们已经不在那个山谷里面了,而且如果这里有泉水,也只是流进那山谷,不是流出那山谷。”

“我可不会这么想,”山姆说:“至少在我渴死之前都不行,这个地方有种邪恶的感觉。”他嗅了嗅。“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你注意到了吗?有种怪怪的味道,我不喜欢这味道。”

“我不喜欢这里的任何东西,”佛罗多说:“不管是阶梯或是石头、气味还是骨头,地、水、风似乎都受到了诅咒,但我们是注定要通过这条路的。”

“是的,的确是这样,”山姆说:“如果我们在出发前对此地早有任何了解,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但我想世事多半就是这样吧。在传说和故事中的那些英勇行为,佛罗多先生,那些我以前称之为冒险的事迹,我以前认为这都是那些伟大的人物主动去找寻的,因为他们想要寻找刺激,想要在单调无聊的生活中找到一些乐子。但是,真正真实或铭刻人心的故事并不是这样发展的,通常,人们都是误打误撞的闯入历史漩涡中,或者可以说他们的道路就是被如此安排。我想,他们和我们一样,有很多回头的机会,只是他们选择坚持下去。如果他们真的回头了,我们也不会知道,因为他们将会被历史所遗忘。我们都听过那些继续坚持下去人们的故事,但并非都是好结局──至少,对于故事内的主角和外面的读者来说不是好结局。你知道的,就是回到家,一切都没事,只是稍稍有了一些变迁,就像比尔博先生一样。但是,这些并不是最好听的故事,虽然能够掉进那样的故事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不知道我们现在到底是掉进了什么样的故事中?”

“我也不知道,”佛罗多说:“但我也不能确定,这才是故事的真正情节。你随便找个最喜欢的故事当例子好了:你或许可以知道,或甚至是猜到这是什么样的故事,是快乐结局,还是悲剧收场,但是,故事中的主角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你也不会想要让他们先知道结局。”

“是的,主人,当然罗。就以贝伦当例子罗,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从安戈洛坠姆的铁王冠上取下精灵美钻,但他还是做了,那个地方比我们现在的地方还要黑暗、还要危险许多。但是,当然,那是个很长的故事,超越了欢乐、悲伤和遗憾,精灵美钻最后才来到埃兰迪尔手中。对了,主人,我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情!我们有──在女皇给你的玻璃瓶里面,其实有那美钻遗留的光线耶!对啊,我们其实还在同一个故事里面耶!这故事还在继续中──难道伟大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吗?”

“不,故事永远不会结束,”佛罗多说:“但里面的人物来来去去;当他们的情节结束之后,他们就会离开,我们的情节迟早也会结束的。”

“到那时,我们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睡个好觉!”山姆苦笑着说:“佛罗多先生,我真的只想这样而已,我想要的只是普通的休息,睡一觉,醒来在花园里面辛苦的工作一天,我想这可能就是我辛勤工作一辈子的目标,那些重大的计划根本不符合我的性格。不过,我还是想要知道,未来到底我们会不会被放入歌曲和故事之中?当然,我们是在故事中了啦!但我的意思是说,要化成文字、在壁炉边说的故事,或是在好多好多年以后,可以从一本有着红色和黑色字的大书里面念出来。那时人们会说:‘我们来听听佛罗多和魔戒的故事!’而他们会说:‘好啊,我最喜欢这个故事了,佛罗多非常勇敢,对吧,爸爸?’‘是的,孩子,他是霍比特人之中最出名的人了,这应该就可以解释一切了。’”